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2017-03-30 18:39:34|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柳已青工作室,您也可以通过renwenqingdao@163.com或拨打电话80889509联系我们。

1958年,朱树屏与家人在青岛鲁迅公园。

朱树屏(1907年~1976年),昌邑北孟乡人。1934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1938年考取中英庚款公费留英,1941年获英国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47年来青任国立山东大学教授兼水产系首任系主任,1951年回青,曾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院、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山大教授等职。世界著名海洋生态学家、海洋化学家、浮游生物学家、水产家和教育家。世界浮游生物试验生态学领域的先驱,中国海洋生态学、海洋化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中国水产学、湖沼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
1961年,朱树屏在韶关路。
张文艳

“家产有三间破草房,小毛驴一头,与祖父及伯父合用的一盘石磨,一个盆及两双筷。直到我能记事时情况仍如此……我自五岁起在黎明前起身背着粪筐拾粪,收割庄稼时母亲带着我到野外拾麦子、捣地瓜……我因年幼,吃不够,力不足,总是拾不多。我因饭食恶劣,劳作过度,时常被饿得卧地不能动,饥饿疲劳皮肉之痛心情之苦,使我没法忍受,终于在一个初秋的傍晚,我就裸体逃走了。那时大概是6岁,在野外一直跑,被一个邻村锄地归家的农民抱到自己的家里,次晨送我到‘池子’外祖父家”,朱树屏在自传中,深情回忆起幼时的凄苦经历。在成为伟大的海洋科学家之前,他有个苦难的童年。
1907年4月1日,110年前,一个男婴出生在昌邑县北孟乡朱家庄一个贫苦家庭中。他就是朱树屏,字锦亭。彼时的中国正处于清末动荡之中,接连的战争使得百姓饱受摧残。对于一个穷苦的家庭来说,新生命的诞生喜忧参半,朱家旧居遗址上的老槐树见证了这个家庭里传出的喜怒哀乐。朱树屏的弟弟三岁便在饥寒交迫中夭折,两个妹妹先后诞生。酸楚、凄苦的岁月深深地烙在朱树屏的记忆里,父母虽然在村里以勤劳著称,却无法满足家庭的温饱。6岁的男孩饿得光着屁股离家出走,幸运地投靠在外祖父家中,“我母亲来找我,我不敢见她,后来父亲又来叫我回家,我死也不肯回家。外祖父决定把我留在他家里。此后母亲便永远失掉了我的帮助,也很少有聚首的时候,念及辄有无限酸痛……”
幼时的倔强让他愧疚,但也让他能够得以开启全新的人生。谁也不曾想到,一个因饥饿离家出走的男孩能够成为蜚声国际的科学家,而在这个乡村公路上,会有一条大路被命名为“树屏大道”。
外祖父陈锡田家庭情况较好,而且熟读《四书》,学识渊博。朱树屏在帮着种菜、卖菜中,接受着外祖父“人性皆善”“人不知而不愠”的熏陶。只是,外祖父家里还有三个舅舅和大舅母,而三舅才比他长两岁。外祖父没有吝惜对外孙的疼爱,让他陪着三舅去上学,并在私塾中旁听,终于得到受教育的机会。“这段经历,给了父亲深厚的文化底蕴,后来他在美国讲述中国文化,谈到文字的起源、说文解字等,令在场的人们都大为吃惊”,朱树屏的儿子朱明先生告诉记者。
当一扇窗艰难地推开之后,光明便慢慢地照亮了朱树屏的世界。
1917年,朱树屏与三舅考入官费走读四里外的县立乙种蚕业学校。毕业后,外祖父再次不遗余力,设法为朱树屏筹借路费赴益都考入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幸好学校完全官费,使得朱树屏能够完成学业,“外祖父是我的恩人,他曾是我的导师”。1925年师范毕业后,在社会上无依无靠的他还是找不到工作,于是他决定继续深造,于是考入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数理专科,还是官费,却遇到了“拦路虎”:“考取后因无款交入保证金,只得放弃”,“同乡们从报纸上知道我考取名列第一,皆劝我放弃回家的念头,为我凑足保证金,入校以后得机在晚上代抄文件,半年工价即还清保证金借款”。艰难一直伴随着朱树屏,但他并没有被生活击垮,一直以优异的成绩在全校名列第一。当时有同乡劝他可以留在政府里当个公务员,但他拒绝了,他的志向是:“从教,不从政。”
1928年毕业前夕,“五三惨案”爆发,日寇炮火打进校园。他随校内守军退出城外,奔抵临时省府泰安,沿途父老死伤无数,惨不忍睹,他悲愤填膺,立志发愤图强,救国、救民于水火。这是他第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经教育厅派到临清省立第十一中学,后转益都省立第十中学任数理、英语教员,深受学生爱戴。教书期间他涉猎益广,深感学海无涯,决心继续深造,于1930年考入中央大学物理系三年级。入学后发现设置的课程均已修过,遂又转入生物系二年级。他半工半读,刻苦用功,但常数日不得饱餐,“饿极即买个地瓜充饥”,教授们常以朱树屏的经历勉励学子:“他饭食最劣,学习最优”。
1938年,朱树屏成功考取中英庚款公费留英,1941年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从此,在海洋研究之路上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朱氏培养液”“朱氏人工海水”“海带自然光育苗法”“紫菜人工育苗”“对虾、鱼类、贝类的人工育苗与养殖”……他用勤劳的双手蜚声国际,成为世界海洋学和藻类学界的第一位中国博导,回国后,先后执教于云南大学、国立山东大学,教书育人,造福百姓。一个穷小子,是怎样在海洋科学的道路上开创辉煌的?翻开这一页,我们一起来还原山大教授兼水产系首任系主任朱树屏的真实人生。

几度死里逃生,谱写海洋奇缘

海洋科学家朱树屏坎坷、非凡的人生经历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青年朱树屏。

1933年,朱树屏与王致平在南京结婚。

1953年,朱树屏与家人在青岛居所。

留学英国 庚款锥刺股,胯下学勾践
1
“日寇侵占山东益都后,妻与长女即逃亡青岛,(1938年)想方设法转往后方,我到阳朔知妻女已逃之青岛后即令先往上海,在赴香港转往广西阳朔。并约定日期,我到香港去接她们。我到香港时,适留英考试广州试场临时转移香港举行,内有习水产的两个名额,我即顺便参加考试,考完后即得妻女自青岛来信,言至写信时止,尚没法逃出日寇虎口,遂扫兴返阳朔……”——《朱树屏自传》

1932年,就读于南京中央大学的朱树屏遇到了一生中的挚爱:王致平。当年,这个19岁的姑娘就读于农学院,两人经老师赵笃生介绍认识。王致平出生在益都一个没落的清朝官吏家庭里,“祖父曾经当过县令,因为清廉一生,卸任时,百姓们曾赠送给他一把‘万人伞’”,朱树屏的儿子朱明说,这是母亲告诉他们的一段故事。王致平天资聪明,性格活泼,“还会打篮球”。两人都读过师范,都有过因贫困休学的经历,又是老乡,感情迅速升温。当年,志趣相投的他们便在赵笃生的主持下订婚,第二年在南京完婚。
就在朱树屏结婚这年的暑期,他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得到中华海产生物学会资助,赴厦门研究海产生物。这是他一生从事研究工作的开端。终于,经历了苦难之后,朱树屏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事业的方向。前途一片光明。1934年毕业后,他考入南京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浮游生物研究,惜时如金,数年如一日。同年,他们的长女出生,在动荡的时局中,得名履冰,取生活如履薄冰之意。
坐在实验室里的朱树屏未能专心进行研究。抗战爆发后,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他只能随着中央研究院奔走,辗转迁至广西阳朔。王致平母女也只能回到家乡昌邑县去居住。只是,日寇的恶行波及山东,王致平母女只能逃到青岛避难,本来以为可以在香港会面,没想到青岛同样被日本侵占,1938年1月10日,日本军队第二次登陆青岛,想逃离虎口,已然难上加难。
本以为到中国香港可以和妻女重逢的朱树屏极其失望,却在无意中参加了一场考试。在“庚子赔款”中退还的部分庚款,用于文化教育事业基金。“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成立后,选拨优秀人士,作为留学生。恰巧1938年的考试转移到中国香港举行,又凑巧朱树屏在中国香港。他“无心插柳”地参加了考试,当是年9月15日中研院社会科学研究所陶孟和所长手持《大公报》给朱树屏道喜时,“我始知已考取留英公费”。朱树屏犹豫了,一方面妻女正在设法从青岛赶到阳朔重逢,离开意味着停薪,家人生活必定没有着落;一方面中研院蔡元培院长号召研究人员做好战后建设准备,而显然赴英留学更为有效。最终,朱树屏决定,留学英国,并将结婚金戒指及衣物留阳朔,以便妻女到阳朔后变卖,维持生活。
1938年9月19日,在离中国香港赴英的船只上,朱树屏泪如雨下,“我曾作诗告勉同舟赴英同学,记得中有‘食犬吐之食(留英公费出自庚子赔款退回之一部)勿忘其臭,忍辱(庚子赔款和不能从军抗日是耻辱)负重,庚款锥刺股,胯下学勾践’”。同届21人立下报国的决心。
1939年,在剑桥大学实验室。

1941年,在英国考察。

1939年,在英国寓所外骑行。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图/摘自《朱树屏影集》

论文成果“朱氏培养液”的经典配方至今在国际上仍广泛应用,是湖沼学会和中国水产学会创办者之一,发明了居世界领先的“海带自然光育苗法”,他是国立山东大学水产系首任系主任……他的光环一重又一重,但他的名字却不如成就辉煌。金口二路13号门口,名人故居的牌子上赫然写着:朱树屏。或许有青岛人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在百花苑里,有他的雕像。只是,关于他的故事,人们知道得较少,他把毕生的精力运用在水产科学研究之上,病故后,魂归大海。也许,当您吃到海带的时候,可以想到他,伟大的科学家朱树屏。
2
不忘初心 虽蜚声国际,仍心系祖国
“有一次我从伯灵顿宫步行去匹克地利广场,在前面走着的一位老妇人突然间转头看到了我,尖叫一声,拔腿就跑,惹来警察查问我做了什么。”朱树屏在演讲中说。

抵达英国后,在英国海产生物学协会主席、英国淡水生物学协会主席、伦敦大学皇后学院水产生物研究室主任F.E.弗里奇(Fritsch)教授指导下,朱树屏在伦敦大学开始研究浮游生物。1939年转入剑桥大学,他夜以继日地工作和学习,修完了动物、植物两系的课程,又修了生物化学系课程,剩下的空暇时间全部用于实验研究,他凭借“朱氏培养液”,1941年底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博士等级中的最高级)。随后,成功研制出人工海水1944年5月应聘任英国淡水生物学协会的水产化学研究部和浮游生物部主任,主持两个部的工作。多次获得英国海产生物学协会雷兰克斯特研究奖位。
国际藻类学会主席、英国淡水生物学会主席隆德博士在回忆朱树屏时曾说过,“我感觉他在英国取得的成绩和成果并没有被中国学术界充分认识到,而他与美国海洋生物学家的合作,给予了他世界的极高的知名度”。
在英国,有段插曲值得一提,让朱树屏的又一次死里逃生,“1945年10月,由于过度劳累,在一次外出考察中,朱树屏驾骑摩托车在山间小路转弯时,摔下山崖,昏迷不醒。第二天清晨才被路人发现送往医院。后来医生说,他幸亏戴了头盔,才保住一命”,朱明给记者复述了父亲的特殊经历,并说,父亲康复后,还专门到事发地拍照留存。
即使在埋头学习工作期间,朱树屏仍心系祖国。他用丰厚的文化底蕴,把中国的文字向世界传播,并捐款支持陶行知先生“教育救国”的行动,和其他留英同学编辑《东方副刊》,寄到国内印刷,以拳拳报国之心,尽其所能,积极为祖国的科学发展效力。此时的朱树屏甚至学会了跳交际舞,并将这一技能用在募捐舞会上。当然,朱树屏一直心系祖国,而在英国与一位英国妇人的遭遇也让他下定为祖国效力的决心:“因为在一些电影或小说中,中国人被描绘得如野兽一般残忍或被惨无人道地虐待”。
抗战胜利的消息传来,朱树屏异常高兴,毅然决定回国效力,接受了云南大学的聘请。然而,由于得不到回国的船位,只能“曲线救国”。1946年1月,他暂时应聘到美国伍兹霍尔(woodsHole)海洋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从事浮游生物的研究,等待时机。而在离英前,了解到国内各大学设备和经费的困难情况,为归国后开展云南高原大湖调查,他用薪俸余存购置了大量的调查工作所需文献及用具,先期空运到昆明。
1946年9月3日,美国总统航线公司“罗杰斯山”号邮轮,载着一颗拳拳赤子之心,从美国东海岸的波士顿起航,缓缓地驶向中国上海。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和家人短暂的团聚之后,朱树屏立刻赶赴云南大学生物系任教,同时投身于云南各大湖的调查。

几度死里逃生,谱写海洋奇缘

海洋科学家朱树屏坎坷、非凡的人生经历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筚路蓝缕,玉汝于成——海洋科学先驱朱树屏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山大任教 被“抢”到青岛,挑起水产系
3
“青岛山东大学将成立海洋学院分水产系及海洋二系,拟聘台端任教授能否屈就用,特函询即希查照迅予见复为荷。 此致 朱树屏 君 中英庚款董事会 三十五年(1946年)四月一日启”;
“树屏先生大鉴:京中获接清晖,猥承慨允来校协助,曷胜感幸。兹聘先生为本校农学院水产学系教授兼主任,聘书附鏖,敬希早日命驾来校,无任翘企……”国立山大校长赵太侔致信朱树屏。

两封信件,一样的期盼。
抗战爆发之时,妻女在青岛避难时,“青岛”这所城市已经悄然与朱树屏发生了联系。1946年,国立山东大学复校,校长赵太侔为学校物色人才。从1934年起就在山大任教的童第周成为赵校长寻找人才的“得力干将”。1937年山大停办后,童第周辗转到重庆北碚的中央研究院心理、生理研究所工作。赵太侔聘任童第周返校任山大生物系主任,并委托他与在重庆的王致平取得联系,希望能够聘任朱树屏先生到山大任教。童第周数次拜访王致平,并在回复赵太侔的信中写道:“周(童第周)曾与渠夫人及老师商酌数次,周离渝前数日亦晤其夫人谈及此事,渠等均云:曾预领云大薪金,回国后第一年也须去云大服务,第二年再考虑来山大,周已将此意告泽农兄(指曾呈奎),请其就近接洽(朱君现在美国)……”
同时,山大招生正在进行。1946年10月,出乎校方意料之外,水产系首届报考本科生竟多达462名,后录取53人,居全校15个院系之第5位,成为山大复校后的重要支柱学系。
1946年12月23日,山东大学正式上课。当时,水产系无师资、无教材、无专业,学生只有先在他系学习英语、数学等基础课。而此时,朱树屏正在被云南大学生物系和中央研究院“争抢”。山大水产系也不想放弃机会,学生代表和赵太侔连忙到上海去接洽协商,“三方会谈”最终达成协议:“1947年暑假朱树屏应聘回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任研究院,随即以借聘形式赴山大任水产系主任,借聘期一年”。此时,被山大聘为讲师的曾呈奎在童第周的推荐下任植物系主任。“因该系仅招收了4名学生,曾呈奎也较他人更多闲暇,故赵太侔在征得朱树屏同意后,决定曾呈奎在朱树屏到任前暂代理水产系主任一职,以应系务工作”(《朱树屏传记》)。
消息传到山大,水产系的学生欣喜至极,联名给朱树屏写信,“水产系因无专人负责致一切事务无法进行,近虽由曾呈奎先生暂为代理,惟曾先生掌植物系职务实无余力兼顾”,“四年光阴岂不虚掷?”“生等之望于先生犹久旱之望甘霖,殷切翘盼先生早日来青是为至祷赤子之人心”。朱树屏与学生之间的真情从未曾谋面开始,到离开时更是感人肺腑。
1947年7月,朱树屏将从英国带回有关海洋、水产科研教学方面的书籍、资料及一些实验设备15箱赠送给了水产系。不仅如此,在赴山东大学之前,朱树屏还函聘国内外的知名学者、教授来水产系任教。
在山大,朱树屏将水产系设置为养殖、渔捞、加工3个专业,并立即规划、制定教学大纲。同时,朱树屏还编写了浮游生物学、海洋化学、应用湖沼学等多个专门教材。从无到有,朱树屏费尽心血。他教授的是海洋化学、浮游生物学、应用湖沼学,由于他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科学实践,讲课生动、丰富、引人入胜,除本系学生外,植物系、动物系的同学们也纷纷赶来听课。“当时全国就这么一个本科水产系,他是首任系主任,他领我们一起出海”,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刘卓曾说;他“一边讲一边做实验,做实验他亲自示范”,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李德尚曾说;“还争取到调查船,带领学生出海实习”,朱树屏的爱徒李爱杰教授如是说。就这样,水产系走上正轨轰轰烈烈地开办起来。
5
我的父亲 硬把我们 “赶下”飞机
1976年6月7日,朱树屏与家人在病房里拍了最后一张合影。
山大聘书。

1957年,出席四国渔业会议第二届会议的各国科学家,前排左三为童第周,右二为朱树屏,后排左二为曾呈奎,左三位赫崇本。
坛紫菜在青岛顺利越冬,长势良好(朱树屏 摄)。
4
“水产系一位教授跑到我宿舍告我说:‘他们叫我带口信给你,让你立刻就离开青岛,明天早晨有船,晚走一天也不行……否则可能有更多的同学被捕,你自己也不安全,他们决定对你毫不客气。’为着同学们,我只好忍气吞声地离开了”。15年后的1963年7月1日,朱树屏在为《青岛日报》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披露了一段尘封的内情。——《朱树屏影集》

一年的时间中,山大水产系已初具规模,“配有试验渔轮和相当好的一批船员、冷冻及加工设备及必要的教学及研究设备。我在美国搜集的一批海洋、水产文献也全部运到了山大。全国著名的渔捞、加工、鱼类、无脊椎动物等学者已到系教课”,“又成立了水产研究的组织”,此时,中央研究院决定调回朱树屏以领导开展海洋湖沼学的研究工作,而山大则坚决不同意放人。
虽然,朱树屏难以割舍亲手创建的水产系,然而,他还是递交了辞呈。赵太侔曾极力挽留,“请以事业为重打消离意,谨将聘书奉上”。然而,“朱树屏还是突然间匆匆走了,甚至连上中学的女儿都来不及带走,他的书籍、资料衣物也留在鱼山路36号山大第一公社教授宿舍内”,何故?“这一切遭到了嫉妒,有人千方百计阴谋制造水产系与他系间的矛盾,使水产系陷入人为的重重困难之中,教课用的显微镜被强行拿走了,有的教授被迫决心离校……”在近日刚刚出炉的《朱树屏影集》中称,矛盾导致水产系部分学生被捕,为了同学们的安全,1948年9月底,朱树屏乘船离青赴沪。朱树屏教授离开的那天,学生们依依不舍,他的弟子李爱杰教授深情地回忆道:“那个情景我现在还记得,我们同学到他的办公室里去苦苦地哀求,甚至跪下哀求他,就希望他留下。最后就这样,我们同学都非常惋惜地把他送走了”。
对于这次离青,朱树屏的女儿朱履冰感受最为真切,“我就读于山东省立女子中学(即现在的二中)初一,我们住在鱼山路二号甲(即鱼山路36号)院内,靠大学路那边的第二栋楼房,那是一栋二层楼房,第一栋是童第周的住所。那时我们同另外几位单身老师一起在束星北教授家包饭”,朱履冰后来回忆说,因为束星北家有保姆,每月交点钱可以有饭吃,“爸爸回上海后,我就住校了,是最小的住校生。初一的小孩住校生活很苦,我得了肺结核,双腿肿胀,出血,站不起来不能走路。多亏朱凤起老师照顾。青岛解放前学校封门,所有师生全部离校,只有朱凤起老师,化学老师戚简侯老师和我三个人,在校内关了几天,吃光了厨房内存包括发霉了的萝卜咸菜。”直到青岛解放后,朱履冰才得以回到父母的身边。
虽然离开了山大,但朱树屏与山大的师生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终于,在1951年,朱树屏调回青岛,“任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员,而后又调任为中央水产试验所(现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兼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员,同时被山东大学聘为水产系教授,继续为山大水产系讲授湖沼学、浮游生物学、海洋化学等专业课程”。
此时,朱家人住进了金口二路13号,也就是挂牌朱树屏故居的小楼里。回青的朱树屏如鱼得水,参与创建了中国海洋湖沼学会、中国水产学会以及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海洋生物研究室等。餐桌上,有一道拌海带丝或者海带炖豆腐似乎司空见惯,要知道,半个多世纪以前,海带还需要从国外进口,“1958年,朱树屏及其团队发明了海带自然光育苗法,并领导完成了海带施肥和海带南移等一系列开创性的重大课题”,他还开创了中国紫菜人工养殖、对虾人工养殖等各项事业(《朱树屏影集》)。
同时,他还是中国湖沼调查事业的先驱之一,太湖、微山湖、岱海等中国各大湖泊,以及蒙古的贝尔湖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餐风露宿,披星戴月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
“1972年9月12日晨5时,朱树屏躺在担架上被抬进了一架空军专机。已稍清醒的他看见孩子们登上飞机,立即艰难地摆了摆手,对俯在脸前的王致平吃力地突出几个字:‘叫孩子们下去。’随即又闭上了双眼,他已虚弱得无力再多说一个字了。就这样,一架偌大的运输机仅载着朱树屏夫妇和于华淑医生起飞了。而他的孩子们也只有匆匆搭乘火车赶往上海”。——《朱树屏影集》

“文革”期间,身体状况已经不佳的朱树屏,更是遭到严重摧残,苦不堪言的他曾偷偷写下一封遗书:“我研究室内我的书籍文献,全交本所图书馆,供本所使用。欠严锡福三两粮票,要还。”
最终,在历经数年的牢狱之苦后,朱树屏大病不起。1972年9月3日,周总理获悉后立即指示青岛市委:“听说树屏同志病了,请认真治疗。”经过医生会诊,决定转院上海治疗。朱明记得,接到周总理的指示后,在昏迷中渐渐苏醒的朱树屏泪如雨下,全家人都泣不成声。转院时,就发生了段落开头那一幕,“母亲听到父亲的‘命令’后,立刻叫我们下去,她也跟着下了飞机,塞给我们一把钱,让我们坐火车去上海,我们姐弟坐火车转南京到达上海,路途颠簸了将近40个小时”。这一次,朱树屏战胜了病魔。
朱明理解父亲,是多年之后。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很多人感到难以置信,因为我每年和父亲见面的时间不足24小时”,朱明1948年出生在上海,1951年跟随父母来到青岛,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父亲回家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要出差,让母亲帮忙收拾行李,“他的学生们都知道,他的办公室里有个行军床,看他的日记里面,全是工作记录,一天忙碌20多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然而,在朱明的记忆中,对于孩子的教育,朱树屏是严格的。“他告诫我们,回家吃饭的时候,走路要轻,要食不出声,至今我吃饭的时候腰板都很挺直。由于我小时候比较调皮,父亲对我更加严肃。他说过,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注意别影响别人,考虑别人的感受”。
虽然留学时的朱树屏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但回国后忙于科研的他异常朴素,不变昌邑腔,穿着普通,所以引起许多误会,“母亲给我说过,他当年任山东省水产厅副厅长的时候,要到水产厅去开会,戴着深蓝布的棉帽子,穿着中山装,脚上是棉布鞋,走到门口被门卫拦着了,说你来干什么,说我要开会见厅长,门卫口气不好地说:‘在这里等着,什么人都见厅长吗?’一会儿时任党总书记出来迎接朱树屏,门卫很吃惊,父亲仍跟他道谢:‘麻烦您啦师傅!’”而这样奇特的经历不止一次。
从母亲和姐姐的回忆中,朱明慢慢知晓了父亲过去的经历,而他真正了解父亲,是在“文革”时,虽然多次被批斗,但两人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直至1976年7月2日,在倾盆暴雨中,朱明和家人一起送别了父亲,并遵照遗嘱,将父亲的骨灰撒向他曾经工作过的江河湖海……
4月1日,是父亲诞辰110周年,朱明将父亲生前的照片和遗物全部整理,出版《朱树屏影集》,“整理这些照片时和文字时,我以泪伴笔”,在讲述父亲时,他几度哽咽落泪,他说,直到此时,才真正了解了父亲,了解了这位海洋科学先驱的真实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