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盛唐时诗人的朋友圈  

2016-04-20 20:15:21|  分类: 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唐时诗人的朋友圈

1

  当王维走入繁华的长安城,当李白别了匡山,当杜甫看着公孙大娘的剑舞,没人能料到一个注定名垂青史的大时代已然拉开大幕。
  公元719年,大唐王朝开元七年,在历史上是一个平静的年头。
  这一年,值得一记的几件事之一,就是五月份发生了日蚀。唐玄宗李隆基对此很不安,裁乐减膳,降低了生活标准。日蚀之后是连续的干旱,李隆基又被迫下令,亲自核看囚徒的罪状,搞些减刑假释,以争取上天的宽免。
  一切都很平常,然而,对于盛唐诗人来说,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正悄无声息地在这一年发生着。
  在广西容州,有个小官杨玄琰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兴高采烈的消息,宣告自己又当爹了,这次生了个女孩,准备起名叫杨玉环。
  在湖南,大诗人张说发贴称,一座壮观的楼阁经他主持修建已经完成,这座楼阁后来定名岳阳楼。朋友们纷纷点赞,说有机会要去玩玩。但这楼真正出名要等到三百多年后,有个叫范仲淹的人贴出了那篇名为《岳阳楼记》的长微博。
  在河南,芝麻大的小官杜闲,在朋友圈发了他那七岁的儿子杜甫的诗作——— “凤凰”,立刻赚了不少赞,也赚了不少天才的夸奖。杜闲高兴之余内心默默向老爹在天之灵祷告,您老的诗名终有人继承了。他爹的确有点猛——— 杜审言,五言律诗的奠基者。
  与此同时,还有一位叫王维的十九岁诗人,这一年的朋友圈很平静。此时的他正奔波在干涸的道路上,因为前途未卜,根本顾不上更新。但属于他的时代眼看就要到来。
王维的高端朋友圈
  王维关注着这一年即将举行的京兆府试。形势对他很不利,一个叫张九皋的才子行情看好。此人很有后台,哥哥张九龄官拜左补阙,在吏部专司考试选人,他本人还受到了玉真公主的青睐,据说公主要把张九皋保送成第一名。
  这些坏消息足以让人灰心沮丧,然而王维不愿放弃,他决定再度拜会一个人。他是皇帝李隆基的弟弟,也是大唐诗歌俱乐部名誉主席。
  李隆基的弟弟终究爱才,很快下定了决心:“五天之后,你来见我,带上两样东西。”他殷殷叮嘱王维,这两样东西分别是“子之旧诗清越者,可录十篇”“琵琶之新声怨切者,可度一曲。”说着还不忘猛拍胸脯:“我给你搞定。”王维是幸运的,此后的李白、杜甫都沿着他的足迹,踏上了登霄之路,却均铩羽而归。
  后来,盛唐三大诗人的朋友圈中,李、杜二人独好,频繁互动;但他们与王维总透着一种疏离和隔膜。杜甫和王维颇像是所谓“点赞之交”,李白更是和同龄人王维毫无互动,几乎从不在对方帖子下留言。
功名路上奋马扬鞭
  当王维在京城少年得志的时候,同龄人李白仍然不务正业,学剑、学神仙、学纵横术,什么都玩。
  他游逛成都,走访司马相如的琴台,写下了不少诗赋和800年前的大才子较劲。
  二十七岁那年,李白游览到襄阳,朋友圈里多了一位年长十二岁的孟浩然。后人总津津乐道李杜之交,事实上李白和孟浩然的友谊远在杜甫之前。孟浩然本人恬淡、闲适的气质很让李白倾倒。
  那些日子里,孟浩然和李白极可能一起喝了不少酒。或许某一次,他借着酒劲对李白说:“兄弟,说句心里话,我还想试一试,去趟长安。我觉得自己还有戏。”
  李白要送孟浩然走了,请记住这次送别的时间和地点——— 开元十六年三月,黄鹤楼,因为那一首绝美无匹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分别之后,两人明显加快了博取功名的步伐。已近四旬的孟浩然感到时不我待,直奔长安参加考试;李白则年近三十,他选择的道路是树立名声、先取外围。
  就在孟浩然出发前往长安的前一年,朋友圈里传来好消息:好友王昌龄及第,授秘书省校书郎。
  这件事极可能激励了孟浩然的功名心。王昌龄是干过农活的大诗人,我老孟书香世代,岂能不中?
  飞舞的雪花中,孟浩然向长安进发。他的朋友圈里文采飞扬,好诗频发:“洛川方罢雪,嵩嶂有残云。”“聊题一时兴,因寄卢征君。”
  到长安已是早春,然后孟浩然就落第了。王维宽慰着孟浩然:“放宽心回家吧,去痛饮田家的酒,去读些有趣的书,何必像司马相如一样非要献什么《子虚赋》,为功名所困呢!”
李白、杜甫、高适的白衣飘飘的年代
  孟浩然飘然远去了,而在舞台的另一边,李白的活动越发频繁。
  他的朋友圈质量猛进,大V层出不穷,有前辈诗人贺知章,有当朝权贵玉真公主、崔宗之、韩朝宗,有同辈诗人王昌龄。还有一些搞不清楚来历的怪人,比如一位号称“相门子”的岑勋,以及一个神神叨叨的隐士元丹丘。
  这两人大大沾了李白的光,生前籍籍无名,却因为稀里糊涂地被李白写了一笔,从此名留千古———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光阴似箭,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天宝元年秋天,李白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在朋友推荐下,他被皇帝召唤入京,面君于金銮殿,供奉翰林。李白是否曾让高力士难堪,暂且存疑。但他的确一度受到超规格的待遇,据说皇帝“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几乎要亲自喂饭。有谁记得李隆基给老婆杨玉环喂过饭?
  然而好景不长,李白很快受到了杨贵妃、高力士等人谗毁,即所谓的“秋风摧紫兰”,最后被赐金还山,遭到了体面解雇。
  未必就要为李白伤心———这一年他虽然失业,却也收获了两样珍贵的东西——— 友谊和爱情。他遇到了一位姓宗的姑娘,有了第三次婚姻。两人志趣相同,后来还曾经患难相依,成就了一段完满姻缘。此外,他的朋友圈里还多了两个人——— 杜甫和高适。
盛唐诗人的朋友圈渐渐停止更新
  似乎是天意要让后继的诗人们境界更高、感慨更深———“安史之乱”爆发。他们或主动、或被动地分道扬镳了:高适投奔了老皇帝李隆基,杜甫投奔了肃宗,李白投奔了永王,王维加入了“伪军”。
  崩溃的永王部属中,李白显得非常刺眼。他顶着附逆、造反的帽子,天下虽大却无处可逃。更讽刺的是,被派来攻打永王李璘的那位大人物、新晋淮南节度使,居然是高适。安史之乱中,高适凭借着自己政治上的敏锐,一路高升,一直做到了正大军区级的节度使。
  李白彷徨无地,跑到彭泽自首,随即因为附逆的严重罪名被投入狱中。
  和李白不同,此时的杜甫度过了人生中一段体面而美好的时光。
  他和王维、岑参等一殿为臣,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朋友圈中互动频繁,点赞频频。例如分别唱和贾至的《早朝大明宫》就是缩影。拿出来一比较,你会发现王维的诗大开大阖、造句伟丽;而杜甫作为新加入圈子的成员,他的诗明显多了几分小心,着意恭维。
  这个其乐融融的小圈子,已是盛唐诗人朋友圈最后的回光返照。很快地,杜甫、贾至、严武接连被贬,诗人们各自星散,杜甫日渐穷困潦倒。
  一般人都关注杜甫晚年生活上的贫苦,但他精神上的忧闷怕更是堪悲。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那些伟大的朋友渐渐停止了更新:761年王维离世;762年李白故去;763年,和他交情深厚的房琯辞世;764年轮到了画师郑虔和诗人苏源明,后者甚至是饿死的;此后死去的是高适、严武、韦之晋……
  了解这些情况,我们才能读懂他那首《存殁口号》:“郑公粉绘随长夜,曹霸丹青已白头。天下何曾有山水,人间不解重骅骝。”字面上叹息的是郑虔和曹霸,但又何尝不是对所有逝去故人的挽歌。
  770年,在飘荡于湘江的一叶小舟上,杜甫得到了老友岑参故去的消息,无疑又是一个重创。那年冬天,他在舟上死去了,终年59岁。盛唐诗人的朋友圈繁华散尽,至此终于停止了更新。
  (据《南国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