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2017-05-25 11:36:33|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新闻    时间:2017年05月23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张文艳

提到武术,人们脑海中往往出现激烈战斗的场面,而实际上,武,止戈为武;术,思通造化、随通而行为术。武术,即停止(止)战斗(戈)的技术。
想在原始社会,强弱争斗,一方动戈,继而出现武。武,止戈为武,即为消停战事而来。中国武术,源远流长,有史料考证,流传迄今有4200年的历史,文武相承相传。而在青岛,同样具有深厚的武术文化背景。青岛人豪爽、质朴、义气、匡扶正义,这些品质与青岛地区历史悠久、影响广泛的武术文化密切相关。
自宋元以后,道教全真派在崂山迅速发展,道家武术对崂山周边影响巨大。当时著名的道教宗师和武术大师张三丰、丘处机等人都曾在崂山传道习武,教授崂山道士和山民拳法和剑法,加之当时设防的官兵也义务为当地渔民传授武术,习武之风得以兴盛。
从明朝起,青岛的武术发展与抵御日本的侵袭似乎就已经产生了关联。
明朝初年,为了抗击倭寇的骚扰,明政府下令在沿海地区设立卫、所,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设立了浮山备御千户所,亦即我们今日熟悉的浮山所。当时他们派大量屯兵驻守,战时为军,闲时为农,边垦地,边防卫,训练必不可少,因而高手如云。即便如此,仍然难以抵御倭寇的侵袭,“远水难救近火,所以,沿海渔民必须习武以求自卫”,原崂山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孙守信先生说,“明末清初,青岛周边地区民间武术活动在几位著名武林人士的推动下发展加快。他们多以发展队伍‘反清复明’为目的,进行武术传播。其中,隐身于崂山华严寺的胶东农民起义领袖于七等,都对青岛地区武术的传播与发展做出历史性贡献”。
在《青岛市志·体育志》中,最早记载的武术人物和传人是清朝乾隆年间的崂山惜福镇傅家埠的傅士古。
武术,就这样在青岛及周边慢慢发展起来。
1891年,清政府派登州镇总兵章高元驻防青岛,官兵中不乏英雄好汉,其中不少是戚家军的后代,这些人并不吝啬于传授武功给徒弟,虽然后来部队因为德国的入侵被迫离青,不过,有不少士兵留住青岛浮山一带。青岛流传至今的“戚家拳”、“戚门十三剑”都是由他们流传下来的。
辛亥革命后,大批清朝的遗老遗少来到青岛,更不乏武林著名人士。正式的武术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1911年,张石麟、宋铭之在青岛发起成立“中华武术会”,这是青岛最早的武术组织,但却昙花一现。“1917年,马良在济南发起成立了‘山东武省术传习所’,两年后,该所著名武术家王子平率济南武术团来青岛,在馆陶路齐燕会馆进行多场表演,得到青岛武术界的赞同。1922年12月,山东省武术传习所解散。应青岛武林人士之邀,省所的总教习韩愧生、教习王子平、杨明斋、常秉毅等国内著名武术高手来青岛定居,并于1923年在青岛成立了‘国技学社’”,孙守信先生如数家珍。1923年,由王子平、沙吉福在芝罘路三江会馆组建“中华武术社”,先后在青岛部分中、小学校设置武术教习课,开启了武术从娃娃抓起的先河。受他们的影响,青岛本地的武术家钟瑞臣、刘殿魁、张克勤、张鸿福、齐奇海等纷纷办起自己的拳房,有力地推动了青岛地区民间武术的发展。后来,又多次举办全国规模的“擂台赛”,青岛武术界多次取得骄人战绩。
这些武术团体水平不低,但大都属于私人传授,直到1929年,政府开办的机构青岛国术馆成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27年,国民政府接纳了有识之士的建议,把习武强身、提高国民素质作为大事来抓。而且,孙中山先生对武术运动非常重视,他认为,“武术是中华民族之精髓”,“国术”即中华武术的尊称。“国术”一词来源于1928年3月成立的南京中央国术研究会,6月份易名中央国术馆。中央国术馆开始设少林、武当两个门派:少林门主要包括少林拳、查拳、弹腿、八极拳、劈挂拳等,门长是王子平;武当门主要包括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等,门长是高振东。中央国术馆成立不久,国民政府即通令各级行政区设立相应机构。因此上世纪30年代初,各省市均相继成立地方国术馆。
在这样的背景下,1929年9月1日青岛国术馆成立。
然而,在动荡的年代,武术的发展也历经沧桑,辉煌过,落寞过,如今,虽然已不复当日“大街小巷都有舞刀弄枪、练习拳脚”的景象,但武术的传承从未停止!
返回本版m/

月明满地滚青霜 舞到剑飞人隐处

青岛国术馆的前世今生

新闻    时间:2017年05月23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1934年,著名作家郁达夫来到青岛避暑,本想“第一当收敛精神,第二当整理思想,第三才是游山玩水”,结果,他发现“在东亚,没有一处避暑区赶得上青岛的”,于是游山玩水,觥筹交错,把其他的想法都扔到了九霄云外,在青岛没写几个字,倒是留下不少趣闻轶事。在青岛期间,他曾到青岛国术馆参观,并为全国著名女剑客栾秀云题诗:“堂堂国士盈朝野,不及栾家一女郎。舞到剑飞人隐处,月明满地滚青霜。”青岛国术馆是什么地方,为何会吸引郁达夫前往?本期,半岛全媒体记者根据一位已故教习的回忆录,查阅大量的史料,采访曾经的学员和传承人,了解青岛国术馆的沧桑经历。
第一回  一头扎进“江湖”中,随师创办国术馆
1929年,高作霖有了新工作——青岛国术馆教习。
1897年,德国入侵青岛这一年,高作霖出生在淄川区杨寨镇(今双杨镇)月庄村,日本侵占青岛这一年,17岁的高作霖从家乡到济南谋生。他在戴家丝厂打工时,拜桑蚕农林学院的两位武术教师毕凤亭和杨廷岳为师,学习摔跤、拳术和器械。就是这两位教师,让高作霖踏进了武术的“江湖”。
1917年,马良在济南发起成立了“山东省武术传习所”,著名的武术高手韩愧生、常炳章、陆加灿、李传中、杨明斋等在此任教,而杨明斋是杨廷岳的弟弟,山东平度人,以“拳走曲线,曲中求直”的孙膑拳蜚声武林,在两位恩师的介绍下,高作霖正式进入传习所学习武术。1922年,山东省武术传习所解散,总教习韩愧生、教习王子平、杨明斋、常秉毅等国内著名武术高手来青岛定居,并于次年成立“国技学社”。高作霖随后来到青岛投奔杨明斋,拜他为终身之师,于是,两人一起见证了青岛武术事业的开启和辉煌。
1929年9月1日,青岛的天气热度未消,“秋老虎”仍旧肆虐。而比天气更热闹的,当属陵县路。这里刚刚举行了一场就职典礼,时任青岛市代理市长吴思豫宣布担任青岛国术馆馆长,郁廷(李郁廷)任副馆长。
翻看旧档案,在吴思豫1929年9月11日签署的训令里,可以看到,这是响应中央国术馆的号召开办的。由于时间仓促,临时借用了陵县路小学作为办公场所。训令中,吴思豫的签名异常潇洒,此时,45岁的他正英气勃发。这名代理市长原籍浙江,5个多月前,他接到南京国民政府的命令,来青岛与日本政府交涉决定收回被日本侵占的济南、青岛,并被委以重任。吴思豫接手的是个麻烦的摊子,日本工厂大罢工风潮正盛,吴思豫摁下葫芦起来瓢,到处灭火。两个月的任期,让他焦头烂额。1929年11月11日,青岛特别市市长马福祥走马上任,勾结日本领事,压制迫使工人复工。根据中央国术馆的规定,市长担任国术馆的馆长,马福祥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二任馆长。
如此看来,青岛国术馆的命运似乎与工人罢工分不开,日后发生的一次重大事件,同样因罢工而引起。
青岛国术馆是青岛第一个官方武术管理研究机构。其成员设董事11人,科员8人,办事员10人,教习若干。青岛国术馆成立后,杨明斋担任教学科科长及孙膑拳总教习。同样是高手的高凤岭担任人事科长,向誉久任秘书,高作霖担任教习。 
根据高作霖的回忆,可以看出,当时青岛国术馆的配备人员组成很权威,在当时应该享有一定的声誉。但是,酒香也怕巷子深,于是,青岛国术馆运用了丰富的宣传策略:1930年3月1日,《青岛特别市国术馆月刊》出版,提出了“用国术的刀剑,斩断不平等条约的束缚;用国术的枪棍,打倒帝国主义侵略”的口号;1931年6月,举行声势浩大的“青岛国术游艺比试大会”,并发布特刊。此举目的很简单:筹钱!因为此时的青岛国术馆到处借场地,借陵县路办公,借齐燕会馆举行活动,借第四公园作为民众国术练习场所,如同没有根基的浮萍,只能四处寻找展示场所。为了能够有自己的办公和训练场地,青岛国术馆便想到了用比试大会筹措资金的方法。高作霖没有经历青岛国术馆办游艺比试大会,因为1930年,他就调到济南,1933年,才接杨明斋来信回到青岛国术馆任教,“代教市政府的武术爱好者”。
而在这期间,随着市长走马观灯地轮换,青岛国术馆馆长也不停地更替。
 第二回  国术“打”入运动会,新馆名师助辉煌
当高作霖再次回到青岛时,他发现青岛国术馆已经换了新馆长——沈鸿烈。
1931年,沈鸿烈任青岛特别市市长。两年后,他主持筹建了青岛国术馆新馆,勘定馆址为广东路1号。政府出资,加上社会募捐,新楼建设得以启动。1934年11月,全新的建筑拔地而起,青岛国术馆终于有了立足之地。主楼三层,有平房三座,占地3000多平方米,楼四周均有大小不同空地。楼后操场近2000平方米,场内备有沙坑、单双杠、拉力带、石锁、石担等训练辅助器材。1934年12月23日,比建馆时还热闹的落成典礼准时举行。此时的青岛国术馆,有名气,有威望,也有了全新的训练场所,是最为辉煌的时期。
当然,国术馆的名望是累积而成,而让它名声大震的,要算1933年7月,在青岛举办的第十七届华北运动会。正是这届运动会,将国术列为正式的比赛项目,为国术历史着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青岛国术馆终于有了向外界展示自己的舞台。1933年7月,在华北运动会中的8个国术比赛项目中,青岛队获6项第一名。1933年10月,在南京举行的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青岛队获国术四项冠军。同时,在南京举行第二届国术国考中,田鸿业、李忠先、郑少先、孙秉刚、徐杰三等18人组成的青岛队,获得了国考总分第一名。1934年10月,在华北第十八届运动会上,青岛国术馆获国术五项冠军。当时的青岛女子武术名将栾秀云一人获杂项器械冠军和剑术亚军。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说:“在众多传习所当中,有两个是专收女子学员的,第一女子传习所的所长就是栾秀云。”经过几年的发展,青岛国术馆培养了近万人学习武术,这在当时蔚为可观。“这一时期,青岛市的武术竞赛也很频繁,春、秋季都举行运动会,运动会上即有国术项目或表演比赛。上世纪30年代,青岛还举行过几次全市性国术市考”(《青岛武术和青岛国术馆》)。
在青岛国术馆颇具威望的,除了高作霖的师傅杨明斋,还有一代武林高手王子平,“王子平早年称‘千斤神力王’,在济南力挽水车,在青州高举磨盘,来青岛后拳打美国拳击手阿拉曼、德国举重名手柯芝麦,摔倒日本柔道名手宫本,闻名全国”,青岛作家于向阳先生说。另外,常秉毅、秘道生、尹玉章、纪炎昌、韩冠英等名家均在此任教。而为了能够培养好的教习,国术馆还成立了教授班,自己培养教习,满足教学。有系统,有名望,有良师,青岛国术馆注定辉煌。此时的青岛,习武也成为一种时尚,“整个太平路一路,全是练武术的,有练拳术的,有练器械的,谁要是不会,就好像差点什么似的”,鲁海先生说。彼时,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四五岁的孩童,都习武不倦,公园里,马路上,随处可见舞刀弄枪、练拳踢腿的身影,这也成为了当时青岛街巷一道独特的风景。
名人也不例外。
1934年来青岛的老舍,每当写作累了时就练习拳脚,经常与鸳鸯螳螂拳第三代掌门人、青岛国术馆的奠基人之一毛丽泉先生切磋武功。诗人臧克家先生来探望他,一进门就被吓了一跳,只见他家的墙上挂满了刀、枪、棍、棒、戟。老舍还曾慕名拜访杨明斋,杨明斋表演了十八路查拳,令老舍赞叹不已。老舍邀请杨明斋到家做客,也表演了一套拳术,杨明斋毫不客气地指出其中的不足。和老舍同一年来青岛的萧军,也是武林圈中人,身体强壮,拳脚功夫很不错,因此,有人猜测这也是体弱的萧红和萧军最终分手的原因之一。三年后的1937年,武侠小说大师王度庐来到青岛,后来他住在广东路隔壁的宁波路上,并历经10载,写了《卧虎藏龙》等武侠小说,也许,或多或少,这位侠情大师就受到了国术馆的影响。

月明满地滚青霜 舞到剑飞人隐处

新闻    时间:2017年05月23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青岛国术馆诞生之路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第三回  日军打压引公愤,国术馆人遇国难
四年的光阴飞速而逝。高作霖与武术爱好者切磋的和谐场面,被日本人的入侵打破。
当年,青岛国术馆的练习所遍布各处,在日本纱厂做工的工人,也有一个练习所。1936年11月,青岛日本九大纱厂工人,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资本家残酷压榨举行大罢工。然而,“没想到,不但遭到厂方拒绝,还被厂方以武力镇压。甚至被强制开除,一天早晨,在青岛国术馆纱厂练习所学习的小刘去纱厂上班,走到大门口,就被日本门卫拦在门外,并扬言要开除他另换新人。小刘将门卫和后来赶来的六七个日本人全部打倒在地”,高作霖先生生前回忆说。
小刘见势不好,逃走了,却给青岛国术馆招来了大麻烦。事件发生后,日本哪肯善罢甘休,厂方立刻将此事报告给了日本驻青岛领事馆,领事馆马上派人向沈鸿烈交涉,要求严惩凶手,立即解散青岛国术馆,未料到,沈鸿烈不吃这套,一口回绝:“国术馆是中央办的,我管不了。”碰了钉子的日本领事馆添油加醋地给日本政府发电,声称中国工人结社,欺负日本人。于是,日本方面调集了九艘军舰和千余海军陆战队,将青岛港包围,事态急剧恶化。沈鸿烈不是吃素的,见此情况,“随即命令将他统帅的渤海舰队第三舰队军舰上的大炮卸下,运往布防阵地,炮口全部对准日商纱厂。又动员了全市国术馆的市民,发放长矛大刀,把守在市区各日本侨民集居处的战略要点”(《青岛国术馆遭遇国难》)。让沈鸿烈没有想到的是,他请示蒋介石,得到的是“只要日本人不开枪,就不理他们”的答复。无奈,沈鸿烈撤除了警戒岗哨。日本人见此情景,立刻包围了青岛市政府和国术馆。
“当时我正在国术馆对面房子里睡觉,听到嘈杂的人声,知道出事了,从窗口望去,看到有一百多个日本兵荷枪实弹地围在国术馆门前,我住的门前也站满了日本兵,一会儿又看到十几个日本兵押走了杨明斋老师,从向秘书家里抓走了向誉久秘书”。其实,日本人早就对国术馆不满,因为杨明斋他们在国术馆里给学生灌输热爱祖国、反对日本侵略的思想,本以为可以趁此机会端掉国术馆,没想到此举激起了民愤,“杨明斋的两千多名学生以及社会各界纷纷要求放人,几天后,由于日本人对于国术馆煽动抗日的证据不足,又考虑日本侨民在青岛的利益,被迫将杨明斋以及其他国术馆骨干释放”。
事件平息后,国术馆修复门窗,大张旗鼓地重新挂牌办学,并在青岛市体育场举办国术表演,重新使国术馆活跃起来。就在这场表演中,吸引了一位年仅5岁的小学员,他的名字叫鲁约翰,也就是后来的文史专家鲁海。
“那场国术表演中,最后一个表演,只见师傅头和脚是两个长板凳,头在一个板凳上,脚在一个板凳上,本身这么躺着就是一个功夫,他躺在上面,有4个人放了一块大石头在他身上,最后那个大锤把石头砸碎了,不得了了,看得小孩们又跳又叫的,后来我父亲说叫我学,我说我去我去!以后才知道那个人是杨明斋”,鲁海先生告诉半岛记者,他自幼年身体孱弱,所以父亲决定送他去学习武术强身健体,“我所在的传习所在云南路上的台西镇小学礼堂(今24中)。我们这期学员三十多人,年龄相差很大,大的有三十多岁,我最小只有5岁,要求必须剃光头,每天晚上上课。我们先学的是拳术当中的入门‘十八路弹腿’,学完之后学长拳,然后学器械。一共练了7个月”。
然而1937年的一天,青岛国术馆及所有练习所,突然匆匆颁发了结业证,全部的课程戛然而止。  
在时局面前,青岛国术馆只能妥协,宣布解散。然而,早已弥漫于青岛的中华武术精气神却从未间断。私下传授武艺的活动,仍然屡见不鲜。
 第四回  抗日爱国续武魂,大刀砍向侵略者
高作霖不舍地离开了青岛,解散后的国术馆人,命运迥然。“1938年元旦刚过,沈鸿烈潜入沂蒙山区组织抗日,杨明斋老师也跟沈鸿烈走了。我和师弟纪雨人与杨老师分手后赴后方,到了西安又分了手,他去了兰州,我留在西安。哪知道这次分手竟成永别,杨老师在与日寇作战中阵亡,纪雨人音讯全无”。
日本侵占青岛后,对国术和国术馆心有余悸,他们极力制止人们练习武术,甚至不让老百姓到山上去练刀剑拳脚。然而,他们怕什么来什么,国术馆里英勇的战士们确实让他们坐卧难安。虽然杨明斋他们走了,但还有一部分国术馆师生,自发组织了抗日游击队,与日军在崂山周旋。曾经的武林高手,化身为战士,组成大刀队。
大刀队在青岛国术馆的地位不菲,在青岛市档案馆翻看旧档案,一则《关于寄送“砍刀术练习法”一册的函》引起了半岛记者的注意,在函中我们可以看到,“寇有赖短兵战,以大刀一项能济枪炮之穷”,“本馆有鉴于此现编砍刀术练习法一书业已出版”。这一手法一直运用了4年,师生们曾经幻想着敌寇就在眼前,早已练熟砍杀敌人的手法。在抗日期间,充分发挥了这一特长,把敌寇打得落花流水,真正实现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据说日本为了应对大刀,还特地制作了一批铁脖套”(《青岛国术馆遭遇国难》)。
1941年,抗日组织青岛保安队在崂山成立,大队长就是杨明斋的得意门生高芳先,他和很多青岛国术馆的师生一起,在青岛保安队里继续传授武艺,让中国功夫在抗日战场上威震敌胆。
1944年,日伪当局为笼络人心,公开恢复武术活动,并在天后宫建立了健民社,“并继续在市乡各区分别设立分社支社”,由伪市长姚作宾兼任社长,但市区内的很多武林高手们拒绝出山,王子平就因此离开了青岛。
一年之后,抗战胜利,青岛国术馆重新建立,时任青岛市长李先良任国术馆馆长,高芳先任副馆长(后任馆长),武术运动得以恢复。1946年,青岛市教育局规定,全市中小学以上一律恢复增加国术科目。为培养师资,青岛国术馆举办师范训练班,直接为全市的国民中小学培训国术教师。随着国术馆的恢复,群众武术活动有所回升,市区国术练习所恢复到145所,学员5067人。每年一度的武术表演和比赛又开始活跃起来。
 第五回  往事如梦已渐远,国术精神仍传承
1949年后,高作霖从西安回到老家,边务农,边教授弟子,后来兴办般阳武术社,将武术理念发扬下去,直至1989年以92岁高龄辞世。在青岛,国术馆的精神同样在传承,“上世纪50年代,一批上世纪30年代成长起来的、在国术馆训练过的拳师,对于青岛的武术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他们为发展武术事业,勤奋地传授各自流派的武技。当时青岛武林知名人物有纪炎昌、孙文宾、马文章、周永祥、周永福、赵瑞章、李熙梦、孙玉君、李占元、徐杰三、肖秋宾、秋宝山、杨福江、钟寿山、刘镜海、徐自良等”,于向阳先生说,1950年3月,青岛市武术研究会成立,武术研究会由孙文宾任主任,成员有杨福江、邱宝山、周永福、周永祥、李占元、赵瑞章、李熙梦等。武术研究会成立后,武术教场迅速恢复,不久从市区到崂山发展到100多处。如今,位于白云路4号的青岛市武术协会仍然为弘扬中华武术,振兴民族体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忆恩师
杜月英:师传武德终生不忘
现任青岛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杜月英是位女中豪杰,她气质端庄,但又出手不凡。说起幼年的从师经历,真可谓无心插柳。杜月英出生于1948年,8岁那年,父母准备让她弟弟学习武术,“我陪弟弟去找当时的名家李占元,李占元看了看我们说:‘不要弟弟,姐姐可以留下!’”阴差阳错,杜月英成了李占元的徒弟,跟着学了三年。11岁时,她考取了山东体育学院,跟着也曾任国术馆教习的周永福学习,从此杜月英走上了正规的学院式武术教育之路,15岁考取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学院,师从一代宗师曾庆煌。
提起武术学习期间令她印象深刻的事情,杜月英女士说,老师教的主要是防守,“李占元先生告诉我说,练武之人不能打人,如果别人打你右脸,你就让他打你左脸”,如今看来不可思议的境界,让杜月英牢记一生。后来工作后,不少同事想让她露一手,她从来都是一笑置之。近两年,杜月英一方面遭遇了家庭变故,一方面身体有恙,动了一次大手术,但坚强的她挺了过来,“我会练太极拳和气功调节身心,身体恢复得不错,连医生都很惊讶,连连说我树了一个榜样”。
鲁勇:王子平无门户之见
文史学者鲁勇先生与武术结缘,与父亲有关,因为父亲鲁海先生5岁就接触武术,留下了一张当时颇为珍贵的毕业照。照片在家里挂了多年,鲁勇上小学时,对照片中的生活充满了向往。1958年春末,机会来了,“我们家的世交,来自泰安的老乡、三代老中医的焦家爷爷由他大儿子焦中奎陪着来看望我爷爷。焦中奎从小跟着姑姑生活,姑姑和姑父相当于他的养父母。姑父与王子平是沧州同乡,又是把兄弟,所以焦中奎跟着王子平练武术学长拳,但并没有正式行拜师礼”,鲁勇先生说,因为这层关系,王子平毫无保留地将所学传授给焦中奎。这次鲁家与焦家见面,鲁勇的爷爷就将孙子想学武术的愿望告知了焦中奎,希望他能收孙子为徒。焦中奎答应教授鲁勇武术,但并没有行拜师礼。
就这样,鲁勇先生成了焦中奎没拜师的徒弟,练习蹲马步、十八路弹腿,主要练八卦迷魂掌,“文革”时期改名为八卦连环掌。多年的训练让他身手利落。就在前两年,人到中年的鲁勇先生还能给一米九二高的年轻人一个背摔。
让鲁勇先生受益匪浅的是,恩师的恩师王子平先生没有门户之见,他擅长的就教授给焦中奎,不擅长的就推荐焦中奎向他人学习,“这才是真正的大将风度”。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