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棘心不改绿天长存  

2016-04-27 19:36:06|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棘心不改绿天长存

争议缠身的另类才女苏雪林为青岛留下了珍贵的城市笔记

日期:2016-04-26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711×1032
 

    苏雪林,绿漪女士也。1897年生于安徽太平,据考是苏辙的后裔。上世纪20年代她在北平女高师就读,与庐隐、冯沅君同窗,上世纪30年代在武汉大学执教,与凌叔华、袁昌英并称“珞珈三杰”。她集作家、教授、学者于一身,并擅作山水小幅,五四时代即以《棘心》《绿天》跻身文坛。然而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苏雪林的名字并不响亮,这与她半生“反鲁”和远走台湾不无关系。苏雪林和青岛有深厚渊源,曾于上世纪30年代在青岛居住将近一个月,留下不少关于青岛的文字,详实地记录了那个年代的岛城风貌。

    双面性格,一生充满矛盾

    苏雪林出身名门,据考是北宋文坛巨掣苏辙之后,祖籍安徽太平县岭下苏村,1897年2月24日出生在浙江瑞安县县丞衙门,故自嘲半个浙江人。原名苏小梅,学名苏梅,因慕明代诗人高启咏梅佳句“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取“雪林”之字。

    年少之时,苏雪林即在才学上表现出过人的天赋,有过目不忘之本领。性格大胆,七岁时即敢在课堂上对照本宣科的老先生说“教不严师之惰”。苏雪林求学心切,作为封建家庭之女子,为争取读书的权利,不惜拼上一条小命。1914年,安庆省立初级女子师范恢复招生,苏当时正在病中,闻此消息大为振奋。然其祖母认为女孩子读书无用,嫁人要紧,百般阻挠。苏雪林软磨硬泡,又哭又闹,竟至茶饭不思饮食不进,甚至动了自杀的念头。母亲心软,代其向祖母求情,苏雪林才得入学。说起这一段,苏后来回忆:“我是费了无数眼泪、哭泣、哀求、终于说服祖母的……几回都想跳入林中深涧自杀,若非母亲对女儿的慈爱,战胜了对尊长的服从,携带我和堂妹至省城投考,则我这一条小命也许早已结束于水中了。”

    学业顺遂,锋芒渐露,苏雪林后升入北京高等女子师范,与庐隐、冯沅君成为同窗,曾在这里受教于胡适、李大钊、陈独秀。后又留法,为使留学成行,瞒着家庭,临行前夜才告知母亲。苏雪林上学之决心始终坚决,在她看来,学校教育使她“由一个家庭女性变成一个社会女性”。而在求学事件中,苏雪林性格里的执着一面可见一斑。

    上世纪20年代末,署名绿漪女士的散文集《绿天》和长篇自传体小说《棘心》相继面世,苏雪林在文坛崭露头角,尤以散文最为人称道。后执教于高校,因喜另辟蹊径,解人之悬案,有“文坛名探”之雅号,《楚骚新诂》《屈赋论丛》名噪学界。然而对于自己在文学和学术上的成就,苏雪林自认并非出于天资聪颖或刻苦勤奋,而是“婚姻的失败和一生的落寞”。

    苏雪林是个“另类”的才女。曾出版苏雪林自传及作品集的出版人、作家张昌华认为:“苏雪林的一生充满了矛盾”。婚姻即是矛盾的一面。面对父母包办的婚姻,接受过五四新文化洗礼的苏雪林以孝顺母亲的名义妥协,面对婚姻不幸,又因为觉得离婚二字对女人“不雅”勉强维持,新旧观念互相冲突。

    苏曾在晚年回忆:“苏州天赐庄一年岁月尚算美满,但以后便是维持夫妻名义而已”。丈夫张宝龄理工出身,理性,少情趣。中秋十分,苏说月亮好圆,张答,再圆也没有我用圆规画的圆,苏兴致尽扫。对于这桩婚姻,苏雪林有懊悔,也有反思,自认为“一种教条所拘束”,为“天生甚为浓厚的洁癖所限制”,自己不幸福,也“叫张宝龄孤凄一世”,觉得对不住他。二人未有儿女,为继香火,张宝龄胞兄张柏年将一个孩子过继给他们,即嗣子张国祚(又名张卫)。然上世纪60年代张宝龄去世后,苏雪林与夫家断了联系,包括儿子在内。

    苏雪林的“矛盾”也体现在她自负又自卑的双面性格。这种性格在她的日记中尽显无疑。皇皇400余万字15卷本《苏雪林日记》由台湾成功大学出版,贯穿起她从1948年到1996年的心路历程。她的日记大多写在自己装订的杂七杂八的“百衲本”上。遍读《苏雪林日记》的张昌华说,日记是“一个市井的文人流年的青菜萝卜账”,国事、家事、己事中交杂着一个真实的苏雪林。

    日记中的她,自恋、自信又自大,对于写作,她自认“每一提笔,词源滚滚而来,实乃异禀,殊可羡也”。95岁寿诞前夕,台湾成功大学派研究生为她整理自传,她觉得“几个毛丫头”没有资格为她立传,亲自挥笔写就《浮生九四》。而另一方面,她在工作和生活上又常常自律、自责,甚至自卑。她退休早,一次性提取退休金后靠利息生活,随着物价上涨,逐渐捉襟见肘,年事已高仍须煮字疗饥,他人施以援手,亲近者推却不过“腆颜受之”,稍疏者坚决退回。她好对人评头论足,偏激,口无遮拦,招致非议后又深深自责:“此文得罪许多人,且亦暴露自己修养缺欠”。在张昌华欲为其出自传之际,她曾多次婉拒,认为自己不足以入“名人”之列。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