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寒儒留下无尽暖意 ——冯沅君先生山大侧影  

2017-03-09 12:05:25|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儒留下无尽暖意 ——冯沅君先生山大侧影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07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寒儒留下无尽暖意 ——冯沅君先生山大侧影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冯沅君(1900~1974年),河南省唐河县人,现代著名女作家,中国古典文学史家,大学一级教授。原名冯恭兰,改名淑兰,字德馥,笔名淦女士、沅君、易安、大琦、吴仪等。自幼学习四书五经、古典文学及诗词,与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和地质学家冯景兰为同胞兄妹,丈夫是著名学者陆侃如。先后在金陵女子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任教。曾任山东大学副校长。

柳已青

唐河冯友兰家族不是一个显赫的簪缨世家,但这个书香门第在近代中国影响深远。
“一门亲属传佳话”,说的是冯友兰家族成员,人才辈出,教授、学者足以开办一所大学。冯友兰的弟弟冯景兰是著名的地质学家,其妹冯淑兰(冯沅君)是五四时期的著名作家,沅君之夫陆侃如也是著名学者,夫妇二人有合著《中国诗史》传世。
书香门第,薪火相传,以学术安身,以文化燃灯,照亮中国百年的道路进程。
冯沅君就是这个文化大家族中一颗璀璨的星辰。冯沅君用一双勇敢而独立的小脚走出唐河,走到北京,走向法国。她与时代同行,如同时代激流中的一叶扁舟,1947年和夫君陆侃如停泊在青岛港。从此,冯沅君的后半生在青岛、济南展开。她上半生走遍大半个中国,后半生在山东大学执教,直至蜡炬成灰。
在冯友兰的影响下,冯沅君1917年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开办的国文专修科。沐浴着新文化运动的春风,冯沅君以笔名淦女士跃登文坛,北新书局出版了她的短篇小说集《卷葹》《春痕》《劫灰》。
冯沅君的创作,得到了鲁迅的提携和帮助。早在1926年,鲁迅曾把她的短篇小说《卷葹》连同其他三篇编入《乌合丛书》(之六),从编辑稿件到印刷出版,都亲自办理,鲁迅写信给画家陶元庆,要他为《卷葹》设计封面,并自己撰写广告。鲁迅说:“《卷葹》——是‘拔心不死’的草名,也是1923年起,身在北京,而以‘淦女士’为笔名,发表于上海创造的刊物上的作品。”
北京大学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冯沅君先后在南京金陵大学、复旦大学等多所高校中文系任教。在上海执教期间,冯沅君认识了陆侃如,两人志同道合,于1929年结婚。
1932年,陆侃如冯沅君夫妻赴法国留学,三年后,双双取得巴黎大学文学系东方文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夫妻在河北女子师范学院、武汉大学、东北大学等校中文系担任中国古典文学教授。伉俪鹣鲽情深,琴瑟相和,他们遨游中国古典诗歌的海洋,合著的《中国诗史》成为学术经典。
1947年,陆侃如冯沅君向已被聘任为山东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的徐中玉写信,表达了想到山大执教的心愿。徐中玉向校长赵太侔推荐,赵太侔喜出望外,爽快地聘请了这对著名的学界伉俪。就这样,冯沅君来到了青岛,执教山大,直至病逝。
陆侃如冯沅君居住在鱼山路36号,这个小院里还住着童第周等山大教授。冯沅君在这里创作了《古剧说汇》、《古元剧杂考三则》等,其中《古剧说汇》与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并称,闪耀于戏曲史。
初到山东大学时,冯沅君担任高年级学生的戏曲和文学史导师,为他们开设《中国文学史》、《中国戏曲研究》等课,还教大一国文。
冯沅君平易近人,她的家中常有学生来拜访。有一次,赵淮青和同学去访问冯沅君,问她当年写小说,蜚声文坛,为何停了。冯沅君说,年轻时写小说,受新文化运动影响,当时有勇气和热情;后来研究古典文学,兴趣转移了,专注学术,就无暇写小说了。辜负了鲁迅先生的期望……
还有一位同学莽撞地问,冯先生在法国留学时,小脚会招来麻烦吗?冯沅君不以为忤,也不觉得尴尬,神情自若,笑着说道:这也不难,学习孟丽君嘛,外面套双靴子就行了……
冯沅君那一代作家、教授,从旧时代走过来,走过激流险滩,走过风雨沧桑。时代的风云气息,在她的人生中留下印记。冯沅君和陆侃如相濡以沫,从青岛到济南,不管天气如何变化,不管运动如何起伏,始终严谨教书育人。
1974年6月17日冯沅君因患不治之症,与世长辞了。生前,她对山大王仲荦教授表示:“我一介寒儒,连个后嗣亦无,能为国家民族留点什么?我想个人艰窘一点,存几个钱,身后让国家做学术奖金;奖掖后人吧!”
生命中最后的几天,冯沅君先生仍然没有忘记自己为人师的职责。住院时,她神情恍惚地走进护士办公室,以为是进了课堂,站在桌前大声地讲起课来。她的一生,站在三尺讲台上,春风化雨,为国家培育栋梁。此时,受疾病折磨,已经神志不清,在生命的尽头,仍然是讲课。先生之风,令人高山仰止,亦令人唏嘘感叹!
1979年陆侃如先生也逝世了,留下遗嘱说:“按冯沅君和他个人的愿望,将全部藏书,数万遗款赠山东大学。”
学界伉俪,一对寒儒,他们膝下无子女,将大爱奉献给学术和学生。他们的生活是清寒的,人生境界是清高,但留给后人无尽的暖意。人走了,他们的藏书还在人间,他们的著作还在流传。读其书,想念其为人,这样纯粹的学人值得缅怀和纪念。

是非是处求其道,才

颠沛流离,后遇动荡,冯沅君在青岛获得平静的处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07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寒儒留下无尽暖意 ——冯沅君先生山大侧影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冯沅君和陆侃如夫妇在青岛家中的书房。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她,是一个女子,生而倔强,拒绝吃鸡蛋,在男权社会争取求学的权利,用小脚丈量学术人生;她,是一位女性,冲破旧婚姻的枷锁,勇于恋爱,不顾世人世俗的眼光,最终在“姐弟恋”中找到一生的托付;她,是一位女教师,“先生”二字是她用行动赢来的尊重,她桃李满天下,俯下身子钻进古典文学中,用精神感染了一代又一代学子……她叫冯沅君,国立山大的著名女教授、副校长,拥有众多“迷弟”“迷妹”。她评价自己:是非是处求其道,才不才间度其生。采访中,回忆起老师、前辈的点点滴滴,每一个人都略显激动,本期,我们一起来重新审视这位传奇女子的传奇一生。
1929年1月,在上海新婚照。
1900年9月4日,在河南唐河县祁仪镇,一个士绅大家族里,诞生了一名女婴。在重男轻女的年代,并未引起太大的轰动,但绝非受到歧视。因为她后来的成长证明,在“耕读传家”的冯家,女孩也要接受教育。女婴就是后来的冯沅君,当年的冯淑兰。冯淑兰的祖父冯玉文颇有才气,但因为与当地的县官有嫌隙,考秀才落榜。倔强的他决定不再应试,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下一代人身上。后来的事实证明,冯家人在各个领域都不是凡辈,超出了冯玉文的预期:冯沅君大哥冯友兰是驰名中外的哲学家,弟弟冯景兰是资深地质学家,冯景兰的女儿冯钟芸是北大教授,古典文学专家,夫君任继愈也是哲学大家……氛围自由、书香萦绕,于是,冯沅君从牙牙学语时就跟着母亲和哥哥们背诵古典诗词。
然而,传统的陋习并没有绕过冯家的大门。冯淑兰裹过小脚,成了她一生的束缚。更可悲的是,当父亲冯台异在湖北崇阳知县任上不幸病逝之后,冯沅君就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她汲取知识营养只能靠自学,和大哥冯友兰的指导。冯淑兰遗传了祖父的倔强。“不知道什么缘故,沅君生来不吃鸡蛋,不但不吃而且厌恶它。她要是不喜欢一个人,就说给他个鸡蛋吃”,冯友兰说。正是因为如此,1917年,当得到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招生的消息时,冯淑兰要去读书的坚决逼得母亲只能就范。虽然,当时的小淑兰已经定亲。1917年阴历九月初,她穿着土布衣服,扎着大辫子,走进了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大门。
飞出大宅院的雏燕如饥似渴,一头扎进图书馆,汲取文学的营养,而她也频遇伯乐,在学校里受到了陈中凡先生的指点,并听到了传统学派刘师培、黄侃先生的侃侃而谈,也受到了李大钊、胡适之、周作人等的影响。在出演新编话剧《孔雀东南飞》时,还得到了鲁迅的亲自指导。1919年5月4日,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爆发,女高师的学生,于5日上午,在冯淑兰的带领下,躲开校长关闭大门的锁链,从边门冲出,加入游行的队伍。
冯淑兰冲破的不仅有大门上的铁锁,还有婚恋的枷锁。她恋上了北大物理系的学生王品青,“他们两人都是河南老乡,不过他在老家已有了妻子”(《冯沅君传》严蓉仙著)。一个有婚约,一个已结婚,这样的恋爱未免过于大胆,两人在无形的压力中品尝爱情的甜蜜与酸涩。1922年,她踏进北大成为“国学门”第一位女研究生。此后,冯淑兰变身淦女士,写下带有个人经历性质的《隔绝》《旅行》《隔绝之后》等小说,直至爱情远去,冯淑兰提出分手。之后,“淦女士”关闭了文学创作之门。在鲁迅的指导下,这些小说合集《卷葹》出版。此后,冯淑兰变成冯沅君。
1926年,比冯沅君小三岁的“江南才子”陆侃如走进了她的世界,陆侃如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在清华研究院进修。在埋葬了初恋之后,冯沅君接受了陆侃如的追求。此时的冯先生,正在教师的岗位上辗转,1927年任教于金陵大学,1928年任教于暨南大学,同年春,陆侃如随爱人来到上海,在复旦大学任教,并在暨南大学兼课。此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是恋人,又是同行,“共读千古奇文,共剪西窗红烛”。一起完成了《中国诗史》,婚姻也水到渠成。1929年1月,两人在陆侃如的老家江苏海门陆府,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1930年夏,收到安徽大学校长杨亮功的邀请,两人离开上海,到安庆任教,边教学,边著书立说。1931年,冯沅君接到母校北京大学的聘书。1932年夏,冯陆夫妇赴法留学,三年后双双获得了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回国之后,他们一直在教师的岗位上流转,中山大学、武汉大学、东北大学,在战乱中随波逐流,四处奔波。他们无法躲避战争的轰炸,但也没有放弃对学术的研究,1944年,冯沅君出版了专著《古优解》,让她在学术界站稳脚跟。有得也有失,在颠沛流离中,冯沅君一度流产,导致终身不育,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一对眷侣在青岛 收获难得安宁,也遇波折
经历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冯、陆更渴望能够有平静的一隅,继续完成自己的研究。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1947年,一纸聘书及时到来:“国立山东大学聘书 兹聘陆侃如先生为本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系教授。此订 附聘约 月薪陆百元 聘约自卅六年(1947年)八月一日起至卅七年(1948年)七月卅一日止”。聘书出自山大校长赵太侔之手。于是,冯沅君和陆侃如立刻向东北大学递上辞呈,来到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28年前,女高师学生的冯淑兰曾经在人潮中高喊“还我青岛”;28年后,她和爱人踏上了曾令她热血沸腾的土地,开启了最为平静、美满的生活。
“陆侃如和冯沅君刚到山大,被安排住在前海沿儿的一座有花园的德式三层楼房里,打开窗户,就能看大蔚蓝色的大海”,严蓉仙说。然而,由于受不了邻居孩子的吵闹,学校把他们调整到了鱼山路36号的大院里。这里宽敞安静,生活便利,楼上、楼下各两间的单元住宅,让冯沅君有了家的感觉。
谈及两人在青岛的生活,严蓉仙女士用“简单”来形容,其中便有惬意的意味,他们事业有成,生活宽裕,几乎没有什么压力。于是,山大的不少教师和学生,都曾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每天早晨,两人去百步之遥的东方市场吃早点,相伴去上班。“当年东方市场非常热闹,我们学生们也去吃早点,经常能碰到冯先生”,冯沅君的学生、青岛大学教授郭同文告诉记者。“冯沅君上午上三四节课时,陆侃如为了和妻子做伴回家,总是在教室门口静候第四节下课。当时中文系的教室在正对第一校门的主楼。那里来来往往的行人极多,他也毫不在意。下课后,他还细心地给妻子掸干净衣服上的粉笔灰,再接过妻子装讲稿的书包,双双离开大楼,沿着鱼山路回家”,严蓉仙如此描述。多么温馨和谐!
此时的二人打扮时尚,陆侃如留着整齐的发型,穿着适合时令的西装革履;冯沅君着质地上乘的旗袍,或外罩深色薄毛衣,脚蹬后跟不高的黑皮鞋。擦肩而过的师生们看着这对并肩而行的夫妇,都会投去敬慕的眼光。“他们的午餐和晚餐有时候会在学校教工食堂解决,食堂的伙食很不错,还可以点小炒”,郭同文说。晚饭后,两人相携到海边散完步,顺着莱阳路绕个小圈,再从大学路拐弯回家。灯光下,每人泡上一杯清茶,开始了他们多年来一直坚持的夜读生活。
1954年1月25日,是冯沅君和陆侃如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风雨相伴二十五载,两人非常看重,不仅拍了纪念照,还在青岛咖啡举行了小型庆典。邀请了童第周、杨向奎、高亨、萧涤非、黄孝纾、殷焕先、袁世硕等领导、同事和得意门生。热闹、融洽的气氛令到场者铭记在心。然而,爱情再美好,也无法抵御现实的冲撞。由于陆侃如担任副校长,应酬较多,两人对桌而坐看书的时间也少了,冯沅君经常感到孤独和失落。“生活之孤独,谓一室惟汝与台钟对坐。汝闻钟摆滴滴之声,钟则闻汝之叹息声”(胡小石与冯沅君的通信)。
“也许是由于冯沅君过于沉湎于工作和事业,对丈夫疏于照料和关怀;也许是由于陆侃如比妻子小三岁,有些耐不住寂寞,加上手头宽裕,又缺乏自制力,在感情上出了轨”,严蓉仙分析说。尽管流言蜚语在传播,但两人依然并肩而行。1956年,陆侃如作为文化代表团赴印度半个月,几乎天天给冯沅君写信,对于他人称“朋友要旧的好,妻子要新的好”,陆侃如还反驳:“不对,我和妻子冯沅君老夫老妻非常亲密”。然而,在而后的运动中,陆侃如被打成“右派”,冯沅君还是承认了感情的龃龉,为了与丈夫划清界限,1968年,她还曾经写过一份离婚申请书。这是运动使然,却最终没将他们拆散。
不吃鸡蛋的雏燕 在文学界振翅,初露锋芒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