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辛弃疾(下)  

2015-04-02 10:39:50|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弃疾(下)

    九
   或许,辛弃疾自己,并不看重他在江西闲居的日子。
   他不是江西人,他只是江西游子,他的家在江北,在山东。他到江南,不是为了闲居,而是为了把大宋的军旗,插回刻满了他少年印记的齐鲁大地。
   终究,那些壮志,慢慢在他眼前隔了一层雾,秋宵梦觉,眼前似有江山万里,身前所拥,也只是一床布被而已。
   只能在茅檐之下,青草溪畔,坐看小儿无赖,卧剥莲蓬。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春在荠菜花中,春也在辛弃疾心中,卖瓜人过竹边村,那一声声叫卖呼唤,是最春天的声音。
   这样的春天,遍铺万里江山,无论这江山是宋,是金,是任何朝代和世纪,春天该来就来,野花该开就开,没有国度,不分种族。
   辛弃疾站在花间,不用讨论、思索任何道理,有了这遍地野花的一天,辛弃疾的一生,因之丰盈。
   而在南宋的词中,遍野铺陈的荠菜花,仍然小小地绽放在大地山川。日出日落,月明月暗,管自开,管自落。

   辛弃疾还是要疏离这溪头的野花,他作为名将南归,到了人生的归途,他也要作为名将离开。
   “临卒,以手比指,大呼‘杀贼!杀贼’!数声而止。”
   名将事业,沙场向往,至此终了。
   但仍有神迹,为这南宋的词人作生命之余响———
   谢枋得过辛弃疾墓旁僧舍,有疾声大呼于堂上,若鸣其不平者。自昏暮至三鼓不绝声,近寝室愈悲。一寺人惊以为神。枋得秉烛作文,旦且祭之,文成而声始息。
   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明月还在,明月下的剑舞豪情还在,明月下的酒香馥郁还在,只是明月下那个手握词管的名将,永远去了。
   只有那轮清清冷冷的月,自宋,至今,再至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