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我在回澜阁那两年  

2016-04-20 20:03:58|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眼目睹美军酗酒丑态,经历餐馆内突发的火灾,张志元老先生讲述——

我在回澜阁那两年

日期:2016-04-19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1320×2062
 

    每个人与栈桥都有不同的缘分,今年86岁的张志元则是栈桥一段真实历史的见证者。他曾在栈桥边上卖花生,偶然的机会,得以进入回澜阁工作两年多,直到青岛解放。他在里面送水、打扫卫生,吃饭、睡觉,那里曾是他人生的驿站,也是他与回澜阁特殊感情的起点。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位八旬老人,听他讲述那段特殊的日子。

    偶然机会“小贩”走进回澜阁

    近日,天气变暖,早上九点便已艳阳高照。在热心市民张恕元先生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晓港名城,“我哥哥比我大15岁,曾在回澜阁里工作,我记得当年也就三四岁,二姐用小木头车推着我到桥上去找哥哥,里面的美国士兵还给我热狗吃。”路上,张恕元给记者回忆了栈桥留给他的幼年记忆。

    进入张志元老先生家,他早已等候多时。寒暄落座,老人回忆起当年的经历语速飞快,显然记忆已被唤醒。在他的脑海里,过去的一幕幕清晰再现。

    张志元今年86岁,上栈桥已是70年前的事情了,“从私塾、小学毕业后,我15岁就不上学了,家里穷,父亲靠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张家父母从1927年就从老家高密来到青岛,和大多数西镇移民一样,为了讨生活,这里的港口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机会。小生意是他们维持生存的基础,所以辍学后的张志元也是如此,“1945年秋天,美国军队在栈桥登陆,他们特别喜欢吃带皮的花生,于是,就有不少人在栈桥周边卖花生”。一年后,为了生存,16岁的张志元操起了卖花生这一行当,把花生用信封装起来,里面塞点草让它鼓起来,到栈桥上兜售,“因为当时的栈桥是美国海军的军事码头,中午12点之后不再允许中国人进去,周末早上8点就不准进入了,所以大多数都在桥下的石头、海滩上卖。我们不会说英语,连比划带发声,经常是他让我们先给花生,我们让他们先给钱,都怕彼此跑了”。就这样卖了一段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张志元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在回澜阁盟军服务处工作的中国人周华亭,和我认识了以后,把我叫进回澜阁,让我在里面卖,这样即使戒严时间我也能留在桥上。我记得1947年冬天,回澜阁包给了一个卖快餐的老板,由于冬天水管冻住,桥上没有水,周华亭便说你别卖花生了,帮忙送水吧”,张志元说,当年回澜阁是一个服务点,办公地点在天后宫旁,“好像是太平路23号”,张志元需要每天骑着自行车到服务点取水,然后送到回澜阁,“一次带两桶水,一天带五六次就够了”。

    遭到袭击一凳子将醉酒美军打翻

    张志元接受新工作,一方面是有保证,另一方面是免得受美国人欺负,“经常遇到美国兵要花生不给钱的情况”。回忆起当年栈桥上的美国军人,张志元滔滔不绝,“他们有军舰停在深海处,每天有小船接送他们通过栈桥登陆,到市区去散心,到下午5点左右,陆陆续续再坐小船回到军舰上,栈桥放着一个扩音器,每天定时进行回船广播,晚上拆下来放进回澜阁”。

    张志元接触到的美国兵,大多数是义务兵,驻扎在港口待命,“他们显然不能整天待在军舰上,所以经常下来到市区闲逛”。在张志元的眼里,美国兵具有严重的两面性,“刚一下船的时候,看着都挺文明,衣冠整齐,态度和蔼,等到下午四五点钟回来的时候,恐怕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10个有5个是醉醺醺的,东倒西歪,衣冠不整,狼狈不堪。有部在青岛拍的电影叫《海魂》,里面就有美国兵醉酒闹事的场景,我看栈桥上他们的丑态,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当然,美国方面也不会袖手旁观,“在栈桥入口处当年设有美国海军纠察队,站岗人对进入的海军搜身,一旦搜出酒瓶来,接着就摔破。有的为了躲避检查,干脆把酒瓶子用胶带绑在脚踝上”。

    美国兵酗酒爱闹事,是当时的青岛人民人尽皆知的,1947年3月30日,还曾发生美国兵捅死车夫苏明诚事件,引起青岛人力车夫大罢工。而张志远在与美军的接触中,也遭到一次袭击。“当时就在回澜阁快餐店里,一个美军喝醉了,突然一拳头打在我眼上,我只觉得眼前发黑,瞬间失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看他还在我眼前,顺手抄起旁边的凳子一下子把他给打倒了”。虽然还击很痛快,不过张志元现在想来有些后怕,“我当年1.76米,美国军人大都1.8米以上,比我高半头,要打起来还真不是对手”,幸亏当时的美国人都认识他,也知道是美军醉酒闹事,都看着张志元笑,没有上手帮忙,不过从此以后,张志元见着他们都尽量躲开。

    惊心动魄餐馆内曾突发火灾

    在回澜阁,张志元的主要工作除了带水,就是打扫卫生,“冬天过去以后,我就不带水了,跟着干临时工”。当时的服务处里有7名中国人,包括周华亭、翻译、厨师等。张志元他们的工作时间大多在晚上,因为直到夜里12点,回澜阁才算真正地清净下来。

    夜深人静,海面上漆黑一片,只有回澜阁上发出点点亮光,里面的工人还是一番忙碌景象,“当时没有吸尘器,我们把墩布放到海里冲冲擦地,用抹布擦拭桌椅”,直到凌晨才得以休息。这些人中,没有成家的四五个人都住在回澜阁的二楼,“当时里面圈了一个酒吧式柜台,晚上我们在空地上支个军床睡觉”。白天,他们还得早早起来擦玻璃,“当时回澜阁上的一圈玻璃里面一个外面一个,两个人擦完得五六个小时”。

    他们辛苦劳动的回报是一个月13元钱(后来物价飞涨,便用6袋子半面粉来衡量)、50斤大米,在尚未成年的张志元看来,虽不能养活父母、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但也足以补贴家用了。即使经常遇到酗酒出丑的美军,但只要躲开他们便相安无事,而且在同他们的接触中,张志元还学习了不少英语单词,什么汉堡、热狗、牛奶、糖,至今老人都能用不太标准的英语单词表达。

    在栈桥工作期间,还曾发生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火灾,不同于1946年发生的那次,这次火灾不大,但伤亡要惨烈些。1946年,根据报道,回澜阁内发生火灾,造成八人受伤。而张志元经历的这次,则造成了一人死亡。

    作为休息场所,回澜阁上有餐厅,主做西餐,“由于当年没有煤烧,就用DDT杀虫剂的瓶子,焊接起来接上炉头和油管,做成自治的气炉,因为那时候气炉子都很贵,是德国制造,一般人买不起”,这种粗制的器具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最终在1947年的一天爆发,“炉子爆炸起火的时候,我就在进门处,离着现场也就五六步距离。我记得当年承包餐馆的人姓贺,他的儿子在这里负责收银,他一看起火了,跳出柜台就去敞门,结果火势突然变大,一下子把他扑倒了,这个20多岁的小伙当场死亡”。厨房里有一位厨师,张志元记得他很时尚,头顶留着大波浪,曾让大家艳羡不已。起火后,他变成了一个火人,在张志元的面前冲出去跳进海里,后来被救出送到医院,张志元再也没见过他。“消防车赶来才将火扑灭了”,讲起当时的场景老人仍心有余悸。

    再游故地遇到“退票”小插曲

    过去的经历像电影一样在张志元老人的脑海中一一闪过,他记得当年的栈桥没有这么多人,“扔块石头砸不着人”,一方面是由于只开放半天,一方面是因为在艰苦的年代,“吃都吃不饱,哪有心情玩”。所以,栈桥周边的生态很好,经常有成群结队的梭鱼游过,爬在桥上,还能看到不少鲈鱼,放个牛奶瓶进去,运气好的话还能抓几个八带 ,“记得回澜阁刚建成时有个传说,说栈桥能在这里百年屹立不倒,是因为下面有个八带 神托着它,当然,这仅仅是个传说而已”。

    青岛解放后,栈桥回收,张志元也就离开了工作两年多的地方,跟着父亲一起卖菜,后来就业成家,在回澜阁上的日子,深深埋藏在了他的心里,从不轻易向人提起。直到20年前,堂姐和堂姐夫来青岛旅游,他决定带着他们到曾经工作生活的回澜阁上去看看,“我推门就进,没想到被工作人员拦住了,说得买票,我说我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也没买过票,多少钱?他们说5毛一张,我便给了他们一毛五,上了二楼,给姐姐和姐夫看我曾睡过的地方”。下了楼,张志元再一次被工作人员给拦住了,说:“大爷,我们把票给您退了吧?”张志元很纳闷,怎么还能退票呢?原来,工作人员听说他曾在这里工作,非要让他给讲解一下回澜阁当年的设施,张志元勉强答应下来,工作人员指着一进门处的宣传栏问他,这里以前是什么?张志元告诉记者:“我当时回忆了一下,说我刚去的时候,这里放的是蒋介石着军服佩剑的一张照片,后来一个美国兵喝醉了,一咖啡杯砸碎了玻璃,照片也就撤了,露出了七八个黑底烫金的大字,可惜时间过得太久了,我实在记不起是哪几个字了”。

    之后,张志元再也没有登上回澜阁,年少时期的特殊经历一直珍藏至今,他一一向记者吐露,也为回澜阁的历史书写了一篇全新的回忆录。

    本版文/

    编者的话

    “命,人之根本;门,出入门户。说栈桥是青岛的城市命门,大概不为过”,研究青岛城市人文思想史的学者李明如此评价。

    在第一期刊发之后,有不少市民给记者来电,表示栈桥不止一座,还有后海栈桥,李明告诉记者,青岛人民会堂前面也还有一座,也就是说青岛共有三座栈桥。然而,我们现在一提栈桥,一般指的是前海栈桥,“它曾叫青岛栈桥、南海栈桥”,根据李明的考证,1933年7月4日出版的《北洋画报》第20卷第954期刊登栈桥新闻照片,报道“青岛南海长桥重修竣工定于7月1日行落成礼”,可见当时还曾命名为“南海长桥”。而回澜阁的名字也曾有过插曲,何宪明曾在父亲遗留的日本地图上看到“海栏亭”的字样。

    无论回澜阁叫什么名字,栈桥和回澜阁已经成为一体的景点,它成为青岛老百姓心目中的一座文化符号,“1957年夏秋,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来青岛拍电影《海魂》,外景就选在栈桥、太平路和栈桥海水浴场”,青岛教育研究学者侯修圃说。作为观众,青岛文史专家鲁海记得,当时赵丹、崔嵬、王丹凤等悉数登场,王丹凤饰演的女招待跳海自尽,就是从六浴进的大海。拍完之后,工作人员立刻给王丹凤披上睡袍,坐上小汽车回了新新公寓。后来描写新凤霞在青遭遇的《闯江湖》等电影也都在栈桥取景。

    作为青岛的城市命门,栈桥和回澜阁也成为青岛的标志性建筑,并广泛见诸于广告之中,比如青岛啤酒的商标上,比如栈桥白干酒。1993年,双星大幅广告牌还挂在了回澜阁上,引起一片哗然,虽然很快就被撤下,但也足见特殊年代它被挖掘出的商业因素。

    自从它开放以来,众多市民和游客都把这里当做游览必去之地,尤其是在八大关和五四广场还没有被关注和建设的年代。本期,我们采访和征集了与栈桥有关的故事,听他们讲述栈桥内外的种种独特经历,重新感受这栋建筑的厚重。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