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太平公园,往事难平  

2016-12-28 16:33:15|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公园,往事难平

旧太平公园历经沧桑,新太平角公园美景延续

新闻    时间:2016年12月27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太平公园,往事难平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文/图 半岛记者 张文艳(署名除外)

太平角公园站曾被誉为最漂亮的地铁站。
出了站口,即使在寒冷的冬日,仍能感觉到绿意盎然,或许是因为进出站口的绿色建筑,或许是因为常青绿植与雪松的点缀。从站点一路踏进太平角公园,环境清新优美,一条小溪潺潺流过。水里落满了泛黄的杨树叶,竟别有一番韵味。如今的太平角公园建成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在奥运会开办的2008年,不过,我们要探讨的不仅仅是新的太平角公园,还有坐落在太平角上的那个融合了天然景色与凉亭、石凳于一体的老公园,那里当然有动人的风景,也有名人的踪迹,还有惊人的案件……

太平角之午
苏雪林

沿角一带海岸崖石,峥嵘竞秀,又是汇泉浴场所无。有一处景色更为特别。一座大崖,崛起于平地,高约十数丈,远望似一朵吐自海面的紫云,近视则石色黝然,棱棱如积铁,还带着斑剥陆离黄色的铁锈,我怀疑它是属于矿物质,并非真的石头。听说天空陨石常为铁质,这块大石是从万里外太空飞来的吗?
这座崖石像一个硕大无朋的“巨灵”,虽生根岸边,却掉转身子,向海而坐,并向海倾斜,有几丈长的斜度。似乎憎厌这凡浊的世界,傲然掉头不视,只顾俯下他那庞大的身躯,在海水里洗濯他的足……
海浪自崖底扑来,一阵急、一阵缓、一阵高、一阵低、一阵过去了,一阵又来,打在巨灵的足上,迸起丈许高的浪花,映着日光,闪闪的虹光霓彩,耀花人的眼睛,而镑镑如雾的水点,扑到人脸上,又把人灵魂都凉透了!
浪花如万道银蛇争取食物,互相推着、挤着、翻滚着、纠缠着,呀,它们想是饿急了,抢不到目标,竟在自己群里斗争起来了。它们用锐利的齿牙,互相噬啮,互相吞啖,一直到四溅,鳞甲纷飞;一直到力尽精疲,才退去。
那巨人却永远沉默地坐着,只顾低头在海水里,洗濯他那永远洗不完的足。对于这一切,他既无所睹,亦无所闻。我坐在崖石上,放眼四顾,看见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景色。这时候正当午刻,当顶一轮旭日,放射万里皎洁的晴光。天色是正蓝的,海水也是正蓝的;天上仅有几朵白云,海上也仅有几叶白帆。这颜色在一个庸俗画工笔底涂出,也许太单调,不能起人美感;而大造化工之笔,却将它点染得异样的壮丽、秀美、庄严、灿烂。
这是盛夏正午之景……
这时候,地球的母亲在烈日之下,走完了她一天疲乏的旅行,好像已停止在轨道上休息(虽然地球是没有一秒钟停止的),万物都自梦中遽然苏醒过来,我们的生命也像有了个重新开始。“俾昼作夜”,“晨昏颠倒”,是我们骂堕落之人的话,但在夏季,我们应该找时间大神去商量,不,找习惯观念去商量便够了。我们应把“昼”的观念赋予“夜”,而以“夜”的观念赋予“昼”,假如昼代表动作,夜代表休息的话。
在夏季,有谁欢喜正午的白昼呢?这时候,阿波罗的金车正走到黄道顶点之顶点,挟着最高热度强烈的光辉,暴雨般倾泻在大地上,谁能受得了呢?我们躲在深堂曲室里,还要手倦抛书,昏腾欲睡,又何况置身野外呢?
但是,我在青岛的太平角却领略了一个盛夏正午的美景。(有删节)
1
关键词:绿豆岛 名称流变,动荡中望“太平”
下了太平角公园站,就看到了不一样的“世外桃源”,心情立刻随着清冷的空气凉爽起来。沿着太平角一路向海边挺近,没多久,就听到了海浪欢快的声音。木栈道正在修缮,冬日,又非周末,游人不多。沿着木栈道向太平角方向走,经过橘红色礁石,远远地,就望见了那伸入海中的太平角。

在青岛海滨,有多个风景秀丽的海岬,然而,太平角是最美的一处。此地在清代以前被称为“绿豆岛”,从名字中我们可以猜测,“绿豆”大小的陆地独自“漂泊”在海中。清末,小岛与陆地连成了一处岬角,绿豆岛就自然消失了。1947年的《青岛指南》中《太平角》中如此记载:“太平角位于太平山之南(古为绿豆岛),伸入海中,海拔高二十八公尺,东南与燕儿岛环抱成浮山湾,西与汇泉湾形成太平湾,东为第三浴场”。
1897年,德国侵略者以“演习”为借口踏上青岛的土地,17年未曾离开,他们强占土地,建立城市,修了前海一条马路,老百姓叫它前海沿,德国人还将湛山改名为伊尔底斯山。这个岬角亲眼目睹了德国军舰驶向栈桥,也听到了一战期间,日德战争中的炮火声。据《胶澳志》记载:“湛山之南为太平岬。伸入海中,与西方之汇泉岬遥遥相对。汇泉岬伸入海中,与太平岬、团岛岬并列而三,昔有炮台有德人最重要之防御工程”。炮台上曾经有过作家柯灵的身影,他在青岛印象系列的《魔窟》中提到,“在湛山的一面,树林掩映着四个大炮台。它们并列着,石龟似的伸长了头颈,口子正对着前面水天相接、云山苍茫的海湾”。
1922年12月10日,中国代表王正廷、熊炳琦与日本驻青岛守备军司令由光比卫、青岛民政长官秋山雅之介举行了移交仪式,正式收回青岛主权。至此,在德、日统治长达25年之久的青岛,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为了祈求太平,政府把湛山改为太平山,把威廉皇帝街叫太平路,把绿豆岛叫太平角。其实,这个名字还有一层意思,在上世纪80年代的报纸上,有不少撰写关于太平角的文章,其中两篇解释了“太平”来源:“从太平角向南望去,那广阔无垠的海面就是黄海的近海渔场,当地称名为‘响流’或‘高浪’。这是因为那里海流湍急水澜波涌,蕴藏着海洋的动力或能源。过了太平角进入市区,由于岬角的阻滞作用,使流缓浪小,行船比较安全,太平角名称的来源,可能与此有关吧”,“沧海横流,惊涛裂岸,但由于太平角的阻滞作用,海流至此渐趋转缓,行船便安全多了。有人说,‘太平’二字即来源于此,也许很有些道理吧”。
就在收回青岛主权这一年,一个公园正在修建,在《青岛市志·园林绿化志》中,我们看到这个公园名为青岛第四公园,“位于今中山路、曲阜路、河南路、肥城路之间街心,临中山路上的‘福禄寿’电影院,1922年修建,是一片比较方正的街心公园,据史料记载,面积五千余平方米。树木仅有百余株,时称‘深山公园’”。公园当时并没有引起轰动,但因为处于闹市之中,所以人来人往,颇具人气,礼贤中学的诗人刘少文在《青岛百吟》中这样评价这座公园:“第四公园甚平衍,无奇花异卉,树仅百株,而在中山路侧,又近‘福禄寿’电影院。车水马龙,遂为士女所恒游。”公园仅存在了10年的时间,就被当局政府出卖,变成了聚宝盆:各大银行驻地。第四公园空缺!
为了补缺,1933年,太平角一路东南沿海新辟公园,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改称第四公园。“1934年,公园扩大至太平角东南,占地9万平方米。园内植被条件好,种植大量黑松、刺槐,结缕草草坪,天人菊遍布。园内修建宽2米,长1830米游览小径”。公园叫太平角公园,简称太平公园。这一带还规划为别墅区,修建了太平角一路、二路、三路、四路、五路、六路6条以太平角命名的马路,太平角一路最长,从武胜关路口一直蜿蜒曲折到太平角海湾。青岛文史专家鲁海1990年在青岛疗养院疗养时,经常会步入太平角公园,“公园的门口是两个石头垛子,没有墙,上面写着太平角公园(据称是隶书),门口就靠近第三海水浴场”。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