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新月派女诗人方令孺  

2016-03-09 21:51:59|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月派女诗人方令孺:孑然一身前行□柳已青

日期:2016-03-08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491×768
 

    方令孺,新月派女诗人,国立青岛大学中文系讲师,青岛大学“酒中八仙”中的何仙姑。抗战时期,在复旦大学中文系任教授。1949年后被选为上海市妇联副主席,1958年出任浙江省文联主席。1976年病逝。

    这样看一个人的一生,未免简单。作为诗人,大学教授,方令孺与大时代紧密相连,更重要的是,她的一生这样走来,代表了一代知识女性的独立和坚强。她的诗歌和散文之中,蕴藏着她内心的独白、灵魂的低语,一个丰富细腻而又阔大丰饶的精神世界。

    方令孺出身于安徽桐城方家,到了晚清,桐城方家不再是簪缨家族,但毕竟“桐城古文派”的底蕴在家族中流传。出生于书香世家的方令孺,注定了她将成长为一名新时代的知识女性,可是大家族根深蒂固的观念也无形中束缚着她。她的苦闷与彷徨,哀愁与悲伤,缘于她的旧式婚姻。

    在散文《家》里,她写道:“做一个人是不是一定或应该有个家,家是可爱,还是可恨呢?这些疑问纠缠在心上,叫人精神不安,像旧小说里所谓给梦魇住似的。”3岁即许配与南京的富裕之家陈氏,19岁方令孺完婚。新文化运动之风,吹拂大江南北,觉醒之后的方令孺无法从旧式婚姻中挣脱出来,但她成为桐城县第一位出国留学的女性。1923年,赴美国留学。先在华盛顿大学、威斯康辛大学攻读西方文学。

    1930年,国立青岛大学开始在青岛扎根生长,校长杨振声在国立青大校医邓仲存(安庆人,邓石如后人,邓稼先的大伯)的介绍下,聘请方令孺任中文系讲师。

    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幸福,方令孺与丈夫陈平甫琴瑟不和,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孤身一人在青岛大学教书,郁郁寡欢。在梁实秋的印象中,“她相当孤独,除了极少数谈得来的朋友以外,不喜与人来往。她经常一袭黑色的旗袍,不施脂粉。她斗室独居,或是一个人在外面而行的时候,永远是带着一缕淡淡的哀愁……不愿谈及家事,谈起桐城方氏,她便脸色绯红,令人再也谈不下去。”

    青岛大学的“酒中八仙”在薄暮时分上席,夜深始散。在这样猜拳饮酒的喧闹场景,斯文的教授们,显示出豪放的一面。唯一的女性,方令孺,不胜酒力,一杯薄酒,脸就红红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置身于人群中间,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痛苦与烦忧。表面有多热闹,内心就有多孤寂。美酒无法让人摆脱内心的孤独。

    新月社新出版的杂志就叫《诗刊》,1931年1月出了创刊号,有方令孺的《诗一首》:爱,只把我当一块石头,/不要再献给我,/百合花的温柔,香火的热,/长河一道的泪流。

    生活中,方令孺并不孤单。此时,新月派的文人、诗人多在青岛。互相砥砺,创作了大量的诗文。陈梦家在南京读大学时,与同学方玮德同时受教于闻一多。两人跟随闻一多写新诗。闻一多到青岛大学任教时,把陈梦家带到青岛,担任他的助教。陈梦家与方玮德在信中交流诗歌创作。新月派诗人方玮德是方令孺的侄子。因为陈梦家的缘故,方令孺与闻一多交流自然也多。两个人之间,渐渐地有了一种微妙的心灵的默契。

    “半启的金扉中,一个戴着圆光的你!”写的是方令孺。后来,方令孺对她的学生裘樟松说过这件事。闻一多写《奇迹》,方令孺写《灵奇》,正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方令孺感受到爱的力量正是这“灵奇的迹,灵奇的光”。爱是一种力量,打破了某种平衡,也打碎了内心的宁静。两人之间的微妙感情,也产生了流言蜚语。闻一多的妻子高孝贞,从湖北老家来到青岛。

    1931年11月,方令孺离开青岛大学,去了北平。

    自从1929年方令孺离开丈夫,独自抚养女儿之后,她就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孑然一人,孤独前行。

    1949年之后,方令孺先后在上海、杭州定居。进入新时代,方令孺的笔墨不再是新月那样的纯粹的诗意,文章合时而著。上世纪50年代初,她曾到朝鲜战场,慰问志愿军战士,歌颂朝鲜人民《凤凰在烈火中诞生》。

    “文革”中,方令孺遭到迫害,遗憾的是,她没有看到对方的垮台。1976年9月30日,方令孺病逝,享年80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方令孺平反昭雪,举行了追悼会。

    新月派女诗人,方令孺和林徽因,代表了知识女性的两种生活方式和人生道路。与林徽因相比,不论是生活还是诗作,方令孺都很低调。她没有那么多的传奇色彩,但,她有着同样丰富的内心世界,只是,她的悲欢和离愁,她的心酸和不易,无从探知了。

她像是夏夜的流萤光明随着季候消尽

日期:2016-03-08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做一个人是不是一定或应该要个家,家是可爱,还是可恨呢?这些疑问纠缠在心上,教人精神不安,像旧小说里所谓给魔魇住似的……‘家’,我知道了,不管它给人多大的负担,多深的痛苦,人还是像蜗牛一样愿意背着它的重壳沉滞地向前爬”。

    ——《家》,1936年11月载于《论语》半月刊第一百期“家的专号”

    写这篇散文时,方令孺正值40岁,1936年9月30日,农历中秋节的夜晚,她独自一人走出家门赏月,心中有无限感慨,万家团圆,唯有她月下独踱,遂写下《家》。好友梁实秋和方令孺在青岛相识,30多年后,在回忆文章中他写出了她的愁绪:“‘家’确实是她毕生摆脱不掉的梦魇。她相当孤独,除了极少数谈得来的朋友之外,不喜与人来往”(《方令孺其人》)。可是,若不是有无尽的苦楚,谁又能喜欢孤独呢?

    方令孺出生于1897年1月30日(农历光绪丙申年腊月廿八)安徽安庆小南门方宅,她前面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家里给取名方令孺,意为“听话的孩子。方氏在安徽桐城是名门望族,梁实秋说“桐城方氏,其门望之隆也许是仅次于曲阜孔氏”。不过,令他感到不解的是,“可是方令孺不愿提起她的门楣,更不愿谈她的家世。一有人说起桐城方氏如何如何,她便脸上绯红,令人再也说不下去”。这种困惑,记者似乎在子仪老师的著作《新月才女方令孺》中找到了答案。子仪老师说,桐城方氏主要有三方:桂林方、鲁谼(hong)方(初以打猎为生)、会宫方,他们同姓不同宗,方令孺这一宗属于“鲁谼 方”,“很多人以为她是方苞一族,其实不然”,这恐怕也是方令孺不愿意提及方家门楣的原因之一。不过,虽不是方苞后人,但方令孺的家族仍然英才辈出,祖父方宗诚曾为曾国藩的幕僚,父亲方守敦饱读诗书,大姐方孝姞才华横溢,是方令孺的启蒙老师,“她五岁开始读书,由其姐抱在膝上口授”,方令孺的学生裘樟松回忆说。哥哥方时乔是文艺理论家,弟弟是古典文学专家方孝岳。后代也名扬国内,她的侄子方玮德(为老大方时晋的儿子,母亲是陈独秀的表妹,27岁英年早逝)是新月派天才诗人,另一位侄子舒芜(方管)是著名作家,外甥宗白华是哲学家、文学家。方家还与名人联姻,二姐方素娣丈夫名叫邓仲纯,曾为国立青岛大学的校医,他们的女儿方瑞(原名邓译生),后来嫁给了著名剧作家曹禺……

    方令孺三岁那年,三伯父方守彝便做主,将她许配给家在南京的陈平甫,陈氏祖籍怀宁(安庆)是银行世家,这桩婚姻无疑是旧式婚姻。尽管她热爱文学渴望教育,但“陈家是个封建世家,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信条下面,逼迫未过门的媳妇缠足,并禁止她到洋学堂念书”(《方令孺传略》,邓明以作)。“听话的孩子”不再听话,她开始反抗,子仪告诉记者,方令孺的侄女方徨告诉她,陈家传来裹小脚的话后,七姑给九姑包脚,九姑哭闹抵抗,后来在六姑、八姑的主持下,才放了裹脚布。方令孺还摆脱了家庭的束缚,进入桐城女子师范学校学习,她一次又一次在为自己的人生抗争。只是,婚姻例外。

    1916年初,刚满19周岁的方令孺嫁到了南京娃娃桥陈家,丈夫陈平甫比她小一岁,“有一副科学头脑,思想缜密,做事有条不紊,最重秩序”,而“方则大而化之,一副‘名士’派头”,方令孺的好友蒋碧微如此评价。现实与浪漫碰撞,火花微弱。陈家少奶奶生活优渥,但精神空虚,大女儿陈庆纹(1918年)和二女儿陈庆绚(1920年,后改名肖文)的出生也没有多大改观。1923年下半年,带着6岁的长女陈庆纹(后改名李伯悌),方令孺跟随丈夫到美国留学,一方面是为了增长见识,一方面是为了改善夫妻关系。三女儿陈萨孚便出生在美国(后早逝)。虽然美国的歧视让方令孺四处碰壁,但在这里她认识了许多进步青年,包括“蓝颜知己”孙寒冰。自由的空气和孙寒冰介绍的易卜生名作《娜拉》,让方令孺异常震撼,婚姻最终抖掉了华丽的外衣,现出悲哀的真面目。方令孺毅然决定离开丈夫,追寻自由。1927年,她把徐志摩的诗《去吧》翻译成英文,发表于学校日报上,开启了她与新月派的缘分。1928年,由于念及幼小的孩子,自由翱翔了一段时间的方令孺最终还是离开美国,跟着丈夫回到南京。夫妻关系恶化,不久后,陈平甫到上海沪江大学任经济学教授,常住上海,并且另娶侧室,婚姻关系虽在,但早已名存实亡。

    “她像是夏夜的流萤,光明随着季候消尽”(《她像》方令儒作)。

    所有的往事都有一重门,也许虚掩,也许深闭,我们可以从史料中轻易将其推开,然而,作为当事人之一,方令孺选择了尘封。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