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总兵衙门惊人往事:成也章高元,败也章高元  

2017-01-12 09:42:40|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兵衙门惊人往事:成也章高元,败也章高元

新闻    时间:2017年01月10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半岛记者 张文艳

出了地铁站,一眼就看到了经历了50多年沧桑的人民会堂。时值冬日,人并不多,门口交响乐团的演出信息,证明室内并不清冷。地铁的贯通,拉近了市民与这里的距离。而历史深处的往事,也因为速度的提升,似乎不再那么遥远。人民会堂旧址,一度是青岛村百姓们通向海边的空地,又曾经有一半是老衙门所在地,有一半是清兵训练场,直到金发碧眼的德国人登陆后,被他们所占据。为了庆祝圣诞节,他们在广场上进行乐队排练,而后,日本侵略者又将其改为书院……本期,我们一起乘坐历史的地铁,穿越时空,回顾跌宕起伏的往事,找寻这座城市的起点与根基。

历史与人相关,探讨人民会堂旧址的原点,离不开那个古老村庄的形成。
一切都从明朝开始。在海上倭寇频繁侵扰之时,深感头疼的朱元璋决定出狠招,自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至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设置了鳌山卫、灵山卫和雄崖所、浮山所、夏河所等卫所,并大量调兵,派遣军户。一场大迁徙由此开始,他们中大多数的起点是云南乌沙卫。队伍中,有一个姓胡的人群,他们“明洪武迁入鲁”(胡存约《海云堂随记》),几经辗转,在永乐初年,终于看中了一处濒临大海、碧水青山的宝地(今迎宾馆一带),于是决定落脚栖息,繁衍生息,盖村舍,建祠堂,取名胡家庄。民国版《太清宫志》在记载创建天后宫时曾写:“乃有青岛胡家庄胡善士,捐地皮数亩,以供庙基地。”后来胡家庄的许多人家,在龙口路以西,后来的东方市场一带筑舍居住,渐成小村落,称之为“下庄”,而原村则称“上庄”,也就是百姓口中的上青岛村和下青岛村。
时光流转,朝代更替。进入19世纪中期,一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突然出现在海上,一种不祥的气氛笼罩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从英国侵占中国香港开始,帝国主义列强竞相入侵中国,英国人编的《海道图说》中已有青岛,称之为“镇”。光绪年间,陆续有俄、日、德等国向清政府提出“租借青岛”,“以青岛为军舰停泊港”等无理要求,清政府没有答应,但“俄国军舰还是来了,还在青岛建了简易码头”(《青岛老村庄》)。 
1868年,一个名为李希霍芬的男爵搅得胶州湾没了安宁。作为旅行家、地理和地质学家,他虽然没有来过胶州湾,却把这里的地图绘得精确至极,他着重强调了青岛的优越地理位置,称胶州湾为天然良港,还极力向德国最高统治者建议夺取胶州湾及其周边的铁路修筑权。鲁迅先生曾无奈地说:“自李氏游历以来,胶州早非我有矣。”
而就在这时,在安徽合肥,一个少年正在成长,他出生于1843年,字鼎臣,名叫章高元。后来加入淮军,参加镇压太平军和捻军活动,累至副将,擢总兵,一颗军中新星冉冉升起。随后,他跟着刘铭传戍守台湾。1884年,抗击入侵台湾法军,作战英勇,被称为“章疯子”,屡获战功。
1886年,李希霍芬的《中国地图册》摆到了六国公使许景澄的桌前,许景澄阅读了李希霍芬的相关论述,尤其是那张《山东东部地图》,深为震惊!原来德国等列强早已盯上这里!事不宜迟,是年5月,许景澄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洋洋洒洒写了一道奏折:“山东之胶州湾宜及时相度为屯埠也。该处群山环抱,口门狭仅三、四里,口内有岛中峙,实为天然门户”“西国兵船测量中国海岸无处不达,每艳称胶州湾为屯船第一善埠”“似为地利之所必争,应该渐次经营,期十年而成巨镇”。然而,晚清重臣李鸿章没有采取行动,他和派到胶州湾勘察的道员刘含芳意见一致,认为若在胶州湾建造海军基地,需要大宗经费、兵力。这下可惹恼了御史朱一新、军机大臣翁同稣等人,他们纷纷上书支持在胶州湾设立海军基地,李鸿章还是认为:太耗钱!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他又以海军衙门的名义给北洋水师丁汝昌和英籍总兵琅威理拍电报,让他们对在胶州湾“是否宜作水师口岸,如何布置,经费若干,费兵几何……详细勘度后速复”。没想到,《琅威理布置胶澳说贴》中,对在胶州湾设基地的想法大加称赞,并勾画了一幅宏大、详细的军港规划,还指出“(胶州湾)实海军之地利,南、北洋水师总汇之区也。”这让李鸿章十分尴尬,然而,毕竟清政府当时经历了鸦片战争后连年的割地赔款,而且,专门用来发展新式海军的“海防捐银”也被慈禧太后拿去修颐和园了,是真没钱。至于李鸿章在旅顺等地建立北洋水师是否有他的私心,就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
虽然一波三折,但最终清政府还是修订了之前的政策,这一切关联着青岛建置的开始,是青岛城市之根。
6年后的1891年,李鸿章会同山东巡抚张曜,在检阅了北洋海军的军事演习后,顺便来到胶州湾视察。此时,他才意识到,之前的判断有偏差,他认为胶州湾“环山蔽海,形势天成,实为旅顺、威海以南一大要隘”。回到京城,他立刻上奏朝廷,称“胶澳设防实为要图”。1891年6月14日,光绪皇帝批准了李鸿章等人的奏折,同意在胶州湾设防。这一天,被视为青岛建置的开始。
然而,就在一年前的1890年,实施“大陆政策”的宰相俾斯麦下台,威廉二世开始推进“世界政策”,李希霍芬的报告和著作作为地址选择指南,再次被“打捞”上来,德国已经把远东作为扩张的目标。若是清政府行动再晚一些,恐怕胶州湾将会更早落入虎口。
1892年8月,青岛村村民发现,村前来了一位威风凛凛的将领,此人50来岁的年纪,面容坚定,运筹帷幄,颇具大将风范。他,就是章高元。5年前,立下战功后,章高元在登州镇任总兵,在那里,还曾经有一位名将的踪迹,他任登州卫指挥佥事的那一年是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他的名字响彻沿海,他叫戚继光,当年才十八岁。章高元同样不负众望,而作为淮军的猛将,他还颇受老乡李鸿章的青睐。因此,胶澳设防之后,李鸿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章高元,他力荐章高元赴胶澳创建其北洋防御体系的一个重要环节,并亲自指导择定基址、兴修炮台。
于是,章高元率领广武前营、中营军队移防胶州湾,山东巡抚又奏调嵩武前营、嵩武中营两营归其指挥。四个营的队伍中,有专门的炮兵营。由此,也足见对胶州湾海防的重视。章高元迅速建起了规模宏大的总兵衙门,筑起了兵营,在前海修造了一座铁码头(现在的栈桥前身),唯炮台建设因为受到经费短缺的困扰,进展缓慢。章高元驻防胶澳的详情,在《胶澳志·沿革志·历代设治沿革》中有记载:“乃调登州镇总兵章高元率兵四营移驻胶澳,高元建衙门于青岛村天后宫侧,即俗呼老衙门者也。又相地于青岛山及团岛(旧名泥洼村),筑土垒设炮台,置骧武、广武、炮兵等营。相传今之鱼山路日本中学,即炮兵营故址。警察厅即骧武营故址。车站前第五公园乃广武营故址也。又用旅顺船厂铁材筑南海栈桥,以便军旅起卸;后经德人续修以迄于今。”
老衙门,存在了60多年,年长者对于这栋建筑应该记忆犹新。
总兵衙门建筑风格采用中国古典形式,据记载,其结构为梁架体系,砖木结构,建筑为一层飞檐,上面覆盖灰色筒瓦,衙门正门高一丈有余。衙门座北朝南,前面是辕门,门前有一面长15米的影壁墙,门外设置木制旗杆,上面悬挂着清朝的龙旗,辕门里面是正院。官衙前后分两大院落,前院三进,大门三间开,总兵大堂、后堂各五间,左右另有厢房各三间,东西两侧还设有若干跨院。官衙后院为章高元内眷的住所,正厅三间开,东西厢房各两间,房屋的外檐下建木制回廊,院中天井设花坛,内植松柏、修竹等花木。
在青岛市档案馆,记者查到1948年8月2日《青岛公报》的一篇文章,名为《青岛总兵衙门记》(绍贤作),通过文章我们可以看到作者眼中的老衙门:“大门前白砖砌粉色大照壁高两丈余,大门两旁有配房,门内木屏风横遮内院。有大厅两幢,群廊与室共四十余间,西院北院旷约三四亩,据云西院为当日仓库所在,今已无迹可寻”,“门楣雕刻精致,透剔玲珑,丹彩虽凋而原工完好,楹柱石亦巩固如新,后有石匾一页,上书‘崇武中营’四字,字迹端正,大可方尺,此为当日营门之额,后人移此而保存者”。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