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胡存约 据理力争保住根基  

2016-09-15 19:24:14|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存约 据理力争保住根基

新闻    时间:2016年09月13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胡存约 据理力争保住根基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天后宫 见证胡家兴衰命运
  从小青岛遥望青岛村。 摘自《青岛老明信片》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责编 张文艳 美编 杨飞 值班主任 刘宜庆
  青岛天后宫,在市区前海岸,创始于明成化三年丁亥。当时往来商船停泊其处,祭祷无地,乃有胡家庄胡善士捐施地皮数庙,以作庙基地,倡诸同善建筑”。  ——《太清宫志》

  中秋、十一假期陆续将至,太平路上的天后宫人流逐渐密集起来。逢年过节来这里祈福成为不少青岛人的习惯。而这里,因为深厚的历史背景,也成为青岛不可不看的一大景点。549年前,这座并不大的庙宇,出自于胡家庄胡善士之手。
  倭寇被打跑,海上贸易逐渐兴盛起来,青岛前海常有船舶停靠。往来商船停泊“祭祷无地”,胡善士便捐地皮出地兴建了一座妈祖庙。明成化三年(1467年),它的名字叫天妃宫,规模较小,“有正殿三间,内供天后,东、西两配殿供龙王和财神,另有东、西厢房为住室”。来往船只停泊于此,祭祷天后,祈求平安。坐落于胡家庄,历代胡姓之族长,便世替为行监督之职的“庙董”。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近200年后,天妃宫得以扩建,住持道人宿义明和胡姓庙董,广为募捐,增建了戏楼和钟楼。这样,人们除了祈福外,还增加了看戏的去处。这也标志着,当时的青岛村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人们在忙于生计之余,还会抽出闲暇季节娱乐消遣。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青岛村的胡启喜、胡存约等人,集资购香火地20亩,即今之太平路小学校址及其操场,令住持道人陈谦元永远看守,不许典当”,此时的天后宫已经颇具规模,由一个小庙变成了集祭拜、祈福、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繁华中心。
  一座历经500多年的建筑不可能一帆风顺,它与青岛的命运休戚相关。在讲述天后宫跌宕起伏的命运之前,我们来认识一下一位胡姓名人。
  胡姓人从即墨迁居青岛村之后,因这里近山靠海,大多数人以半农半渔为生。经过数百年的休养生息,到了清代,胡氏族人逐渐发展起了家族企业,有的世代下海捕鱼,有的则下海经商。在以海鲜为主要食物的青岛村,配些小酒是人们祛湿驱寒的主要饮品,即使现在,“哈啤酒吃蛤蜊”还是青岛人饭桌上的标配。看准商机,青岛村的胡姓后裔胡增瑞便在“行街”上开设了一家酒作坊,名为“瑞茂烧锅”,生产白酒。从小作坊到大作坊,胡增瑞的生意越做越好,名气也大增。因而,当青岛商家在天后宫碰头开会,决定成立“公所”时,胡增瑞因为人正直,名望较高,被推举为“会首”,也就是商会会长。
  胡增瑞的长子胡存约是胡家的关键人物。他字规臣,系胡氏家族的第15代孙,与1924年主持修家谱的胡存盛是同一辈。“他生性纯笃,少年读书时,聪颖异常,应童子试时,屡名列前茅,青年时弃读从商”。除了关于他从商经历的介绍,他还留下了一本《海云堂随记》,这本书是他勤于笔耕的作品,虽然这不是一篇文学佳作,但他记录的点滴细节成为研究清末青岛市井面貌的重要史料,在随记幸留的残稿中,我们依稀可以窥见清末青岛口的社会风貌,青岛口航运之通达,货物之繁茂,天后宫庙会之盛况,集市之繁荣,都比我们想象的要热闹得多。前面提到“行街”的盛况,主要来源于《海云堂随记》的记录:“除附近即墨、平度、金口、海阳来赁屋暂营者六家外,计车马店九,洪炉一,成衣、沽衣、剃发三,油房、磨房、染房六……酒馆饭铺九,酱园豆腐坊各一,糕点茶食三,计六十五家。航载军船多由洋广杂货、木材诸号兼业”,详细的勾勒让我们似乎进入一个古朴的市镇,穿梭于来往的人群,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若俯瞰这一街道,好一幅青岛版《清明上河图》!
  胡存约继承了父亲的“瑞茂烧锅”,在青岛村被拆时,迁往了今甘肃路,“更名为‘瑞泰协’,经营干海货、果品、土产、杂货等,并代办货物航运业务,由胡存约任经理,并继其父任商业‘公所’之会首,为当时青岛地方上的富户和名人”(《岛城的胡姓移民》,侯文程著)。胡存约的身份和名望就连德国人也惧他三分,他们设立的咨询机构参事会,除了德国人担任的各个官职外,还有4名市民代表,其中之一便是胡存约,1902年德国总督批准在天后宫成立的“中华商务公局”,胡存约也是董事之一,他还是齐燕会馆的创始人。
  逼于德意志蹂躏,田产庐舍荡然无存,坟墓亦迁徙殆尽,致吾数百年聚处之族姓,荡析离居散之四方,祭祀不获共,庆吊不与闻”。
       ——《胡氏族谱》

  1897年,德国人的入侵让青岛村的平静热闹戛然而止。青岛村人逐渐意识到这群金发碧眼的洋人来者不善。他们扬言要把青岛建成大都市,旋即把胡家人规划出了城市的中心,但是,他们的土地必须留下。拆迁已提上日程。以青岛村为中心的会前村、鲍岛村等多个村庄都在拆迁之列。当然,地理位置最佳的青岛村“首当其冲”。
  胡家几百年的基业就这样被夷为平地,房屋、店铺、土地都化为乌有,一片废墟之上,胡家族人含泪而去,他们星流云散,四处迁徙。“有的迁往海阳县柳树庄和前塘村,有的迁往胶县之徐哥庄,也有的迁往即墨县之王演庄、庄子、青中埠、小庄、中华埠等,还有的迁往青岛近郊的南渠、仙家寨等地,另有部分胡姓族人,迁往市内浮山所和台东镇”。和他们一起迁徙的,还有胡姓祖茔,“旧在即墨青岛上庄之南,枕山带海”(今观海山前)的胡家祖坟,被迫几度改迁,最后落定于“四方之湖岛子”。
  如果这些胡家还能忍耐,那么德国打算拆除天后宫的行径则彻底惹怒了胡家人,也惹恼了青岛人。此时的天后宫已经不是简单的妈祖庙,是青岛人聚集的中心地,其地位不可撼动。
  胡存约挺身而出,率领商家和居民代表与德国当局交涉,《据太清宫志》记载,他向德国总督瓦德克陈清利害:“青岛为水路码头,而运输货物多赖帆船,而帆船所信仰者,惟天后圣母也。一旦该庙废毁,恐帆船裹足而商业减色矣。”但德国总督认为“前海岸一带已定为德人居住区域,若留该庙,则与原定计划不符”,他还提出在皇帝街(今馆陶路)拨出土地,“督令天后宫速迁”。胡存约岂能罢休?他争言道:“商埠初开,商业幼稚,迁庙之举,非同小可,须俟一二年后,聚得巨资,方可举办。”德国总督看到胡存约如此“难缠”,只好暂时搁置。在瓦德克回国述职时,胡存约仍不放弃,他在与众商家举办的送行宴会上说:“天后宫建自明代,历史悠久,若以古迹观之,尤足以壮行色也”。德国总督连忙推脱说得请示德皇,其实德国人不可能不知道古迹的作用,而且他们更怕引起众怒,只得作罢。
  1931年,天后宫又差点被拆,主要因为时任青岛市长沈鸿烈认为天后宫在洋楼之间很不协调,准备将其迁往市外。此时胡存约早已去世,但他的三个儿子胡毓岱、胡毓嵩和胡毓华都时为名流,并兼任天后宫庙董。天后宫住持道人赵泰昌听到要拆迁的消息,连忙联系到胡毓嵩兄弟及庙董傅炳昭和朱文彬共同商讨对策,他们立刻向市政当局晓以利害,并讲述了德租时期力争保庙的经过,最终保住了天后宫。
  天后宫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清宣统三年(1911年)、民国二十年(1931年)三次大修,两次拆迁风波,胡姓人功不可没。
  就在天后宫第二次大修那一年,胡存约因襄助赈灾活动有功,特蒙清廷赏五品花翎,授后补同职官衔。5年后,56岁的胡存约病逝,乡谥“孝慎”。他的作为和事迹成为胡家人的典范,后人一直铭记。他的三个儿子,长子胡毓岱,字镇东,继承父业,担任瑞泰协经理兼任青岛总商会董事;次子胡毓嵩,字镇中,号孚园,1922年收回青岛立功,得到北洋政府授予的六等嘉禾章,后任青岛小学校(今北京路小学)校长,并曾兼任青岛教育会副会长;三子胡毓华,字镇西,从事科学工作。值得一提的是,1924年修《胡氏族谱》,胡氏兄弟出资出力,胡毓嵩还撰写了跋。
  如今,除了几经努力保存完好的天后宫,旧日青岛村、胡家的村舍、私塾和家业都难以寻觅,鲁海先生告诉记者,据称在原平度路33号院有胡氏祠堂,但记者前往寻找,一无所获,随着胡姓人的分散,旧日的故事也逐渐被淡忘。
  前海栈桥,是胡家人世代栖息过的宝地,这里现在也是旅游胜地,巧合的是,栈桥广场项目总负责人胡兆鹏也是胡氏后代,采访中,他告诉记者,这种缘分似乎是注定的,辗转多年,祖上留下的天后宫,胡姓人继续维护!
  青岛口岸。 摘自《青岛旧影》
  被德国殖民者强行拆毁的青岛村。 摘自《见证青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