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2016-11-10 12:18:07|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新闻    时间:2016年11月0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张文艳

  周景王三年,即公元前542年九月初七,一个男婴在鲁国卞(平邑县仲村镇,今济宁市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村)诞生,这是一个普通的贫苦人家,但这个新生儿却不平凡,他被认为是仲氏的始祖,因为他是尊师重道、忠勇果敢的代表人物,他叫仲由,字子路,《论语》中除了“子曰”外,出现频率较高的“子路曰”中的子路,孔子的得意门生,先贤仲子。
  宁夏路街道宝应路文化广场里,先贤仲子石像目光坚毅,左手拿书简,右手握宝剑,在追随孔子周游列国中,一方面学习儒家学说,一方面保卫孔子安全。仲姓溯源中排在第一的说法是:史载仲姓为姬周遗苗,仲氏渊源可追溯至上古黄帝,因此仲姓是炎黄后裔数千年族系史中繁衍谱系最古老、辈份最明确、脉络最清晰的家族之一。黄帝有一个曾孙名叫帝喾,也是氏族首领,身边有八位才子,史称八元,八人中有两兄弟分别叫仲堪和仲熊,他们的后代都以仲为姓氏,是仲姓祖先。据史书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在贞观八年七月三日观看唐以前的姓源著作《万姓录》时,发现仲氏渊源最悠久,曾说:“朕观诸谱,仲氏最古,上至轩辕,下逮子路”。“仲氏后人尊子路为始祖,仰为旗帜,感召后人修身治世、忠勇报国”。
  仲家洼仲姓的历史便是子路后裔的延续。他们迁徙的说法不一,在《仲氏家谱》中记载:“仲氏由六十六代先人讳振诚其妻仲辛氏,携四子贻礼、贻瑞、贻德、贻来自即墨宋家町来浮山所定居。这一家为浮山所仲姓始祖。”于是,研究者以此为线索继续往上追溯,“子路第61代孙仲三铎,自李哥庄迁至即墨城西三十里宋家町(今即墨市普东镇王家街)”。追踪继续,到山东龙口黄县《仲氏族谱》记载的“子路第54代孙仲均美,元朝时自济宁州仲家浅迁徙至龙口”便因仲姓人居住分散无法继续找寻答案。虽然族人中流传着“听说来自云南”的说法,但没有史料可以证实。
  能够了解到的是,明末清初仲姓人为了生存,扛着家伙什儿从浮山所来到仲家洼开垦荒地,立屋种田,因为地处洼地,取名仲家洼。在最初的200多年间,这里只是一个很小的村落,三十几户人家住在简陋的房屋里,靠天吃饭。到上世纪30年代后期,小村落开始迅速膨胀,特别是青岛解放前夕,随着逃难、投奔亲戚等各种理由的人群拥向这里,这个曾经的小村落变得拥挤不堪,除了仲姓以外,张、葛、胡、姜、赵等多个姓氏在此聚居,逐渐地,仲家洼变成了南仲,麻雀岭、八丈沟、菜园户也成了村落的名字,它们就是后来的西仲、东仲和北仲。当然,人们还是习惯把它们统称为仲家洼。“历史赋予仲家洼兴旺的人丁,却没有赋予他们足够的生存空间。这块方圆只有0.58公里的洼地,有两万两千多人,七千七百多户人家拥挤其间,是中国平均人口密度的110多倍”(《仲家洼》纪录片)。
  虽然作为立村的姓氏,仲家人已经淹没在拥挤的人群中,但仲氏后裔脱口而出的是孔孟之道,是“二十四孝”。《子路负米》的故事传承的是孝道,是为了父母翻山越岭扛回一袋大米的温暖;“子疾病,子路请祷”,子路传承的是尊师重道;为维护君王冒死请柬,即使危急时刻,仍坚持“君子死而冠不免”,传承的是忠诚和尊严。作为仲氏第74代孙,仲伟义从祖父和父亲那里听来的都是子路的英勇故事和他留下的传统儒家理念。在仲家洼,仲氏族人的诚信、实在因而得到了公认。
  经历了清朝的动荡,遭遇了德国强行租借和两次日本侵占的沧桑,仲家洼在蹒跚中前行。破旧的房屋被用砖头瓦块补了又补,一座比城市还古老的棚户区里涌动着一桩桩动人的故事。那斑驳的墙面,窄窄的弄堂,低沉悠长的叫卖声,和夜晚一片片橙红色的灯光弥漫着一种深入肌肤的烟火气息。因而,在消失20多年之后,再回顾当年的生活,仲家洼人脸上化不开的是怀念。
  站在广场上,感受老照片里扑面而来的质朴。远去了,仲家洼那曾经闻名的棚户区,一眼望到头的巷子,推门而入的邻里关系,街上孩童的欢声笑语,远去了,那一丝烟火气息;但没有离开的,是对过去的怀念,对先贤的追溯,永驻心中的,是那一抹敬意!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柳已青工作室,您也可以通过renwenqingdao@163.com或拨打电话80889509联系我们。

仲氏家谱追忆先贤

探访子路后裔,回望仲家洼故事

新闻    时间:2016年11月0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半岛记者 张文艳

  仲家洼,一个响亮的名字,人们熟悉它,曾经因为它的棚户区身份。如今,生活舒适的仲家洼人已经逐渐远离曾经拥挤、喧嚣的生活。宝应路上,满是宁静与平和。文化广场里,先贤仲子像威严站立,目光坚毅。在他的感召下,是仲姓人自强不息、诚实守信的精神。本期,我们走进仲家洼,了解始祖子路的故事,回顾仲姓历史,和关于仲家洼的沧桑过往。
  往日的仲家洼居民。
1
始祖 先贤仲子 德荫后世
  “先贤始祖讳字子路,一字季路,周景王三年(鲁襄公三十一年)(即公元前542年)九月初七日生。少孔子九岁,从学孔子,二十二岁娶颜氏,生子崔及启,后为蒲宰(蒲邑的行政长官),敬王四十年,鲁哀公十五年三月初三日殉卫难,卒年六十三岁。”——《仲氏家谱》

  在宝应路上,住着子路第74代孙仲伟义(1944年出生),他听家里的老人说,是仲家最早来到仲家洼的住户。他给记者拿出了复印的《仲氏家谱》,里面记载着先祖子路的简要生平。字数虽然不多,但其中跌宕起伏的命运让子路后裔记住了子路留下的家训:孝顺、勇敢和诚实。
  子路,原名仲由,公元前542年的九月初七,生于鲁国卞(平邑县仲村镇,今济宁市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村)。“子路”者,古代为熊的别称。仲子的取名,寄托着父母的良好祝愿,希望其将来成为勇猛盖世的英雄。仲子年少,英姿勃发,九岁时“与乡儿戏,即英强异常,乡人奇之”(《仲里志》)。
  然而,早年的仲由却不乏傲气,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这便是早期的仲由:一副纠纠武夫的打扮,到孔子家门来求见,开始很不礼貌,但在孔子彬彬有礼的接待下,心悦诚服。然后,穿上儒服倾心委身于孔子,成为弟子。这一年,他19岁,孔子28岁。而后仲由以子路闻名。
  子路为人伉直,敢于对孔子提出批评,勇于改正错误,深得孔子器重。而且他很尊敬孔子,“子疾病,子路请祷”。孔子周游列国时,子路和颜回等人始终跟随孔子,由于他极勇武,实际上起了保卫者的作用,所以孔子评价子路这个朋友的忠诚时说:“自从我有了仲由后,我就没有再听到恶意的言辞。”他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中早期最著名的弟子,是孔子十大得意门生之一。仲由后做卫国大夫孔悝之蒲邑宰期间,使卫国大有起色,深得人民的拥戴,他的治国理念和方法得到孔子的赞许和欣赏,称其为“三善”治国。
  但对待同一事物的对错,如果有他不同的观点,他也会提出来,与宰予,颜回不同,从不隐瞒。最著名的事件当属“子见南子”的桥段,因为卫灵公的夫人南子“美而好淫”,子路很不高兴,就连孔子称是隔帐而谈都不乐意,孔子还得给他发誓。也正是因为南子太过妖艳,据传卫灵公的长子即太子蒯聩与其有暧昧关系,怕被诛杀逃亡在外。而蒯聩便是杀害子路的刽子手。
  卫灵公死后,大臣欲立公子郢为君。公子郢不愿意,他认为太子的长子姬辄已经成人,按照宗法制应当立其为国君。于是蒯聩的儿子姬辄即位,即卫出公。但问题是,卫出公的父亲蒯聩还在,这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爆。果然,十二年后,蒯聩决定夺儿子的权,便悄悄溜回卫国,勾结大夫孔悝发动军事政变,赶跑了卫出公。耿直的子路听到消息后,异常气愤,他一路跑到城里,见到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要求蒯聩杀掉孔悝,蒯聩哪里肯听,子路一怒之下,打算烧掉蒯聩和孔悝所登之台,“欲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壶黶攻子路,击断子路之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结缨而死”。蒯聩派了两名训练有素的武士来攻击子路,子路以一敌二,确实勇猛异常。然而,打斗中,子路系冠的缨被对方的刀剑击断,其实他本来可以不顾,保住性命,然而,他仍要遵循礼仪,认为君子不能没有冠,也不能掉了冠,于是用手结缨,结果被敌人趁机杀死。
  宝应路文化广场上,先贤仲子像立在中央,他一手握书简,一手握宝剑,既彰显他文武双全,又体现了他的尊师重道和耿直勇猛。曾经,孔子对子路说:“你喜欢什么?”子路说:“喜欢长剑。”千年之后,一位名叫仲满的年轻后裔,在2008年奥运会上,赢得了一枚宝贵的击剑奥运金牌,或许,这正是仲氏血脉的传承。
  “汉明帝永平十五年东巡至鲁,诣阙里庙祀孔子及七十二弟子,是为享祀之始。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封卫侯,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加封河内公,(宋)度宗咸淳二年追封卫公,明世宗嘉靖九年改称先贤仲子”。《仲氏家谱》中,一连串的奖封,是对子路的褒奖,也是仲氏后裔们的荣耀。
  早期小学运动会。
  居民到公共水龙头接水的场景。
  以前的老房屋。

仲氏家谱追忆先贤

探访子路后裔,回望仲家洼故事

新闻    时间:2016年11月08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仲家洼里的子路印记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2
  “仲氏由六十六代先人讳振诚其妻仲辛氏,携四子贻礼、贻瑞、贻德、贻来自即墨宋家町来浮山所定居。这一家为浮山所仲姓始祖。”——《仲氏家谱·跋》

  子路死后,葬在了河南濮阳县城北5公里,今京开大道西侧,其西南半华里是戚城遗址。相传戚城曾是卫灵公外孙孔悝的封邑,所以俗称孔悝城。坟的东北一华里有蒯聩台遗迹,是那场斗争的见证者。如今,子路墓祠是濮阳市区一处重要名胜古迹。
  南宋建炎戊申年(1128年),仲子世家四十九世嫡长孙大宗主仲基携胞仲琪、仲祺南渡之后。其后裔被后世家谱家志称为江南大宗。江南大宗逐渐发展壮大,并迁往各地,截止到清朝末年,后裔已遍及江苏、浙江、安徽、湖北、湖南、山东、河北、河南、四川、福建等地。如今,散居全国,甚至远居海外。
  江苏省宝应县里有不少仲姓,而仲家洼的前身南仲就在宝应路上,于是有研究人员曾专门到宝应县寻找二者之间的联系,虽然最终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这是种“巧合”,更是种缘分。
  那么,仲家洼的仲姓来自何方?在1996年《仲家洼》纪录片中,当时年纪最大的、生于1905年的仲跻润老人说,“听老人讲,先人从浮山所扛着家伙什儿,来到这里找到一片平地,种庄稼吃,过了十来辈儿以后,分家就分到这里”。仲伟义家被认为是当时来仲家洼的第一户仲姓人家,他听爷爷讲,在爷爷的记忆里,当时仲家洼没有几户人家,“我爷爷去世60多年了,他去世时92岁”。根据时间推算,仲伟义的爷爷出生在十九世纪60年代,清穆宗同治年间。“爷爷听他的长辈说老家其实也是从云南辗转迁过来的,明朝末年从浮山所迁到仲家洼,以前每年祭祖都要到浮山所去,浮山所里有家庙”。
  一代代传闻并不明晰,为此,宁夏路街道原文化站站长王宏等人曾经专程到各地寻找仲姓溯源。文化广场上,附有他们调查的层层结果:根据浮山所《仲氏家谱》记载:子路第66代孙、即墨宋家町仲振诚之妻辛氏,于康熙初年率其子仲贻祥、仲贻瑞、仲贻德、仲贻来迁至浮山所村。即墨宋家町的仲姓又来源于哪里呢?查平度、即墨《仲氏族谱》:子路第61代孙仲三铎,自李哥庄迁至即墨城西三十里宋家町(今即墨市普东镇王家街)。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来源,还有一个是莱阳穴坊镇东教格庄《仲氏家谱》记载:可能到即墨仲家洼。
  继续向上追溯,据山东龙口黄县《仲氏族谱》记载:子路第54代孙仲均美,元朝时自济宁州仲家浅迁徙至龙口。他的弟弟纯美,迁居章丘县。仲均美的次子仲伯顺,为“避元李兵焚,留居平度”。迁徙至平度。平度的《仲氏族谱》里记载了仲伯顺居住的地点:城南李哥庄。到底哪里才是仲氏的真正溯源地?目前,还未找到答案。
  仲家洼是青岛最早的村落之一,始建于明末清初,距现在已有三百余年历史。“爷爷听他的父辈说,刚来的时候这里都是槐树林子,人们到山上捡起几块石头,用土打墙,再弄点树枝盖了几间小破房”,仲伟义告诉记者。当年的仲姓人垦荒种地,由于选择的地点低洼,加上以仲姓人为主,于是取名仲家洼。仲伟义记得爷爷说过,“仲姓人曾有一阶段到会前村的海边搭建窝棚打鱼,维持生活。1900年前后,德国租借青岛后将人们撵走,开发为海水浴场。听说当年的浴场没有现在这么大,是他们用炮轰出来的。不只是仲家洼,周围的吴家村、亢家庄都有在那里短暂居住的”。
  “1910年,一位名叫杨崇山的人在德国租借时期的铁路上任职,由于一些冲突,杨崇山愤然辞职,带领妻子崔氏从原先居住的中山路搬家,用多年的积蓄在仲家洼购买了大片土地(现东西仲花园小区靠近延安三路北站那部分),一部分土地盖了房子居住,还有一部分种一些庄稼。这里麻雀较多,而且是仲家洼最高的地势,被称为‘岭’。久而久之,人们就称此地为家雀岭、麻雀岭。后来人越来越多,就叫西仲家洼。北仲家洼以前叫菜园子,有人专门在市北法院北仲一小北仲路开荒种菜,由此得名。”(《家雀岭的回忆》)。而一个叫八丈沟的地方,改为东仲,原来的仲家洼叫南仲。于是就形成了东、西、南、北仲四个村落。
  村落的形成背后,是民国时期大量难民的拥入,形成了仲、张、葛、胡、姜、赵等多个姓氏,日后著名的影人葛存壮、相声演员赵保乐都出自仲家洼。那个年代,找个地方搭个窝棚,便成为安身立命的家,这也是当年棚户区的由来。
4
回忆 歌谣背后, 经历难忘
  ▲仲家洼记忆墙。
▲仲伟义(左二)和家人在老房院中。(1999年)
  先贤仲子像
3
家训 孔孟之道 二十四孝
  子路见于孔子曰:“负重涉远,不择地而休;家贫亲老,不择禄而仕。昔者由也,事二亲之时,常食藜藿之实,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殁之后,南游于楚,从车百乘,积粟万钟,累茵而坐,列鼎而食,愿欲食藜藿,为亲负米,不可复得也。枯鱼衔索,几何不蠹;二亲之寿,忽若过隙。”——《子路负米》

  仲由少年时,家庭生活困苦,常常以粗粮野菜充饥,但他竭尽所能让父母吃好穿好。有一次,家里没有粮食吃了,卞州的粮价却一路飞涨,家里仅剩的那些钱已无法维持下去。子路听说百里之外的某地粮价较低,便不分昼夜、翻山越岭赶往那里买了米,扛着回家给父母吃。可是,当他衣食无忧时,父母已经不在了,即使他想再吃粗粮野菜,负米百里之外奉养双亲,都永远不可能了。这是二十四孝故事之一,也是仲伟义年少时,经常从爷爷、父亲那里听到的故事。作为子路的后代,谨记家训是他们必修的人生功课,即使是在吃不饱饭的困难时代。
  当年的仲家洼人生活并不富裕,仲伟义家作为早期居民生活还算可以。“我父亲出生以后,家里28间房,因为人口多光我们家人住。我父亲后来盖了40多间,自己住了20多间,其他都租出去了”。
  然而,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仲伟义家也经历了吃不上饭的苦日子。“除了吃酒糟、槐树叶、地瓜叶子外,还吃一种令人难以下咽的东西——稻子糠。当年姐姐厂靠着第三面粉厂,进了一批稻子糠,推得很细,煮熟后倒上点酱油,硬往咽,吃了就便秘,但也没办法。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到麦岛、浮山所去找地瓜吃,掘半天地才能找回点地瓜干来。如果能吃上槐树叶子拌上点面,或者地瓜干皮,这一天就感到心满意足了”。在仲伟义的记忆里,最盼着闹病,“谁有病了就照顾吃病号饭,感冒了,给煎个鸡蛋吃,肚子疼,就煮鸡蛋吃,那时候天天盼着生病,一个劲儿地嘀咕,我怎么还不肚子疼?怎么还不感冒?”
  虽然生活很苦,但作为子路的后代,在仲伟义幼小的心灵里都是孔孟之道,“老实常常在,刚强惹祸灾”是他常听的叮咛,二十四孝是老人必讲的故事。所以,兄弟姐妹多达10人的仲家,一直相处融洽。仲伟义早年在木器厂里当工人,老实本分,后来被提拔为领导,有时会跟日本人、欧洲人打交道,但他时间观念强,讲信用,讲原则,而且,他奉行多读书,多学习,这些观念他都传给了一对儿女。
  即便现在,遇到原来的老邻居,都会说起仲家人实在,乐于助人。仲伟义家当年挖的井,全村人都过来挑水喝。
  嫚儿,嫚儿,你别愁!
  打开青岛住洋楼。
  大白菜,熬猪肉,
  锅里馏着小馒头。——仲家洼歌谣

  和城市的进程一样,仲家洼曾历经沧桑,让如今的居民印象最深刻的,当属日本侵占时期和青岛解放。
  今年年近80岁的王洪是当年拥入青岛的一员。“我一岁时,母亲用棉袄夹着我从潍县来到了青岛。父亲在以前的四方大厂,后来的四方机厂工作”,在王洪有记忆以后,仲家洼里到处是羊肠小道,“一下雨刮风别说车了,就是人都没法走,只能撒些炉灰勉强通过”。那时空地较多,“盖房子随便盖,用黄泥土垒墙,用树做梁子,麦秸当顶,很快就盖好了。但这样的房子禁不住雨雪,一下雪得赶紧扫屋顶,否则会被压塌;遇到下雨则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早年的环境,让王洪难忘的当属小河沟,“就是填起来新修的体育街一带,曾经被人称为龙须沟,其实就是垃圾沟,夏天沟两边的住户窗都不敢开,不然就会蚊子苍蝇一起挤进来”,这还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发大水,“雨水一多,河水上涌,周边居民的家具和牲口都漂到河里去了”。
  王洪三岁那年,父亲突然病逝,这让王家陷入困境,才十几岁的哥哥和姐姐只能做童工维持一家六口的生计。王洪大一些后,会帮助哥哥姐姐分担一些家务,但重视教育的母亲没有让他荒废学业,所以王洪能够从小学上到初中,上到高中,在临沂的大学毕业,如愿当上梦寐以求的孩子王——语文老师,一干就是40年。
  仲家洼的记忆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日本侵占时期。当年他还小,经常会给在厂里打工的哥哥、姐姐送午饭,“在辽宁路和威海路路口,有日本人在那里站岗,我最害怕经过那里。因为他们看到就会让你过去,把砖头放在你头上,掉下来就打。冬天冻得一哆嗦,夏天流汗擦汗都会掉下来,挨顿耳光是常有的事。我家靠着当年的伪村公所,日本人骑着马来了以后,让所里的工作人员给准备肉和酒,还有花姑娘。所以日本投降以后,男的躲着不敢出来,怕遭报复,都是穿着呱哒板的日本女人出来买菜”。王洪说,“日本人在上清路小学附近也弄了一个火化场,听说谁患有传染病,就抓过去给烧了。所以村里有人病了也不敢说”。
  日本投降以后,仲家洼人还经历了国民党抓丁的惊心动魄场面,“那会儿台东三路有个光陆大戏院(位于福寺路4号,台东三路原商业市场内)。一散戏,官兵就开着车出来抓丁,老百姓为了防止被抓,甚至自己把右手食指砍断,这样就不能扣动枪支的扳机,也就无法参军了。有段时间村民都藏起来,晚上都不敢睡觉”。直到1949年,青岛解放,老百姓才舒了一口气。开头的民谣便是在解放军进入青岛以后老百姓传唱的,“打开青岛”指的就是解放青岛。
  这一场景,仲伟义也隐约记得,“解放军进入青岛从宁夏路这里过去,村里很多大人都列队欢迎”。兵营里,日军换成了解放军,老百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我们在菜园子里种菜的时候,解放军一看就我父亲和大哥是大人,剩下的都是小孩干活,抽空便过来帮忙,挑水、浇地、刨地。那时候他们吃得也不好,但有时候能吃顿馒头,于是他们经常留给我们这些小孩吃,要知道,那时候的馒头比现在的糕点都好”。
  随着时代的变迁,仲家洼的贫民历史成为过去。1992年,拥挤不堪的棚户区拆迁改造,住上现代化小区。2007年,原来让人叫苦不迭的臭水沟变成了体育街,是青岛集人气与活力于一体的新名片。不过,仲家洼与仲家人的历史过往,变成了长廊上一段段文字和图片,供老人回忆,让后人铭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