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七道关  

2015-07-18 09:26:08|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往灵山七道关



图片
1
  

(三十)
□ 孟庆连
  “中书有事送密院,违诏格,(寇)准在密院,以事上闻。(王)旦被责,第拜谢,堂吏皆见罚。不逾月,密院有事送中书,亦违诏格,堂吏欣然呈(王)旦,(王)旦令送还密院。(寇)准大惭,见旦曰:‘同年,甚得许大度量?’(王)旦不答。”同样两件违规的事情,还没有出一个月,在官场上叫“记忆犹新”。王旦打理的中书省出了失误,寇准逮住王旦违规,从处理的“直中取”来看,闹了个满城风雨,王旦被皇上判罚,一圈子人跟着沾光,王旦不但不恼,还登门拜谢。没过几天,寇准打理的枢密院出事了,王旦的部下乐坏了,可逮住这些家伙了,不修理他们一顿才怪呢!而王旦阅览后,命部下送还枢密院,事情处理得悄无声息,寇准没意思透了,着实惭愧了一把。由此看来,寇准品行的确有问题。
  “寇准罢枢密使,托人私求为使相,(王)旦惊曰:‘将相之任,岂可求耶!吾不受私请。’(寇)准深憾之。”寇准被罢了官,托人找王旦走后门,拐着弯儿跑官要官,而且狮子大开口,一发声即“将相之任”,把王旦惊得不一般,故言“将相之任,岂可求耶!吾不受私请”。寇准置怨在先,私求王旦在后,寇准脸皮够厚的,尤其要官这样的私求,况且不是小官儿,还是“将相之任”的大员,不知寇准是怎么想的,天上真能掉下来馅饼,独独砸了寇老儿的脑袋?寇准的说客话一出口,就碰了王旦一顿“义正辞严”。我敢肯定,一经说客回复完毕,寇准捶胸顿足也未可知。“已而除(寇)准武胜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寇)准入见,谢曰:‘非陛下知臣,安能至此?’帝具道(王)旦所以荐者。(寇)准愧叹,以为不可及。”在家里,严词拒绝寇准跑官;朝堂上,力荐寇准贤能。王旦品性高贵,非一般人可比,寇准自愧不如王旦,尚存君子之风。官罢而后复任,自然感激涕零。对生性奢侈的寇准来说,官场还是有诱惑力的。若没有俸禄,若没有特权,他的排场谁给埋单?只有天知道。
  “……(王)旦为相,宾客满堂,无敢以私请。察可与言及素知名者,数月后,召与语,询访四方利病,或使疏其言而献之。观才之所长,密籍其名,其人复来,不见也。每有差除,先密疏四三人姓名以请,所用者帝以笔点之。同列不知,争有所用,惟(王)旦所用,奏入无不可。丁谓以是数毁旦,帝益厚之……”王旦选任贤才,只见此人一面,“其人复来,不见也”,为什么?再来就是拜门子。怎么拜?秃头虱子明摆着,王旦岂能不明?王旦访才不贪财,鉴才而不揽财,皆为社稷荐才,无朋党之嫌隙,故朝堂才俊毕集,人莫知其源出,实皆王旦之功。其实王旦很明白,我们端的是皇朝的饭碗,择人任人乃天子之恩,灯光自然打在帝王头上,不似寇准居功交结,“多许人官,以为己恩”,他岂能行远?!
  “……初,(王)旦以宰相兼使,今罢相,使犹领之,其专置使自旦始焉。寻又命肩舆入禁,使子雍与直省吏挟扶,见于延和殿。帝曰:‘卿今疾亟,万一有不讳,使朕以天下事付之谁乎?’旦曰:‘知臣莫若君,惟明主择之。’再三问,不对。”宰相王旦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皇帝担心他的江山,不能没有人打理,向病中的王旦咨询,朝堂之上谁可为宰相?这个事关朝政的大事,王旦回答“知臣莫若君”。一个很高明的答案,让我想起了寇准。当时,太宗皇帝问询寇准,谁可为太子?寇准直言“知子莫若父”,与王旦“知臣莫若君”相类,看起来是官场辞令,其实此言忠直有节。“时张咏、马亮皆为尚书,帝历问二人,亦不对。”张咏、马亮“不回答”即态度,直白反而无益,选宰相可不是小事,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呀!张咏、马亮心说,皇帝呀,您自己看着办吧。“因曰:‘试以卿意言之。’”皇帝心意真诚,你就别绕弯子了,再不说没机会说了,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看谁能挑起这副担子,替我分忧呀?“(王)旦强起举笏曰:‘以臣之愚,莫如寇准。’帝曰:‘(寇)准性刚褊,卿更思其次。’(王)旦曰:‘他人,臣所不知也。臣病困,不能久侍。’遂辞退。后(王)旦没岁余,竟用(寇)准为相。”王旦一个“强起”,说明疾病不轻,不是装病矫情。王旦探明皇上心思,不再心有顾忌,于是直言相告。令皇帝没想到的是,王旦嘴里又蹦出“寇准”。皇帝不高兴了,我正恼烦着他呢,让他一边呆着去,再换个人说说看。王旦也非唯诺之辈,就那么一句话:“他人,臣所不知也”,说完便行告退。如果寇准从旁隐身,听观这一场面,定会涕泪横流。
  “……有货玉带者,弟以为佳,呈(王)旦,(王)旦命系之,曰:‘还见佳否?’弟曰:‘系之安得自见?’(王)旦曰:‘自负重而使观者称好,无乃劳乎!’亟还之。”弟弟送王旦一条玉带,不用问品质色泽俱佳,王旦命弟弟系在腰上,“还见佳否?”宋代宽袍大袖一遮,什么也见不到了,系在腰上增加负重不说,还想人前人后的招摇,你累不累呀!玉带乃身外之物,不就一块石头吗?还是系皇上赐的带子踏实。以此小事观之,王旦心器的确难以测量。“家人未尝见其怒,饮食不精洁,(王)旦不食而已。尝试以少埃墨投羹中,(王)旦惟啖饭,问何不啜羹,则曰:‘我偶不喜肉。’后又墨其饭,则曰:‘吾今日不喜饭,可别具粥。’”家人没见过王旦发火的样子,合起伙儿做局造事激王旦,结果一激王旦不怒,二激王旦还是不怒,此人性喜随和,此人善随境遇,王旦气量不可知。“……真宗以其所居陋,欲治之,旦辞以先人旧庐,乃止……”适意即为美,是境皆美,心地坦荡荡,陋室亮堂堂,室陋又当如何?王旦乃当朝大隐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