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誓将心血付“村夫”——我的父亲萧涤非  

2017-03-01 14:16:14|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誓将心血付“村夫”——我的父亲萧涤非

新闻    时间:2017年02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2017年03月01日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萧涤非(1906~1991),江西临川人。1930年于清华大学毕业,1933年在清华大学研究院毕业后到山东大学任教。抗日战争时期去西南联大。抗战胜利后于1947年回山东大学,历任中文系主任、教授,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培养过项怀诚等一大批国之栋梁。被称为“20世纪的杜甫”“汉学伟人”。
这是萧涤非的三子萧光乾先生提供的1957年的全家福。照片中萧涤非先生手拿折扇,口袋里插着两支钢笔,腹载五车的学者气质;黄兼芬女士穿着简洁大方,烫着流行的卷发,端庄得体的教师形象;长子萧光照胸前别着大连海运学院的校徽,次子萧光来身形挺拔,结实健壮,三次萧光乾头微微上扬,生机勃勃。这张照片是萧家在青岛幸福生活的最好印证。萧光乾先生委托儿子给记者发来了1957年在海天照相馆拍摄的全家福。一场浩劫给这个美满的家庭沉重一击。直到1989年春节,全家人在聚在一起又照了一张,“不过已有了暮年的味道”。就在这一年夏天,黄兼芬女士憾然辞世。一年多之后的1991年,萧涤非先生也与世长辞,令人唏嘘。
萧光乾

父亲萧涤非,原名忠临,1906年11月27日,生于江西省临川县茶溪村。1930年清华大学中文系毕业。1933年清华大学研究院毕业。历任山东大学、四川大学、西南联大等校讲师、副教授、教授,1947年秋,重回山大任教。
陶行知先生有句名言:“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天、靠人、靠祖上,不算是好汉”。这话当然不是在提倡“个人奋斗”,而是强调人应当有一种自立自强的精神,父亲在一次大会发言中,谈到闻一多、老舍诸先生无师自通,敢于走自己的路时,曾无不自豪地说:“谈到我个人,也有那么个劲,走自己的路!”我觉得,这是他回首几十年的治学经历所得出的经验之谈。
父亲出生在一个穷秀才家,祖父名雪初,号晴谷,能为人排难解纷,人称“晴谷先生”。祖母杨氏,生三子二女,父亲未满周岁,祖母便去世了。十岁时,祖父又去世,父亲成了孤儿,在此之前,他曾在村上我祖父创办的三益小学读书,有时也放牛、爬松毛,亲眼看到了农民的疾苦。不过在他孤苦的童年,给他印象最深的,还是《水浒传》里白胜唱的那支“赤日炎炎似火烧”的民歌和《唐诗三百首》中杜甫的《兵车行》这些反应人民疾苦的诗篇。
此后,父亲随我大伯辗转于外地,读过三个中学。1926年,父亲20岁,由南京江苏省立一中同时考取清华大学和东南大学(即后中央大学),因得到一位堂叔的资助,同时又慕梁启超之名,遂入清华大学中文系,在清华的七年,父亲深受黄节先生的教益。1929年,他在《清华周刊》发表了第一篇论文《读词星语》。1930年大学毕业。在旧中国,毕业即是失业,当时国家根本无所谓分配,他自己又找不到工作。幸而这时清华成立研究院,父亲按规定,以四年总成绩平均在80分以上,得免试进入,每月有30元津贴。他的导师黄节先生,是第一个在大学讲汉乐府的,他的研究院毕业论文《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便是由黄先生指导的,因成绩最优,清华同学会半开玩笑地送他一个刻有“状元”二字的铜墨盒。
值得一提的是,父亲在青年时代曾是足球名将。1935年出版的《清华校友通讯》记载着:“萧涤非,为华北著名足球健将……”当时北平报纸的体育消息中,常有他的名字。他的百米11秒1的清华记录,一直保持到解放后。所以,当他大学中文系毕业,找不到工作时,曾有好心的同学要介绍他去河南当体育教员,他苦笑了笑,谢绝了。
1933年,父亲研究院毕业,还是找不到工作。经黄节先生力荐,才到青岛国立山东大学任中文系专任讲师。那时,系主任也是黄先生的学生,黄先生对他说,如不接受就断绝师生关系,所以父亲常说黄先生是他的“恩师”!父亲在山大开的第一门课,是四年级的必修课“词选”。这年他27岁,同学中有的年龄比他还大(如著名诗人臧克家便是其中一位)。由于父亲对“词”之一道,平素也有研究,因而尽管初出茅庐,却是站稳了大学的讲台。此外,他还开了“乐府”等课。父亲是有正义感的,曾一度冒险通过邮汇接济在济南狱中的中共地下党员。
1936年秋,山大换校长,父亲被解聘。离青时结婚。山大解聘后,父亲到了四川大学,呆了五年。1941年,因拒绝参加国民党,被突然解聘,丢了饭碗,那时我还没出世,大哥三岁,二哥才几个月,全家困在峨眉山下。父亲异常气愤,正走投无路,他的老同学余冠英来信说,闻一多先生要他去昆明西南联合大学,这才得了活路。他的另一位在中国香港的清华同学黄玉佳又电汇了五百元路费,这才到了昆明。
八年抗战,父亲在治学上的一个变化,是他真正接近杜诗,产生了共鸣。所以,在回到山东大学后,便开了“杜诗体别”这门课,编写了数十万字的讲义。(父亲回忆说,记得李希凡同志曾旁听过这门课)。
1955年起,在教学的基础上,父亲的《杜甫研究》上、下卷先后出版。作为一名老教授,父亲始终站在教学第一线,不仅给本科生上课,还辅导进修教师、研究生、外国留学生(朝鲜、越南各5名),从未休假,他那诲人不倦的教学热情和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一向为同学称道。他曾说:“如果一堂课教失败了,我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还说:“如果在课堂上发现有同学打瞌睡,我会感到内疚,因为自己讲得不好嘛”。

体坛健将 杜诗权威

新闻    时间:2017年02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誓将心血付“村夫”——我的父亲萧涤非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山大教授萧涤非侧影
1933年,在清华大学研究院。
上世纪50年代,萧涤非夫妇与次子、三子在鱼山路院内合影。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兼芬偕三子在鱼山路故居后院小树旁。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宜庆

在清华大学读书时的萧涤非,是一位体坛健将。
他是清华大学足球队队长,创下的百米纪录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被打破;他是杜甫研究专家,被称为“20世纪的杜甫”;他两次在山东大学任教,是中文系四大台柱子之一。他就是著名学者萧涤非,1933年开始在山东大学执教,后来成为山东大学中文系的台柱子。我们来看一看萧涤非在青岛的逸事。
▲山大文史系师生合影(局部),摄于1950年6月2日青岛解放一周年,前排左三是萧涤非先生。吕家乡先生提供
清华健将 获华北足球赛冠军

萧涤非1906年生于江西临川茶溪村一个穷秀才家。1926年,萧涤非以优异成绩同时考取清华大学和东南大学(即中央大学)。因慕梁启超之名,遂入清华大学中文系。
清华大学非常重视体育,中国近代体育教育的先驱马约翰教授执教清华,学校规定,体育成绩不及格,不发放学士学位证书。在这样的氛围下,萧涤非不仅学习全优,而且是一名体育健将。他创造的11秒1的清华大学百米纪录,一直保持到解放后。
萧涤非还是清华大学足球队的队长,曾获得过华北足球大赛的冠军。当时在清华就读的余冠英、吴组缃,还有季羡林、李长之都是他的啦啦队成员。北平报纸的体育新闻中,常有萧涤非的名字。1930年,萧涤非以4年平均在80分以上的优异成绩,免试进入清华研究院。在清华研究院,萧涤非先生得到著名汉乐府学家黄节先生的指导。1933年,经黄节先生推荐,萧涤非到青岛国立山东大学中文系任讲师。当然,山东大学足球队也添了一员猛将。这一年,萧涤非27岁,从此,与山东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4年考入山东大学的何炳棣,后来成为海外著名的历史学家。在他回忆山东的求学经历时,特意提到了两位中文系的老师。一是游国恩,一是萧涤非。在他的记忆中,大一的国文是游国恩教授主讲。游国恩是楚辞专家;萧涤非是魏晋南北朝文学的专家。  

特殊婚礼 老舍送来唯一礼物

萧涤非在青岛和老舍结下深厚友情,两人的友谊,在文坛留下佳话。
1935年的一天,老舍先生在青岛与萧涤非下馆子小酌。萧涤非带去一只聊城熏鸡,当下酒菜。老舍品尝后,称赞道:“别有风味,生平未曾尝过。”当得知这种聊城特产尚未命名时,老舍便说:“这鸡的皮色黑里泛紫,还有点铁骨铮铮的样子,不是挺像戏里那个铁面无私的黑包公吗?干脆,就叫‘铁公鸡’。”此事传开后,聊城的熏鸡也就这样得了个“铁公鸡”的名儿。
1936年秋,萧涤非将要和中文系毕业的黄兼芬结婚,新娘黄兼芬是江西武宁县人,出生于一个茶商家庭,是著名爱国将领李烈钧的外甥女。就在婚礼举办那一天,萧涤非却突然被校方无理解聘,不得不在结婚当天离开青岛南下。就在萧涤非夫妇乘坐的列车即将开动的时候,车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涤非!”萧涤非惊奇地发现,来者是老舍。只见他右手拎一根文明棍,左肋下夹着一本书。“涤非,弟妹,我是来参加你们婚礼的。”老舍气喘吁吁地说着,将夹在右肋下的那本书递上,“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萧涤非很激动,接过一看,才知道是刚刚印出的老舍新著《牛天赐传》。真是:黄海海水深千尺,不及老舍送我情。
老舍成了萧涤非“婚礼”上的唯一来宾。这本《牛天赐传》则是萧涤非新婚时收到的唯一礼物。后来,为了抗议校方无理解聘萧涤非,老舍竟然退掉了山东大学给他的教授聘书。老舍先生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义心肠,令萧涤非刻骨铭心。

重返青岛 中文系四大台柱之一

萧涤非在西南联大期间,经历了失子的刺心之痛。
联大师范学院的副教授萧涤非,先后到中法大学、昆华中学、天祥中学四处兼课,但生活依然十分困穷。黄兼芬再次临产。萧涤非内心十分痛苦,他写下了“妻行骨立欲如柴,索命痴儿逐逐来……”的诗句。第三个孩子即将出生,抚养不起,只好忍痛将其送给了四川大学的一位没有孩子的教授。生活的无奈让这对夫妇别无选择。
1947年7月,萧涤非重返青岛,在山东大学中文系任教授。对此,朱自清在回信中表示欣慰和祝贺。从这个时候开始,萧涤非的后半生在山东大学展开,他成为国内权威的杜甫研究专家。
1951年3月,山东大学与华东大学合并成立新的山东大学,著名哲学家、史学家华岗出任新山大第一任校长。1958年,著名教育家成仿吾出任山东大学校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山大迎来第二个黄金时期,萧涤非和冯沅君、陆侃如、高亨,被称为山大中文系“四大台柱子”。1956年夏天,臧克家同张天翼、艾芜、李季同志一道来青岛避暑,山大的同学们听到消息,邀他们到学校讲讲话。最后约定在中山公园小聚,结果还是到了二三百人,在草地上环坐,萧涤非致欢迎辞。他说,“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把几位作家介绍一番。大家畅谈文学和人生。
谈起萧涤非和臧克家,两人之间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萧涤非和臧克家亦师亦友,多年来函件往还,臧克家对萧涤非的杜甫研究和广博的学识非常钦佩,写信时,总称他涤非先生,紧接着解题道:“先生,非客气之称,尊师重道之谓也。”萧回信批评了臧,不许他再称“先生”。从此,臧以“同志”代替了“先生”,但还是称“您”,萧又批评道:“何必多此一‘心’?!”以后,两人在信中就你我相称了。

风暴过后 誓将心血付“村夫”

“文革”结束后,萧涤非全身心地投入到杜甫研究之中,他想把蹉跎岁月弥补回来。
197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约请山东大学萧涤非教授担任《杜甫全集校注》主编,在山东大学组建了校注组,开展工作。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萧涤非写了一首《满江红·心声》。词的最后一句是:“誓将心血付‘村夫’,杜陵集。”杜甫曾自嘲为村夫野老。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是古人的名言。研究杜甫,需要追寻杜甫的脚印,看遍万里山河。校注组还在1979年、1980年,先后数次,在萧涤非先生的指导下,到山东、河南、陕西、甘肃、四川、重庆、湖北、湖南等地,沿着杜甫当年的行迹,对照杜甫的诗文,作实地考察,验证文献,收集资料。《中国青年报》记者陈璇采访萧光乾,在其《千古惨淡知杜甫》一文中提到这样一个细节:萧有一年春节,山东省委领导来家里给萧涤非拜年,他不说客套话,反而“不合时宜”地跟领导们提“《杜甫全集校注》的审稿费”。
世事茫茫难自料。遗憾的是,1991年,项目进展刚过半,萧涤非溘然长逝。他曾赋诗云:“但恨在世时,读杜不得足!”没亲眼看到《杜甫全集校注》的出版,成为萧涤非人生最大的憾事。萧涤非病逝前,躺在病床上,床边堆满了校注的样稿,还在不停地审阅……
2014年4月,全书共12册、总字数近700万的《杜甫全集校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装帧精致的白色封面上,印着编者的名字:主编萧涤非,副主编廖仲安、张忠纲、郑庆笃、焦裕银、李华。“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凝聚着编者心血的书出版了,然而,萧涤非、焦裕银和李华都已经无法翻阅,他们已经不在人间。

收获爱情 难忘岛城

新闻    时间:2017年02月2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誓将心血付“村夫”——我的父亲萧涤非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1989年春节,萧涤非、黄兼芬与三个儿子的全家福。
2016年10月旧地寻访,古稀之年的三子在拍故居原来的侧门。
萧涤非孙子萧海川旧地留照。
萧光乾接受专访,谈父亲在青的幸福时光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萧涤非在青岛的生活分为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1933年到1936年,另一个阶段是1947年到1958年,即便在第一次被无辜解聘,留下一丝伤痛,但他仍然热爱山大,当山大复校之后,果断地来到青岛,继续他的教书生涯,并在这里正式开启了杜甫研究。他将诲人不倦的热情和坚持不懈的研究精神留在了青岛。记者致电专访了住在济南的萧涤非三子萧光乾先生,和他的弟子吕家乡,从他们的叙述中了解不一样的萧涤非。
▲上世纪30年代初,萧涤非先生与黄兼芬女士恋爱时,在青岛汇泉海水浴场。
学业婚姻,喜忧参半

1933年,在黄节先生的推荐下,27岁的萧涤非来到青岛,任教于国立山大中文系专任讲师。初出茅庐的他开始了从未中辍的教书生涯。“当年他单身,住在学校里的宿舍里”,萧光乾告诉记者。刚入行的萧涤非,身份是讲师,与曾在国立青大教书的沈从文一样,工资应该在每月百元左右。加上当时萧涤非未成家,无其他负担,因而生活较为宽裕。
就是在这一时期,一个女孩走进了他的生活。女孩名叫黄兼芬,江西武宁县人,比萧涤非小11岁,是爱国将领李烈钧将军的外甥女,可以说,黄兼芬是当时的大家闺秀。“母亲是父亲的旁听生,经人介绍两人认识,由于两人是同乡,加上母亲是南方人,在北方生活水土不服,得了一场大病,细心的父亲殷勤伺候,等母亲病好后,两人便确立了关系”,萧光乾先生说。就这样,远在异乡孤独的心灵很快走到了一起。“其实,母亲属于下嫁,因为父亲穷苦出身,很小便失去了双亲,靠亲戚的接济读大学,读清华大学期间,他还必须靠勤工俭学继续学业”,因为萧涤非精通诗词,所以他找到一份给京城有钱的小姐太太们做家教讲诗词的工作,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以保送读研究院,每月有了生活补贴,这才完成了学业。黄兼芬出生在军官家庭,家庭条件优越。“后来父母有了争执,母亲的一句‘当年好几个师长追我我都没答应’,父亲便没了脾气”,萧光乾先生笑着说,“父亲对母亲评价非常高,说他是敢于冲破封建思想束缚的山大女性”。虽然家庭背景悬殊,但两人相濡以沫了50多年,这是后话。
在宁静的大学路上,在迤逦的汇泉湾畔,都留下了萧涤非和黄兼芬结伴而行的幸福身影。1936年秋,两人结婚。然而,生活对萧涤非来说往往是喜忧参半。就在两人定好结婚日期时,一则消息突然传来,萧涤非被无辜解聘!没钱办婚礼,而且还必须在婚礼当天离开青岛,相信两人当时五味杂陈。向亲友散发了通知后,他们便踏上离行的火车。给他们送礼道贺和送行的是同一人——老舍先生。这让萧涤非牢记了大半辈子,“父亲与老舍先生的友谊一直持续,后来老舍先生自杀,父亲非常难过,老舍先生的夫人胡絜青还曾到我家来做客”,萧光乾说。
告别流离,生活安宁

1947年,山大复校。萧涤非先生再次回到了他挚爱的山大,直到退休。
“我是1946年出生的,听父亲说,来青岛后我们先在合江路宿舍住了一年,后来在嫩江路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搬进了当年的鱼山路26号,如今的鱼山路36号大院”。2016年10月,萧光乾先生和儿子萧海川专程回到青岛重访故居,“我们住在鱼山路大院一进门右边的平房里,是美军临时搭建的,当年中间还有很大一块空地,我常常在空地上来回骑自行车,平房还在”。近日,记者来到鱼山路26号,坐在院落里的石墩上,再次致电萧光乾先生,电话那头,他陷入深深的回忆,“那11年,是我们全家最朝气蓬勃,最美满幸福的日子”。  
当年生活在青岛的萧家,已经告别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父亲在山大的待遇还不错,家里请了个保姆帮忙做饭,母亲在距离鱼山路大院200米外的青岛二中教书,大哥和二哥也都在青岛上学”。萧家人在青岛,各自繁忙。就在萧涤非开设“杜诗体别”,并编写讲义,李希凡旁听时,就在青岛解放后萧涤非高唱“今宵头上月,一倍觉相亲。不改春风面,来看隔世人”时,萧光乾和两位哥哥正在编织着自己的童年和少年生活。老大萧光照在航海领域展露头角,并曾任上海港务局机电处处长,老二萧光来就读于中央体育学院(今北京体育大学),后留校任教,萧光乾先生和父亲一样,教书育人,曾任教于济南七中。萧光乾在青岛上了小学和中学,“我上过无棣四路小学和文登路小学,毕业后初一是在28中上的”。
此时,萧家也发生过一些小插曲。1949年,此时的青岛尚不安定,美国海军陆战队正组织大规模撤离,他们开着吉普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大哥萧光照在上学的路上被车撞倒,头破血流,幸亏当时有路人认识我父亲,慌忙将大哥送到医院,记不清当时是童第周还是哪位教授,正好有从美国带来的盘尼西林(青霉素),这才救了大哥的命”,萧光乾先生说,后来,父亲曾经在报告中,谈到为此事他曾找美军司令部进行交涉。

执著的学者,有趣的老人

生活稳定后,萧涤非先生就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杜甫研究当中,他幼时的艰苦经历,和八年抗战中战火岁月,让他与同样经历了八年动乱(安史之乱)的杜甫更加接近,也产生了共鸣,“父亲对学问研究非常认真,特使是对杜甫研究,认真到不要命的程度,以至于到去世前还有很多文章没有发表”,萧光乾现在正致力于父亲遗作的整理。
“萧涤非先生比我大27岁,是我的父辈;加之他是古典文学教授,我一进校就把他看成‘老夫子’”,萧涤非的学生吕家乡在回忆老师时提到,一年之后,他对老师的印象就转变了,“1950年下半年,接替王统照做系主任的吕荧先生,指导同学们成立了‘新文学研究会’,我被选为召集人,在校刊办了《新文学》副刊。我们三个编辑一块到萧先生家约稿时,只见他穿着一身运动衣,原来刚刚打篮球回来。他笑着说:想不到我还能打篮球吧?哈哈,当年我还是足球队员呢,华北代表队的!说着找出当年华北代表队的合影。从此,我对萧先生刮目相看了”。
萧涤非先生体育的特长遗传到了三个儿子身上,三个儿子曾分别代表三省市参加体育比赛,“大哥在大连上学,代表辽宁省,二哥代表北京市,我代表山东省”,萧光乾先生说,最终以体育为业的是二哥萧光来。“父亲和哥哥都很低调,哥哥考取中央体育学院,学院里的老师都不知道他是萧涤非的儿子,尤其是学院的副院长宋君复,曾在山大任教,和父亲踢了三年足球,但他始终不知道萧光来与萧涤非的关系”。
1958年,山大文学院迁往济南,萧家也跟随一起迁往济南。虽然痴迷于教学工作,但父亲在萧光乾眼中并非刻板、冷漠。“记得有一次下了课,我骑自行车回家,母亲叫我去车站接出远门的父亲,我来到车站,远远看到父亲将拐棍扛在肩上,一头挑着一个手绢,手绢里包着两个地瓜,这就是一位老教授的情趣”。1989年夏,母亲黄兼芬去世,萧光乾一边忙于工作,一边忙于照顾年迈的父亲,还要照看才两三岁的孩子,非常疲惫。“父亲知道我很累,中午午休时间短,来不及给他做饭,80多岁了,拄着拐杖出去买两个面包充饥,让我以照顾孩子为主。所以,爱不在语言里,而还行动里”,说道这里,萧光乾先生有些哽咽了。
萧涤非先生在青岛,前后生活了14年的时间,在这里,他收获了相濡以沫的爱情,拥有了挂念一生的挚友,开创了坚持不懈的杜甫研究,也享受了平静安宁的天伦之乐。(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萧光乾先生提供,特表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