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袁氏世范》之睦亲(一)  

2015-10-19 15:34:42|  分类: 自然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氏世范》之睦亲(一)




  李玉丽
  《袁氏世范》被称为《颜氏家训》之亚,在我国的家训史上有重要意义,其文包含丰富的家庭伦理和社会教化思想,将中国古代家庭教育和训俗的许多方法和内容提高到一个新的层面。对现代的家庭教育和社会风气也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
  《袁氏世范》的作者是宋代学者袁采。袁采,浙江衢州人,宋孝宗隆兴元年进士,后官至监登闻鼓院,掌管军民上书鸣冤等事宜。袁采自幼受儒家思想影响,德才兼备,当时人们称赞他是“德足而行成,学博而文富”。步入仕途以后,袁采以儒家之道理政,以廉明刚直著称于世,而且非常重视教化一方。在任温州乐清县县令时,他感慨当年子思在百姓中宣传中庸之道的做法,撰写《袁氏世范》一书用来践行伦理教化,美化风俗习惯。
  宋代以前的家训数量众多,但大多推崇立意典正,力求不入俗流,如《颜氏家训》就多含学术思想。而袁采的这部家训,却是着力于训俗。故而书成之后,袁采取名为《俗训》,明确表达了该书“厚人伦而美习俗”的宗旨。后来,袁采请他的同窗好友、权通判隆兴军府事刘镇为自己的家训作序。刘镇在序中评论袁采的这部书“其言精确而详尽,其意则敦厚而委屈,习而行之,诚可以为孝悌,为忠恕,为善良而有士君子之行矣”,认为这部家训不仅可以在袁采当时任职的乐清一县施行,还可以“远诸四海”;不仅可以行之一时,还可以“垂诸后世”、“兼善天下”,成为当世之楷模,于是建议将书改名为“世范”,《袁氏世范》由此而得名。
  《袁氏世范》共三卷,分《睦亲》、《处己》、《治家》三篇,内容非常的详细。《睦亲》篇共60则,涵盖了家庭关系的各个方面。《处己》篇共55则,论及立身、处世、言行、交游之道。《治家》篇共72则,基本上是持家兴业的经验之谈。下面就从《睦亲》篇开始选择《袁氏世范》的部分内容进行解析。
    《睦亲》
  【原文】人之至亲,莫过于父子兄弟。而父子兄弟有不和者,父子或因于责善,兄弟或因于争财。有不因责善、争财而不和者,世人见其不和,或就其中分别是非而莫名其由。盖人之性,或宽缓,或褊急,或刚暴,或柔懦,或严重,或轻薄,或持检,或放纵,或喜闲静,或喜纷拏,或所见者小,或所见者大,所禀自是不同。父必欲子之强合于己,子之性未必然;兄必欲弟之性合于己,弟之性未必然。其性不可得而合,则其言行亦不可得而合。此父子兄弟不和之根源也。况凡临事之际,一以为是,一以为非,一以为当先,一以为当后,一以为宜急,一以为宜缓,其不齐如此。若互欲同于己,必致于争论,争论不胜,至于再三,至于十数,则不和之情自兹而启,或至于终身失欢。若悉悟此理,为父兄者通情于子弟,而不责子弟之同于己;为子弟者,仰承于父兄,而不望父兄惟己之听,则处事之际,必相和协,无乖争之患。孔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无怨。”此圣人教人和家之要术也,宜孰思之。
  【评译】虽然父子、兄弟为人类社会中的至亲,但他们的日常相处却不是时时和睦。父子之间的不睦有可能源于父亲对孩子的要求太过严厉而多有指责;兄弟之间的不合有可能是出于争夺家产。但有时候父子兄弟之间的不合,人们很难分辩其中的是非曲直,找不出适当的理由。其实人与人之间的脾性是相差很大的,有人宽缓就有人偏急,有人刚暴就有人柔懦,有人严重就有人轻薄,有人持检就有人放纵,有人喜欢闲静就有人喜欢纷扰,有人目光远大就有人目光短浅。为父为兄者常常按照自己的脾气秉性要求儿女、兄弟,而为儿女兄弟者却有自己的脾性。所以他们的性格不可能非常相合,其言行也不可能相合,这是父子、兄弟不睦的最根本的原因。况且在面临同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一方认为是正确的,一方认为是错误的;一方认为应当先做,一方认为应当后做,一方认为应该急,一方认为应该缓,差别是很大的。如果彼此都想要对方和自己的脾性、观点相同,定然导致争吵与论辩,日积月累就会产生不合,有的竟然一生都难以和睦。所以想要家庭和睦,就需要明白这个道理,做长辈的不强求晚辈和自己完全一致,不过于苛责;做晚辈的同样要恭敬长辈,不期望长辈只听取自己的意见,即使不听取自己的意见也要保持恭敬之心。孔子就曾说过:对待父母,屡次婉言劝谏,看到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还必须恭恭敬敬,不违背父母,仍然在做事的时候无怨无悔。这是我们需要记在心中的。
  【原文】人之父子,或不思各尽其道,而互相责备者,尤启不和之渐也。若各能反思,则无事矣。为父者曰:“吾今日为人之父,盖前日尝为人之子矣。凡吾前日事亲之道,每事尽善,则为子者得于见闻,不待教诏而知效。倘吾前日事亲之道有所未善,将以责其子,得不有愧于心。”为子者曰:“吾今日为人之子,则他日亦当为人之父。今父之抚育我者如此,畀付我者如此,亦云厚矣。他日吾之待其子,不异于吾之父,则可以俯仰无愧。若或不及,非惟有负于其子,亦何颜以见其父?”然世之善为人子者,常善为人父,不能孝其亲者,常欲虐其子。此无他,贤者能自反,则无往而不善;不贤者不能自反,为人子则多怨,为人父则多暴。然则自反之说,惟贤者可以语此。
  【评译】为人父、为人子者有时候会不考虑自己的职责而去责备对方,这也是父子不合的重要原因。如果能够经常反思自己、尽到自己应尽的职责,就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冲突。为人父者也曾为人子,为人子者终将为人父,如何对待自己的父母和儿女,会影响儿女对长辈和下一代的态度,所以要以身作则,尽好自己应尽的本分。常常自我反省,反问自己有没有尽到自己为人父、为人子的责任,进而将心比心地理解对方。
  袁采的这个观点在当时是非常开明的,即使在今天,很多人也做不到。做父母的不要把自己的想法、性格强加在儿女身上,而应该耐心细致地把自己的人生经验传授给儿女,做儿女晚辈的更要对父母长辈保持恭敬之心,听取长辈的教诲,以温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更应常常反思自己,做好自己的本分,以身作则、将心比心、换位思考,这样家庭关系就会和睦很多了。
《袁氏世范》之睦亲(二)




《袁氏世范》之睦亲(一)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李玉丽
  【原文】慈父固多败子,子孝而父或不察。盖中人之性,遇强则避,遇弱则肆。父严而子知所畏,则不敢为非;父宽则子玩易,而恣其所行矣。子之不肖,父多优容;子之愿悫,父或责备之无已。惟贤智之人即无此患。至于兄友而弟或不恭,弟恭而兄不友;夫正而妇或不顺,妇顺而夫或不正,亦由此强即彼弱,此弱即彼强,积渐而致之。为人父者,能以他人之不肖子喻己子;为人子者,能以他人之不贤父喻己父,则父慈爱而子愈孝,子孝而父亦慈,无偏胜之患矣。至如兄弟、夫妇,亦各能以他人之不及者喻之,则何患不友、恭、正、顺者哉?
  【评译】对一个家庭来说,过于慈祥的父亲容易造就败家子,孝顺的儿子也不一定被父亲觉察。依普通人的性情来说,碰到强大的事物就会回避,遇到软弱的事物会放肆。父亲严肃,儿子知道畏惧,就不敢胡作非为;父亲宽缓,儿子就容易轻视周围的事物,从而放纵自己。对于儿女的不肖,做父母的多会宽容;但对于儿女的谨慎诚实,为人父母者有时却会苛责。可能只有贤达睿智之人才能避免此类祸患。至于那些兄友弟不恭、弟恭兄不友,夫正妇不顺、妇顺夫不正的,也是由于一方强大而另一方弱小逐渐积累而致的。做父亲的,如果能将别人家的不肖子与自己的儿子作比较;做儿子的,如果能将他人的不贤父与自己的父亲相比,就会更加的父慈子孝了。至于兄弟、夫妇之间,如果也都能以他人的缺点与自己亲人的优点比较,则不必担心自己的亲人对自己不友、不恭、不正、不顺。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正妻顺,是古代一直追求的家庭伦理的理想状态,但是这种理想状态却是很难达到的。在袁采看来,这是因为父子、兄弟、夫妻之间没有真正地看到彼此的闪光点,彼此的关系不平衡,一方过于强势。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可能“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正妻顺”不再是理想中的家庭伦理模式,但是家庭关系中的双方能从彼此的言行中发现优点,尊重彼此,从而营造一种和谐的家庭氛围则是共同的追求。
  【原文】自古人伦,贤否相杂。或父子不能皆贤,或兄弟不能皆令,或夫流荡,或妻悍暴,少有一家之中无此患者,虽圣贤亦无如之何。譬如身有疮痍疣赘,虽甚可恶,不可决去,惟当宽怀处之。能知此理,则胸中泰然矣。古人所以谓父子、兄弟、夫妇之间人所难言者如此。
  【评译】自古以来的人伦关系,贤达和不肖相杂。有的父子不能够都贤达,有的兄弟不能够都美好,有的丈夫放荡,有的妻子悍暴,很少有家庭可免此患,即便是圣贤也无可奈何。这就好像身上生有创伤和脓疽疮痛,虽然非常可恶,但是却不能够除去,只能以宽怀之心来对待。如果能知道这个道理,就会心中坦然而不强求。
  俗语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庭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而处理家庭关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宽容。在一个家庭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如果彼此不能够互相容忍,很容易造成家庭不和睦。不止是每个人的缺点,还有每个个体的价值观和行为习惯都不相同,而在一个家庭内部经常出现的是强求他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和安排,如父母让子女走自己安排好的道路、夫妻之间都希望对方变成自己理想的样子,所以离婚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亲子关系也往往很紧张。这就需要在处理家庭关系时能够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宽以待人。
  【原文】人言居家久和者,本于能忍。然知忍而不知处忍之道,其失尤多。
  盖忍或有藏蓄之意。人之犯我,藏蓄而不发,不过一再而已。积之既多,其发也,如洪流之决,不可遏矣。不若随而解之,不置胸次。曰:此其不思尔。曰:此其无知尔。曰:此其失误尔。曰:此其所见者小尔。曰:此其利害宁几何。不使之入于吾心,虽日犯我者十数,亦不至形于言而见于色,然后见忍之功效为甚大,此所谓善处忍者。
  【评译】人们常常说一个家庭能够长久和睦的原因在于能忍,但是只知道忍而不知道如何忍,往往失误会更多。很多时候人们都把忍耐当成隐藏,别人冒犯了自己,自己埋藏隐蔽而不表露出来,这仅适用于一两次而已。积攒的越多,发泄的时候就越厉害,不如将愤懑随时发泄,随时调解,不存于心中。不妨时常告诉自己:他这样做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是愚昧无知的,是源于失误的,是目光短浅的,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排除这种干扰,就算每天被冒犯数十次,也能喜怒不形于色而表于言,这才是真正善于忍耐的人。
  “忍”是一个特别常见的字眼,特别受青睐。随处可见提醒人们要“忍”的字眼,但是怎么忍,可能人们关注得就不够多了。袁采这里提出的要随时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是非常重要的,一味地压抑自己可能造成相反的效果。我们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无论是家庭关系还是工作环境,都不妨以袁采的几条自我调解方法暗示自己,从而做一个能忍且善忍之人。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加快,生存环境喧嚣繁杂,“忍”更加难以做到,但是只有当你以一颗宽容之心对待周围的环境,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克制愤怒之时,才能真正地做到游刃有余。
  【原文】骨肉之失欢,有本于至微而终至不可解者。止由失欢之后,各自负气,不肯先下尔。朝夕群居,不能无相失。相失之后,有一人能先下气,与之话言,则彼此酬复,遂如平时矣。宜深思之。
  【评译】骨肉至亲之间的不和睦,往往是源于一些细小琐碎的事情,却最终导致终身失和。原因在于失和之后,彼此心怀气愤,谁也不肯认输,不肯主动讲和。人与人朝夕相对,不可能没有争执,有了矛盾之后,如果有一个人能够主动讲和,与对方平心静气地把话说开,彼此的关系就会恢复,和好如初。无论是大家庭还是小家庭都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矛盾,关键在于有了矛盾之后,要努力地修复关系,要存主动求和之心,要心平气和,开诚布公,这是解决家庭矛盾的重要途径。
  袁采,衢州人,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后官至监登闻鼓院,掌管军民上书鸣冤等事宜,即负责受理民间人士的上诉、举告、请愿、自荐、议论军国大事等方面给朝廷的进状。袁采自小受儒家之道影响,为人才德并佳,时人赞称“德足而行成,学博而文富”。步入仕途以后,袁采以儒家之道理政,以廉明刚直著称于世,而且很重视教化一方。在任温州乐清县县令时,他感慨当年子思在百姓中宣传中庸之道的做法,于是撰写《袁氏世范》一书用来践行伦理教育,美化风俗习惯。


分享: 《袁氏世范》之睦亲(一)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更多 0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