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宁打一营兵,不打魏振东”  

2015-08-09 17:08:03|  分类: 海曲·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打一营兵,不打魏振东”

抗日英雄魏振东传奇


  

□ 邓撰相
  魏振东,山东莱芜县辛庄镇芦城人,1923年7月生。共产党员。先后任勤务员、警卫员、副班长、班长,青年干事(排级)等职。1941年4月,调任日照涛雒区中队指导员(兼地方区委副书记,后兼公安特派员),后任侦察参谋,兼武工队队长。期间,他坚持边沿斗争,与日伪周旋,多次闯进敌巢,出奇制胜,屡建战功,威震日照城。日伪军对魏振东闻风丧胆,流传着“宁打一营兵,不打魏振东”的说法。并悬赏十万元捉拿。
  1945年12月,在战斗中负伤致残,在涛雒安家落户。
  1983年,他带领群众养鱼致富,成绩突出,先后出席了山东省与全国“双优”先进代表会议。
  1984年10月27日,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视察沂蒙山区时,在日照县城接见了他,听了他的事迹后,兴致勃勃地为他写了一副对联:
  “推翻三座大山是英雄;实现四化宏图是能手”。
  以下,是魏振东众多个传奇故事中的一部分。
深入虎穴张贴传单
  涛雒位于日照南部,东临黄海,为日照重要商埠。不仅有商船来往于上海、青岛、烟台、龙口等地,还有北至胶州,南通青浦的公路从中穿过,古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日军占据后,在此又修围墙,又建炮楼,重兵把守,戒备森严。
  魏振东担任涛雒区侦查参谋与武工队长后,不时地带领队员深入涛雒镇张贴标语,宣传抗日、袭扰敌人。敌人对他又恨又怕。进一步加强了戒备与防范,扬言不抓住魏振东,决不罢休。
  此时,涛雒镇风声鹤唳,局势十分紧张。大家担心再进涛雒危险更大,劝魏振东暂停一下。魏振东却认为传单引起敌人的惊慌,说明传单起了作用。越这时进去继续撒,才能使他们知道我们武工队的厉害,才更显示出我们的威力。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要去。这也是魏振东的性格。
  一天夜里,为了减少目标,他又独身一人化妆进涛雒散发传单。
  凭着对涛雒各条街巷的滥熟于心,他神出鬼没地散发与张贴着一张张传单。
  在一个小巷口,他逮住一站岗的伪军用手枪指住他,低声喝道,“我是魏振东,你想死还是想活?”
  一听说站在眼前的是魏振东,伪军吓得浑身颤抖,不住地点着头,连连说:“我想活,我想活……”魏振东说:“凭一个中国人却为日本鬼子当走狗,你死几次都应该。现在,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卷传单,对他说,“你把这个散发到炮楼里。”
  伪军战战兢兢地说:“让,让长官发现了,那可是掉脑袋的事……”
  魏振东说:“你不会偷着撒吗,为什么非得让他们看见。你不想撒?那我现在就让你掉脑袋!”说着,猛地拽了他一把,做出要枪毙他的样子。
  伪军吓坏了,忙说:“我干,我干……”说着双手接过传单。
  魏振东又让他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名字、籍贯。然后,故意撒了个谎,警告他说:“你们炮楼里有我放的‘鸽子’,你若撒谎,他们会告诉我的。希望你不是我下次找你算账的对象。”
  “一定,一定。”伪军点着头说,“站完岗我就去,我就去……”
  魏振东又到各处张贴起来。
  不知是由于发现了魏振东贴的传单,还是什么原因,大街上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子声、喊叫声与杂乱的脚步声。
  可能敌人发现了,魏振东想。他想趁机出城。可一个个城门现在一定戒备得更加森严,就这样出城很难。
  怎么办?魏振东早就摸准了特务队长庄子明的家,以备关键时用。这时,他来到他家门口,向里一望,屋内还亮着灯。于是,便一个鹞子翻身,轻巧地翻过院墙,来到院里。这时,庄家明正在和他的小老婆喝酒。魏振东忽地推门而入,特务队长一见魏振东非常惊讶,(敌人为捉拿魏振东曾到处贴过他的画像),吓得直哆嗦,“啊,啊,啊……来了魏,魏队长……”说着慌忙起身让座。魏振东说:“别动,坐住,你们不是悬赏要抓我吗?我来了。”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说着,忙吩咐小老婆再添几个菜,老魏说,“不用了。现在我麻烦你庄队长送我出城”。
  一听这话,庄子明一怔忡,长吁了口气,“现在,现在出城,又和你一起,恐怕,恐怕……”说着用眼望着魏振东,显出为难的样子。
  “那好,为难的话,我今晚就不走了,就住在这里。”说着,把匣子枪向桌子上一拍,“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吧!”
  “我送,我送。”庄家明慌忙说道。然后,找出一身特务服装,帮魏振东穿上,他也穿着整齐,便和魏振东一起向外走去。一直将他送出城门很远。
  第二天,内线捎来信说,涛雒镇上炸了锅:说,想不到越防魏振东,魏振东的胆越大,竟把传单撒到炮楼里了!一个个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教训凤凰山伪军
  凤凰山位于涛雒西南,海拔百十米左右。在胶州至青浦的公路西侧。从1942年日本鬼子就在山上修了炮楼,派兵把守。由于居高临下,为八路军和武工队等抗日武装在周围活动带来极大不便。武工队从山下经过,他们就时不时地从炮楼上打冷枪。曾有一个队员受伤。
  炮楼里的伪军,更是周围村子群众的祸害———天天派捐要粮,一个村有时一天接到五六个条子(索要钱、粮、工、物)。村民恨之入骨。
  魏振东决心要教训一下他们。
  一天,魏振东带几个队员,沿着一条水沟来到炮楼附近,他望了望炮楼上站岗的伪军正抱着枪来回晃荡着。魏振东接过队员手中的长枪,稍一瞄准,随着“当”的一声枪响,伪军一个倒栽葱,不见了。
  魏振东让大家在树丛里隐藏好。这时,他们看到炮楼上跑出一些伪军,手忙脚乱地不知吆喝着什么。接着,便枪声大作,胡乱地向外开着枪。
  放了一会儿,见无人还击,几个伪军便大胆地从炮楼缺口向四下张望。魏振东笑着说:“又大了你的胆了!”说着,抬起枪,“叭”的一声,一个伪军又应声倒下。
  炮楼上又慌乱地响起了杂乱的枪声。
  回驻地后,魏振东写了封信,让山下的下元村保长送到炮楼里。信的内容是历数了他们的一桩桩罪行,警告他们停止做恶。否则将严惩不贷。下边署名“魏振东”。并告诉敌人,那天击毙他们两个同伙的,就是他们。
  本以为,接到信后,伪军们会改恶从善,至少能收敛一下。谁知,他们却让保长捎来信说,正想找魏振东报仇呢!他们不怕!炮楼结实得很,离涛雒皇军不远,谅魏振东他们不敢来。
  一听这话,魏振东气不打一处出,看来不教训一下他们,他们不知我这包烟的口劲!
  一天,他派出一部分武工队队员埋伏在从涛雒到凤凰山的公路旁的树林里,准备打击从涛雒到凤凰山的增援之敌。然后,他带领十几个人分别穿上鬼子与伪军的服装,他坐上摩托车带领着大家向凤凰山炮楼驰去。
  炮楼的伪军见“皇军”急驰而来,急忙放下吊桥笑脸相迎。魏振东呜哩哇啦地说了几句日语,旁边的“翻译”翻译道:“岩佐队长问您的队长呢?叫他过来。”正说着,伪军小队长刘伯温走过来,点头哈腰地伸出手,突然他发现站在面前的“皇军”不仅不是涛雒那些常见的“皇军”,而且长得和魏振东十分相似。他急忙缩回手,惊恐得两个眼珠子就像要掉下来,望着魏振东,结结巴巴地问道:“请问,您,您是?”
  魏振东将帽子一掳,笑着说道:“你不是要找振东报仇吗?我来了!”一听这话,小队长吓得一趔趄,习惯性地向腰间摸枪,这时双方也刷地举起枪来。炮楼内形成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魏振东冷笑着说,“论耍枪,你们还嫌嫩了点!我枪一响起来,别说你们这几个,再多一些,也只有吃枪子的份儿!告诉你们,别以为就我们这几个,外边还有埋伏。”说到这里,他望着伪军们说道,“堂堂的中国人,给日本鬼子当帮凶来残害自己的骨肉兄弟,你们不觉可耻吗?你们这样做,到头来,恐怕连你们家的祖坟也进不了!”一席话,把伪军们说得一个个低下头来。魏振东说:“你们不用害怕,不杀你们!是来教训你们,希望你们不再欺侮老百姓;我们再从炮楼底下走不准骚扰;做到这些,我们还可用烟土换你的一些武器。如何?”
  “行行!”伪军小队长不住地点头答应道。
  “那快把武器缴上,这也是为您向鬼子好交待!”
  伪军们一个个放下手中的武器。武工队员们收起枪背在身上。
  “现在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魏振东对伪军小队长说,“打电话给涛雒的鬼子,就说我们已经包围了你们的炮楼,让他们快来救援。”说着将旁边的电话递给他。伪军小队长犹豫了一会,拿起电话,照魏振东的意思说了。
  出炮楼后,魏振东让大家胡乱地打了一会枪,向鬼子证明炮楼已被包围。不一会,去涛雒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魏振东知道伏击战已经打响,说,“敌人已经上钩,走!”说着,带领队员向响枪的地方跑去。
  伏击战消灭了两个鬼子五六个伪军,其他的跑回了涛雒。
  从此,凤凰山上炮楼敌人的嚣张气焰被打掉了,还不时地为武工队偷送一些枪枝弹药。魏振东与武工队员们从炮楼下经过时,他们还热情地打招呼。
处决伪乡长周仙州
  周仙州是顽固与人民为敌的伪乡长。民愤很大。魏振东想铲除这祸害但一直没找着机会。
  1944年秋的一天,他听说涛雒区“三青团”书记钟柏结婚时,周仙州要到场祝贺。魏振东便想借此机会搞掉他。
  听内线的人告诉,这次婚礼由重兵把守,戒备森严,入场者需持由钟柏特制的请柬才行。
  魏振东听说钟柏这人比较容易争取。就让人去找他,说魏振东想与他交个朋友,婚礼这天将前来祝贺。告诉,来时,一定平安无事。若不让参加,将大闹婚礼,让其鸡犬不宁。
  钟柏很识相。知道得罪了魏振东绝没好果子啃。于是,就乖乖地给了请柬(请柬上当然不写魏振东的名字,而是按魏振东的意思,写了青岛一商行常来日照一老板的名字),再三再四地要求魏振东,多喝酒,少惹事。
  婚礼这天,魏振东粘上胡子,戴上墨镜,再配上礼帽、马挂、皮鞋,手杖,上上下下扮装成商人模样。然后,手提礼品盒,大摇大摆地向钟柏家走去。
  由于打扮像样,手续齐全,顺利地进入婚礼现场。
  婚礼在钟柏家大院里举行。整个院子里人山人海。魏振东找了一大会儿,终于看到了周仙州。他正兴致勃勃地坐在主宾席上看着婚礼的一项项活动。
  怎么下手呢?魏振东正在想着办法,突然看到周仙州从人群里出来,向厕所走去。便跟了上去。
  就在他小便的当口,魏振东转身关死厕所门,突然用手枪指着他,说:“我是魏振东,想请你出去商议个事情,走!”
  “魏队长,什么事在这里说,在这里说”,周仙州一听说是魏振东,吓得魂不守舍,想推诿。魏振东掏出一个拉雷,一下挂在他的皮带上,然后低声喊道:“走,弦在我手上,不听话,就让你血肉横飞。”
  没办法,周仙州只有按魏振东的吩咐,与他一起向外走去。
  武工队的同志们正埋伏在婚礼现场周围接应魏振东。他们一看魏振东押着周仙州出来了。便一齐迎上来,将周仙州押到一个小树林里。魏振东宣布了他的罪行,然后,一枪,结束了周仙州的性命。身上贴上一张大大的白幅,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给敌人当走狗决没好下场!后面署名“魏振东”。
智取敌货船
  1944年,随着抗日斗争形势的好转,虽然根据地经济有所改善,但广大军区的吃穿问题仍然困难重重,快割麦子了,大家还棉衣在身,没单衣更换。
  如何解决单衣问题?身为区中队长的魏振东十分着急,天天在思谋着解决的办法。
  一天傍晚,陈成功伪“和平军”的一条装布的货船,因船尾坏了,停在东南营子口等待修理。一听这消息,魏振东喜上眉梢,决心将这船布搞到手。
  于是,他让伪保长大摆宴席,将船上的伪军和船工请下船来,伪保长一一答应,并在天黑不久就派人送回信来:一切安排就绪。
  “小孙,走!”魏振东高兴地喊道。通讯员孙维纪早已听说此事,正在擦枪待命,一听呼叫,急忙把枪装好,乐哈哈地跟着他向东南营走去。
  滨海的夜晚笼罩在淡淡的月色之中,只有几个笮屋里偶尔灯光闪烁。这里本是一个富庶的海口,过去,每到捕鱼季节,都是桅杆如林,号子声不断,海边上的鱼虾堆积如山。可是,自从日本帝国主义侵入之后,这里变得冷冷清清,萧条冷落起来,渔民天天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想到这里,魏振东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即将日伪军彻底消灭干净,脚下的步子自然也加快起来。9点多钟,他们到了东南营海口,借着淡淡的月光一望,确实有条货船停在那里,悄悄地靠近一看,船上真的没有晃动的人影。
  “走!”魏振东悄声地说着,挽了挽裤腿,向船走去。他们走走听听,一直走到船跟,也没听到动静,两人轻轻地爬了上去。一摸,船上严严实实盖着的篷布底下,全是一捆捆洋布。于是,二人一个摸起篙,一个扶着橹把子,想尽快把船弄走,可谁知,正赶上退潮,怎么弄也不动弹,这大概也是“和平军”放心喝酒的原因之一吧。
  这怎么办?等到涨潮,还得过段时间,哪有时间等?魏振东忽然看到笮屋子里的灯光,心想,叫群众帮着推。于是,他跑到那里召呼大家帮忙。大家一听魏振东召呼他们,都急忙跟着魏振东将船推到深水里。
  魏振东送走群众,与小孙用篙,将船慢慢撑出江子。水,越来越深;篙越来越使不上劲。船,在大流的冲击下不但不走,反而由于船尾坏了,打起转转来。唉,这可如何办好?老魏虽然枪法过人,威震四方,但对下海玩船却是一窍不通。他望望天,东方天际已呈鱼肚白色,海天连接处已微微发红,天快亮了,天一亮,船上的伪军一发现船丢了,还不前来追赶?此时魏振东心如火燎,焦急万分,小孙也急得满头大汗。
  突然,有两条渔船向这驶来,魏振东接过小孙手中的捷克式,举枪一瞄“啪!”一声枪响,一个桅杆上的大蓬哗地落了下来,原来不偏不倚,正打在桅杆顶端的滑轮上,船乖乖地停了下来。
  “过来过来!”老魏摆着手势,船,顺从地开了过来,一打听他们是东湖村的两条渔船。一见是魏振东,便放下心来,按魏振东的旨意,将船上的缆绳撂过来,然后,拖着货船向根据地岚山头方向飞驰而去。
  这时,海边上传来阵阵枪声,可能敌人发现了他们,然而为时已晚。老魏轻蔑地一笑,拿起捷克式,一连放了几枪,作为还礼,船,迎着初升的太阳,开得更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