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日月照丹心  

2015-08-19 17:10:30|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月照丹心

传奇一生与身后故事


1948年,陈宝仓全家七人在上海合影。1950年,陈宝仓在台北特别军事法庭写下遗嘱。1945年10月25日,青岛接受日军投降仪式鸟瞰图。1950年,陈宝仓英勇赴义毫无惧色。2014年3月,陈禹方(左三)和丈夫李茂(右三)、女儿李敏等全家与陈宝仓雕像合影。 陈禹方(中)与女儿李敏(左)等人重访青岛旧居。(本报资料图片)

 


    腹有诗书气自华。陈宝仓善武且能文,爱好诗作,常以文会友,除《旧州行》之外,《龙潭秋月》组诗表达了陈将军心怀祖国、为民谋事的胸怀:“浮名身外事,应不愧苍穹”“剑锋削骨峻,云海荡胸清”“江山浮碧血,日月照丹心”。深知其文采,所以每当陈宝仓到各地指导工作时,人们都会以笔墨纸张求其墨宝,他从不推辞,还时常写诗作赋,赠送乡亲父老,广交诗友,组织诗社。他的长诗《旧州行》,不但子女能背诵(84岁的陈禹方至今都能背诵全文),当时靖西的许多人都能背诵,并将诗抄录悬挂在家中,“‘文革’期间很多碑刻被推倒,砸毁。而靖西人民却把刻有陈宝仓《旧州行》的这块石碑保护了下来,可见靖西人民对陈宝仓的深厚感情”(《陈宝仓将军在广西抗战》,梁福昌著)。

    平和慈爱的父亲

    “对于我们来说,他是慈祥的父亲,我没有见过他大发脾气,也没有见过他用污秽语言骂人,他讲话缓慢,有分寸,总是以理服人。他做事沉稳,有涵养,但很风趣。”陈禹方如此评价父亲。

    如果用传统的理念来判断,陈宝仓算不上好父亲,因为恰逢战争年代,他常年奔波在战场之上,为抗日、统一祖国而流血流汗,但即使与子女团聚的时间再短暂,他也不会把在外奔波的苦与累带到家中,所以在孩子们的印象中,他乐观、正直。

    “在八年抗战中,父亲转战于多个战场,我们很少见到父亲”,陈禹方说。在子女们的印象中,父亲和他们接触最为集中、密切的一段时间是1938年。这一年,陈宝仓在安徽宣城战役中,遭到日机轰炸受重伤,大女儿陈佩方对当年的场景记忆犹新:“1938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有一位军校的军官来叫门,在门外小声地对母亲说:‘教育长挂花了’,母亲立即紧张起来,叫我快跟着她走。我们随同那位军官过江来到汉阳的一个码头上,有人用担架把父亲从船上抬下来,爸爸全身都缠着白色的绷带,只露出口、鼻和左眼,我们当时都吓坏了。”陈禹方当年只有六七岁,但她也深深记得见到父亲时的情景:“在我们家院子的防空洞里,见到全身绑着绷带的父亲,我吓得发抖。”当时还小的禹方不知道,陈宝仓全身有二百多处伤。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陈宝仓死里逃生,但弹片导致右眼失明。随后,陈宝仓带着全家到湖南沅陵养伤。

    就是这段时间,让子女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父亲着装朴实,一件布大褂,一双黑布鞋,完全不像将军,倒像满腹经纶的教书先生。对于父亲的幽默,陈禹方记忆较深,因为他经常讲笑话,让别人笑得前仰后合,他却面不更色。

    陈宝仓出身贫寒,出生才九个月时,“适逢八国联军入侵北平,当时他父亲在北平谋生,八国联军大肆烧杀奸淫掠夺,百姓纷纷出城逃难。瘦弱的母亲抱着个肥头胖耳的婴儿跟着逃跑,实在抱不动了,只好将他丢弃在一座大桥下面。同行的妇女不忍心,便将他抱起来,一路帮着母亲背抱,这才捡回了他这条命。”(《深切怀念革命烈士陈宝仓将军》,孟启予)尽管幼年家境贫困,他却勤奋好学,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他用亲身经历鼓励儿女们学业有成,不慕虚华。

    在沅陵养伤时,当天气晴暖之际,陈宝仓会带孩子们到河滩上去放风筝;在院子里,陈宝仓会抖“空竹”,战争年代,找空竹不易,陈宝仓就用茶壶盖代替,结果可想而知,家里的茶壶从此便没有了盖。

    然而,这种天伦之乐时间并不长,伤还未痊愈,陈宝仓就继续投入到新的战斗中。

    琴瑟相合的伉俪

    父亲牺牲后,母亲师文通的坚强让陈禹方十分惊讶。

    陈禹方告诉记者,母亲1902年生于一个小康家庭,曾就读于著名的北平贝满女子中学,天资聪明,学习成绩优秀,还曾参加过“五四运动”示威游行,同样是名爱国热血青年。俗话说,每个成功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无私奉献的女人,师文通便是这样的妻子、母亲。

    1923年,陈宝仓和师文通举行了婚礼,并留下了一张在当时看来颇为新潮的西式婚纱照。之后,两人先后育有大女儿佩方、二女儿静方、独子君亮、三女儿禹方和四女儿瑞方五名子女。抗战爆发后,“父亲忙于军务,全靠母亲操持家务,抚养、教育子女;母亲全力支持父亲抗战御敌,使父亲无后顾之忧。”陈禹方说。陈宝仓政治上的转变,师文通全看在了眼里,她非常支持丈夫,“1948年,父亲与吴仲禧联系,到香港与地下民革联系,我母亲都知道。”

    1949年,陈宝仓以“国防部”高参的身份到达台湾,与“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联系,秘密向中共输送台湾国民党军事情报。1950年3月,由于叛徒出卖,轰动全国的“吴石案”爆发,陈宝仓和吴石、朱枫、聂曦先后被捕,6月10日,四人在台北马场町刑场英勇就义。

    将星陨落,山河垂泪。噩耗传到香港陈宝仓家中,师文通痛不欲生,但她事后告诉儿女们说:“早就料到你们的父亲会遇到这一天的。”1952年在北京,有朋友问及陈宝仓遇害之事,她曾坦然地说:“革命斗争中有成功者,必有成仁者。”1954年,师文通遗憾病逝。“我母亲有学识,有能力,对抗日战争及时局有洞察力,对子女教育有方,我们五个子女,在父母感召下,个个品德端正,学业有成,大学毕业后,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国家做贡献。”陈禹方说。

    “旧事渐随岁月淡,忠魂长伴野云眠。”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陈宝仓和吴石等四人的雕像矗立在前,庄严肃穆;北京八宝山,陈宝仓烈士骨灰安葬于此,这让陈禹方永远感激同学殷晓霞:1950年7月的一天,她偷偷带着千方百计得到的陈宝仓骨灰,从台湾直奔香港,船快靠岸时,由于没有“入港证”,她扔掉所有行李,将骨灰盒包好并牢牢绑在身上,趁着夜色跳入茫茫大海,冒险偷渡登岸,把骨灰交到了师文通手中……

    “人有所忘,史有所轻。一统可期,民族将兴。肃之嘉石,沐手勒铭。噫我子孙,代代永旌。”无名英雄纪念碑铭,是为陈宝仓、吴石等人而立,也是千千万万抗日英雄的墓志铭,他们的事迹昭日月照千秋,后人永不忘记!

    他是实诚人

    采访对象:陈禹方,生于1932年1月,陈宝仓的三女儿

    记者:您说父亲曾在青岛受降仪式后获奖一百万法币?

    陈禹方:1946年我因病休学到济南,当时父亲担任国防部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第四兵站总监。这时,他收到了国民政府军政部发给他的一百万元法币的奖金。奖励他在任军政部胶济区特派员期间,工作卓越,成效显著,与美军合作配合良好。接到钱后,他随后把钱交给我,并说:“给你吧!”我当然没真要,把钱给了母亲。一百万法币当时可购买一两黄金,不算多,但无论价值多少,说明父亲的接收工作是做得不错的。当时国民政府“接收大员”的名声甚差,百姓骂声不断,所以我感觉,这一百万元的荣誉是值得珍惜的。

    记者:在您眼中,您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陈禹方:对父亲有记忆时,我还年少,只知道父亲有学问,颜体书法值得学习,他对我们讲述过青少年时清贫的生活及刻苦攻读的情况,对子女们影响颇深。对于我们来说,他是慈祥的父亲,我没有见过他大发脾气,也没有见过他用污秽语言骂人。他讲话缓慢,有分寸,总是以理服人。他做事沉稳,有涵养,但很风趣。在饭桌上,经常讲得我们哈哈大笑,都吃不下饭去了,而他照样大口慢慢吃着。

    记者:父亲有哪些事情让您印象深刻?

    陈禹方:我记得父亲有一次对我们说,当初报考清河军官预备学校后,到看榜时,上榜的有300多人,榜上的名次是按成绩优劣排列的,于是他从最后一名看起,看了200多人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心中忐忑不安有点慌张,最后他是第九名,真是虚惊一场!

    大约1944年左右,当时父亲担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靖西指挥所主任,回到柳州向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述职。这期间,他在家里住了几天,我看见他的衣兜里有一块深蓝色的土布手帕,四周用手工锁了边,我奇怪地问:“怎么用颜色这么深的布做手帕?”他苦笑着说出了原委,原来他想要浅蓝色的,便告诉勤务兵:“买一块蓝色的布,要蓝一点儿的。”结果,就买成了深蓝色。这件事在家里传为笑谈。

    还有一次,父亲在桂林时,有朋友请他到家里谈事,问他吃过饭没有?他看朋友家已经吃过晚餐了,便说吃过了。其实他还没有吃,当天他们谈得很晚,可把他饿坏了。后来他说:“我以后一定说真话,没吃就说没吃,就不会挨饿了!”他是个实诚的人。

    记者:生活中陈宝仓很善良很实在?

    陈禹方:有一件逸事,是父亲口说的,应当是真的。父亲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在山西军中服役,领了六块银元的月饷。他在街上看见一个老大娘哭得伤心,得知老大娘是做小买卖的,不幸得了三块假银元,父亲心善,就用三块真银元换了老大娘的假银元,老人感谢万分。当时军阀割据,内战不绝,在战乱中,奇迹发生了,子弹正好打在假银元上,使他幸免于难。这可能与他一生屡发善心,救助过不少人有关。

    记者:父亲一生的经历,给您造成了什么影响?

    陈禹方:父亲成长过程中,中国处于危难时期,内忧外患,军阀割据,连年内战,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世界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已昭然若揭。父亲与当时的中华热血青年一样,立志担负起挽救国家危亡重任,为国家民族的前途贡献自己的力量。

    父亲公开维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坚持抗战、团结、进步;反对投降、分裂倒退”的方针政策及坚持“持久战”的主张。他身体力行,转战南北,置生于与度外,竭尽全力,在各次战斗中发挥他的军事才能。

    父亲为了祖国统一,不惜冒生命危险,赴台湾工作,不幸牺牲。这是他的光荣,人民的光荣,国家的光荣。作为他的后代,我们永远铭记在心,踏着他的足迹前进!

    A26、27版文/本报记者 张文艳 图由陈禹方提供(署名除外)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