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直面老来,享受老去  

2015-06-19 21:11:06|  分类: 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面老来,享受老去□宋文京

日期:2015-06-19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活在青岛爱青岛。“青城记”栏目,刊载名家专栏,凡人故事,书写人间百味,倾吐红尘肝胆 ,有深度的吃喝玩乐 ,形而上的鸡毛蒜皮。这是爱城市的人写给城市的情书,是爱生活的人留给生活的日记。

    杜甫有诗云:“酒债寻常行处有,人过七十古来稀”。这证明古人的寿命普遍不够长。范曾先生认为天干地支每花甲一轮回也是因为60年在古人已是大数了。苏东坡当年在密州出猎时写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其实彼时他才不过37岁而已,所以之于今年的人们来说,老,常常是相对概念,心理概念。

    但,老是不可阻挡的,老是一定的,哪怕是“风华绝代”的刘晓庆女士,视之绝不像年近花甲之人,但也绝对不再是青春期的女生了,老,是不可逆转的。因此,我们不讨论会不会老的问题,只着意如何老的话题。

    有许多人的老简直是天堂一样的快乐。台湾有一位赵慕鹤老人,生于1911年,山东人,他74岁时独自到欧洲自助旅行,那会儿他一句英语也不会说;87岁时与孙子一起考大学,双双得中;98岁成为台湾年纪最大的硕士;100岁时自学英语。他的人生哲学是“活到死,学到死”,比“活到老,学到老”更高一筹。他一生奉行不欠金钱债,不欠人情债,无债一身轻,心安而理得。说实话,我真羡慕他。

    在老年找时到自己的老人很多。古稀之年才开始画画的“梵高奶奶”,创作正炽。从退休开始双双周游列国的北京老两口不惜卖房也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岛城大画家梁天柱原是大夫但一心向往绘画艺术,老恰是他盼望的,因为时间是自己的。白岩松也是很年轻时就说过“渴望年老”,这种心情并不矫情。

    从全社会的角度来看,养老制度着实是要完善齐备,让老人无后顾之忧,让青壮年人有明天的指望。好友李雪华当年在老年办的时候提出“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善待老人就是善待自己的明天”等概念就甚好,也颇为符合古人对大同社会的描述,男有分,女有归,少有所学,壮有所成,老有所养。除了有所“养”,还老有所好,老有所乐,老有所成。

    但对每一个人而言,老既然不可避免,我们要直面它,甚至要享受它,如此才坦然欣然。书法上讲“通会之际,人书俱老”,艺术评论上讲“右军书法晚乃善,庾信文章老更成”,人生中讲“树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文雅地讲“老树春深更著花”,通俗地讲“老年人谈恋爱,如同老房子着火,救都救不赢”。

    所以,老去时不妨自寻乐趣。从我的专业角度,退休后学习书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爱好,成本低,乐趣又多,还修身养性,延年益寿,我身边的书画家过百岁的即有三位。我们不妨做个对比,老年人学舞蹈容易闪了腰,还保不齐黄昏恋,学声乐器乐会扰民,学摄影买器材会败家,爱钓鱼有风险,打麻将会上瘾而且涉赌,吸烟喝酒长时间打扑克都不利健康,只有书画安静无忧,笔墨易得,哈哈,对不对。

    老了,肯定面对大量不便不爽不舒服,社会也有太多不良不立于不善不如意,但心态只要调整好了,老是不可怕的,你看《飞越老人院》和《桃姐》中的老人,人生处处有春光,年年岁岁有心得。

    我没有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眼已开始花了,上楼也需要思想斗争了,但我自以为不怕老。

    宋文京 ,青岛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青岛画院专职书画家及理论部主任,青岛国学会顾问,艺术家,评论家。

    雨来 ,航天科技工作者,专栏作家,好音律,擅交游,读无用之书,写蹈虚之文 ,自谓热爱生命中一切美好事物。

    海是我们的船□雨来

    “海是我的船Ocean is my boat/天空是我的地图Skyis my map”这是朋友小钟背心后面的文字。

    今年夏天,海很近。小钟名字是钟立风,无数年轻人的偶像。我们叫他小钟。

    自从和小钟有了到海上边走边唱的念头,就时常感觉已身处在一处海滨或是在一条顺海漂流的船上。海的样子一时无形一时具体,安静的、激荡的、广远的、迫近的……耳朵里也起伏着浪潮的声音,或隐或显,有时轻捷有时深沉。呼吸中也回旋着海风的味道,或浓或淡,咸咸的,带点黏,如夏日汗水浸过的肌肤。

    或许是因为这个夏天时常和小钟在一起。他浑厚爽朗的嗓音和阳光恣肆的笑容,宽广、明亮、热烈、蓬勃,洋溢着海一般的光彩和气息。包围在他的歌唱和笑声中熏染,就仿佛吸引并沉湎在海的召唤里。于是,看见他,便如同看见了大海。

    前夜,演出后,在煦暖的夏日晚风里和小钟握手作别,他欢快地笑着,戏谑地斜睨着眼睛。夜里许是又落了雨,黎明醒来,窗外雾霭迷蒙,树叶和道路湿漉漉地泛着水光,清静迷离的时空,正合一次悄然的远行。背起背包,轻声和家道别,关上门转过身,朝着依稀初起的晨曦,踏上一段新鲜的旅程。

    小钟已等在车站了,在我四处逡巡时,听到他热切喜悦的声音:“雨来”……循声望去,他在人流里水落石出,背着轻便的背包,拎着黑色的琴箱,脸上荡漾着通透的笑意。一个自如的旅人,一个明媚的流浪歌手。火车朝着东方朝着大海的方向飞驰奔跑,车窗外的原野风驰电掣地掠过,象是天上的流云,狂奔的马群。我侧头看看小钟,旁边他的一条胳膊上,背心的袖口处,一枚红色的标签绣着两个字:漂泊。

    好朋友好兄弟小孙来接我们,几年未见了,身体有些发福,声气里饱含着年华成长的意味。他为我们安排得妥贴,住宿,吃饭,交通,周全而细致。他请我们吃海鲜,清蒸的蟹沉甸甸的,满是瓷白的肉,小钟说“吃了一只就饱了”。

    酒后的小憩,更是酣畅。小钟低沉舒展的鼾声,让这个夏日午后尤显得悠长而散淡。次第自然醒来,小钟袒露着他那“多么年青而漂亮的身板”,弹了一会儿琴,我伴着念了几页诗。声音化入时间,远去了。小钟穿上那件背上印着“海是我的船”的背心,我换上我的海魂衫,走去海的第三条岸。

    老既然不可避免,我们要直面它,甚至要享受它,如此才坦然欣然。人生中讲“树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文雅地讲“老树春深更著花”,通俗地讲“老年人谈恋爱,如同老房子着火,救都救不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