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山水禅  

2015-07-04 10:25:54|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水禅



图片马德波 《秋山雾起图》
1

  山水之间,谁能为我掬水洗心?
  冰冷的计算时代,喧嚣的信息时代,数字化面孔的时代,论斤叫卖的时代,灵魂模糊的时代,我们身居于此。正是这个时代,它阻隔了时间的长度,压缩了空间的广度,侵犯了灵魂的容度,阻隔了思念的远和念想的深。就在这样一个静水不能深流君子鲜能藏器的时代,许多人正以视通万里的傲慢对待自然,驾驭自然,侵犯自然,掠夺自然。
  扰扰之中,寻寻觅觅,会心处在何处?
  ——不必在远!
  我是在马德波的山水慈航里得到了可以安顿心灵的机缘。
  化 掉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猜疑。马德波自号“一枝竹”,我称马德波为竹马。
  山水是竹马的知音,是竹马的情爱归处。
  他的山水,滤尽了浮世尘滓幻境繁华,只剩下一派静穆简远的山水禅。每次面对他的画,我总是忘我的———我愿意将自己丢失———是他的水墨将我吸纳进去,身边的现实世界仿佛成了虚幻,只有画中世界才是真实。那玄奥的山水,那飘渺的烟云,那曼妙的林木,照见我嘈杂的心房,还我真实不虚。在这样的自然里,我就变得通透,我才活得像一个人。
  道无限。何谓澄怀观道?
  智慧是打开谜底的钥匙。
  能画这样的画的人,必定是干净的,必定有一颗水晶心。许多人内心喧嚣的流潮已经将视听的容度塞满,再也装不下一声空山鸟啼、一线长空雨丝。既然了无实用价值,索性将自己的脑袋削尖了,往早已挨挨挤挤的黑头人群里钻,仿佛只有那样才能获取归属的安全感。在这之中,竹马怀抱一枝晴翠,一个谦虚的转身,独自深入山水之间,读山,读水,读云晨烟暮,读寂寂禅机。他读着读着,就把自己读化了,沉重的肉身,羽毛一样的灵魂,皆在山水之间化掉了。于是,就有了纸上烟岚,就有了笔下墨道。
  三十年前旧墨,三十年后新竹。在马德波的手中,墨与水,这是一对成全心魂的精灵。墨与水相亲的刹那,墨的种子在水里生根,最初的讯息从此开始蔓延。静观旧墨在清水中漫游,伸触,沟通,缠绵,生发出无尽墨韵,水墨与纸相亲的刹那,氤氲人生就有了无限风骨,就有了不尽气度。
  经济狂飙突进的时代,艺术也被这不断提速的动车拖带着,时而窜至紧张的潮头,时而跌入狂欢的深谷。有人画着画着就把山水画成了风景,有人画着画着就把山水画成了盆景,有人一辈子披着古人的套子拾人牙慧,窃其余唾。有人画着画着就把自己画小了,有人画着画着就把自己画没了。更可悲的是,有人一辈子画一张画。
  神为上
  伟大的智者释迦牟尼说:“一滴水如何不干枯?到大海去!”
  那么,一个人如何让自己的灵魂饱满起来?到大自然中去!
  马德波最多的时间不是在市井之中,不外乎两个地方,一个是眼中的自然,一个是纸上的自然。每日与山水相对,总能品出个清凉,品出个心安。
  大自然是人类乃至所有生命的母邦,万物从她那里来,又到她那里去,这是人类乃至所有地球物种的命题。人海之中,复有几人能为大象无形的大自然、有形无象的人类文明造像?
  于是,我们看他的画,气息高逸,金刚不灭,无限寂静。
  荦荦大端,神为其上。马德波他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了一种“契机”,他寻觅到了古代山水画中潜在的现代感或现代构成意识,找到了以抽象笔墨形式来表达全新意象与意境的转折点,呈现出了画家心底的那份平淡和率真。
  马德波一直主张:画家三昧,尽在“清空”。我想,空灵简远方为大道,理得方可以心安。他显然已经不满足于以单纯的笔墨来在线某种丘壑山水的状物功能,而是按照强化意境与表现语言的现代意义来重组画面,他的水墨长调,他的丘壑短歌,他的山势云水,不正合乎元代画家黄公望画论《写山水诀》?黄公望这样说:“作画大要,去邪、甜、俗、赖四字”。
  造 梦
  我看山水,只因山水中有一个真我。昔日王国维言“一切景语皆为情语”,我斗胆说一切景语皆为心语。大自然是无以替代的智慧上师。他袖中藏山水,笔端写烟岚。放逐于山水之间的时候,好画,就蜕变于认知的茧衣,独立于技巧的枝头。
  山,大物也,水,活物也。竹马的风景画中不出现人物形象,在其笔下皆是安然静穆,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和强烈的生命情感。
  这时候,观他的画,画中无人,但你能感受到你就在画中,你的心魂就在那云山雾林之中碧溪蔓草之畔,你可以听见徐徐山风、潺潺溪水、盈盈鸟鸣,那是你自己的声音,是生命在大自然中的回音,是生命的歌咏,这个时候,你的心一定是安静的、淡远的、无尘的、温柔的。你的发际眉梢恍若被细雨浓雾萦绕,一片湿漉漉的水意。
  有时候,你分明看见萧萧暮色在山林之间向你告别。有时候,你也能感受到北方的凛冽之气正徐徐南下。天机造化,蕴含其中,柔美的峰峦、温婉的林木,在深情的目光中凸现了出来。观者读着读着,就变成了画中云水一滴。
  云水禅心,清净无扰。大千世界藏于一滴水,我愿将自己的心在这一滴水里好好洗一洗。
  看他的水墨梅竹,他将樊笼里的心灵解放出来,体物的成分少了,带来了抒情,增深了意境,于是,就有了生命,有了灵魂。马德波虽不喜用积墨法,然而灵动中仍不失厚重。空灵、淡雅、静谧、洗练、高古幽远、超尘拔俗,了无烟火气。他的墨竹一片清远,他的白梅满纸孤寒,你能触到那来自竹叶的隐隐细风,你能嗅到那来自于里面的脉脉寒香。他的画,具备了吸纳人心的力量。
  物竞天成,造作减味。一颗烟熏火燎的世俗之心,必然看不见潇洒出尘的山水风物,更不用奢谈物欲染指的拙劣之手缔造明净旷远的纸上山水了。
  人言痴人说梦,马德波偏偏就做说梦的痴人。有梦想总比无梦想充实。既然俗世烟尘遮蔽了明如秋水的双眸,何不用自己的心眼看山,看水,看风光,看我心?于是,造梦的行动,已经在他跋涉于山水之间的双足的神经末梢开始了。
  我总是如果有一段时间不看马德波的画就心痒难耐。我总是不时闪进马德波的画室,来享受这寂然寥廓的寂静,清扫一下自己。我总是吸足了足够量的心安,再一头扎进生活的海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