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科举换门庭,家风润黄家  

2016-11-24 09:56:09|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举换门庭,家风润黄家

即墨黄家的熠熠星光与动人故事

新闻    时间:2016年11月22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科举换门庭,家风润黄家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文/半岛记者 张文艳
图/黄济显先生提供

一个人有故事,一个家族有历史。即墨五大家族之黄家便是一个有故事、有历史的家族。这个家族的历史有两页,一页是沧海,一页是桑田。在沧海桑田中,留下无数个闪耀即墨,名望山东,甚至声震全国的名字。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树立了或谦逊包容,或孝顺善良,或勤奋好学,或疾恶如仇,或造福百姓的家风。为官者,不负皇恩,治学者,遍植桃李,他们不但留下历经沧桑的遗迹,还留下无数珍贵的作品,供后人敬仰与学习。英国诗人雪莱曾这样写过,“历史,是刻在时间记忆上的一首回旋诗”,这首诗歌,后人仍在记录与谱写。本期,我们走进即墨黄家,跟随黄氏后人与专家一起,聆听黄家故事,沐浴黄氏家风。
家风缔造者 黄正:能人,能忍,能仁
永乐二年(1404),从青州迁居而来的黄姓族人耕作农田,勤勤恳恳,打下基业。当然,黄家并非庸俗之辈,否则后世也就不会有如此多的名士豪杰。在600多年的传承中,优良的家风是先祖的家训,也是他们从实际行动中印证的。在黄氏第十九世孙,即墨历史研究爱好者黄济显看来,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五世祖黄正,“他其实是一位被忽略的贤人,正是这位老长支之五世祖,为黄家的家风奠定了基础”。

性仁厚重信义

黄正,字用中,号东村,寿官,乡饮大宾,他“世业农,性仁厚,重然诺”,他的事迹被记载于清《即墨县志》、《即墨黄氏家乘》《即墨黄氏族谱(城里族)》中。
黄正重信义。“有一年,他家中存有芝麻,有客商来买,价钱讲好后,没有付钱,说等几日后再来取。第二年春天,芝麻的价格已经翻番,有人劝黄正说:这么好的价格你不赶紧卖,何苦等客商?黄正说:‘我和客商有约,我不想为了多挣钱而失去了信义啊!’”(《优秀历史人物》,黄济显著)如果换成别人可能就把芝麻卖掉了,但黄正坚持等客商。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直到有一天他碰到客商,问对方怎么还不来买芝麻,客商非常惊讶,以为黄正早就卖出去了,一句空口承诺,没有定金,怎么可能还是原价购买?但黄正说:“不能把钱看得比信义还重要。”最终,他仍按照原定的价格把芝麻卖给了客商。
有一个人与黄正的交往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这位黄氏族人性格仁厚、宽容、谦逊的一面。这人也是个商人。黄正与他一起到江淮一带卖粮食,换了钱要过江买货物。但当时江船上强盗不少,他们抢劫财物,然后把客商推到江里淹死,异常凶险。黄正对同伴说:你家里连儿子都没有,就不要去冒这个险了,让我自己去吧,我家里有儿,即便遇到不测,也有人处理后事。于是他带着钱上了船。到了江心,黄正发现船家鬼鬼祟祟,定非善辈,便灵机一动,对船家说:“我渡江去买货却忘记了带钱,这怎么办呢?”他摘下帽子,抽下头发上的簪子送给船家说:“让你空跑了一段路,这是答谢你的。我就住在江边不远的客店里,你把船划回去,我回去拿了钱再来,那时一定重谢你。”船家深信不疑,等上了岸才发觉中了黄正的脱身之计。黄正上岸后,准备回客店,遇到店主人慌慌张张地告诉他:赶快回店吧,你的同伴正在偷翻你的行李。黄正回店后悄悄观察,发现同伴果然正在翻找,他便劝店主人先不要声张,如果现在进门,就会令他非常难堪。黄正怕同伴丢失脸面,一直等到他收拾完毕从房间里出来,才与其从容相见。

有其父必有其子

正是因为黄正的忠厚仁义使得他培养出一位刚正不阿的好官:黄作孚。黄作孚(1516~1586),字汝从,号仞斋。自小聪明勤奋,估计这也是黄正决定代替同伴冒生命危险的原因,因为他有个好儿子。黄作孚“从小就非常喜欢下棋,少年时,就能给同龄人讲授《易经》。他一度因贪玩影响过学业,但觉察后自责说:父母生养我多么不容易啊!又渴望我成才,我这样下去,怎么能对得起父母呢?于是,毅然断绝了与他一起贪玩少年的来往,到镜容山的书舍关门读书”,黄济显说。
明嘉靖丙午年(1546),黄作孚中举人,癸丑年(1553)中进士,在兵部观政。例授文林郎,任山西高平县知县,他为黄氏第一位进入仕途的人,著有《讱斋诗草》等,也是黄氏文学的开启者。“时值奸相严嵩当权”,“黄作孚洁身自好,不依附权贵,正气凛然。他曾诵读忠臣杨继盛弹劾严嵩的奏章,非常感慨地说:“杨继盛大丈夫也,很值得我学习”。虽然严嵩多次拉拢他,都被他断然拒绝,直至遭到严嵩党羽陷害,卸任回乡。回乡时,他身无分文,还得靠其他官员的资助,可谓清廉至极。尽管如此,回到老家后的黄作孚仍乐善好施,处处为他人着想,振兴乡邦文化。邑人进士周如砥称:“正人在朝朝重,在野野重。盖先生有焉。”

令人瞠目的忍耐力

黄作孚的一切,离不开父亲的谆谆教诲。再回过头来看黄正。他与那位同伴的故事还没结束。1553年,儿子黄作孚中了进士,在乡里是件可喜可贺的大事,乡里乡亲都来祝贺,唯独没有见到当年下江南的同伴的身影。几年后,同伴路过黄家,恰巧被黄正看到,他连忙拉着对方诉说想念之苦。可同伴说:“现在我俩贵贱差异太大了。”黄正摇头说:“富贵既是昌盛的标志,也潜伏着衰亡的危机。如果我是一个得了富贵就忘旧的人,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富贵了。”或许,黄正预言了黄作孚的遭遇,也为儿子的正义宽心,点赞。说完,黄正设宴招待同伴。席间,耳酣眼热之际,同伴竟然啃起黄正的小指,令其疼痛难忍,以至于几日废食难寝,儿子黄作孚还以为父亲生病了。后来家人才发现了伤口,指头的筋都露出来了。
黄正的事迹还有很多,“黄正的家住在东关,他靠近城郭的田地多数种植树木。邻居的孩子经常去偷伐树枝。有一天夜里,黄正发现有人在高树上偷伐树枝,他怕偷砍树的人受惊从高树上掉下来受伤,就一直等到那人从树上爬下来,才向前对其进行劝导”;“一次,黄正骑驴到田野,碰到一个丢了驴的人,这人误认为黄正的驴是他家的,非让黄正下来还驴。黄正说:你把我的驴牵回家去仔细看看,如果认为驴的确是你家的,那就是我的罪;如果不是你家的,你再给我送回来。第二天清晨,那家人的驴自己回家了,对方把驴送还给黄正,并道歉称冒犯了长者。黄正并不在意,说:“凡物都有好多相似的”。这样通情达理之人,使得黄家形成了优良家风,“家风始终保持着不骄横,不奢侈,不放纵,忠厚待人等优良传统。在黄正的治理下,家境日盛,后代大有作为”,黄济显先生总结说。这位黄家仁义先祖,以85岁高龄辞世。
仕途佼佼者 黄嘉善:有方,有略,有功
“‘忠厚传家,诗书继世’是即墨黄氏的优良家族传统。”黄济显说。这句话我们并不陌生,因为上一期我们在蓝氏家训中也看到这一条。这似乎是当时在即墨奋斗的各大家族的共同点。他们以务农起家,勤恳经营,经过几代,日渐富庶。于是,治学的理念在家族中逐渐被重视,黄氏城里族在即墨、崂山等地开办的学校就是例证。

桃李满天下

崂山石门山西麓的上、下书院,以及崂山书院,都是黄家人创办,或者由黄氏族人担任负责人,比如上下书院就是黄作孚、黄作圣兄弟创建于嘉靖年间,崂山书院的山长(即院长)从咸丰八年(1858年)由黄念昀担任。还有不其山东、康成书院南的玉蕊楼,是黄宗昌于万历四十五年(1619年)敬慕汉郑公康成而建,时黄氏子弟上学的最佳去处。还有鹤山东南麓的上庄书院,是八世祖黄宗晓、十世祖黄贞麟祖孙的杰作,是本族和外姓子弟读书之地。漱芳书塾则是黄氏族人教书育人的家塾,由黄守平设立。除此之外,“黄氏家族还设置甚至建立了一些专门用来读书、写作的场所”,黄济显说,比如浮山读书处、西流读书处、镜岩楼读书处等。
好的学习环境之下,黄家更加倡导刻苦学习的学气。黄鸿中便是黄家学习的典范。和天才黄作孚、黄嘉善不一样,他并不聪慧,完全靠刻苦学习,年少时,全凭死记硬背,甚至成为“笑柄”,但他并不在意,只顾学习。他求知若渴,不受外界打扰,除非对方是来请教问题。他参加科举十余次,屡败屡战。功夫不负有心人,黄鸿中终于在52岁中举人,59岁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开始了官场生涯。
重视学习,是因为黄氏族人能够意识到,科举能够改变命运。即墨市博物馆副馆长陈海波在《黄嘉善之子黄宗庠与“千字文”》说:“在封建社会,特别是进入明清以后,科举制度逐渐完善,进入仕途主要有以下几条途径:一是参加科举,二是祖先恩荫,三是地方举荐。”早期的黄家从外地迁徙而来,既无祖先恩荫,也无地方推荐,显然“科举”使他们翻身的最有力的途径。因而,在这条道路上,黄家涌现出不少名人名仕,他们在官场上施展宏图,但同时不卑不亢,正义凛然。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黄嘉善。

文武兼备的典范

七世祖黄嘉善(1549~1624),字惟尚,号梓山。明万历四年(1576)举人,第二年中进士。官至一品,是黄氏登仕途之佼佼者。上面提到,黄嘉善是天资聪敏的代表人物,他“读书过目能诵,为文雅畅”,登上仕途后,更是文武兼备,治政有方,治军有略。“黄嘉善生活的主要年代是嘉靖、隆庆、万历、泰昌、天启五朝,一生中有二十年一直戍边宁夏,任宁夏巡抚,总督陕西三边,为安定明王朝西北地区,加强与西北少数民族的团结殚精竭虑。泰昌、天启两朝为顾命大臣,晚年身体衰弱,适逢东北沈阳被少数民族占领,在此危难之时,以赢弱之身位列朝班,辅助两朝新帝,稳定了东北地区的局势,受到褒奖。”陈海波先生说。
1577年,黄嘉善初任河南叶县知县,励精图治,把叶县治理一新。四年后,升南直隶苏州府同知,后调任山西平阳府府丞。“他为政清廉,决狱公正,深得人心。上级有大事难事,均召黄嘉善去研究解决。时值‘大同缺守,需干练者补之,众议非黄丞不可’。”万历二十年(1592),升任山西大同府知府,为防鞑靼侵扰,严于治理,“威名流闻,虏中皆畏服之”。万历二十三年(1595),黄嘉善升任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兼左卫兵备,身兼武职。这时,他将机智、聪慧充分发挥,并不蛮干。一次,鞑靼首领著力兔集结兵力,准备偷袭侵略,黄嘉善得知后并不慌张,他命令副将带着酒肉到敌军军帐中,称“闻大军远道而来,特备酒肉犒赏”。这下敌人犯了嘀咕:我们本是偷偷前来,他们不但知道,而且还用备下酒食,莫不是早已设置好圈套等我们钻?心虚的鞑靼吃饱喝足后灰溜溜地撤退了,再也不敢进犯。黄嘉善未伤一兵一卒便逼退敌军,不可谓不神也!
后来黄嘉善几次得以升迁,万历二十九年(1601),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此时的边疆由于叛军侵袭一片混乱,无人愿任。黄嘉善到任后励精图治,整顿军纪,多次打击鞑靼侵扰,保卫了边疆安宁。他抚夏十年,功著边陲,因屡次大捷,黄嘉善升太子少保兵部尚书。明文学家、书法家,江阴人王穉登(1535~1612)为黄嘉善作诗曰:“灵武妖氛扫未清,十年狐鼠尚纵横。中丞仗钺新开府,骄虏新笳莫近城。帐下几人能草檄,秋来无处不屯兵。君王欲识边臣苦,一夜清霜绕鬓生。”

为国殚精竭虑

之后黄嘉善几次升迁,但由于戍边二十年,为安定西北边陲耗尽了心神,曾几次辞职不赴。他以《元日宁夏题壁》诗自慰道:“天涯留滞客愁新,枕上俄惊爆竹频。春到贺兰家万里,青山应笑未归人。”直至万历四十六年(1618),后金攻陷抚顺,国难当头,他才以七十岁高龄,慷慨赴任兵部尚书,入京共议兵事,然而,由于朝廷没有采纳他的合理建议,兵败。黄嘉善最终再三上疏乞休,但皇帝不允。由于身体实在吃不消,万历四十八年(1620),最终获准返乡后,“伏枕不问门外事”。后朝廷“述及前功,又累进太子太傅、太子太师,加柱国少保”。
天启四年(1624年)11月16日,76岁的黄嘉善病逝,彪炳史书的黄氏巨星陨落,“熹宗闻讯,辍朝一日致哀,赐祭九坛外加一坛,诰赐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太保。天启六年(1626)十二月十六日安葬在即墨舞旗埠南墓园”。
黄嘉善的忠诚正义与忠心报国成为黄氏族人心中永不磨灭的烙印,世代传承。
不畏权贵者
黄宗昌:为民,为国,为家


“先祖们具有许多优秀品德,可简要归纳为如下六个方面:一是艰苦创业,忠厚为人;二是谦虚谨慎,于物能容;三是敬老爱幼,乐善好施;四是重视教育,刻苦好学;五是廉洁勤政,不畏权贵;六是在朝在野,造福百姓。”《即墨黄氏家乘·后记》中如此总结。
如果说黄嘉善是在朝在野,造福百姓的典范,那么,他的侄子黄宗昌则是廉洁勤政、不畏权贵的代表人物。
黄宗昌(1588~1646)字长倩,号鹤岭。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举人,天启二年(1622)中进士。历任直隶雄县、清苑县知县、山西道监察御史,奉旨巡按湖广。黄宗昌所在的朝廷当局动荡,宦官魏忠贤把持朝政、网罗党羽、无恶不作。黄宗昌任直隶雄县知县期间,调查出魏忠贤党羽的犯罪证据,“将魏党一一依法惩治,大快人心,深得乡民拥护,离任时士民皆号泣,翌年奏为天下循良第一”。自此,在清除魏忠贤党羽的斗争中,黄宗昌坚持不懈。他多次上书弹劾清除魏党,敢于谏言的事迹被载于《明史》暨《东林列传》,为后人敬仰。然而,崇祯二年(1629)十月,黄宗昌奉旨巡按湖广时,他的正直伤及一些内阁大臣的利益,他们上书排挤黄宗昌,无奈,他离职回乡。
不过,黄宗昌的事迹并没有结束。“崇祯十五年(1642年),清兵侵入关内,横扫山东一带,一路东进,直抵胶东,十二月围即墨城。黄宗昌变卖家产作军饷,率领乡民登城抵抗,黄济显说,他的次子黄基,跟随父昼夜守城,风餐露宿,“因中流矢贯额,犹力战不退,至晚伤重身亡。其妻周氏及妾郭氏、二刘氏殉节,《明史》记载谓之‘一门五烈’。黄宗昌强忍悲痛,率众三战三胜,击退攻城清兵,即墨城得以保全,人民免遭屠戮”。
晚年的黄宗昌隐居在玉蕊楼书院,不但聘请名家培养后代,还踏遍崂山,寻胜探奇,撰写了崂山第一部志书《崂山志》文稿。他还始建崂山华严寺,原名“华严庵”,后其子黄坦遵父命继建,只是,黄宗昌没能看到华严庵建成,就溘然长逝。
在陈海波先生看来,黄氏与佛教的关系密切。即墨博物馆有一件镇馆之宝: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宋代《妙法莲华经》,他推测,这部经书从四川辗转到即墨极可能与黄氏家族关系密切。“黄宗昌出资创建了即墨城的准提庵和今崂山的华严寺两座佛庙。黄嘉善之弟黄纳善,19岁皈依憨山大师,诵经终生不入仕途”,陈海波说,就连黄嘉善之孙黄培冤案之后,都与佛教产生了关系。黄培崇祯年间官至朝廷锦衣卫指挥佥事,在明亡之后回到即墨,结社吟诗,意寓反清。然而,黄培的秘密行动被其家仆黄宽之孙黄元衡告密,称黄家私下刻印,并收藏有“悖逆”的诗文书籍等,酿成“文字狱”之祸,被处死,史称“黄培文字狱案”。“黄培死后,他的女儿携其遗像出家崂山,终身为尼”。“此案使得黄氏族人的仕途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牵连。”黄济显说。
不过,显然黄氏族人没有被恶势力打垮,到了十世至十二世祖时期,族人仕途再次崛起,尤其是黄贞麟,让黄家仕途再振,“祖孙三代,一门四进士”。100多年之后的乾隆后期到清末民初,政局动荡,风雨飘摇,即墨黄氏也日趋艰难,“处于‘书香门第,清贫人家’的境地”,黄济显说,尽管如此,他们仍然没有忘记读书学习,教书育人。书本对他们来说,即便不能改变命运,也能为后世留下传世作品。黄守平编汇《黄氏家乘》二十卷,黄肇颚参与编修《即墨县志》、编写《崂山艺文志》等。即便到了近现代,即墨黄氏人才辈出,其代表人物是黄氏第十九世孙、中科院院士、地质学家黄劭显。
无论是先祖们的事迹,还是他们秉承的家风,“这些,都是祖先留给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形资产,是一笔十分珍贵的精神财富。”黄济显先生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