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涛雒丁氏建筑群:一个家族的时代背景  

2015-08-14 19:20:41|  分类: 海曲·文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涛雒丁氏建筑群:一个家族的时代背景



 

  本报记者 谢岩/文 冷炳豪/摄
  百年古镇涛雒,历史上曾以盐业和商贸鼎盛一时;涛雒丁氏,以文武光耀门楣,在日照几乎家喻户晓;丁氏祠堂、利生钱庄、庆和商号、汇昌银号……这些名号,像某个年代剧中的背景,可它们却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城市中,甚至历经百年,至今仍能寻到它们的踪迹……
  据《一统志》记载:金代大定二十四年(公元1184年)日照建县,有镇一,曰涛雒。自此计算,涛雒建镇已831年。这里有古代官道一条联通南北二京,有商道一条西接沂蒙腹地,有天然海口泊船通商,有店铺林立传递信息,有墩台驻兵预警海防,自古以来即处要塞、形胜冲要,为日照城南重镇。明代嘉靖年间后,丁氏先祖迁居此地,耕读为业,成就斐然。自明末至清光绪三十二年272年间,仅丁氏一族即考取13位进士,此外还走出了清代军事科学家丁守存、民主革命家丁惟汾、高能物理学家丁肇中;天津大学校长丁惟鲁、山东大学校长丁惟椽;山左书法名家丁艮善、丁麟年等,今日所存的丁氏建筑遗址俱为上述名流所居,所有这些遗址是日照地区近现代商业文化及儒学文化的浓缩。现在仍存于涛雒镇极为不易,弥足珍贵。
  3月25日,我们从夹仓赶到涛雒时,日已偏西,阳光依然明媚。金色的阳光洒在这座已被称为国际海洋城的土地上,让我们怀疑是否还能找到那些古建筑,是否还能寻到那经年的古意。
汇昌银号  依着记忆中模糊的印象,日照市文物局王娟主任,在繁华的涛雒街市一隅,竟然寻到了汇昌银号。汇昌银号位于涛雒三村西南隅,东西长20米左右,南北宽6米左右,西侧楼梯已经拆除。汇昌银号石楼修建于1924年,呈品字形,为民国时期北方城市典型建筑,是日照地区为数不多的石制钢筋混凝土建筑。
  让人遗憾的是,建筑的外墙已被统一漆成明黄色,我们只能透过门框上那砖头排成的拱形,依稀可见民国遗风。
  在国际海洋城社会事业局文体科科长辛崇明提供的《涛雒古城研究》中,引用了涛雒人申华的一段回忆录:
  银号,性质类似钱庄,但资本业务较钱庄大,其组织与管理形式近似银行。涛雒“汇昌银号”,由丁廉泉、又名丁惟溪(官庄人)和郑东府(鄂瞳人)等人,于民国九年(1920)至民国十六年(1927)合资开办的,是日照第一家私营银行。
  丁廉泉在涛雒筹建放钱铺号时,得其妻兄郑东府(天津东菜银行经理刘子山的秘书)的支持,开办类似银行性质的银号。于是就串联亲朋好友、铺、栈、商号集资入股;郑东府在经营管理、会计制度、账簿设置等进行指点帮助。民国九年(1920),丁廉泉租赁东门里“三槐堂”丁希梅的房子开始营业,取名“汇昌银号”,至此,日照县第一家银行成立。由于涛雒是较大集镇,海陆交通方便,经济繁荣,商业发达,货栈、商行、运庄等铺号80余家,“汇昌银号”的设立很受欢迎,因此业务发展蒸蒸日上……
  据介绍,抗日战争时期,这所建筑被日本人占用。建国后,曾做过生产队的会场、仓库,还作为绳业加工组、面粉加工组所在地,现在是村里的配电室,存放变压器等物。这座曾在村中高大醒目的民国建筑,现在随着周围村居的重建,竟变得丝毫不起眼,在一片明黄之中,它显得低矮陈旧。
丁氏祠堂、利生钱庄
  走在涛雒的仿古商业街上,我们连问几个路人,都不知道丁氏祠堂的所在,有一位老人甚至肯定地告诉我们:那些老屋都不在了。扼腕叹惜之余,我们经过丁肇中祖居,竟巧遇丁氏第十四世丁宝。生于八零后的丁宝对涛雒历史和丁氏历史都很热爱和了解。“有的,丁氏祠堂还在!”热心的丁宝领着我们前往丁氏祠堂。
  两扇红漆的大门徐徐开启,一排排青色小瓦立刻呈现眼前,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几经辗转,我们真的走近这座百年建筑。
  穿过零乱的过道,目光不由被这座一排三间的古屋所吸引。在灰黑的主色调中,竟还有一片耀眼的绿和一抹雍容的红。难以想像,在门的西侧,竟然有一株芭蕉树高过屋顶,在春日的微风中摇摆着蒲扇一般的绿叶。这产自南方的绿植,似乎在诉说着当年丁氏族人走南闯北的非一般的经历,和他们胸怀天下的视野和心胸。
  那抹红是斑驳的,却又是雍容的,正房红色的门框和东厢房红色门框上伸出的几个四方柱体依稀可见当年的富贵。据了解,这些突出的四方柱体即为我们常说的“户对”,本来的四个户对,现在只余两个,另外两个断裂的痕迹还在。户对与门楣垂直,位于门户之上。“户对”大小与官品大小成正比。“户对”一到五品可以为六个,六到七品可以为四个,以下只能为两个,普通大户人家也可以有两个。有“户对”的宅院必须有“门当”。在这里,本应同时出现的“门当”已不知去向。
  据随行的日照文物局工作人员介绍,丁氏祠堂南北长60米、东西宽16米,占地面积960平方米。未毁损时,其大门朝南,门前是有条石砌成的10层台阶,有大门楼一间,西边建有3间房屋,是看祠人的住处;进入大门是院落,院落内种花草、植柏树,中间建有苏州亭一座;北面是3间高大威武的祠堂,其规模与气势超过曾经的山房宅院的前后厅房,同样是飞檐吻兽、石鼓明柱。祠前平台由方石砌成,4根红木明柱支撑祠堂的飞檐,祠堂正门两边是花棂窗户,祠堂内以青砖铺地,正面供奉先人的神主牌位,前有供桌、红毡。
  丁氏第十五世丁博原,涛雒三村人,曾参与《丁氏家乘》的八修合谱工作,他告诉记者,这座丁氏祠堂并不在八修家乘中,通过他们族人对数次编纂的家谱研究,它大约建于乾隆24年和嘉庆13年之间。
  与丁氏祠堂同处一院的,还有西边一处老屋,据介绍,那就是民国初年,国民党元老丁惟汾的五哥在此创建的利生钱庄,东西长约15米,南北宽约5米。而这处建筑曾经是闻名涛雒的旷视山房的一部分。“从这里往西,那一大片都是山房,那可是大户人家的深宅大院!”斜阳中,丁宝手指西边,又是骄傲又是惋惜地感叹道。
庆和商号 涛雒棋盘街 丁惟汾故居
  咸丰年间,涛雒人丁开轩开办了“广记”商号,做运输业务,“广记”有大风船4艘,土地2500亩,是涛雒最大的商号兼地主,后丁守存也在江苏赣榆县开设“广记”商行。而庆和商号是当时涛雒最著名的商号———“广记”的衍生商号,经营农业、商业、海运业,南通江浙,西连沂蒙,为民国初年著名的农商资本实体;其创始人丁惟晋曾经担任过清末5县知县,丁惟晋的三弟丁惟鲁原为清代进士,担任过北洋大学校长……
  那么,这所庆和商号的建筑当是近现代涛雒商业的浓缩吧。当丁宝说这处建筑也仍然可以找到时,我们几乎禁不住要欢呼。
  在涛雒仿古街路北,一座青砖的二层小楼在一片现代民居中很是醒目,它的青砖青瓦,它的小巧别致,让人一见难忘。这座东西走向的二层楼,每层四间,四个木窗户,西山墙二楼还开一木制小门,门顶则是和汇昌银号的窗户上一样的青砖拱形结构。在日照市文物局提供的一张黑白图片上,这个拱形小门相连的是一段拐角的露天楼梯,可惜此时已经拆除。看着这座精致的小楼,好像过一会,就有那一身白西装的民国小开,打开其中的某扇窗……
  这是一处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东西长20米左右,南北宽6米。现在仍有人居住,且在一楼圈起了院落。我们敲开紧闭的院门,一位老大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这房子据说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孩子们买下来,我就在这儿住下了。”大娘告诉我们,没有楼梯,二楼上不去,他们只住楼下一层。屋内吊了天篷,我们已经看不到太多时代印记。
  此时,丁宝神秘一笑,要领我们再去看个古物。就在这个商号的东面,一段残垣环抱着商号,“这是涛雒镇留下的唯一一段古墙了,你们可有看出它有什么不同?”我们遍猜不着,丁宝说,这是一段弯曲的古墙,墙下的小道正是当年涛雒棋盘街的一部分,其走向呈八卦形状。当年丁守存设计这样的街道,是为了防攻击、易逃脱———顺路拐个弯,敌人就看不见了,不易受到攻击。
  提到旷视山房、棋盘街,就不能不提丁守存。记者翻阅八修《丁氏家乘》,其中记载:丁守存(1812——1883),涛雒东石梁头人,丁氏老四支长房十二支,火器专家、军事科学家、“中国近代火箭之父”。在《中国古代100位科学家的故事》中与张衡、沈括、郭守敬等古代科学家一起,位列第79位,其原文为“长技自强、救国安民,清代火器专家丁守存”。
  丁守存曾历任清朝户部主事、军机处章京、湖北督粮道、两署按察使加布政使衔。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丁守存接受林则徐、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开始研究英国的“坚船”、“利炮”,自学天文、地理、测量、数学、物理、化学等西方自然科学知识,掌握了西方的船炮原理,成为中国最早应用西学的官员。
  据《丁氏家乘》载:当时的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卓秉恬视他为奇才,命他陈方略、缮图说进呈皇帝,两次均蒙留中。道光帝亲自召见,并予嘉火箭、喷火筒等火器,根据英国康格里夫火箭成功研制由金属火箭筒构成的近代大火箭,射程200余丈(660米),是中国研制近代火箭之始。
  1860年,丁守存返回故里,与地方官绅大造石雷、石炮,修筑堡垒。他设计的堡垒构造与联防布局,取名“涛雒”。而涛雒圩的城墙也自此“土”而“石”,东观海,西望岱,南迎朝阳,北沐奎光。夹仓、东海峪围子都是这期间建成的,对后来捻军赖文光部形成很大威胁。不久,丁守存调往直隶,在广平等县筑堡200余所。
  自称与丁惟汾同村的丁宝,还热心地领我们参观了建于西官庄的丁惟汾故居。这座建于民国年间的建筑并不在文物局登记的涛雒丁氏建筑群之列,但其民国间的简约之风显而易见。据说丁惟汾曾在此举办义学,名为鼎立小学,村中所有儿童均可免费上学,校工和教师的工资则由丁惟汾自己发放。村里在2012年将这座故居改建成丁惟汾故居纪念馆,故居中陈列着丁惟汾的旧物和事迹图文等物。
  与丁宝挥手告别,已是夕阳西下。回望这座古镇,冥想其中的丁氏建筑群,仿佛一个家族的背影在渐渐远去;可是,丁宝、丁博原这些丁氏后人的热情热心,又让我们看到这个家族在今天的澎湃激情和勃勃朝气。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