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童年记忆:悠悠拐磨情  

2016-01-15 18:27:31|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年前,在我们家乡几乎每家都有一盘小石磨。这种磨,不是一人或两个人抱住磨棍用力推的,也不是套上矇着眼睛的傻驴划拉着舀子的声音让驴使劲拉的,而是靠两个人或一个人拐的,这叫拐磨。
    拐磨这活,说起来似乎挺简单,看上去也许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两个人要配合好。不管是谁拉,还是按、拐,都是为了充分利用惯性的力量克服机械环形运动的“死点。”这近于原始的小拐磨,里面蕴含着科学的能量转换原理。
    小磨拐出来的豆腐别具风味。细、白、嫩,吃在嘴里柔和、滑。我们家乡有“苔下韭,谢花藕,新娶的媳妇花烛夜,小磨的豆腐合众口”的“四嫩”一说。而村里又数我三叔家里做的豆腐尤为有名。
    我三叔家,人老几辈都做豆腐卖。不过,从前是在农闲时做。到了三叔这一辈,就专门做豆腐卖了。三叔常和人开玩笑说,做豆腐生意是铁箍子箍了头的保险生意,最保险;稀了是豆汁豆浆,稠了是豆花豆脑,硬了是水豆腐,干了是豆干豆皮,臭了是味美可口的臭豆腐,都能赚钱。因为我三叔一条腿瘸,不能下地劳动,而他和三婶又不愿意让生产队救济,于是老俩口就靠卖豆腐自食其力。

小时候,我常常站在三叔家的磨前看三叔和三婶拐磨。有时一看就是几顿饭的功夫。三叔也觉得我怪有意思,对我说:“等会儿给你吃豆腐。”

    其实,我哪里是馋豆腐,我是看三叔和三婶拐磨好玩。特别是三叔,他在后边拐磨,两只臂一伸一缩,就像一位老爷爷拉着外孙的手唱儿歌。不过,他哼的是《公社是个常青藤》,眯着眼一副悠哉悠哉的神态。我三婶是个小脚,平时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的,可往磨跟前一站,就像扎了根似的。她左手掌把,右手舀豆子,还不时用木杓刮着磨盘上白花花的豆糊子。

    呼呼的磨声,显得沉重,踏实。逢到夜里,这声音就像人们香甜的鼾声。对我们小孩来说,又宛如一首动人的摇篮曲。有时听不见磨声,还久久不能入睡。

那些年,三叔家没用生产队救济,日子也挺过得去,有时还把豆腐渣送给邻居,让邻居放点葱花放点盐、靠点花生油解解馋。

    去年春节前,我回到家乡看望三叔,一进门就听到从东院里传出来的呼呼声。我惊喜地问三叔:“老叔又拐豆腐啦?”

    三叔说:“这些年你在东北娶媳妇、西北忙生意,没时间回来。自从改革开放一开始,我和你三婶就把拐磨生意拾起来啦。后来我们老俩口年纪大了,就交给你弟弟干了。你看,他们这些年干得可不赖。年轻人爱动脑子,在豆腐的花样上做文章,不但出了几样新产品,而且还增加了16个拐磨,雇了30多个小工,还成立了一个叫“宋三爷”的豆腐坊,生意越做越大。你看那座三层楼就是你弟弟两口子用小拐磨拐出来的。”

    我仔细地观察三叔家这些拐磨,小磨、磨盘、磨拐子全是新的,只有一个磨撑子是原来的,其余也是新的,新磨拐子都是那么般配。

    三叔和三婶老多了,但和我说到高兴处时,还当场给我作个表演,那拐磨的姿势一点都没变。三婶依然在磨前掌把,依然用夸张的腔调唱着“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只是三叔的神态和从前不大一样。不是眯缝着眼哼《公社是个常青藤》,而是睁大眼睛注视着转动的磨盘。

    “等会儿给你吃豆腐。”三叔依然如从前那样对我说,但口气却显得深沉,很意味深长。

    是呀,我不是小孩子了,不再是看着好玩儿的小孩子。我望着从那磨里流出来的豆糊,从心眼里溢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