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走上长安街,比打仗都紧张”  

2015-08-31 10:11:27|  分类: 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上长安街,比打仗都紧张”

84岁老兵回忆开国大典阅兵,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列队持枪


老人向记者展示自己当兵时的老照片。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阅兵式上,陆、海、空三军受阅部队从阅兵台前通过,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当时只有17岁的李树森作为其中一员,有幸参加了开国大典阅兵式。李树森老人如今已是84岁高龄,日前记者来到其李沧区中崂路的家中,听老人讲述了当年震撼世界的开国大典阅兵式。

    17岁就有幸参加阅兵

    1948年2月,刚刚年满16岁的李树森从太行山革命老区河北易县入伍参加革命。随后,他就随着队伍开始了南征北战。1949年8月,李树森所在部队接到了去北京参加开国大典阅兵的重要任务。李树森后来才知道,当时被选定参加此次阅兵的队伍中,步兵方队只有他们师是整师参加检阅,当时全军200多个陆军师,可谓百里挑一。

    当时只有17岁的李树森参军一年多来,硬仗打了不少,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阅兵。“我们的部队里除了一些老兵还能掌握点基本的队列知识,其他人连标准的稍息立正都不会,部队素质参差不齐,思想纪律各方面都没底。”虽然开国大典的具体时间迟迟没有定下,但接到任务时首长反复强调要在一个月左右时间里把队列练好,要在新中国成立的大日子里把这第一炮打响打漂亮。

    训练比上战场打仗苦

    “当时的艰苦程度我现在还记得,感觉比上战场打仗都苦。”李树森回忆道。由于战士们普遍没有什么基础,训练开始阶段,训练场上净是此起彼伏的训斥声、呼喊声,当然也有一阵阵的哄笑声。李树森说,部队当时也没有统一的队列条例,训练的时候是边摸索边调整。

    “从稍息、立正、齐步走开始练,一开始队伍里面什么样式都有,看上去很不整齐,后来定了个统一的标准,每步步幅75厘米。”除了队列,持枪姿势也是调整了多次。当时部队武器配备也是各式各样的。经过多次调整,在阅兵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才最终确定下持枪姿势。

    阅兵期间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那个时候物资也比较匮乏。高强度的训练下,不少指战员晕倒在训练场上。另外,受战时条件所限,战士们的军装也不统一,不仅款式不同颜色也是各异,多数指战员的军装都是打着补丁。为了尽量保持统一,方队尽量调换颜色一致的军装,部队还专门给他们调来一批钢盔,最后总算像个样子了。

    走上长安街紧张起来

    李树森回忆,尽管条件苦、时间紧、任务重,但所有指战员积极性异常高涨。白天练不够晚上接着练,脚上起了泡挑破接着练,脖子晒脱了皮,撕下来接着练。

    1949年9月30日晚,连队接到了参加阅兵的通知。10月1日凌晨三四点钟,战士们跑步到达天安门东侧的东长安街待命,有些战士激动地一遍遍上厕所。17岁的李树森年龄虽小但已经打了多场硬仗,不过当开国大典即将开始时,他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1999年10月1日下午3点,阅兵仪式终于开始。此时天安门广场已是人山人海。已经站了10余小时的战士们一扫疲惫,个个精神饱满地走上了长安街。“我隐约听到了喇叭里传出了毛主席的声音,广场上一下就沸腾了。”李树森说,短短几分钟,他所在方队走过天安门,在扭头敬礼的一刹那,他远远看到了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正朝队伍摆手致意。

    阅兵师名震朝鲜战场

    1950年,李树森再次参加国庆阅兵,这次他是作为受阅方队的护旗手,骄傲地走过了天安门。

    1951年6月,就在李树森被选为第三次阅兵队员后不久,他所在部队接到任务,赴朝作战。在朝鲜金城地区先后参加了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和1953年夏季反击作战等战斗,直至7月27日停战。他们师由于参加了开国大典阅兵式而威名大震,在参加抗美援朝时,敌人的广播中称他们师是“首都师”,可见敌人是多么惧怕这支英雄部队。1959年2月,李树森被派到沈阳炮兵政治学校学习进修,1965年,李树森从军17年后转业到地方工作。

    如今84岁的李树森早已儿孙满堂,回顾过往历史,他说参加开国大典阅兵是他最为骄傲和自豪的事。

    文/图

    ■人物二

    他在天安门为5次阅兵站岗

    平度城关街道代家上观村,86岁高龄的池东奎是一名特殊的阅兵式参与者。1952至1956年,他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仪仗队员连续5年担任阅兵式值守工作,在天安门金水桥前目睹了5次阅兵方阵从眼前经过。用老人的话说,“我没有直接参与到阅兵方阵中,但我与阅兵式的感情可能比任何一个参与者都要深。”

    1951年,22岁的池东奎到北京当兵,担任北京重点单位的警卫工作,1952年,新中国第一支仪仗队开始组建,池东奎因思想政治过硬,军事技能强,身体条件高入选了仪仗队。

    池东奎说,他所在部队主要负责重大节庆的礼宾及值守工作。1952年国庆节前夕,池东奎所在连队被调来天安门担任礼宾工作,亲眼目睹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三次阅兵式。“当时阅兵总指挥是聂荣臻,阅兵首长是朱德总司令,我在天安门前都看的一清二楚。”池东奎说,最让他激动的还是能在换防时能远远地看一眼毛主席。

    池东奎回忆道,当时在仪仗队的那段日子里,由于训练强度大,每月发的30斤细粮15斤粗粮都不够吃的。“当然也不是吃不饱饭,就是感觉饿得特别快,刚吃饱了练上一会儿就饿了。”

    池东奎告诉记者,从1952年至1956年,每年五一和国庆都会被调到天安门前礼宾,期间吃住都和国旗护卫队一起在天安门后的故宫里。池东奎也因此亲历了5次阅兵,亲眼目睹了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军队越来越强大。

    后来池东奎又从北京调到北大荒建设兵团853农场,任副连长。在农场,池东奎开了5年拖拉机,此后20多年里一直担任车队的队长直至退休。“我这一生其实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种了5年地,当了5年兵,开了5年拖拉机,当了20多年队长。”

    如今已86岁的他眼不花耳不聋,每天的乐趣就是喂喂鸟养养花,和老伴相依相伴,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记者 景毅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