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族谱缘 从无考到兄弟迁徙  

2016-10-19 18:59:19|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族谱缘 从无考到兄弟迁徙

新闻    时间:2016年10月1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族谱缘 从无考到兄弟迁徙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1
  文/半岛记者 张文艳
  图/湛山村志办提供

  湛山村,是一座依山傍海,绿色环绕,冬暖夏凉,幽静宜人的大村庄,风景之秀丽,空气之清爽,让作家郁达夫都发出了“湛山一角夏如秋”的诗赞。在这里生活的有确切记载最早、且人数最多的为孙姓。在距村东北0.5公里有浮山所明军户丁氏后裔在此建立的一个小自然村,随湛山村名为小湛山村,故湛山村又称为大湛山村。本期,我们跟随孙氏后人、村志编著者和文史专家一起,关注大湛山村孙姓往事,从村名的变化中,看村庄的沧桑经历,百姓生活的变迁。
  走过几大姓氏,或许读者也已习惯,探讨一个姓氏立村,开篇往往会讲到某姓氏兄弟从某处迁来,开辟荒野,筑屋建舍,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开始升起袅袅炊烟。而孙姓同样是兄弟二人迁到湛山村,不同之处在于,这里并非纯粹的荒野,而是有人居住。
  “孙氏族谱谱孙氏之族也,孙氏出自云南乌撒卫,明永乐初迁于墨邑,兄弟三人一人在山色峪,一居秖房,而唯吾祖住杨家村,单传四世,至五世祖嘉靖时,兄弟二人又徙居官山。官山一派固与山色峪相往来也”,这是《孙氏族谱》中《重修族谱序》中的记载,那一年是“同治岁次甲子嘉平中澣毂旦”,也就是1864年腊月中旬的吉日,“戴伯文谨书”。《湛山村志》负责人之一、今年77岁的老湛山村民贾世珍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孙氏出自云南也是推测而来,详细情况并无确切的史料记载。
  年代久远,显然已经无法追溯源头。
  《孙氏族谱》第一次修谱是在乾隆丁亥年间(1767年),当时的修谱人并非孙氏后裔。在孙氏第十七代传人孙立香的家中,记者见到了她父亲孙作桢老先生手抄的一份《孙氏族谱》,“经历特殊年代,父亲保存的书籍和一些字画都遭了殃,被拉走了一地排车,在族谱被毁之前,父亲连夜抄写了几份,准备分给我和哥哥姐姐”。在重视教育的家庭里,出生于1905年的孙作桢念过6年私塾,这在当时实属难得。因为一直与父亲生活在一起,所以孙立香听父亲讲过许多过去的旧事。比如,他念的私塾设在孙家庙里,十几个人合请私塾先生,“学生们每天都轮流给先生送饭,提着瓦罐到学校,摇头晃脑地背三字经,先生拿着戒尺,字写得不好就得打手板,回家还得藏着不敢跟父亲说”。这六年的学习经历让孙作桢成了村里的文化人。
  就是孙作桢怀着对祖上的敬畏一笔一画地抄写下了族谱,使的孙氏血脉记录免于被毁灭。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第一次修谱的人并非孙氏后人,而是辛氏后人辛文通。上一期在回顾辛氏过往的时候我们提到过,辛氏三兄弟1404年迁到浮山大埠东,四世万祖迁往山东头落户,山东头的九世祖辛永第被湛山村孙姓招赘为婿,迁往湛山村,辛文通就是孙姓族人的外孙,他还曾为辛姓两次修谱。但是,他并没有提到孙姓的来源,只是在第二次修谱才有了云南之说。
  根据家谱显示,一到四世“讳失传,配无考,葬杨家村东南堐孙家茔”,16个字,近百年的空缺。直到第五世孙廷章、孙廷化兄弟从杨家村迁徙至湛山村,才有了孙家长支和二支的繁衍。孙立香家属于二支,“据老人讲,我们和崂山山色峪是一个始祖,每年春节都要回崂山祭祖,无论是雨雪交加,还是风和日丽,从不间断”,要知道,在交通工具落后的年代,靠步行去崂山可不是小事,有时当晚都回不来,族人都苦不堪言,“当时家里祭祖都有影图,上面都记录着一代代孙家人的姓名,为了防止族人不来祭祀祖先,崂山的族人不允许下面的人抄录祖先名讳,后来有族人悄悄抄写了一份,再后来就不用每年都专程跑到崂山去祭祖了”。
  敬在心中,不再流于形式。
  “秖房孙姓在城阳,我跟他们联系过,现在人不多了”,贾世珍说,其他地方的孙姓生齿日繁,流传至今。
  贾世珍 
孙立香(资料图片)
2
“斩山”事 二郎庙里的传说
  孙氏兄弟为什么看上湛山这片土地?不同于其他地方之处在于,这里曾有先民开拓于此,不用从零开始。
  “并没有确切的史料说明这里当年有村落,但一些记录片断做了间接证明”,贾世珍说,这要从浮山所的十八座墩堡说起。
  明初,为了抗击倭寇,朱元璋在山东沿海广设卫所,浮山所便是其中之一。据《莱州府志》记载,浮山寨备御千户所,属鳌山卫,设墩堡十八:曰麦岛、曰错皮岭、曰双山……曰斩山,在所西。据《即墨县志》记载,浮山所墩堡十八、麦岛、错皮岛、双山……斩山。在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看来,“在地方志中,村落有行政村和自然村,行政村属于政府规划村,自然村是百姓自发形成,村落的名称都是口口相传,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写,比如当年的大鲍岛就有大抱岛等多种写法”。因而,湛山以前曾叫斩山,“可能以前的‘斩’字并不这么写,只是百姓误传而已”。
  据《湛山村史》记载,“在此驻守的屯垦军民亦军亦农,有警则战,无警则耕”。这足以说明,在孙姓族人迁徙此地之前,“已经有村落的痕迹,因为其他的墩堡都是在村的基础上建立的,军户落地需要房屋土地”,贾世珍说,即使当时的斩山还没有村民居住,设立墩堡之后,“类似于后来建设兵团的军户们,也会在这里开荒辟地,驻扎生存,他们可以说是斩山的先民”。
  写到这里,心中难免产生疑问,中国文字的渊源深厚,为何此山取名为并不怎么“友善美好”的“斩山”?关于斩山的来历,曾有一段美好的传说。
  “最初不少人认为‘斩山’的‘斩’字不吉利,甚至还有一种说法称斩山处是浮山所的刑场,事实并非如此”,贾世珍先生说起了一段故事,“斩山从明朝开始就有,村里传说古时候有个蛤蟆精,在当今的蛤蟆(河马)石附近兴妖作怪,伤害百姓,上天派二郎神收服它。二郎神一下子没杀死它,它一路狂逃,鲜血染红了山坡,那个山坡便取名红(洪)山坡,二郎神追到一座山上,把它斩了,从此,此山就叫斩山。为了纪念二郎神,百姓在斩山上修了一座庙,叫二郎庙,山下的村就叫斩山村,也就是现在的太平山”。当然,传说毕竟是传说,二郎庙确是真实存在的。
  空口无凭,照片为证。100多年前,德国的地理学家、旅行家F·帕默M·克里格整理出版了《1910年青岛及周边地区的旅游指南》(英文版)一书,为青岛留下了大量历史影像,就包括湛山村的二郎庙。青岛学者衣琳先生在《湛山村二郎庙》一文中称,照片拍摄于1904年左右,“二郎庙分为一前一后两座独立的房子,位于画面右边的是山门,左边是供奉二郎神的正殿”。斩山的得名于“立村之初,山上狼、狐等野兽出没,村民夜晚忌惮出门遂祈求天神保佑,下凡斩妖除孽。后来野兽渐少,便有了‘二郎神在此山斩妖,为民除害’的神话传说”,这应该是村民设立“二郎庙”的原因,一度香火旺盛。
  二郎庙存在的时间很长,“据记载,1910年前后,殖民地政府为了开辟植物园,绿化青岛周边的各个山头,曾有几位从事育苗管理的园丁,暂时居留在早已废弃的二郎庙里”,但因为湛山村居住的人越来越多,山里的野兽面临绝迹,“二郎神庙”设立的初衷也就不复存在,因而庙宇人烟稀少,逐渐破落。后来,“二郎庙前的大榆树难逃变成木柴的厄运,再加上有些村民从二郎庙里取用砖石,所以日占后期二郎庙消失了”。据衣琳考证,二郎庙的原址“大致地点应在今芝泉路中段的南侧坡下处,即芝泉路15号‘芝泉山庄’附近”。
湛山胡同(孙中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