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围子汪  

2015-08-29 20:56:10|  分类: 海曲·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围子汪


  

□ 王炳革
  在家乡一带的村落中,往往有一些池塘被称作“围子汪”。因为池塘生长芦苇和蒲草,有时被讹称为“苇子汪”或“蒲子汪”。其实它的形成与修筑围墙有直接关系,所以它的真实含义就是“筑土成墙,挖掘成池”,因此人们才命名“围子汪”。
  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围子墙”这个景观,在他小说中出现的不少。有围子墙,就有围子汪,二者相辅相成。
  这里,我想述说一下我的家乡王家滩“围子汪”的旧事。
  元末明初的日照是“郊原芜芜,村舍萧条,民多流离”。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实行休养生息政策,同时组织大规模移民,移民多数来自江苏东海县周边地带,其中作为移民点的当路村居多。
  王家滩王氏先祖就是于洪武二年(1369年)从江苏当路村迁民而来。从此,子孙繁衍,人丁兴旺。
  话说清咸丰辛酉(1861年),王家滩王氏家族第十七世祖王亨运(字,景菴;号,应南),通过纳捐获得贡生资格,后来,担任东昌冠县教谕,官至光禄寺署正加五品衔(约相当于副省级),他看到时局动荡,匪患横行,便无意从政,从冠县回家。其时,正赶上捻军四处抢掠,他回到家乡“聚室而谋”:灾祸将至,应该有备无患,做好防御。
  于是他率先垂范,投入巨资,率领家族众人,修建围子墙,当时称作“围圩”。当时参与修筑围墙筹划指挥的有开明绅士王元桢(字,幹廷)、王褒贞(字,荣圃)等人。
  该工程对一个普通村庄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投资巨大、庞杂浩繁工程。村民全凭最原始的劳作工具,凿石挖土,人抬肩扛,挖沟掘土,夯实碾压,不分昼夜,辛勤劳作。历时4年整,一条长四里,高丈许,宽几尺的城墙,绵延起伏在村庄的四周。围墙东临大海,西靠长岭,北面引来潮水,南面建有寺庙,虽然称不上固若金汤,但可称得上一方保障。同时,城墙东西南三个方向建有石头与青砖修建的城门楼,并装备厚重的石门,门楼刻名字,东门为“永定门”,西门为“永安门”,南门为“永和门”,北门因临海,未曾建门。围墙上建有炮台,炮台上装备土炮,每尊有四五百斤重。
  同治乙丑(1865年)工程竣工。从此,村内形成了最大的池塘———围子汪。
  在训练乡勇时,王亨运认为同族孙辈中的王褒贞精明强干,才能和智谋出众,可以成就大事,于是就提升他为首领,负责王家滩围墙的防卫。
  是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捻军从海上渡船偷袭王家滩,聚集在永定门外后,举火呐喊,进攻王家滩。王褒贞登上围墙,观察敌情,发出“开火”号令,一时炮声隆隆,杀声震天,捻军都望风而逃。王褒贞独自一人督战,在战斗过程中,他对坚守者激励,对懈怠者责罚。自己整夜没睡觉,却不知疲倦。捻军看到无机可乘,并且官军已到,知道已经不能攻取王家滩,于是撤退。就这样,王褒贞带领着乡勇保全了王家滩及临近村众多的乡亲父老。
  日照县令听说战况,极力保举王褒贞,官至阶位议叙六品衔。王元桢年逾八旬之时,全县的绅士相庆,赠以匾额,上书“海国耆英”四个大字。
  同治六年(1867年)捻军大举北上,进攻王家滩不下十几次。王褒贞带领乡勇全力以赴迎战,数次迎击捻军,屡战屡胜。
  有人曾经说这样一句话,评价历史上的“绿林好汉”:有时候为了表彰造反精神,歌颂农民起义,这些人成了英雄;有时候需要颂扬保家卫国、除暴安良的人物,这些人又成了强盗。差不多同样的一伙人,后世给他们涂上了不同的政治色彩。其实捻军就是这样吧!
  光绪年间,土匪猖獗,王氏家族中的开明绅士王景夷组织筹措资金,对围子墙进行了修补,配备了更为完备的防御措施,购置增添了大量的武器装备,有效预防了兵匪的入侵。
  1932年8月至10月,日照县委先后举行三次党代表会议,商讨筹划暴动事宜,决定建立鲁南革命委员会,由安哲、牟春霆、郑天九、杨德玉、于共方5人组成,安哲任暴动总指挥,8月14日攻占王家滩,战斗异常激烈。
  国民党地方武装凭借村内兵工厂生产大量的军火,借助着绵延的围子墙,进行激烈的反抗,安哲领导的武装力量几乎用了整整的一天,都攻不下王家滩,双方开始了“拉锯战”。
  在这紧急关头,安哲领导的武装力量趁着夜晚,派人深入敌人内部进行“策反”,里应外合,起义军趁机攻占了王家滩,收缴了商团、民团、盐警的武装。
  后来,经过连年战乱,生灵涂炭,围子墙无人管理,倒塌严重,有些村民竟然盗运土石,筑墙盖房,围子墙剩下了断壁残垣。民国时期的开明绅士王守贞目睹此景发出了“围圩之设,所以捍患难而策治安也。前人既经之营之,后人即当保之守之,不可忘事毁伤,以自坏其长城也焉”的感慨。
  我从记事起围墙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就是这个“围子汪”。
  这个“围子汪”可留下了我童年的美好回忆,甚至成了村里小伙伴游览的“名胜”。春天,池塘菱花盛开,夏日荷叶飘香,秋日飞鸟翔集,冬日冰封剔透。
  池塘无言。那年,那月,村落中的围子汪,该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啊!
  世事变迁,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环境的恶化,“围子汪”居然成了村民的垃圾场,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布满了池塘里面和岸边,走到池塘边臭气熏天,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风采。
  站在围子汪前,常常使人浮想联翩:唐代的李华《吊古战场文》说:“天地为愁,草木凄悲。吊祭不至,精魂无依。必有凶年,人其流离。呜呼噫嘻!时耶命耶?从古如斯!为之奈何?”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