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张恨水的三次婚姻  

2015-07-06 12:48:00|  分类: 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恨水的三次婚姻



图片
1

  张恨水,安徽省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在民国初年期间的“旧派”作家中,以章回小说作品之多、享誉之隆,张恨水堪称为第一人。
  他七岁入读私塾时,未及一年,便显露了过人的天资。有一次,老师出了一个对子上联:“九棵韭菜”,让学生对下联。其他同学,正在思索时,而张恨水却脱口而出:“十个石榴。”一个孩子,能如此迅速地回应出这个妙对,老师大为高兴。从此,张恨水便在乡间,有了“神童”之名。
  他在十七岁那年,因父亲病故,便负起奉养母亲和教育五个弟妹的家庭重担,所以他的母亲决定替他娶个媳妇,于是托媒上门求亲,女家是当地大户,姑娘也很贤淑,母亲听了很满意,便与媒人亲自去相亲。
  那个时代的相亲,不是正式见面,而是找个机会“偷偷地”去看,正好有一天,村子里搭台唱戏,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台下,女方三姊妹也坐在台下听戏,于是媒人就陪着恨水的母亲,指着其中一个最漂亮的女孩子说:“喏!就是这个姑娘!”
  母亲一望,喜上眉梢,只见这个姑娘,端庄秀丽,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透着机敏,当即定下了这门亲事,接着下了聘礼。
  张恨水知道后,认为自己还很年轻,学业未成,难以自立,但他一腔孝心,又不能违抗母亲的意愿,加上母亲一再说姑娘如何如何美丽,因此,恨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到了结婚那天,洞房花烛之夜,张恨水既兴奋又急切地掀开了新娘头顶上的那块红盖头巾时,洞房里的气氛,却突然大变,因为出现在眼前的新娘,既黑又瘦,盘在脑后的发髻,像贴着麦耙,嘴里露出来的一对大门牙,紧压着下嘴唇。
  张恨水当时见到这种怪模样,全身打冷颤,痛苦已极,埋头两臂之间,伏在桌上吶喊着,爱从何来?情从何来?他母亲更是茫然无措,原来,这桩婚事是中了女家“掉包”之计,将妹妹换成了大姐。
  母亲知道误了儿子的大事,流着泪对恨水说:“我对不起你,此事是我做错了,无法挽回,现在人既然抬到张家,就是张家的人了,你以后遇到中意的,你可再娶,但你要待她好!”
  这新娘子既不识字,又拙于言词,她的徐文淑这个名字,还是恨水的妹妹替她起的。在婚后生活中,没有新婚夫妇男欢女爱、耳鬓厮磨那回事,两人终日无话。一年之后,张恨水带着痛苦和惆怅,离开了家乡,从此浪迹江湖,过着笔墨生涯。
  一九一九年,他到了北京,想投考北大,因无固定收入,只好算作一个梦想罢了。后来他结识了北京《益世报》总编辑成舍我,请他任助理编辑,月薪八元。半年后,经友人介绍与四川籍的胡秋霞小姐结婚,婚后生活美满。但胡喜欢喝酒,同时经常喝醉,醉后又无所顾忌地胡闹,这使张恨水十分无奈。
  一九二四年,成舍我创办《世界日报》,特约张恨水为副刊主笔,并撰写长篇小说《春明外史》,在报纸上连载,获得读者欢迎,风靡一时,连载九个月,张恨水一举成名。此后,他又写了《金粉世家》等长篇小说。
  一九二九年,上海《新闻报》主持人严独鹤,到北平预约张恨水写稿,名著《啼笑因缘》应运而生,于是他辞去报馆职务,一心写作,成为专职的畅销小说家。
  一九三一年,三十六岁的张恨水,已走了人生道路的一半,他虽然尝透了两次婚姻的苦果,但内心却依然怀有对美好爱情的憧憬。
  因此,他在一次社交活动中,认识了一位能歌善舞、柔情似水,又惹人喜爱的女孩子,是春明女子中学高材生,名叫周淑云。她爱读张恨水的情节曲折迂回、引人入胜的小说,又爱唱京戏,而张恨水也是个京戏迷,虽然两人的年龄悬殊,但在一起时,却有说不完的话题,以至张恨水将她引为红颜知己,而周淑云对这位笔调浪漫、抒情能手的作家张恨水,也由仰慕,发展到了爱恋之情。
  随着爱情的发展,张恨水如实告诉她自己的婚姻状况以及无奈的心情。而周淑云却表示,只要能终生相伴,并不在乎他是否有妻子。
  张恨水一听大喜过望,觉得自己的爱情,此时才真正找到了归宿。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张周举行了婚礼,他的新生活就从此开始,也才真正尝到夫妻之间的相亲相爱、卿卿我我的滋味。他为周淑云改名为周南。婚后,两人南游苏、沪、杭,度了一个“新派”的蜜月。
  蜜月归来,张恨水全力投入写作工作,一个伏案挥毫,一个铺纸研墨,休息时,夫妻对弈,或一人操琴,一人引吭。这个时期,是张恨水生活上最幸福的时期,也是创作上的丰收时期,他陆续创作了《锦绣前程》《水浒别传》等等。
  周男生有四儿二女,他们一方面要养自己的六个儿女,另一方面,还要承担文淑和秋霞以及她的两个孩子的生活费用,生活虽然过得很清苦,但他们之间的感情生活,却是很丰富的。周南曾以“南女士”之名,在《新民报》上,发表过《早市杂诗》两首:
  其一:
  嫁得相如已十年,良辰小祝购荤鲜;
  一篮红翠休嫌薄,此是文章万字钱。
  其二:
  朝霞沾鞋半染衣,街头浓雾比人低;
  晚凉敢说侬辛苦,昨夜陶潜负米来。
  从此诗中,可以看出她与张恨水同甘共苦的生活,也可以看出她对张恨水的体贴、挚爱之情。
  周南身体素来孱弱,由于长期过度的操劳,不幸患了绝症,于四十四岁时,离开人世。
  她的死去,对张恨水是个沉重的打击,因为他的生活,不能没有周南,所以他在床头挂满了周南的相片,犹如她在身边一般。他写了一首又一首的诗和词,追忆他与周南同甘共苦的往日,倾诉他对周南的无尽思念。
  (据《淮海晚报》)张恨水与周南、儿子张二水的合影(资料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