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转载】不懈的奋斗: 孙中山一生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2015-08-21 11:23:52|  分类: 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不懈的奋斗: 孙中山一生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 shengge - 我的博客
 

不懈的奋斗: 孙中山一生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内容摘要:

孙中山的一生非常重视并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殷切地向往社会主义,执着地坚持“天下为公”理念和社会主义方向。我们翻阅孙中山的全部著述,可以看出,孙中山偏重阐释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课题。正因为孙中山具备了中国实行社会主义的思想,使其能够欢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五四爱国运动所带来的新希望,并能够以俄为师,与中国共产党人合作,改组中国国民党,重新解释三民主义,并更加积极地到处大力宣传社会主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坚定地推动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当国民党右派分子反对联俄联共政策,妄图阻止国共合作和孙中山坚持的社会主义方向,施用种种伎俩向孙中山施加压力时,孙中山义无反顾地予以大加斥责。

孙中山的一生非常重视并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殷切地向往社会主义,执着地坚持“天下为公”理念和社会主义方向。这是一份弥足珍贵的社会文化思想,也给今天中国的政治文化发展指明了方向。面对当前全国人民正在努力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现实,深入地回味和思考这份宝贵的历史遗产,进一步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它,具有积极的意义。

“最早在中国提出实行社会主义”

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孙中山毕生都在学习西方。他的思想旨趣是博采众长,吸收世界先进思想为我所用,这在其向往、宣传社会主义方面表现得尤为显著。

我们翻阅孙中山的全部著述,可以看出,孙中山偏重阐释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课题。围绕这一课题,他除在其《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和《五权宪法》三种著作中都有所论及外,据不完全统计,从1902年3月至1924年11月的22年里,在其所发表的文章、演说、谈话、函电、批语和有关文告、规章中,涉及谈论这一课题者,还有82篇(件)之多。在这些论述中,他描绘出一个共和国的前景,突出地从劳工运动、实业建设、铁路计划等各个角度,阐释和鼓吹社会主义。

早在1903年12月,孙中山就提出自己“所极思不须臾忘者”的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主张用“平均地权”(就是他所说的社会主义)进行改革。之后,孙中山以社会主义者自居,并终其一生向往并大力宣传社会主义,不止一次地宣称他的奋斗目标就是要使中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号召人民要用社会主义理想建设国家。

有人或许会问,孙中山为什么要大力宣传社会主义?这并非偶然。这既与20世纪初的思潮特点及资本主义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有关联,又是孙中山经过长期学习和研究把握着宏观的世界局势,和了解到最新思潮的结果。

1896年起,孙中山在英国伦敦的近两年时间里,经常去大英博物馆图书馆等处读书,研究政治、法律等方面的问题,从那时起,他就着手“研究了马克思、乔治、缪勒、孟德斯鸠以及其他的人”,对各派社会主义学说做过一番苦心的探索和研究;同时考察了西欧各国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得失,还接触了一些西方具有社会主义思想的革命家。他发现,西欧自产业革命以来所出现的社会危机异常严重,他曾称,此时,“始知徒致国家富强,民权发达如欧洲列强者,犹未能登斯民于极乐之乡也;是以欧洲志士,犹有社会革命之运动也。”欧美工人阶级蓬勃发展的反对资本家剥削压迫的斗争,给他以十分深刻的印象。他断定,在那些地方社会革命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便以世界潮流为中国导向,进而考虑到自己祖国的现状和未来,以“中国式”路向未来定位,要按照中国的国情来办中国的事,决定采用社会主义和运用什么手段进行革命的问题。

稍后,孙中山在1897-1903年亡命日本期间,与当时的社会主义学说热潮有了更多的接触。他先后结识了主张土地变革问题的宫崎寅藏兄弟和日本平民社领导人幸德秋水等人,彼此就实行社会主义的问题交换意见,相互切磋,共同促进。

孙中山正是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强烈刺激下,开始了解释什么是阶级斗争,什么是社会革命,对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并在深入考虑过各种社会主义学说后,形成了自己的观点。他把民生(社会)主义与民族、民权主义等量齐观,指出中国前进的方向,不仅要建立共和国,还要人民安乐,社会经济繁荣,从此社会主义思想就成为了孙中山思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1905年初,孙中山由美洲抵达欧洲,在中国留学生中从事革命宣传,组织革命活动。同年5月中旬,他曾专程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社会党国际总部,访问第二国际主席王德威尔德和书记胡斯曼,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要求加入第二国际。孙中山在与他们的谈话中曾反复表示:“中国社会主义者要采用欧洲的生产方式,使用机器,但免其种种弊端”。这就是中国要吸收西方好的“精华”,而决不成它糟粕的牺牲品。这样就能够使“中世纪的生产方式将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生产阶段,而工人不必经受被资本家剥削的痛苦”。孙中山敏锐地觉察到了资本主义的贫富差距等某些问题,说他要与第二国际社会党的原则更趋一致,“防止往往一个阶级剥夺另一个阶级,好像所有欧洲国家都曾发生过的那样”。他还预言,“几年内,我们将实现我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因为届时我们的所有行会都是社会主义的了”。

更为可贵的是,孙中山在1913年9月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日本,身处十分穷困之时,仍然相信“中国是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的国度,这个国度应用来作为社会主义政府的典范”;并呼吁国际社会党执行局,协助他“把中国建立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所以说,孙中山是最早在中国开宗明义提出实行社会主义(包括平均地权和民生主义)的先行者。筚路蓝缕,功不可没。

“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

孙中山从西方社会主义思潮中接受了哪些影响?

按照孙中山的说法,他已经知道有关各国的社会主义派别有57种之多,研究学者有千百家,出版的研究著作也有几千种,而当时“普通人(即一般民众)对社会主义无所适从”。 1979年2月间,经宋庆龄同意,我曾在孙中山使用过的书籍中,见到多本社会主义方面的名著,如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资本论》、麦克唐纳的《社会主义运动》等书,并且范围广泛,可以从中考察其学理的渊源。

孙中山对马克思主义诚然有不少误解,但他确实有所了解并涉猎过不少的社会主义学说,而且对各种名目的共产党、社会党进行了比较、分析和研究,具有了自己的独创见解。比如:他对出现于社会主义初期的“均产派”所提出的“合贫富各有之资财而均分之”的主张,并不赞成,认为它虽然激烈却很粗浅,“于事理既未能行,而徒然肇壤夺变乱之祸”。他也不赞成乌托邦派,说他们都是一些悲天悯人的道德家,只寄托于子虚乌有的安乐世界,讲些“理想上的空话”,而丝毫没有提出“清灭人类的痛苦的具体办法”。应该说,这对于极“左”和无政府主义的认识是很到位的。

相比之下,孙中山对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学说,则是推崇备至,十分敬佩。他认为马克思对社会问题研究得“最透彻和最有心得”,而“马克思主义得社会主义的真髓”,把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因而叫“科学社会主义。”他说:当无政府主义逞于一时这际,“厥后有德国麦克司(马克思)出,苦心孤诣,研究资本问题,垂三十年之久,著有《资本论》一书,阐发真理,不遗余力,而无条理之学说遂成有系统的学理,研究社会主义者咸有所本,不复专迎合一般粗浅激烈之言论矣”,认为马克思是“社会主义中的圣人,专从科学方法去研究社会问题的解决,所著的书和发明的学说,可以说是几千年来人类思想的集大成”,各国社会主义学者“都是信仰他”,“岌岌提倡马克思之学说,主张平均分配,求根本和平的解决”。

不过,孙中山不赞成马克思“以物质为历史的中心”的观点,而认为美国学者摩里斯·威廉所称:“社会问题才是历史的中心,而社会问题又以生存为中心”,才和他的主义“若合符节”。他也不赞成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理论,主张用和平的手段去解决经济问题才是正确的。孙中山后来毕竟没有走上马克思主义道路,可以说是与这种思想认识的差异有着一定的关联。

孙中山是为救国救民而虚心向外国学习的。他力图适应世界的新潮流,而外国繁多的社会主义学派各有长短,并且中国近代社会,特别是在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所具有的多种经济成分,多个阶级、多种思想、多条道路并存,这种过渡社会的错综复杂特征又特别显著,犹如孙中山所深切感受到的:当时各种新思潮、新出版物“纷纷应运而出,扬葩吐艳,各投其致,社会遂蒙绝大的影响”。孙中山向来以人民全体的代表自任,这时更提出“全民政治”的政治观,更重视当时在中国有影响的一些社会主义流派的思想,以便容纳广泛的主张,争取更多的人支持他的事业。他特别表明,不主张完整的资本主义道路,希望能提出一条既有民主政治,又要防止贫富两极分化的“中国式”道路。

什么是社会主义呢?孙中山把民生主义与社会主义作为同一政治概念,说“民生主义者,即社会主义也”。又说“民生主义便可说是社会主义的本题”。在他晚年,又一再声称:“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即是大国主义”,还提出:“社会主义范围,是研究社会主义经济和人类的问题,就是研究人民生计问题”。孙中山说:“民生主义的大目的,就是要众人能够生产”。他的三民主义的意思,就是“国家为人民所共有,政治为人民所共管,利益为人民所共享”。即“人民对于国家不只是共产,一切事权都是要共的。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义,就是孔子所希望的大同世界”。

这里,孙中山正确的了解了中外古今的社会主义理想的共同特征,即“共产”。也就是说,实行政治、经济、文化的所有权和分配的平等,特别是实行“土地共有”和“资本共有”,即主宰国家经济命脉的土地、森林、矿山、铁路、电气、邮政等部门和主要企业的国有制。在这一基础上实行“分配之社会化,就是合作社”,以消灭商人的垄断。他认为民生主义“不但是最高的理想,并且是社会的原动力”,通过它,“社会问题才可以解决”,“人类才可以享很大的幸福”。这仅就上述理想本身而言,应该是高出于中外乌托邦的理想。其中实行共有制,发展社会生产力是实行社会主义理想的必要条件,尤为中肯确切,他所提出的以社会经济发展程度来决定能否实行社会主义的论点也发人深省。

如何实行社会主义呢?孙中山主张解决民生问题的方法,不是只提出一种毫不合时宜的剧烈办法,等实业发达后以求适用,而应用一种思患于未然的预防的办法,阻止私人的大资本,防备将来贫富不均的大毛病。他主张分阶段解决经济问题,改良社会。应该说,这一想法也是颇具匠心和具有卓识的。

孙中山明确提出了发展工业、对外实行开放、充分利用外资和加速国民经济发展等观点。主张“主权在我”的前提下,利用外国资本、人才和方法,来促进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外国的资本主义造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并且,可以成为中国和世界的两种经济能力“互相为用,以促进将来世界之文明”。他把引起外资比喻为“水之就壑”,也就是水到渠成,势在必行。

在实际行动中,孙中山也表现出极高的热情和积极的努力。他在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回国时,专门带回了多种欧美最新的社会主义名著,准确要“广为鼓吹”,大加宣传。同年之底,孙中山在上海与社会党本部长江亢虎谈话中,宣传自己是“完全的社会主义家”,表示对社会主义必“竭力造成之”,“余意必广为鼓吹,使其理论普及全国人民心目中。至于方法,远非一成不变者,因时制宜可耳”。1912年4月1日,他卸职临时大总统的当天,在南京对同盟会员做《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讲演时,声明他“解职不是不办事,解职以后尚有比政治紧要的事得着手。”这要紧的事,便是民生主义、社会革命。又说:改造中国,不是仅仅把中国造成一个极强大的国,与欧美诸国并驾齐驱,而是要经过社会革命,消灭国中贫富悬殊。这就要“一面图国家富强,一面当防资本家垄断之流弊。此防弊之政策,无外社会主义。”这篇演说词,则是比较全面叙述了孙中山的社会主义观点。

尤其应当特别注意的是,1912年10月14日-16日,孙中山应中国社会党邀请,在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最发达、工人阶级最集中的上海,连续三天的下午演讲社会主义的流派和方法。他这一专题演讲,不仅向社会党人,而且向各行各业群众宣讲社会主义,首日到会听众是1600余人,次日增至2000多人,第三日则高达3000多人,各界人民争先恐后地蜂拥齐集到中华大戏院会场听讲。在讲谈中,孙中山对社会主义发生的历史原因、流派、斗争前途以及中国实行社会主义的重要性等问题,作了系统的分析。孙中山以他丰富的知识,博采兼收,糅合中外,提出了自己的社会主义规划,并表示其在政治革命之后和平地实行社会主义的决心。这是孙中山一生宣传社会主义最多时期的一篇重要论述。此后,在1924年8月3日-24日间,他在广东高等师范学堂礼堂所作前后四讲的民生主义演讲,则是孙中山涉及宣传社会主义最后的一天。

“以俄为师,与中国共产党人合作”

从上面引述的各种材料中,说明孙中山在进行政治革命的同时,怀着救国救民的崇高理想,坚持社会主义方面,大力宣传社会主义及其设想的规划和办法。他毕生把社会主义作为救国的方案,并领导人民不懈的追求,期望把国家建设成不仅与欧美并驾齐驱,而且是地球上第一个最强盛的国家。令人敬佩!

当然,孙中山向往的社会主义及其实现办法,具有不少空想成分,本身也存在矛盾以及与现实的差距,同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所差别。诚如列宁在《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一文中所分析的,孙中山所倡言的是主观、空想的社会主义。但是,孙中山要求高度发展生产力,政府对国民经济进行宏观调控,都表现了同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有着不一样发展道路和发展方向。他看到了中国在建设具有自身特色的现代化时,自觉地去吸收和利用、外国资本主义既有物质成果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却是为解决遇到的难题开辟了一条道路。特别是他对社会主义的大力宣传、热切向往,完全是出于对苦难大众的深切同情,和实现祖国现代化的善良愿望,实为可贵。毫无疑义,孙中山是谋求中国现代化和社会主义相连接的工作,作出最多、最可贵探索的杰出人物,是大力宣传社会主义的革命者。我们理应继承他的革命精神,并“注意汲取其中积极的养分。”

正因为孙中山具备了中国实行社会主义的思想,使其能够欢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五四爱国运动所带来的新希望,并能够以俄为师,与中国共产党人合作,改组中国国民党,重新解释三民主义,并更加积极地到处大力宣传社会主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坚定地推动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

当国民党右派分子反对联俄联共政策,妄图阻止国共合作和孙中山坚持的社会主义方向,施用种种伎俩向孙中山施加压力时,孙中山义无反顾地予以大加斥责。他一再告诫国民党人:“我们对于共产主义,不但不能说是和民生主义相冲突,并且是一个好朋友。”并多次宣布反对共产主义就是反对民生主义,国民党员不能反对共产党员。这既是他出于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有较好了解的肺腑之言,也是确实适合中国人民的需要。不幸的是,天不延年,孙中山在1925年3月12日过早地因病溘然长逝。之后,他的思想学说被歪曲,三大政策遭到取消,社会主义事业也长期被窒息无存了。

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不管遭遇任何艰难险阻,迟早都会实现的。回顾当年孙中山宣传社会主义的远大规划,和为实现国家振兴的艰辛坎坷经历,以及他梦寐以求的社会主义,只有在1949年中国人民革命胜利后,才得以实践,更加使人感到今天中国社会主义的来之不易。我们在重温孙中山的奋斗业绩时,应进一步激发更加努力地建设好社会主义祖国的热情,以求尽快地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