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年的味道之:对联  

2016-01-25 21:10:19|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等学校放了寒假,父亲总会把笔墨砚台带回家,而这也会引来母亲一顿唠叨。唠叨归唠叨,街坊四邻送来裁剪好的对联纸,也有图省事直接从门市部买了整张对联纸送过来的,母亲都会迎上去热情地接下放在桌上。
  父亲写的一手好毛笔字,一幅幅对联在他挥毫泼墨间红艳艳地铺满了堂屋的座椅条凳,很快里屋床上也是横七竖八花开锦簇一般。等墨汁干了,再按照上下联一一排列整序,卷起来写上谁家的名字。一般都是我按住对联的两个角,那一条条对仗工整的对联早已经存储在父亲脑海里,信手拈来似泉水叮咚。            
      父亲每写完一个字,我会轻轻地往上拉一小下,直到整个对联写好,俩手拿起两边平展着找个地方凉干。这活往往要我和哥哥姐姐一起帮着,要不母亲忙里忙外得心焦,就会埋怨几句。写自家对联的时候,父亲有意让我写几个“福”字,虽说写得歪三斜扭,当把我写的“福”贴在自己床头边时,心里甭提有多兴奋了。
  有时候,家里实在是没地方摆了,父亲就被央求着端着墨拿着毛笔出去写,而这一写就刹不住闸,往往这家还没写完,下一家就早早等候在一旁。等父亲完工水刚喝一口,就被催着再去这家继续写。那时候,村里写对联的少,用母亲带着无比怨言的话说,你父亲一到过年放假,家里的活一点也帮不上,写对联倒是写了半个村庄。
  而等大年初一,我穿着新衣裳和小伙伴们挨家挨户地拜年,进门前我会指着大门上那龙飞凤舞的对联,跟小伙伴们夸耀道,这是我爸写的。那时候,我稚嫩的小脸蛋上流淌着自豪的红润。只可惜,我没有继承父亲的衣钵,字也一直狂草,字如其人心性不改。
  父亲对对联的要求一直很高,特别是大门,堂屋门,还有锅屋门,这几个主要门都要有,上联,下联,横批,横批中间往往要再贴一个大大的“福”字,另外还要有把门帖子,把门帖子一般是欢度----春节,元旦----新春,万象---更新等等吉祥用语。除了这副锅灶墙上贴的“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我家里还有一幅对联一直没有更改,年年如此,那就是:“诗书继世长,忠厚传家久。”诚然,这是父亲对他儿女子孙的家训更是寄予了厚重期望。                      
      大年三十的下午,家家户户开始贴对联,屋内屋外大门小门,就连当时的猪圈鸡窝都会贴上“六畜平安”的过年语。往往最后几个小“福”“酉”字,由我做主找地方贴,于是家里的桌子板凳粮食缸,也沾了年的光贴上了”福“或者”酉“字。随着火红的对联把屋内屋外还有整个院落装扮得焕颜一新,虽说脸蛋冻通红手也是沾了浆糊染了对联的红,心里还是很享受贴对联得兴奋快乐感,再加上时不时的鞭炮声,这过年的味道也就一下子渲染浓了起来。
       后来父亲上了年纪再也提不动笔,哥哥帮着写了几年,因为工作忙邻居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了,但我家的对联,父亲一直要求手写,虽然我和哥哥的字水平了了,但父亲说,总比买的耐看。
  是啊,现在对联早已经开始印刷了,住楼贴的对联更是再简单不过。回老家拜年,看到门上贴的那种字体工整的印刷对联,总觉的少了什么。
  看来在我内心里,也是喜欢那种飘着墨香的对联,即使狂草无体但笔墨浸润的红纸,才真正洋溢着贴近人心的年味。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