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2016-12-22 16:04:34|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新闻    时间:2016年12月20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上世纪50年代的错埠岭一带 于向阳 提供
于向阳

群山起伏,沟河交错,地薄林密,这是多年来对错埠岭村描述。错埠岭村的名字最早见于史籍,约在明代万历年间。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刊出了一部莱州府志》,由莱州府知府龙文明主修,由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掖县人赵耀和南京大理寺右寺丞掖县人董基编纂。该书的第五卷中,就记有错埠岭之地名。万历版《莱州府志》为平目体,先分卷,然后在各卷中平列条目。该书的第五卷中有16个条目,第二个条目为《兵防》,在记述浮山寨备御千户所时,列出了它辖属的18个墩堡名称,其中的一处墩堡名为错皮岭,这个错皮岭就是今之错埠岭。清同治《即墨县志》中,也把今之错埠岭写成错皮岭,可见错皮岭之名在明清两代皆使用。
自明代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起,在山东沿海设立了许多卫所,以防御倭寇入侵。当时的浮山寨备御千户所设置于洪武二十一年,隶属鳌山卫,这个千户所所址即今之浮山所村,它辖有4个军寨、9个军屯和18个墩堡,错皮岭墩堡便是其中之一。按明代兵制,每个墩堡有军士五六人,遇警则白日举烟,夜间放火,屯垦之军士和军户便可迎战倭寇,守土保疆。大约在明代永乐年间(1403~1424年),于姓人家从文登大水泊迁到错皮岭一带立村定居。错埠岭的名称很多,因村周围埠岭环绕,故有环埠岭之称;又因地处岭上,亦有岭上之称;还因地势南埠高、北埠低而埠岭交错,依地形而称为错埠岭。名称虽多,但可以肯定它最古老的名称是始于明代的错皮岭,清代沿而用之,而错埠岭之名大约始自清末民初,民国十七年出版的《胶澳志》,就记为错埠岭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远东的主战场,日本侵略者战胜德国侵略者占领了青岛,日本人在错埠岭山下开设了温泉旅行社,让野心家、探险者在山下泡温泉,骑马挎枪在山上打猎。后来,被抗日志士把日寇的旅行社炸毁。
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错埠岭村的许多爱国志士走到抗日第一线,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青岛解放后,错埠岭村经历了从农村走向城市的锐变,记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到处是荒山野岭,青岛四方区的工业区从这里开始,那一道道带刺的铁丝网在错埠岭山顶起,把青岛冰柜厂、沙发厂、纸箱厂、日用化工厂、床单厂、红卫电线厂、石棉一厂、木器二厂、汽车修理厂分割划界,生产着那些城市百姓生活的日用品,那些企业生产产生的废水散发着臭气沿着山上的大沟流向海泊河,让青岛的母亲河变成了臭水河,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企业现在大部分淘汰破产,只有青岛冰柜厂脱颖而出,发展到海尔冰箱厂。值得一题的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那时青岛商业局供应全市人民菜篮子的蔬菜仓库就设在错埠岭,每当冬天降临的时候,上万吨的白菜、萝卜、土豆等蔬菜都囤积在这个仓库。由于当时汽车比较少,分布在全市各地的菜店就派职工拖着地排车来拉菜,居民凭商业局发的购物证到菜店购买。现在,经济放开了,全市上千个蔬菜网点都取消了,那供应全市的蔬菜仓库变成现在抚顺路蔬菜批发市场。
在历史的不断进程中,周边大型商业网点的建立繁荣了错埠岭地区,新兴旅社、海城宾馆、麦特好超市等上千个商业网点让这错埠岭变成了市北新的商圈,臭水沟变成了清水河,昔日的荒坡野岭不见了,变成了连接城市东西的主要的交通干道,那些花园式的居民小区取代了过去的村庄。如:四方实验小区、清江华府、青建太阳城等。原先意义上的错埠岭村消逝了,吴家村消逝了。现在归属辽源路街道办的错埠岭四个小区已经焕然一新,旧貌换新颜了。
错埠岭周边的变化,也就是青岛的变化。错埠岭村的历史,也就是青岛历史的一部分,写好青岛这部厚重的历史,挖掘错埠岭村百年来的故事和发生的变化,是我们每一个老一辈朋友应该担负的责任和义务,也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柳已青工作室,您也可以通过renwenqingdao@163.com或拨打电话80889509联系我们。

这一站曾叫错皮岭

搭乘地铁,一起回顾错埠岭站的前世今生

新闻    时间:2016年12月20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刘广东(右)在错埠岭碑前
青岛早期村民过年时的全家福
于氏族谱
半岛记者 张文艳

地铁3号线全面开通,极大方便了市民出行。从双山车站到青岛北站的历史我们曾予以挖掘。如今从双山站到青岛站站点的过往故事,同样值得关注。在最新开通的南段中,有一站名叫“错埠岭”,对青岛人来说这里并不陌生,一个村庄,一座庵子,热闹的庙会,只是到底站名背后会有哪些酸甜苦辣的沧桑经历?错埠岭,曾经是沉默无闻、贫穷落后的市郊村庄,它又历经哪些沧桑?“错埠岭站到了”,当地铁上的报站声响起的时候,您可以跟随我们,跟随老居民和专家一起,回忆错埠岭那些事儿。
青岛解放前后的于姑庵庙会
错埠岭村早在600年前的明朝永乐年间就已现雏形,只是当时的名称并非错埠岭。
“错埠岭位于今市北区,东自徐家村至洪山坡,北自洪山坡经广东公墓到哈尔滨路,西自鞍山路经山东路至延吉路,南自延吉路至徐家村。因地势南埠高,北岭低,埠岭交错,遂依地形而得名,也有称环埠岭”,根据青岛作家、《记忆中的市北》编纂人之一、错埠岭居民于向阳先生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当时的错埠岭隶属于莱州府鳌山卫管辖的,鳌山卫分管雄崖所、浮山所,浮山所,管辖有4个军寨、9个军屯和18个墩堡。
然而,错埠岭最初的名称非常有趣,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刊出了一部《莱州府志》,该书的第五卷中有《兵防》条目,在记述浮山寨备御千户所时,列出了它辖属的18个墩堡名称:浮山寨备御千户所,属鳌山卫,设官正千户、副千户、百户、辖军寨四、墩堡十八:曰麦岛、曰错皮岭、曰双山、曰塔山,在所东……读者可能有些恍惚,错埠岭何在?错皮岭是也。如果在这里能看出错埠岭的踪迹,那么《即墨县志》的记载就有些独特了:浮山所墩堡十八、麦岛、错皮岛、双山……此时的错埠岭又有一个名称:错皮岛。无论是错皮岭还是错皮岛都流传于明清时期,大约到了清末民初,“错埠岭或如同中国地图上所叫的岭上村,是一个有300口人的高地”,德国人海恩里希·谋乐在1899年出版的《山东德邑村镇志》中这样描述。民国十七年(1928年)出版的《胶澳志》,也已将此地记为“错埠岭村”了,当时该村约有122户、722人。
于是问题再次显现,村民从何地而来?
根据家谱等资料记载,明朝永乐年间(1403年到1424年),由于氏自登州文登县大水泊迁入此地建村。不同于其他大多姓氏迁自云南、山西等地,大水泊是众多于氏族人的迁徙地。《于氏族谱》中记载,“于氏出自姬姓,为周武王姬发的后代,周武王第二个儿子邘叔被封在邘国,即今河南省沁阳县北部西万镇邘邰村,后来,邘叔的子孙就以国为氏,后去‘阝’为姓”。有于氏后人称,“元初,迁入山东省文登县大水泊”。于氏在文登大水泊留下重要的根基。
在那个年代,生命的根本是土地,如果遇上灾年或者人口繁衍过快,便不能维系生存,迁徙是明智之举。于是,又有于氏从大水泊迁出,与当年迁徙聚集点的山西洪洞大槐树相似,文登大水泊里有个大榆树,在树底下,亲属分离,挑着简单的包裹,告别故土。因为当年的交通不便,有的别离便是永别。就这样,部分于氏风餐露宿,几经辗转来到了错埠岭,决定在这块山岭高地安身落户。位于辽源路上的错埠岭碑文镌刻着:“数传而衍为三支,长、三两支迁徙他处,唯二支独留此建村”。
当时的这片山岭有墩堡,然而只有5名军士守卫,“但当时军队实行的是亦战亦耕制度,大量的士兵平日则耕地种田,一旦有战事,则立即充军投入战斗。所以说错皮岭烽火墩堡的士兵遇有敌情,白日举烟,夜间燃火,屯垦之军士和军户便可迎战倭寇,守土保疆。到了明代中期后,倭寇已经很少侵扰青岛沿海了。显然这里的居民能安居乐业,和有错埠岭军民的常年驻守不无关系”,于向阳称。后有萧、袁、刘、张等姓氏先后迁到此地聚住。
2
旧貌记忆 往昔的艰苦与快乐
“青岛市外埠出东镇,即无山不秀,无水不清,三五人家,自成村落,疏篱点点,掩映野桃溪柳间……男子朴拙无华,言辞和蔼,女子则颀秀而长,明目皓齿,见人不避,而举止娴雅……村村有酒店,可随意痛饮……”这是1929年,诗人刘少文在《青岛百呤——四十五》中的记叙。当年,东、西吴家村,东、西太平村,错埠岭三处是天然毗邻的村庄,尤其是东、西吴家村与错埠岭相邻,“风俗和生活习惯基本相同”,老东吴家村村民、现居住于新岭花园的王义界告诉记者。
因而,我们可以从老村民王文廷的《东吴家村》中窥见东、西吴家村和错埠岭的旧貌。
错埠岭站地铁周边,当年山岭起伏、沟壑纵深、土地贫瘠,近错埠岭地带更是因坟丘荒冢、砂砾碎石无法耕种。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清晰记得,他在青岛图书馆任馆员的时候,曾抓点浮山后村,每个周日他利用休息时间到浮山后指导村图书馆工作,成为当时的典型。“我从吴家村经过于姑庵下去一个大坡再上去就是浮山后,需要经过马兰顶”,这段路在鲁老先生的记忆里是荒凉的,破旧的。
于向阳称,青岛档案馆里有这样一段资料记载,德占时期“德国殖民者要将会前村变为植物园,将其附近居住的360多户居民搬迁到错埠岭新居民区,其中150多户居民便在错埠岭安家。居民们从海边迁离,但他们的生活方式没有改变,依旧家家户户从事打渔、补网、种菜等活动。错埠岭这片的居民流传着一个特殊的节日‘上网节’,是从先人那里继承下来的”。这是错埠岭周边居民的生活方式,清苦,忙碌。
不过,奇怪的是,记忆的味道虽然五味杂陈,但当许多旧日的场景、曾经熟悉的人物都被撩拨起来时,竟然再苦的日子,也有快乐的滋味。在王文廷的记忆中,村民的屋顶全都“披着麦秸草,日子过得好的人家也有铺上两趟瓦檐的”,“屋顶上搭着的用来保暖的海带草”。然而房屋虽然简陋,但“年久长出来的‘马虎爪子’秋后开出了茄色小花,无不为简陋的村舍装点上少许色彩”。“冬季枯水期,海泊河底残存的浮水结了冰,村童滑冰,打‘懒老婆’。河堤上落满了杨树叶子,孩子们划拉一筐,再到东面的山上拾黑松结的‘松花笼’回家当烧火儿。孩子凑堆儿在场院墙根下夯成一团,喝号子‘挤油’取暖,孩子们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丝毫也感受不到北风的寒冷”。
振华农工商总公司的刘广东出生于1956年,在他的记忆里,错埠岭周边都是小平房,由于出生在特殊的年代,所以童年给他最深的记忆是吃大锅饭。不过由于物资缺乏,喝稀饭、饿肚子是常有的事,“那时候错埠岭土地少,种的粮食也少,主要靠种些蔬菜维持”,所以发下来的粮证上都刻着“菜农”。不同于市民,菜农的待遇是“供应70%的粗粮,30%的细粮”,市民则正好相反。刘广东小时候最盼着过年,因为每年只有忙年的时候才有机会逛逛当年最为繁华的中山路,那里有著名的五起大楼,还有青岛大包,以及热闹的百货公司,当然,徒步来回是主要的出行方式。
即便并不富裕,但这里曾有过不少工厂和企业。最初,刘少文所称的吴家村、错埠岭一带“村村有酒店,可随意痛饮”,是源于东镇的影响。“20世纪20年代初受东镇一带商业和工业的辐射影响,东吴家村村民纷纷弃农经商或务工,做小生意的人逐渐多起来,茶炉、杂货铺、酒肆等小商铺以及一些小织布作坊应运而生”,如果这些个体户不成规模,不值得大书特书的话,那么各大工厂则在错埠岭地区如雷贯耳。青岛冰柜厂、沙发厂、纸箱厂、日用化工厂、床单厂、红卫电线厂、石棉一厂、汽车修理厂……工厂们被一道道铁丝网围了起来,生产着市民生活必须的日用品,同时也为周边的村民提供了工作机会。后来,由于城市化进程扩大,再加上污染问题,这些工厂大部分停产关闭。

故痕难寻

老村成为新社区

新闻    时间:2016年12月20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错埠岭的百年变迁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4
改造前的于姑庵
如今的观音寺
3
古庵旧事 于姑庵的传奇经历
地铁开通,赶赴火车站异常便利,这对即将在春节回家过年的居民来说无异于一件乐事。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中最大的传统节日,小时候的刘广东盼望,当年的错埠岭居民和吴家村居民也都盼望。和青岛周边的其他村民一样,王义界记得过年必须说吉利话等的年俗,也兴奋地回忆起参加庙会的场景。
而在错埠岭,庙会近便、热闹。“妇女们忙活了一年早盼着耍正月轻快轻快。正月里,村里有办耍儿的,踩高跷、跑旱船,逗乐了看耍儿的人们,媳妇姑娘们抱着孩子笑声不断。从别村来办耍儿的,村里要管饭吃,大碗面条里放上块大膘肥猪肉算是‘头等饭’。到初三媳妇走娘家,初四初五走姑舅家,初九萝卜会,十一于姑庵庙会,十六海云庵糖球会,廿三还有阎家山庙会,真是耍正月吃正月”,王文廷撰文称。
提到错埠岭,不能错过也值得一提的是于姑庵庙会。
于姑庵位于福州北路,现名观音寺,原名“黄德庵”,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据文史学者滕学臣生前所著的《老台东有个于姑庵》称,相传唐太宗李世民在开元盛世后,居安思危,为了世袭王朝,“找来朝廷谋士李淳风、袁天罡兄弟寻太平天下四大擎天柱:即皇,儒,佛,道四柱,兄弟俩人恭奉圣命,将皇、儒两柱设在内宫;佛柱设在五台山,道柱则设在崂山”,然而,两人来到崂山后,并没有找到天眼和地眼。“后又用八卦罗盘继续寻找,结果在错埠岭这块宝地东南方向,找到了崂山的天眼和地眼,俩兄弟马上回京复命,皇上很高兴,下令择吉日在此盖庙,并御赐寺名:‘黄德庵’”。
“过去黄德庵里香火很旺,法会圆满;每逢正月初一都要举办弥勒菩萨圣诞法会,特别是正月十一庙会和六月廿三日‘牛魔王生日’这几天”,农人上香期盼平安,生意人来摆摊,民间艺人来表演,非常热闹。时间到了明代成化年间(1465年~1487年),错埠岭于姓三世有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闻佛法,长大后,不思儿女之事”,成年后,家人逼迫她成亲,她竟然趁轿夫上坡前在黄德庵北落轿歇息之际,进入庵内落发为尼。
后来,在庵附近的河马石村里,“有个状师(律师)叫马金怀,很受当地人的尊重。经常去浮山所赶集,他每次路过黄德庵都要进来歇息、喝茶,与和尚聊天”,开始和尚还热情接待,后来发现马金怀只喝茶不给一点香火钱,于是不再欢迎他。马金怀恼羞成怒,竟然收集了许多猪、羊骨头,埋在庙宇四周,到即墨县告和尚的黑状,称他们不务正业,喝酒吃荤。县官带人查出骨头,下令让和尚搬走,在百姓的多次请求下才留下了于尼姑。于尼姑掌管庵子后,到处化缘集资,扩建修缮黄德庵。“新庵址选在原黄道庵址向南6米处(现在庵址),建好后取名为‘于姑庵’”。关于于姑庵的得名,鲁海先生还记得母亲那代人曾口头传说于姑庵里真有“鱼骨”,“说是大鲸鱼或者鲨鱼的骨头”。庵内共有正殿、东廊房、西廊房、天王殿以及南阁殿5个殿。提起南阁,王义界有段记忆,年少时,他曾去看过,“里面画着壁画,内容现在回忆起来是教育人的,比如做买卖短秤,有个小鬼用秤钩商贩眼,如果犯了罪要抱火炉,若偷盗则把手剁了去,当年看着有点瘆人,其实是一种惩戒”。
自此,于姑娘在庵内收徒,一代接一代,庵内香火旺盛。于姑庵经过数次修建,规模逐渐宏大。“有史料记载,在1934年沈鸿烈当市长时,于姑庵有地100多亩、山岭70多亩。庵地统由错埠岭村会首于京召管理,租给错埠岭村、洪山坡村及徐家村的农户耕种。庵内尼姑自留七八亩地,种粮食和蔬菜。她们请了一名雇工,还购买了一头小毛驴和一盘石磨。有时自己种的蔬菜吃不了,便拿到集市上去卖,过着亦禅亦农的生活”。
于姑庵里“最多时有6人,最少时也有3人,近代尼姑有:本成、觉真、昌修、昌莲、隆尘、隆奇”,名气最大的当属觉真。觉真,俗名赵玉芳,生于1909年2月2日,益都北城人。她于上世纪20年代带着母亲来到青岛,在大英烟草公司工作。赵玉芳姿容出众,有大英烟草公司“牡丹”之称,“当时流氓骚扰者甚多,使她无法招架,无奈带着多病的母亲到于姑庵落发为尼,于姑庵为她举行了剃度仪式,后被记者闻知采访,刊于报纸”。这件事也成为鲁海母亲茶余饭后的谈资。据错埠岭有老人讲,觉真在于姑庵举行剃度仪式当天,同事们还凑钱请了京剧团,在庵前搭台唱了一整天。
后来的于姑庵随着时局的动荡也曾历经风霜,庵里的两棵500多年的古银杏树是最好的见证者。特殊的年代里,“僧道悉被遣返。觉真去即墨金口还俗,享年57岁”。
不过,让青岛人、错埠岭人与于姑庵记忆紧密联系的还是于姑庵庙会,每年正月十一举行,香火甚盛,俗名庄稼老会,即纪念中国古代传说的教民稼穑的“后稷”。当地村民赶庙会自不在话下,今年71岁的王义界记得,一到庙会就变天,“正月十一山,十天九天不好天”,他说那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估计与节气相关,这也是我国二十四节气入选世界非遗的原因。“我没鞋穿,拖拉着哥哥的鞋就去了,问父母要两毛钱,擎着两个糖球,买个扑扑噔,很高兴。只是被那五分钱的火烧馋得不行”。
关于错埠岭的记忆和往事还有很多。
如,在原来的错埠岭南面的山岭谷地内有个打靶场,“打靶场位于绍兴路以东,福州北路以西,辽阳西路以南,吴田路以北的一块较为平坦的谷地中”,“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这儿曾一度成为刑场,后来刑场外迁,成为了军事禁区”,张润东在《昔日的打靶场》一文中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此山谷沟地被军队经过平整、扩建开僻成为打靶场,成为部队射击训练的专用场所”,“尤其是驻青部队新兵射击训练基本都是在这儿进行的。那时候,这一地带全是荒山野岭,只有经过错埠岭村南头至浮山后、石老人、沙子口的土质较窄的一条马路(即现今经过扩建的辽阳西路)从这儿穿过”。在老错埠岭人的记忆里,由于沟沟坎坎较多,道路也不太便利。“打靶场的入口,大约在今辽阳西路以南的绍兴路一带,由一条小土路拐着弯连接着马路。马路的南侧是隆起的高地,人走在马路上,是看不到高地南面打靶场内情的,打靶场的南面是陡峭的山岭,山岭的南侧山下是田家村的辖地。那时,从马路上经过时,经常会有清脆而又杂乱的枪声从山野中传出”,”全军兴起大练兵、大比武时,此处更是繁忙如梭,整天人影绰绰,喊声阵阵、枪声不断”。如今,这里早已被高耸的大楼覆盖。
再如,于小脚。据王义界告诉记者,于小脚是错埠岭人。记者查阅了于小脚的史料,显示她原名于春汀,原籍江苏赣榆,是个私生女,后被叔叔(也有说法是被骗子)带到青岛,叔叔在码头打工,偶尔去妓院,后来干脆把她寄存在妓院,耳濡目染中于小脚不但成为名妓,而且还在黄岛路开办了“平康五里”妓院。后来她当老鸨,作恶多端,贩卖、残害妇女,投靠日本人,被判处死刑,在第一体育场举行了万人公判大会。至于她与错埠岭的联系,虽然也得到了错埠岭村民的确认,称她确实是错埠岭村人,但记者并没有找到相关史料作为证据。
还有,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期,曾在错埠岭山下开设了温泉旅行社,供他们游玩打猎休闲所需,后来,被抗日志士炸毁;而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错埠岭村的许多爱国人士为祖国献出了生命。
时光抹去了旧日的痕迹。
上世纪80年代后,楼群新区出现在错埠岭一带,村民转为城市居民。于向阳称,“由于村史久远、居民间沾亲带故,往年的几次拆迁中本村居民们多数都愿回迁旧地,以便于回迁后常串门、多走动。跟现在的浮山后一样,如今的错埠岭四个小区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市民居住的条件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变迁。早些时候这里出现了圈地种菜、道路坑洼不平、蚊虫杂草丛生等众多问题,当地的村民都十分苦恼,并无能为力。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经过一系列集中整治,各小区内绿化得以提升、路网建设受到促进、停车坡得到调整、楼院亮化了、建设了居民游乐的广场等设施”。整齐的小区,便利的商超,快捷的高架桥,如今的错埠岭早已旧貌换新颜。
错埠岭碑文
于向阳
王义界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