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沈从文的青岛情缘  

2017-03-22 18:09:15|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从文的青岛情缘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1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沈从文的青岛情缘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柳已青

“再过五年后,我的住处已由干燥了的北京移到了一个明朗华丽的海边。海既那么宽泛无涯无际,我对人生远景凝眸的机会便较多了些。海边既那么寂寞,它培养了我的孤独心情。海放大了我的感情与希望,且放大了我的人格。”1934年7月生活书店出版《我与文学》,沈从文如此写道。
1931年9月初,沈从文到了青岛。国立青大校长杨振声是沈从文的老大哥,1925年沈从文经北大丁西林介绍,在《现代评论》兼职做发报员,认识了《现代评论》的主编陈源、文艺编辑杨振声。沈从文在郁达夫、杨振声、徐志摩等人的提携下,登上文坛。
这一次,杨振声聘请沈从文担任国立青大中文系讲师。沈从文讲授中国小说史和高级作文课程,每周8个小时的课程。沈从文将教书之外所能利用的所有时间,用于创作。
“一到海边,就觉得身心舒适,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精力特别旺盛。”1981年,沈从文在给鲁海先生的信中写道。
教学和写作仿佛是沈从文的双翼,他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自由翱翔。1931年9月30日,小说《三三》在《文艺月刊》发表。1932年,新中国书局初版的《虎雏》收录了《三三》,后来他在此文后有题识:“在青岛山东大学时为学生示范叙平凡事而写,与《八骏图》相对照,见两种格式。”由此可见,教学与写作互相促进。
沈从文在青岛住在福山路3号。这是一栋覆着红瓦的德式小楼。墙面砌着崂山花岗岩。1932年新月诗人、清华教授叶公超来青岛,与沈从文见面。他为沈从文拍摄了一张照片。沈从文站在福山路3号的阳台上,脸上带有点儿腼腆,又有点沉思的表情,望着镜头。巴金来青岛,就住在沈从文的宿舍里。
夏天,青岛游人如织,其他的季节,青岛很安静。在给胡适的信中说:“青岛方面一切还是原样子,十分清净,不知有年也不知有上海事情,学校还是照常上课,地方安静,不会出什么事故。”这封写于1932年2月12日的信,是在上海一·二八事变之后。
事实上,青岛的海面并不安静。时局动荡,青岛随后爆发学潮。校长杨振声因学潮而辞职。大学经过一阵波涛汹涌,随后安静下来。沈从文在青岛收获爱情,1932年暑假去苏州求婚成功。他的未婚妻张兆和亦来到青岛,在山大图书馆做职员。
生活稳定,收获爱情,创作成熟,作品丰收。正因为如此,沈从文对青岛怀有特殊的感情,他说其他的海滨城市“总觉得不如青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1949年之后,告别作家身份的沈从文,转行做文物研究,三次故地重游。
1957年8月4日,沈从文离京赴青岛休养近一个月,准备写几篇小说,为回归作家队伍热身。8月25日晚,沈从文到山东大学,赴萧涤非邀宴。后,又与萧涤非前去看望老友赵太侔。赵太侔两任山东大学校长,是旧时代的风流人物。沈从文记录了此时赵太侔的情形:“头已全白,独自住在学校宿舍里,房子中倒收拾得比其他讲究得多,在教点英文。”沈从文这次到山东大学,写了一封致山东大学负责人的信函(19570827),信中建议历史系建立文物资料室。
1961年6月28日,沈从文又来到青岛。住处为“青岛市人委交际处,二楼三号房间”。这次来青岛,有这样一个背景:是年上半年,沈从文高血压,在北京阜外医院住院35天;中国作协出面安排沈从文来青岛休养,并为沈从文文学创作提供便利。来到青岛后,承蒙青岛市文化局吴克宾和文联孔琳关照,住在了位于中山路2号的青岛市人民委员会交际处招待所。在青岛,他看了几处和服饰研究有关的绣艺工厂和印染织布工厂。
这次来青岛,他想借青岛的大海和水云,赋予他文学创作的灵感。可是,拟创作的长篇小说没有写,写了一篇两万四千多字的《青岛游记》,没有发表。
1962年6月下旬,沈从文到青岛休养,7月初返回北京。这是他人生中的第四次来青岛,亦是最后一次。
在青岛期间,沈从文作有古体诗《白玉兰花引》,原篇名《忆崂山》。该诗于1975年春曾题写在黄永玉绘“木兰花长卷”中。收入《沈从文全集》第15卷《青岛诗存》集。
1988年,沈从文在临终前不久,他还托人“代向青岛人们问候和祝福”!

水云深处情书美

——沈从文在青岛收获爱情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1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宜庆

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学者沈从文先生,和青岛有着深厚的渊源。1931年暑假过后,应校长杨振声的邀请,沈从文在青岛大学文学院担任讲师,讲授中国小说史和高级作文课程。他在青岛居住了两年,我们可以在福山路3号找到沈从文故居,也可以在众多的文史资料中追寻沈从文的青岛时光。
求婚记
自青岛寄出百封情书


张兆和是沈从文在上海中国公学教书时的学生,来青岛大学任教之前,沈从文已经给她写了100多封信,当然都是情书。到了美丽的青岛任教后,沈从文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并且在这个海滨城市收获了爱情。
1932年7月,张兆和从上海中国公学毕业回到了苏州。那年暑假,沈从文决定亲自来苏州看望张兆和,并向张家提亲。沈从文带了一大包礼物,是英译精装本俄国小说,有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等作家的著作。此外,还有一对书夹,上面有两只有趣的长嘴鸟。张充和在《三姐夫沈二哥》里说到这件事:“这些英译名著,是托巴金选购的。”“为了买这些礼品,他卖了一本书的版权。”张兆和觉得礼物太重,只收下《猎人笔记》、《父与子》。
到了苏州,沈从文去拜访张家,然而,张兆和不在家中,去了图书馆,沈从文留下了纸条,怅然而去。正在旅馆里思绪烦乱的时候,沈从文突然听到了两声轻轻的叩门声,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正是他苦苦等待的张兆和。原来,张兆和回家后,在二姐张允和的劝说下,张兆和来到了旅馆回访沈从文。
在苏州停留一周的时间里,沈从文每天一早就来到张家,直到深夜才离开,在这期间,张兆和终于接受了沈从文的感情,长达三年的情书追求有了一个美满的结果。7天后,沈从文离开了苏州,返回青岛。沈从文写信给张允和,托她征询张父亲对这桩婚事的意见。张兆和的父亲思想开明,对儿女的恋爱、婚姻,从不干涉。在得到父亲的明确意见后,张允和与张兆和一同来到了邮局,给沈从文发了一份电报。张允和的丈夫周有光回忆道,张允和就复他一个电报,就是“允”。这一个字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允许,另外表示发电报的是张允和。一个字的电报发出去了,张兆和担心沈从文看不懂,就给沈从文发去了另一封电报:乡下人,来喝杯甜酒吧!
沈从文接到电报后,欣喜地找赵太侔,其时,青岛大学的校长杨振声已经辞职,改组为山东大学,赵太侔任校长。为了成人之美,赵太侔请张兆和到图书馆工作。1932年9月,张兆和到了山东大学,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经常牵着手去栈桥看海,或者去汇泉湾的海水浴场。上世纪30年代的中国,电影还不发达,人们还没有关注电影明星八卦的习惯。而作家的动态和情感,成了公众关注的对象。有一杂志叫《老实话》,1933年第3期,刊载了一篇《最近的沈从文》,报道热恋中沈从文和张兆和。文章作者好像目睹了两人的甜蜜:
先来谈谈他的她吧,在他称呼她黑猫,或小猫中,便使我想象到这位张兆和女士是如何的温柔和活泼,三四年前张兆和女士在中公(中国公学)时代是一位用功而常常获得学业优等的学生,一部分男士,曾私溢之为皇后,她会运动,时报上常有她的照片……
沈从文和张兆和在青岛度过了一段快乐而甜蜜的时光,这成为他们共同的记忆,温馨而悠长。三十年后,沈从文还在给张兆和的信中,提到在青岛的种种细节。

创作记
游崂山写出《边城》


杨振声主持青岛大学期间,每个周末,开过教授会(校长办公会)之后,和闻一多、梁实秋等人经常在一起开“夜宴”。文人聚会,少不了诗与酒,当时被称为“酒中八仙”。这可能是因为杨振声是蓬莱人的缘故吧,坐中八位恰好有一位女士——方令孺。
沈从文从不参与这样的宴饮,一个是性格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是经济方面的因素,在青岛大学担任教授职务的闻一多、梁实秋是美国留学归来的“海龟”,月薪400元,而沈从文只是讲师,月薪100元,加之他的妹妹沈岳萌也在青岛大学念书,他的经济并不宽裕。第三个原因,沈从文格外珍惜时间,他教书之外的时间,不是读书就是创作。也许这些因素,沈从文不爱参与“酒中八仙”的聚会,甚至,有点儿反感,他以此为素材创作了小说《八骏图》。这部小说写于1935年盛夏,但小说的素材来自在青岛生活的这段时间的积累。由于他把笔伸向了教授们的家庭生活角落,因此,作品发表后,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指责沈从文在作品中挖苦了他们。
沈从文在青岛精力充沛,爱情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再加上山海风景俱佳,适合居住。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教书之外,时间均用来创作,写下了《都市一妇人》《凤子》《三个女性》《三三》等作品。三三,是张兆和的排行。婚后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许多书信都称她为“三三”。
沈从文作品的成熟,得益于青岛山水的滋养。他在青岛的两年多时间,6次游览崂山,有一次,沈从文和张兆和游览崂山北九水,看到一位洗衣服的美丽而朴素的女性,这给他带来灵感创作了《边城》。
此时,沈从文的九妹沈岳萌也到了青岛,在山东大学继续学习法语。这位自幼娇生惯养的九妹,经常吃饭馆,连学费也交不起。沈从文为了赚稿费供九妹上学,1932年暑假,不到一个半月就把《从文自传》写完了。1934年7月15日初版。上海第一出版社出版发行,发行人谢文德,时代印刷厂印刷。书前有“沈从文先生近影”。这部作品出版后曾被周作人和老舍认为是“一九三四年我爱读的书”。
沈从文对青岛怀有特殊的感情,1949年后,他3次来青岛休养,并不满足。他时刻怀念着青岛的青山绿水。1983年当青岛的同志去访他时还说:“青岛是我一生留恋的地方,也是我现在向往的地方,我一生中写作最多的地方就在青岛。”在临终前不久,他还托人“代向青岛人们问候和祝福”!

一封来信千层浪

沈从文原文信再现,点赞岛城,忆当年文思泉涌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21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沈从文的作品中,写的与青岛有关的文章,最为著名的便是《小忆青岛》。然而,实际上,沈从文和梁实秋的《忆青岛》不一样,他回忆青岛是在写给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的一封长信中。后来,鲁海截取了其中描写回忆青岛的部分,取名《小忆青岛》,此文一出,立刻引起轰动,这是又一位大家对青岛的深情。然而,由于原件辗转到他人手中,也曾引起一些猜疑。近日,鲁海先生发来了原件照片,证明信件尚存。关于沈从文先生在青岛的经历,显然他的自述更具感染力,我们将此信刊发。
缘起:沈从文与巴金的友谊

1932年暑假,沈从文在到苏州拜访张家之前,他先去了上海,还在上海认识了巴金,沈从文约巴金到青岛玩,9月初,巴金到青岛住了一个星期,沈从文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巴金住,以便巴金安静地写小说。
而对于这段往事,巴金也在《怀念从文》一文中曾有过如下的回忆:“在青岛,他把他那间房子让给我,我可以安静地写文章、写信,也可以毫无拘束地在樱花林中散步。他有空就来找我,我们有话就交谈,无话便沉默。他告诉我他第一次在大学讲课,红着脸,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只好在黑板上写了‘请等五分钟’5个字。”
不过,鲁海看到巴金的回忆文章时,还没有提到是去找沈从文,“文章中巴金说1932年上海热得不得了,便到了青岛一座山上,住在一个朋友的宿舍里。”鲁海很好奇,给巴金写了一封信,询问山是什么山,是哪位朋友。巴金简短回信称住在八关山,朋友是沈从文,后来巴金家属详细回复称:“巴金先生于一九三二年九月到过青岛,住在沈从文先生的宿舍里,大约一星期。曾在那里写过小说《砂丁》的序和短篇小说《爱》,都交给沈先生发表在名叫《新月》的刊物上”。随后,鲁海给沈从文写信,1981年,沈从文回了一封很长的信。在信中,他向鲁海打听青岛的情况,表示如果条件方便,将于秋天后到青岛修改《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以便于翻译成英、法等文字出版。由于种种限制,沈从文想来青岛修改大著的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沈从文回信全文
(此信积压在信堆中,整二月过,至今才发现,对不起!从文 十一月廿六)

鲁海先生:
谢谢盛意赐信,迟迟不能复,十分过意不去。望能原谅。
我是一九三一初夏到青岛大学的,三三年春夏之际离开学校,返回北京,算来如今整整五十年,住处似名“福山路三号”,正当路口出门直下即是公园,那个教师宿舍,并不怎么大,可能只容十二人。
我到时是刚粉刷过,楼前花园花木还未栽好,到处是瓦砾,只人行道两旁有三四丛珍珠梅,剪出蘑菇形树顶,开放一缕缕细碎白花,增加了院中清净风光。(三五年良友公司印行的《记丁玲》一书,封面上有个半身像,便是那年夏天在宿舍门口叶公超先生为我照的)
“窄而霉斋”名称实寻约十年(廿三年),到北京沙滩附近银闸胡同一个小公寓住在一个搁煤房时取的。曾于“新文学史料”第三期忆陈翔鹤一文中,较详细提起过。解放后我曾三次到过青岛,两次为公家让我去休息,一是出版提案,二是政协。一次是自费,三是六零年(应为六一年)住中山路口招待所。
在青岛那两年中,正是我一生工作能力最旺盛、文字也比较成熟时期,《自传》《月下小景》及其他许多短篇,多完本于这两年中。返京以后着手的如《边城》……也多酝酿于青岛。
我曾先后上过六次崂山,有一回且和杨今甫校长及闻一多、梁实秋、赵太侔诸先生去崂山住了六天,以棋盘石、白云洞两地留下印象特别深刻,两次上白云洞都是由海边从水口小路一直爬上,还两次去“三步紧”,临海峭壁上看海,崖下海鸟飞翔景象,至今记忆尤新。从松树丛中翻过崖石种种如在眼前。(解放后某一次去青岛又复坐船去过上、下清宫一次)。
住青岛时,熟人中,巴金、卞之琳两位,曾短暂来住过。影响我看新书报的印刷工人赵圭舞先生,也来住了半月,才为买长沙票送上车。时老朋友陈翔鹤先生,正在公园前边铁路中学(应为市立中学)教书,生活十分苦闷,经常陪他在公园,去我住处不多远,靠近住处一个荷塘中央木亭子里谈天。每每谈到午夜,公园极端清净,正值落月下沉海中时,月光如个大车轮,呈现鸭蛋红色,使人十分恐怖。陈不敢独自返校,我即经常伴送他到校门口,才通过公园返回宿舍。因为我从乡下来到大都市,什么都见过,从不感到畏惧,大白天无事时,青岛海边山上,我经常各处走去,均留下极好印象。
大约因为先天性心脏供血不良,一到海边就觉得身心舒适,每天似只睡三小时,精神特别旺健。所以解放后,另外两个夏季,均到大连度夏。住处虽极好,总觉得不如青岛。
今年本有机会重来看看,只因为听人说游人过多,饮水供应也不怎么方便,所以不来。
你们图书馆藏书情况不知如何?如《图书本集》《玉海》《九通》《太平御览》 《左典集》《大明会典》《三才图会》……是否具备?博物馆是否还开放?因为如工具书还多,附近又有招待所,入冬供应又还好,我可能还有机会来借图书馆方便一月到四十天左右。有本较大的书待修改,初步估计青岛或许还清净。青岛文联不知由谁负责?敬复奕安好。
沈从文 九月廿八
(因原文为沈从文先生手写草书,可能个别字眼有出入,感谢高曙光老师提供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