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日本派 2000 间谍搜情报赢得“九一八”先机  

2015-09-28 10:40:42|  分类: 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派 2000 间谍搜情报赢得“九一八”先机


  百年前的中国犹如躺在日本解剖台上的裸体巨人,被一览无余又无力反抗。此时日本间谍的黑手也正渗透在东北的各个角落,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
  作为世界上最注重谍报工作的国家,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就动员了几乎整个国家加入到间谍活动中。而中国无疑是遭受日本间谍战危害最为严重的国家,罪恶的侵华史同时也是日本间谍祸华史。
  随着浩如烟海又细致入微的情报信息的披露,一张由日本间谍绘制的、详尽程度完全超越国人对自己土地认知的“满洲风土人情地图”正缓缓铺开。
满铁两千员工 专门负责搜集对华情报
  1906年,日本政府设置了一个特殊的机构,它表面上是一个铁路经营公司,但却公然涉足于政治、经济、军事、情报等领域。它名义上是一个半官方的企业,却拥有极为显赫的权势。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
  根据原沈阳考古研究所李惠春的研究,在近40年的时间里,满铁始终活跃于侵略中国行动的最前沿。“其成立的背景是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日本胜利后取得了原来俄国在东北地区铁路的占有权利、使用权利,其中最主要的干线就是长春到旅顺段铁路,日本便以接管铁路大权为契机成立满铁。”
  1906年11月26日,满铁作为日本的“国策会社”宣告成立,并于次年4月开始经营活动,包括铁路、煤矿、畜牧业等领域开发。1907年,满铁总部由东京迁往大连后,开始在坚持铁路运营为主的前提下将触角迅速延伸到海港、海运、旅馆服务及铁路沿线城市市政建设等方面上来,短时间内收获了丰厚的效益。
  满铁在成立之初设立总务部、运输部、矿业部和附属地行政部四个机构,不久又成立了直属总裁的调查部,目的就是用尽办法搜集一切有用的情报和信息。满铁最盛时期有情报收集人员4500人,其中专门分管对华情报搜集与宣传的人员达2000多名。
  1945年日本投降后,满铁亦停止运作,收藏在满铁所属图书馆的大量调查报告和资料被陆续发现。经统计,满铁的“家底”除去6200多份调查报告外,还包括50多万份为调查研究积累起来的资料,包括各种档案、情报、书籍、杂志、剪报等。日本战败后,很多战时日军的军务机密被投放到原731部队的焚尸炉中烧毁,文件销毁工作前后一直延续了一个多星期。
情报细致 具体到对象“不吸烟饮酒”
  无论和平年代还是战争时期,情报战始终是国与国之间的隐形较量。早在上世纪20年代,满铁就已经展开细致、广泛的调查,成为日本在远东地区最大的间谍机构情报站。
  满铁的情报调查人员中有大量退役军人,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他们伪装成小商小贩、医生、学者,以“浪人”身份来到中国,在旅行考察的掩护下展开情报搜集工作,为日军做出侵华决策提供依据。
  由于满铁的情报机构庞大、经费充足、人员众多,所搜集的情报也细致详尽。例如,满铁本部撰写的《东三省中国重要文武官员人名表》中就包括这些名人的履历、党派系统、事业等信息,甚至连某人“性格温厚笃实,喜爱盆景、书画、古董、小鸟,不吸烟不饮酒,人称‘好好先生’,对日亲近”等信息也详细记录在案。
  “当时,日本参谋本部还向东北当局派遣顾问安置在张作霖身边,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日本的间谍,专门搜集东北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重要情报。其中,本庄繁、土肥原贤二就是日后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元凶。”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研究室主任高建告诉记者。
  作为“九一八事变”导火索之一的“中村事件”就是日本间谍在东北搜集情报时被发现、处死引发的。
  1931年6月,日军参谋部派大尉部员中村震太郎一行四人从海拉尔出发,到兴安岭、索伦一带进行军事侦察。25日,中村等人被驻佘公府的东北屯垦军第三团捕获。
  经搜查,在他们的行囊和中村的棉裤中有大量调查笔记、军用地图,并查出寒暑表、指北针、测绘仪器和一支南部式手枪。中村用地图对照现地,加以纠正改绘,凡他所经过的地区,关于雨量、气候、村落、居民、土质、水井以及可容驻的兵力等都有详细记载。
  眼见罪行暴露,中村便欲夺取卫兵的武器逃跑,旋即被在场军人打翻在地,中村佩戴的日军军官专用“三道梁”手表被打飞掉落在门后,被东北军李德保不声不响地捡去。后来李德保在嫖妓时将其抵押在当铺内。土肥原贤二得知此消息后迅速派人找到该手表,并以此作为中国军人虐杀日本军官的证据。
  当时,土肥原贤二正苦于找不到借口对东北发动军事袭击,因此,在得知中村大尉可能被中国军人处死后大喜过望,以贼喊捉贼的伎俩绝口不谈中村震太郎在东北的特务行为,只强调“中村大尉遇难是帝国和日本的奇耻大辱”,之后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
因情报判断错误 “九一八”改变中国历史进程
  “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并非偶然,它是在日本政府获取了“此时虽有可能导致日中战争即张学良与日军冲突,但中国方面或许会避免冲突,抱不抵抗的消极态度,采取诉诸列国之举”的情报后作出的决定。
  从1928年关东军炸死张作霖后,关东军河本大作和石原莞尔等人就开始密谋筹划“九一八事变”。到1931年春天,关东军已大致拟定好了“满洲事件”的计划。
  据史料显示,1931年7月,经日本军部批准,两门24厘米榴弹炮从东京秘密运到沈阳。在日本守备队二大队兵营安装完毕后,一门对准了北大营,另一门则对准了沈阳机场。而东北当局居然对这一情况一无所知。
  “九一八事变”前,关东军就曾三次组织军官以旅行为名出入东北重要军事地区进行实地侦查,搜集情报。驻扎在沈阳的日军还经常以互访、联欢、参观等借口出入北大营,口头表示“友好”“欢迎”,但背地里却是在侦查地形,为发动事变做情报准备。
  相比日本的情报搜集工作,东北军则显得有些笨拙和迟钝。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就曾说:“张学良为研究我国政情曾经付出很大努力,他曾派不少下属到日本搜集情报工作,他自己也尽量多同日本人接触,张学良身边的秘书人员中就有很多‘日本通’。”
  同时,张学良为了摆脱日本间谍对他的情报搜集,先后解聘了一些日本顾问,还颁布了一些公开的法令禁止外国人到辽宁、内蒙古、吉林、热河省区的部分城市“参观考察”。尽管如此,张学良在情报工作,尤其是至关重要的情报搜集上仍远远落后于日本,对关东军密谋策划“九一八事变”虽然也把握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并不能窥探全貌。
  张学良说:“当年我要知道日本是这样的来头,我这个人敢把天戳个窟窿,我还不敢跟他们干吗?”
  可以说,对情报工作缺乏重视是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中最大的教训,也是一个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要因素,在一定程度上让中国长达14年的抗战史提前开始。
  (据《华商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