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一钩新月映诗坛  

2016-03-09 21:53:12|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钩新月映诗坛

香火的热长河一道的泪流

日期:2016-03-08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一代才女方令孺两度来青,留下动人诗篇与情感谜团

    爱,只是把我当一块石头

    不要再献给我;

    百合花的温柔,

    香火的热,

    长河一道的泪流

    看,那山冈上一匹小犊,

    临着白的世界;

    不要说它愚碌,

    它只是默然,

    严守着它的静穆。

    ——《诗一首》(《诗刊》季刊创刊号1931年1月)

    这是方令孺的第一首新诗,创作于青岛,在这如诗的海滨城市,在好友闻一多、陈梦家等新诗人的影响下,方令孺的诗兴如花蕾般绽放开来。原本是两个一同行走的人,其间一个人在路途上探看了别的风景,而另一个人选择孤独前行,所以梁实秋才说:“她经常一袭黑色的旗袍,不施脂粉。她斗室独居,或是一个人彳亍而行的时候,永远是带一缕淡的哀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任凭它躲藏在最深的角落,让岁月的青苔覆盖,方令孺或许以为,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只是,一旦闲散下来,那些泛滥成灾的思绪就会如潮水般涌出,让人措手不及。因而,巴金才说:“她哪里是喜欢孤独?她那颗热烈的心多么需要人间的温暖。”所以,方令孺把它们交给了诗篇,交给了散文。

    而朋友,是方令孺最好的慰藉。方令孺是美女,这是大家公认的,“她貌似白杨(影后杨君莉)而高雅过之”,美学家常任侠也说,他平生所见美人,数九姑第一。方令孺的爱徒裘樟松也告诉记者,他认识方先生时她已是70多岁高龄,风韵犹存,气质不凡,以至于他们散步时老外也为其气质和流利的英语竖大拇指。才貌双全,脸上带有淡淡哀愁,这样女子岂不令才子们怜惜?

    1930年初秋,通过方玮德和方玮德的友人陈梦家,方令孺认识了徐志摩。诗人的敏感让方令孺苦闷的心情得到了舒展,“因为和这些年轻的诗人们在一起,方令孺的诗情开始萌生”,子仪说。几天后,他们各奔南北,徐志摩应胡适之邀,任北京大学教授,方令孺则来到青岛,做了出走的娜拉,打开了经济独立的自由人生。

    1930年9月21日,国立青岛大学正式开学,群贤毕至。时任图书馆馆长梁实秋说,“杨振声校长的一位好朋友邓初(仲存),邓顽伯之后,在青岛大学任校医,邓与令孺有姻谊,因此令孺来青岛教国文”。然而,子仪认为并非方令孺的七姐夫邓仲纯的功劳,“应该是他的弟弟邓以蛰(叔纯)介绍的,邓以蛰是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与杨振声是好友,显然,清华的教授应该比校医更有能力”。在青岛,作为国内少有的女性大学教员,方令孺开始了真正的自由生活,她担任国文系讲师兼任女生管理,主讲《昭明文选》和《大学国文》。在学校里,方令孺结识了众多好友。由于她经常向闻一多讨教,加上陈梦家和方玮德都是闻一多的弟子,所以两人越发亲近。“此地有位方令孺女士,方玮德的姑母,能做诗,有东西,有东西,只嫌手腕粗糙点,可是我有办法,我可以指给她一个门径”,闻一多回忆说。

    从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的红岛路第四校门进入直接右拐,便是闻一多的故居,雕刻家徐立忠先生雕塑的闻一多雕像用坚毅的目光注视着前方。如果不转弯,顺着学校的大路一直前行,经过俾斯麦兵营旧址和图书馆,几分钟后,一栋三层小楼矗立眼前,绕到前面,虽然同学们都说这里是档案馆,但它挂着水产系的牌子。1930年夏,蔡元培曾经住在这里,国立青岛大学开学时,规模较小,全校女生只有30多人,楼下住女学生,楼上为女教职工宿舍,方令孺就住在上面。和她住在一起还有两个名人:张兆和与李云鹤(江青)。张兆和接受了沈从文的追求,与未婚夫相守相依。李云鹤则是图书管理员,同时也是中文系的旁听生,方令孺曾经教过她。据青岛文史鲁海先生称,1973年,方令孺的入党介绍人徐常太去看望她,她悄悄对徐常太说:“我教了一辈子书,教出不少好人,也教出了一个大坏蛋。江青是我在青岛大学教书时的学生……也许江青因为我掌握过她一些丑事,故而对我下这样的毒手。”这段话,令人不禁唏嘘。

    经过闻一多的介绍,方令孺认识了国立青大梁实秋等其他好友,并把她介绍进了“酒中八仙”。“青岛山明水秀,而没有文化,于是消愁解闷唯有杜康了”,梁实秋说。富庶的生活没有给予这些教授们更多的精神寄托,各怀心事的他们在校长杨振声的提议下,“周末至少一次聚饮于顺兴楼或厚德福,好饮者七人(杨振声、教务长赵太侔、闻一多、秘书长陈季超、总务长刘康甫、邓仲纯和梁实秋),闻一多提议邀请方令孺加入,凑成酒中八仙之数”,由于方令孺在女儿排行中第九,方玮德叫她“九姑”,“大家都跟着叫她九姑,这是官称,无关辈数”,显然,方仙姑的加入,让八仙更为名正言顺。“其实方令孺不善饮,微醺辄面红耳赤,知不胜酒,我们亦不勉强她”。梁实秋的话让我们看到了方令孺在青岛的生活状态,她隐忍着现实生活的刀锋,即便内心的愁苦已泛滥成灾,仍然在觥筹交错中灿烂微笑。偶尔,她还会和好友爬崂山游玩消遣苦闷。

    或许每个文人骨子里都存有一份情结,会被每一朵花、每一茎绿意,或是偶然从身边经过的晚风打动。宗白华曾经写过《青岛的生活是诗》一文,恐怕也是姨妈心境的真实写照。1930年11月,方令孺创作的《诗一首》,得到了陈梦家极高的评价:“是一道清幽的生命的河的流响,她是有着如此样严肃的神采,这单纯印象的素描,是一首不经见的佳作。”一个月后,闻一多的《奇迹》“奇迹”诞生。随后,方令孺做《灵奇》,佳作频出,竟然被当做二人感情的回响,成为一桩争论不休的感情迷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