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那一天,他们现场见证  

2016-05-04 21:45:48|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他们现场见证

山东人的怒吼

日期:2016-05-03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661×1032
 

    ■五四运动学生杨振声、王统照

    1919年5月1日,上海英文版的《大陆报》抢先披露:“政府接巴黎中国代表团来电,谓关于索还胶州租借之对日外交战争,业已失败”。次日北京(晨报)刊出总统顾问、外交委员会事务长林长民《外交警报,敬告国人》一文,再次证实了巴黎和会对中国的出卖。这一不幸的消息传出后,国内群情激愤、舆论大哗。1919年5月3日晚,北京各校学生在北大开会,度过不眠之夜,一位学生当场破指血书“还我青岛”四个大字,悬挂在会场的前台。5月4日北京13所高校的3000多名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高呼“誓死力争、还我青岛”等口号,走上街头,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五四运动爆发!后来为青岛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王统照照和杨振声都是五四运动的参与者,他们留下的回忆文字,成为还原现场的重要史料。

    王统照:还原运动细节

    “(军警)虽是受了军阀们的命令与学生们取敌对态度并且可以随时局部,但这样热情充满,汗泪融合的共同表现使他们也有多少感染。有的并不怎么紧张,只是拖了枪支、像漫无目的地随众前行,有的却十分注意听着学生们喊叫的口号,若有所思,不顾擦抹脸上的汗滴。同时,也有些学生边走边谈,向他们宣讲爱国的道理和为什么举行这一次的游行”。—— 王统照《回忆北京学生五四爱国运动》

    王统照(1897年~1957年),字剑三,山东诸城相州镇人,曾在青岛居住30余载。1918年赴北京,就读于中国大学英国文学系。“五四”时,他参加了爱国运动。王统照的三儿子王立诚曾说,参加“五四”前后的文学革命运动,对父亲影响至深。出生于相州镇首富之家,王统照没当纨绔子弟,而是鹤立鸡群地在文学史上崛起,确实与五四运动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1946年五四节前三日,在青岛,他写下了回忆文章《“五四”之日》,该文章载于1947年5月4日、5月5日的《民言报》文艺节特刊。写完文章后不久,山大复校,王统照应聘担任文学院教授。然而,好景不长,1947年5月底,山大爆发学生运动,王统照因公开支持学生运动而被解聘。这种支持怕是与自己的早年经历有关。关于“五四”的文章,王统照不只写过一篇,还有一篇名为《回忆北京学生五四爱国运动》。

    读其文章,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中国大学的学生,年轻的王统照涌动着热血,只是站在队伍中间,他甚至都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多年后,他评论当年的学生举动,“不管历史作者叙及这段,称为‘义举’,或是‘暴动’,或是‘闹剧’,或是‘惊蛰昭苏’的第一声春雷,平心评判,像那等动机纯正、毫不被人利用、也非宣传所使的全体自动的‘运动’,与后来无数次的青年运动相比,真不愧是开辟第一次”。

    在王统照的回忆中,我们看到了平民的反应:“学生们这一大片!喊得什么?”一位老人问车夫。车夫大声道:“您老耳朵不听用了,没听见这是要‘誓死收回青岛’‘打倒卖国贼’吗?青岛!青岛在山东,是咱中国的!……”“青岛是好地方我走过的,那还是光绪末年,德国人修的铁路那时到了济南,日本人又夺了去!可要怎么收回来啊?”车夫愤愤地道:“有汉奸里应外合便不好办,学生们这是要先与汉奸算账!”火烧赵家楼之后,巡警抓人,游行队伍立刻大乱,人们拥挤推搡,差点发生踩踏事故,现场遗落的各种物品更是杂乱不堪,“我亲眼看见一位的大褂把正襟缺了,一位的两只脚却穿着黑白不同的鞋子”,而在队伍中间的王统照甚至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能跟着后退,结果“覆卧地上幸未被踏……并且下唇还被小石块碰了一下,微微作痛”。

    晚上回到宿舍,“有个原患十几天伤寒的同学,因病没有在场,他突然从卧床上一跃而起,‘我的病也好了!—— 我后悔没到天安门去!’”他们聊得群情激扬,就“连雇的厨役也抹着白围裙立在门侧,凝神倾听”,“暗夜沉沉的京城也被‘赵家楼’的时间映放出一片曙光。同时,这片东方的曙光射遍了全中国。从是日起,揭开了中国史的‘新’页”。

    杨振声:两次入狱

    “五月四日是个无风的晴天,却总觉得头上是一天风云。各校的队伍向天安门会城五千多人的示威洪流,青年们还是生平第一次参加这样声势浩荡的群众运动。这洪流首先卷向东交民巷,向帝国主义者示威。”——《回忆五四》杨振声

    杨振声(1890年~1956年),字今甫,亦作金甫,笔名希声,蓬莱市水城村人。现代著名教育家、作家,1930年,担任国立青大校长,先后聘请闻一多、梁实秋、沈从文、赵太侔等人来青大任教,迎来了青岛大学第一个黄金时代。1932年秋,杨振声因学生学潮辞职,离开青岛前往北平。杨振声看似无力应付学生运动,实际上,就在13年前,那场闻名国内外的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杨振声曾是领袖和主力军。

    “废除二十一条”“拒绝签字和约”“收回山东权利”……站在队伍的前面,山东大汉杨振声的呼喊着异常响亮,而它们“像火山口里喷出的烈火,燃烧着每个青年的心”。在回忆中,他还原了“火烧赵家楼”的经过。冲破警察的包围,打进大门,“失算在于忘记堵住他的后门,学生前门进去,曹、陆后门溜掉了。章宗祥逃跑不及,群众打了他个半死。搜索到下方,有人发现半桶煤油,就起了‘烧这些杂种’的念头”。

    一场大火让警察有了“杀人放火”罪名捕人,王统照等中后部学生“不明所以”地混乱撤退,杨振声等几个带头的学生断后维护秩序,不幸被捕。“当时还是无经验,若大家整队而入,整队而出,警察是捕不了人的”,杨振声在回忆录中总结了这次教训。

    五月七日,被捕学生出狱,可是刚出来不到半个月,杨振声又被捕入狱了。这次当然也与五四运动有关。1915年5月7日,是日本为“二十一条”提出的最后期限,因此这一天也被称作国耻日。这同时也是山东问题争端的症结所在。杨振声所在的学生联合会出了一份《五七周刊》,以小报的形式进行演讲分发,结果刚没出几期就被扣留。杨振声等四个学生要求警察总署办归还,交涉中,警察总监吴炳湘软硬兼施,后恼凶成怒,将杨振声等人扣留到一间阴湿发霉的小屋子里去。“我们被隔绝于此,成天躺着,两眼望着那小小的纸窗,它透进了外面的光明,可是遮住了外面的一切!”

    《回忆五四》,杨振声关于五四运动仅仅是几个细节带过,在文章的开头,他用大篇幅记述了新旧思想的博弈,他还在《“五四”与新文学》《我蹩在时代的后面》等文章进一步剖析自我。可见,作为五四运动前后的潮头人物,五四在杨振声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触摸历史—— 五四人物与现代中国》中,杨早读出了杨振声对五四时期文化的一次又一次的反思和怀疑。对此,陈占彪博士认为,杨振声“多虑”了,“他的五四回忆无非是将此前的‘新文化运动’与后来的五四‘抗日爱国运动’并置一起,强调这两者的先后关系,因果关系。但从现在一层来看,后者纯粹是山东问题引发的抗日爱国事件”,陈占彪博士说,他的看法从陶希圣的叙述中可以得到支持,“五四运动的起因与白话文或文学革命没有什么关系……”

    本版文/

    五四运动,先是在北京爆发,6月3日以后中心转移到上海,无不是因为青岛问题而引发。那么,彼时的青岛和山东有什么反应呢?

    在青岛找寻相关内容似乎有些困难。“当时的青岛市里,日本到处是宪兵,没人敢动的,或许私下议论有不少,但若说有什么行动不太可能。明德中学曾经张贴标语,很快就被罚禁了”,青岛市档案馆宣教处处长周兆利告诉记者。所以说,当时的青岛人民正处在枪口底下,敢怒不敢言。能够采取的行动,也就是“从五月中旬到七月间,与济南、烟台、昌潍等地,展开的抵制日货运动”。“不过这也多数是青岛商会上的抵制,不敢明着,只能采取对方发来邀请函,不积极参加等形式”。

    和青岛不同,济南等地的运动轰轰烈烈,顾维钧在回忆录中就提到了山东省的公职人员、学生联合会等对和会的密切关注。从巴黎和会召开开始,山东就从未停止过关注,“青岛问题务请坚持,万勿退让。鲁民全体,誓以死力对待”。4月12日,济南各校学生代表在省教育会成立山东学生外交后援会,推选代表迁往巴黎请愿,“山东是全国唯一向巴黎直接派出代表的省份”,周兆利表示。可以说,只要巴黎有任何动向,山东各级都会行动起来,理念只有一个:还我青岛!4月20日,山东各界10余万人组成请愿大会,“这次请愿大会,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外争青岛、内惩国贼’的口号”。5月2日,就连搬运工人也加入斗争中,举行收回青岛演说大会。五四运动爆发后,“山东各界的爱国斗争更趋激烈,全省迅速掀起一个以济南为中心,以声援北京学生和‘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群众爱国运动”,周兆利称,运动在山东发酵,省城济南最为激烈,抵制日货、学生罢课,烟台等地也积极响应。获悉北京政府电令专使准备签字,6月20日,山东组成83人请愿团赴京,要求面见总统,“拒绝签字;废除高徐、顺济铁路超越;惩办卖国贼,并申述了日本的侵略野心和其在山东的罪行,总统徐世昌避而不见,大家一起在新华门外嚎啕痛哭,这就是有名的山东请愿代表团‘哭庭’事件”。一系列的运动使得政府倍感压力,中国代表拒绝签字,“青岛问题遂成悬案,而日本妄图‘合法’侵占青岛的阴谋遭到破产,并为青岛问题的下一步解决创造了条件”,周兆利总结道。

    五四运动已经过去97年,关于当时的种种细节除了有官方记载之外,大都来源于参与者的回忆录。它们有的不统一,有的观点相悖。

    “朱维铮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常用‘实相’,而不是‘真相’这样的词,在他看来,真相是绝对的,而‘你看到的只能是一个方面’。可以说,几乎在五四事件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能找出或互相补充,或互相矛盾的不同叙述,而正是这些不同的叙述不断地修正着我们的认识,以便达到最大限度的真实”,陈占彪博士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