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一张蓝图背后的野心  

2016-07-22 17:59:33|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蓝图背后的野心

前方工程师构建蓝图,德国伺机侵占胶州湾

新闻    时间:2016年07月19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一张蓝图背后的野心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作为河海工程专家,弗朗鸠斯不虚此行。他立刻将获得的一系列数据,直接提供给德国新任东亚舰队司令、海军上将棣利司(Otto von Diderichs,1843年~1918年),弗朗鸠斯的报告于8月份到达柏林,他证实胶州湾可用于海军基地,并呈寄了自绘的地图,提出了建造海港、船坞和铺设铁路的建议。中国的防御工事和军事力量被这名“特务”侦查得一清二楚,成为德国舰队侵占青岛精确而又细微的坐标。1897年11月14日,抓住巨野教案这个机会,德国入侵胶州湾,实现了密谋已久的目标。之后,港口、铁路等都在弗朗鸠斯等的蓝图基础上进行建设,直到日德战争爆发,一切戛然而止。
暗自盘算,弗氏构造蓝图
  在青岛甫一上岸,弗朗鸠斯首先看到的是军营里的士兵,“全是些身板结实的小伙子。通常他们都是分成小组四处巡视,一概身着蓝色和红色的长褂,下面套着两层外裤,头戴圆形大草帽,脚穿毛茸茸的毡鞋,手里拿着一把雨伞,全身上下看不到任何武器,因此从他们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好战的气息”。轻描淡写,看似是在观察青岛的风土人情,实际上,弗朗鸠斯正在暗自对比两国的军事力量。
  此时的弗朗鸠斯已经认定了胶州湾就是他们的殖民地,所以,一路走,一路在心里盘算着港口工程和铁路工程的建设蓝图。
  他发现胶州湾的入口处很深,足以通过最大的远洋舰船。进入港湾后水面两里宽,底部是一深水盆地,非常适合建港;“对于规划中的港口码头而言,建造诸如浮船坞和干船坞的船舶修理厂十分必要”;他发现胶州通往平度,“除了平原,还是平原”,“在这个地区建造通往中国北方的铁路不会遇到特别的技术难题,并且拥有一个土地肥沃、人口稠密的腹地”,“建造一条经济南府沿黄河南岸北行、并与汉口——北京段相连的铁路更为重要”;
  除了贸易上的,弗朗鸠斯还预测,“把海拔1400米的崂山山脉以及与烟台的海岸线相似的胶州湾入口的两岸作为避暑胜地和海滨浴场,也未尝没有可能”;“不久将在这里诞生一所优秀的德国小学。当然,在这所学校里传授的不再是我们古老的语言,而是地地道道的中文课”。毋庸置疑,海水浴场和礼贤中学等印证了弗氏的预言。
  不得不承认弗朗鸠斯的专业功底扎实,他的很多设想后来多为实现,包括港口、浮船坞、铁路等等,就连清政府都对他刮目相看,“鉴于弗氏对胶州发展的杰出贡献,清政府授予其御赐双龙(宝星)勋章”,秦俊峰说。
寻衅滋事,德国蠢蠢欲动
  弗朗鸠斯滔滔不绝,这一系列的规划和前景展望令德皇一心向往之。
  其实,就在弗朗鸠斯在东亚各港口尤其是胶州湾偷偷考察时,德皇威廉二世早就开始进行挑衅了。他在为入侵寻找时机。而德国东亚舰队早已在上海吴淞口集结完毕,一个处心积虑,一个虎视眈眈,胶州湾命运已定,只差德皇的一声令下。只是,帝国主义的侵略也要找个借口。
  于是,德国驻华公使海靖(Heyking,1850年~1915年)登场。“为德国海军谋求一处军港是海靖使华的核心职责。他的策略是,‘激怒中国人,中国人就会犯错’,从而找到占有基地的借口”,于建勇在文章中说。于是,海靖开始找茬,上纲上线。他先是于1897年2月26日,故意违背常理,让执礼大臣敬信扯住他的衣袖纠正,他自称受辱,大闹一场,因为李鸿章和敬信态度诚恳,无奈作罢,此为“抽袖事件”;1897年10月30日,海靖到武昌拜访湖广总督张之洞,由于他乘坐的军舰“鸬鹚”号上水手有意寻衅,结果与当地市民发生冲突。海靖趁机给德国外交部和在上海的东亚舰队司令棣利司分别发去了电报,德国公使夫人在日记中称:“我们决定继续待在这里,让整个事件闹大”。
  前方,海靖在寻衅滋事,后方,弗朗鸠斯用自己的方式为德国做着贡献,“我们整整花了四个月的时间以考察东亚的港口,其中包括所有动过攫取念头的港口。6月中旬,我们取道日本和美国返程。此次考察让我坚信,无论从经济或技术角度考虑,胶州湾远远领先于其他任何一座值得考虑的港口。另一方面,胶州湾的军事条件也很便利,与其他港口相比,以较少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即可建造各式各样的防御工事。综合以上因素,我只能无条件地选择胶州作为德国的军事基地”。最后,他还提到:“此外,这块土地也非常适合德国的传教活动”,他是为《山东的德国传教士》一章做铺垫。
巨野教案,抓住侵占契机
  弗朗鸠斯成书之时,巨野教案已经发生,德国侵占胶州湾也已完成,在他眼里,一切都应该是顺理成章,所以他引用了传教士薛田资的一封回忆信件,极力维护传教士,当然,他也承认这是极佳的侵占借口。
  文章中,薛田资如此回忆:“数天前,我极其惊险地与死神擦肩而过。当时,我在我的管区刚刚新建了两个牧区。在此之前,那里的民众对基督徒完全一无所知,几个在当地颇有声望的异教徒甚至想把我们撵走。于是,我从城里(济宁)骑马赶到那里,亲自处理紧急事务。大约早晨7时,我已经赶了七八个钟头的路程。当我将事务全部处理完毕,天色已晚。筋疲力竭的我原本打算留宿当地,但一种不祥的预感令我感到十分不安,便于下午4时踏上了返程。邻近村庄的异教徒们根本未曾想到我会于当日返回。大约半夜时分,他们纠集了二三十名彪形大汉,冲进村庄,直奔祈祷屋。举起武器往床上一通乱砍。直到他们将火把点燃,这才发现我根本不在屋里”。“当天夜里,我匆匆忙忙地跑进一个极其贫困的农户家的厨房里,趴在地板上躲了起来”。
  薛田资不在现场,他所说的细节全是自感无辜之语,实际上,百姓杀他们是忍无可忍。以他为首的洋教士名誉上拯救人类,实际劣迹斑斑。在巨野,他们敲诈勒索,挟持官府,横行霸道,奸污妇女,拐卖人口。当时巨野一带曾流传着这样一副对联:洋教士,丧天良,害天理,天诛地灭,天才有眼;狗贪官,结地痞,刮地皮,地瘠民贫,地都不毛。只是,薛田资较为狡猾,让能方济和韩·理加略做了替死鬼。
  巨野教案发生后,弗朗鸠斯等侵略者纷纷暗自窃喜,“威廉二世皇帝及时抓住这一契机,以强硬的手腕极大地推动了我们与中国进行的旷日持久的谈判,并通过与俄国沙皇达成个人谅解,清除了仅存的最为关键的障碍”。
煮熟的鸭子,最终还是飞了
  在秦俊峰翻译的《德国公使夫人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方极力谈判,想保留胶州湾,毕竟,清政府刚刚发现了胶州湾的重要性,并派驻登州镇总兵章高元驻守,没想到栈桥还没修完,胶州湾就要被夺去。虽然中国政府曾试图将租借期限由99年缩减为50年,还是遭到了拒绝。
  就在清政府乱作一团时,弗朗鸠斯称,德国入侵一直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11月10日,‘皇帝’号、‘威廉公主’号和‘科莫兰’号军舰驶离上海,前往胶州。”“11月14日(周日),攻占胶澳的战斗打响。‘皇帝’号和‘威廉公主’号驶入青岛的小港湾,并抛锚停泊,以为在栈桥登陆的部队提供火力掩护;与此同时,‘科莫兰’号突入胶州湾,直至马蹄礁,以从背后袭击北面的中国军队,并占据他们的弹药库,后一点尤具战略意义。登陆部队由30名军官、77名士官和610名士兵组成,令他们无比诧异的是,竟然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却有一支中国仪仗队列队以示欢迎。当时驻防中国军队有1600~2000人,当他们目睹我们的军队占领了他们的弹药库和军营时,惊诧得不知所措”。
  弗朗鸠斯的“竟然”“惊诧”二字可笑至极,要知道,德国是以为了掩护侵略行动,棣利司可是以军事演习的借口登陆的。章高元无奈:“唯有暂将队伍拨出青岛附近,后撤至四方一带”。
  侵占胶州湾之后,“德国已下定决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均将胶州湾永久占为自己的据点”。在《德国公使夫人日记》中,海靖途经天津德国领事馆时,已获悉占领了胶州湾。他们非常兴奋:“煮熟的鸭子再也飞不走了。”然而,他们得意得太早了,本以为有了一个99年,还会用各种借口再继续占领两个、三个甚至永久的德国人,美梦被日本侵略者的利炮击碎。随之丑恶的日德战争在青岛的国土上展开,给青岛老百姓带来无尽的灾难。   本报记者 张文艳





  ①失事的“伊尔蒂斯”号官兵。 摘自《1897:德国东亚考察报告》。②初建成的青岛火车站。③设于总兵衙门的德国胶澳总督官署。④青岛浮船坞。摘自《青岛老明信片》。⑤操练中的青岛士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