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烙煎饼  

2016-01-19 21:09:21|  分类: 风吹麦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烙煎饼

       每年的过年,在腊月里农村都要烙煎饼,而且是地瓜面的。
       时间大约在腊月二十左右。看官说了,不是过年吃大饽饽吗,各位有所不知,那个年代白面少,饽饽也就吃一两天,没煎饼哪能行。况且这儿还有个风俗,叫十不动,就是初十之前什么也不干,就是吃好玩好。这样年前把煎饼烙足,正月里就不用烙煎饼了,怪赖乎滴。可以好好玩玩,都忙了一年了。
还说烙煎饼,需要在头一天晚上先把地瓜面用水泡上,地瓜面泡透了,再把包袱放在箩筐里,放上泡好的地瓜面沥去水,干湿程度以放在手里软硬适度为准,然后就可以用来烙煎饼了。
      再说烙煎饼用的鏊子,我们家烙煎饼专门有一个棚子,四周用烂石砌墙,留一开放式门,棚顶的支架用树枝子搭建,用麦秸编的帘子防雨。棚里支上锅台,把鏊子放上,锅台后边留一个一扎左右的园眼,眼四周放三块小石头做支点,上边放一个泥壶,锅底的余火蹿到这个出烟口给泥壶加热,过会水就开了。也算是资源循环利用吧。那时每家每户的草比粮食还珍贵,生产队里分的草都不够烧的,每到秋天队里放工,全村老少齐出动,捎着煎饼到坡里拾草,到坡里一看,哪里还有草了,夜里就有来拾的了,逼得没法,都把路边的草根刨出来,当草烧,真是挖地三尺,草根都不留。限期一天,时间长了可能草要面临灭顶之灾。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感谢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第二年春天小草还是尽弃前嫌,如期的长了出来,凭借旺盛的生命力,拼命地分蘖,还是勉强长满了沟沟汊汊,我们小伙伴又可以割草喂猪喂兔兔了。
      拾草吃饭的时候那个开心啊,姐姐和同伴们各人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煎饼,煎饼里卷着小咸鱼萝卜头,咸盐配猪大油,吃起来那个香啊,比在家里好吃多了,每人脸上洋溢着笑,被太阳晒的红扑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出了声“你头上插草,准备卖啊。”“个小死士,我有了主了开,不早说,那个谁他爹,我还跟他说话了。”
没试着太阳落了西山,彩霞染红了半个天空,也染红了每个人的脸,收拾收拾工具,准备回家,镢头也磨秃了,耙齿也磨净了,谁叫下财来。每家都满载而归,用大车小车推着,路上有说有笑的,收获不小。推回家,爷爷和父亲小心翼翼的把草躲在老草垛的这头,老草垛的草都快烂了,但也不舍得烧,因为要留个草躲底,寓意年年有余,再就是也是为了面子,到谁家看看没有草躲,就说明谁家日子穷的有上顿没下顿的,甚至连个媳妇都不好说。
      草有了,地瓜面糊子也控好了。这天的早上,奶奶早起,收拾烙煎饼的工具,昨天就泡好的煎饼齿子,油耷拉。把草也拿进棚子,点上一把火,慢慢的热熬鏊子,热的差不多了,倒上点油,用油耷拉快速的在鏊子上磨磨,醒醒油,为了烙煎饼不沾鏊子,好揭。
      天明了,娘也起来了,穿上围裙,带上套袖,面糊子放进缸盆子,这时奶奶也加大了火力,只见我娘两手抓起面糊子在两手里转了转,面糊子迅速转成了一个比排球一样稍小的圆球,紧接着放在鏊子的边上,逆时针方向在鏊子上转,由外往里,转到中间,再把剩下的面糊用煎饼齿子和手合作,放进缸盆子。这时鏊子上升起一股热气,煎饼也有了香气,紧接着我娘又拿起煎饼齿子把煎饼抹平,也叫打目。煎饼的四周也翘起来,接着用力一揭,一张香喷喷的煎饼下了鏊子,放进大菠萝,我看着直咽唾沫。因为第一个不好意思张嘴。
      奶奶烧火技术也很关键,火急了煎饼糊了,火小了,煎饼不熟发青。熬子大了,火不匀也不行,这儿青那儿糊更不好。
      未完待续,老家美味等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