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岁末的雪  

2015-03-05 21:17:08|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岁末的清晨,我偎在被窝里看书。爱人正收拾碗筷,小女在书房里复习功课,平常而琐细的生活,让人心生温暖的静。
    更静的是窗外的雪。雪还在下,映了黑的门洞开启的窗,下得更欢。我看会儿书,就忍不住抬起头,瞧外面的雪,怕冷淡了那些可爱的小精灵似的。它们多情地,飘飘摇摇挤挤挨挨推推搡搡甚至是冒冒失失地来到这个世界,表面看是安安静静,但我好像能听到它们的歌与笑,吵与闹,谁说雪是恬然宁谧的?它们开心得都开出花来了啊。
    对面楼上不多的几片鱼鳞瓦已积了些雪。这个冬天里的第一场雪,站在窗前看,眼里亮亮的贮满欢喜。偶然间,有几声犬吠依稀传来,莫非那犬也爱雪,或是见了雪白的雪而莫名惊诧?
    下雪天,无端的让人欢喜。
    其实,农历的节气早过了立冬,过了小雪,又过了大雪,已经是冬至了,我一直在盼雪。虽说是“雨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但心中的那份切切却难以抑制,如猜一则谜,直至谜底揭开总在揣摩。于是清早起床时,总会揭开窗帘朝外望,盼着能看到翩跹的雪花自天上来。夜间如厕,也会跑到窗前,看地上、树上是不是白了,每次只有树影在晃动,一盏灯在巷子里撒下雪白的光,更添几丝寒意。
    有时也想,隔了温暖的窗户,兴致勃勃地欣赏一场大雪,从最初的轻盈、迷蒙直至茫茫漠漠一片纯白,漫无边际的白,无人践踏,真是蛰伏冬天里的一种幸福呢。雪被覆盖的屋檐下,就是红红白白的香肠腊肉,就是串串黄玉米红辣椒还有一堆老南瓜,积了薄薄的雪,那才叫画里的好日子啊。若再挑一盏红灯笼,贴一副红春联,门前开一树暗香的腊梅,那就是心里最美最亮最怡人的冬景了,应该迎新年了吧,都闻着节日的欢庆气氛了。主人们正在屋里,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全家人齐齐举箸,将自家的日子烹煮得喷香而红火!
    面对这样的雪,心里总是淡淡的欢喜,却又有浅浅的惆怅,冬天了,进九了,下雪了,我那遥远的老家,乡亲们又该相约着碾米粉、蒸米团、划年糕了,一年四季十二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又一个年头要开始了。是的,下雪总是在年终岁末,正是在一年年的雪中,我们送走了流水的光阴,又迎来了崭新的日月;也是在一回回的雪中,我们送走了旧人,迎来了新人,但有些人,却是一去不回头,再也见不着了。
    在这样一个岁末的雪天,想起人生的过往,心中涌起淡淡的忧伤,原也属平常。我又自然地想起了远去的父母,从前每逢雪天,总要想到厮守故园的父母会不会寒冷,如今人过中年,白雪已零星地爬上我的鬓角发梢,再不必为他们担忧了,他们完全可以枕着雪花美美地做一场梦啊。如此一想,心里也踏实了。
    雪还在下,不紧不慢地下。
    似乎闻到了腊梅香。“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没错,雪后应该有梅的。可惜在城里,看不到一只野兔,不然可以沿着诗行般的足迹,踩着咯吱咯吱的新雪,畅享追野兔的快乐了。真想回到童年,追一只野兔或山鸡,追到不知名的雪野深处,寒风中听到母亲的唤儿声,那是世间最温暖的声音啊……
    只是,小雪大雪又一年,回不去了。唯有面对窗外的雪,黯然神伤。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