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我眼中的曾彦修先生与杂文  

2015-03-07 16:22:15|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中的曾彦修先生与杂文

  ▲曾彦修先生(马立国摄影)
     □朱铁志
  3月3日,著名出版家、报人、杂文家曾彦修(笔名严秀)先生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96岁。作为出版家,曾彦修先生编辑出版了多部有影响力的著作,1981年,他和范用拍板,出版杨绛的《干校六记》。作为报人,他参与了《南方日报》的创办工作;作为杂文家,他被称为“鲁迅传人”,著作等身,留下了《一盏明灯与五十万座地堡》等多部名篇。
  说到新时期杂文,必须说到严秀(曾彦修)先生;就像说到中国杂文,必须说到鲁迅先生一样。他们是不同时期的两座绕不过去的高峰,鲁迅先生开辟了现代中国杂文“社会批评”、“文明批评”的广阔道路和光荣传统;严秀先生在当代中国继承和发扬了这一光荣传统。离开这两个人,就说不清楚杂文为何物。说严秀先生是鲁迅先生的当代传人,丝毫不为过。
  我曾不揣浅陋地写道:“在中国当代杂文史上,严秀先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是所有杂文作家和杂文史家必须师法和面对的对象。是他,系统开启了新时期杂文创作的先河,提携和发现了一大批老中青杂文作家,迎来了杂文创作的春天;是他,集中编辑整理《中国新文艺大系杂文卷》(1949—1966,1976—1982),使杂文发展的历史渊源有了一个清晰的脉络;是他,最早系统研究分析当代杂文创作规律,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创见的理论观点,对后来的杂文创作起到了全面的指导作用。何满子、邵燕祥、牧惠、刘征、舒展、蓝翎、章明、陈四益、黄一龙等前辈杂文家与严秀先生亦师亦友,中青年杂文家自觉拜严秀先生为师,以能做他的学生而感到自豪。严秀先生是一位极其朴素而谦逊的长者,他从来不曾以师长自居,反而撰写文章自谦《牧惠文章是我师》。他以崇高的人格、宽阔的胸怀、深邃的思想、渊博的学识、卓尔不凡的见解,深深地影响教育了几代杂文家,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杂文走向。特别是他以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坦荡胸怀和极大的政治勇气,以翔实的历史解密文件和铁的逻辑为依托,本着对党和国家负责、对历史和人民负责的精神,实事求是地反思党的历史,深刻剖析苏东剧变的社会历史根源和思想根源,写出了《半杯水集》、《天堂往事略》、《平生六记》等一系列分量极重的著作,得出振聋发聩、发人深省的结论。其影响,已远远超出了杂文界,超越了文学艺术的一般范畴,应该说是研究当代中国政治思想史、苏共演变史难得的真话文章和历史佳作。在所有敬重严秀先生的后学看来,他不仅是一代宗师、一位杰出的杂文领袖,而且是一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位极其难得的敢于坚持真理、坚持说真话的深刻思想家。
  作为晚辈,我没有资格评说严秀老的成就。他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仅就杂文领域而言,就在创作、评论、理论建设、提携后人、助推出版、完善组织等诸多方面具有创造性的贡献。拜牧惠先生所赐,我有幸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就结识了早已敬仰的严秀先生,从此或当面请教,或电话书信往来,多次得到严秀老的鼓励和教诲。那些年中,老先生们经常于严秀老居住的方庄附近聚餐,我得以叨陪末座,静听先生们纵论时事、评点世相,受益匪浅。2004年秋季的一天,已经85岁高龄的严秀老写信给我,说他手头有不少杂文散文集,多是各省市杂文家题赠给他的。考虑到年龄等因素,以后可能用到的时候越来越少了,问我愿不愿意接受这批书。看了严秀老的信,我激动良久,感慨万端。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赠书,而是老人家对后学的信任、提携和托付,心中充满了接受馈赠的感激和承受使命的庄严感。多年来我之所以能做一点杂文选集的编选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严秀、牧惠、舒展、蓝翎等前辈杂文家的馈赠和提携,感激和感动之情,无以言表。严秀老搬到林萃路附近的部长楼居住后,我和几个中青年杂文家隔一段时间就去拜望他老人家,汇报杂文界的近况,谈论我们对各种社会现象的看法。我所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杂文卷》(1976—2000)出版后,特意恭恭敬敬地送呈严秀老过目,老人家端详良久,连声说好,使我很受鼓舞,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一件可以让老人家略感欣慰的事情。
  2015年3月3日4点43分,严秀老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几天我把老人家题赠给我的《牵牛花蔓》、《当代杂文选萃严秀之卷》、《一盏明灯与五十万座地堡》、《半杯水集》、《天堂往事略》、《平生六记》、《京沪竹枝词》等著作一一放在案头,怀着崇敬的心情逐一打开,仿佛看见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还在眼前,他的著作中极其丰富的精神营养将长久地滋养我们。我知道,老人家生前立下遗嘱,将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将遗体捐献给医学科研和教学工作。他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将精神和肉体一切可以奉献的东西毫无保留地留给了后人。想到此,我的心中不仅充满感动和崇敬,更涌动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哲人其萎,精神不死。遥望前路,信心充盈。
  严秀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本文作者为著名杂文家、《求是》杂志副总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