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人在,评书在  

2015-03-06 13:25:16|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评书在

日期:2015-03-06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3月2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去世,享年86岁。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袁阔成在评书界的地位可见一斑。他的离去,让很多同行和评书迷唏嘘不已。刘兰芳感叹,“袁老师在舞台上潇洒自如,他的表演是我们无法比拟的”,田连元缅怀,“他的台风漂亮,帅气干练,节奏鲜明,艺术见解也有独到之处,比其他同行高出一筹,是我们评书界闯新路、表演上独具风格的泰斗级人物”。袁阔成的离去,也引发了众人对评书传承的担忧。评书源于何时何地?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现在的评书该何去何从?本期《娱乐周刊》,请来说评书的,听评书的,教评书的,一起关注评书的前世今生。

    评书演员孙一说,他最近拍了电视专题片《即将消失的艺术》,之所以如此悲观,是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袁先生、单先生的评书才最原汁原味,他担心评书这门艺术有一天会只留下古老的记忆和“评书”这俩字儿。

    对评书的一点残存的记忆,便是单田芳先生口中的“李元霸”。在评书鼎盛时期,袁阔成与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合称为“四大评书表演艺术家”,那时的辉煌,恐怕难以延续。说到原因,多位评书演员总结,不外乎环境变了,演员变了,观众变了。梁彦是连丽如的徒弟,在他眼中,“袁阔成是一个高山仰止的人物,已经到了一个顶峰。”凭着一腔热爱,梁彦把评书从爱好发展成第二工作,一周只干这一件事儿,“一门心思研究评书的还是比较少,大部分都是拿它自娱自乐,评书艺术相当深奥,得沉下心来钻研,得一点皮毛的话,掌握不住评书的真谛。”

    鞍山评书的传人裴冠红认为,想让评书回到鼎盛时期是不现实的,推着评书走到这一步,不是某个人的力量,而是时代的力量,“那个时候娱乐方式少,谁家要是有台电视都是土豪了,刘兰芳的《岳飞传》当时火成那样,说得好是一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娱乐方式极度匮乏。现在的娱乐项目太多了,春晚的收视率为什么一降再降?不是说它办得不好,原因是现在我们天天看晚会。20年前我们看第一届春晚的时候,电视台没几档像样的节目,现在好玩的节目太多了。一听好几个小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评书要用现代人能接受的方式传播,长篇评书可以存在于广播、电视中,但是要想演茶馆、书馆、小剧场,一周能亮相两三次,就已经算是发展了。”

    谈到评书的创新,梁彦认为这是个相当复杂的工程,所以他目前还是着眼于继承,每周一次演出的频率,也让他无暇准备新作品,“如果是一个故事,一个小的短片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做一个长篇,确实是太难了”。裴冠红说,在新媒体铺天盖地的当下,说评书有种戴着枷锁跳舞的感觉,“创作评书,就跟生孩子似的,一点一点地往外拽,写完一部之后,脑子有被掏空的感觉。”谈到评书式微,裴冠红很淡然,“田连元先生不担心评书消亡,他说,评书就是讲故事,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故事,人在,评书就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