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辛弃疾(上)  

2015-03-31 10:13:54|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弃疾(上)

    一
   如果,可以自由选择,辛弃疾是更愿做一位词人,还是名将?
   做一位两宋鼎盛文风之下的词人,优游于酒宴迎送之间,丝竹觥筹,云外清音,取次花丛,边行边顾,有姹紫嫣红,罗帐灯昏,让词人的生命在浓香腻云中安置,于酒水淋漓间,取一管狼毫,让绮句含芳,在千古文学史中传唱!
   翻读《全宋词》,这样的词人比比皆是,他们的行踪旅屐,他们的笔墨才情,渲染了两宋风月,让中国文学史,在两宋的词坛上绽放。到今天,仍有无数词章,让我们口角噙香。
   或者做一位时势艰难的名将,于南宋板荡的版图上,束甲戴盔,手执长矛,腰悬利箭,跃马于万军丛中,鏖战于中原大地。于曙星将沉之际,踏破遍地浓霜,巡行于无际的平原山川;于夜幕初合之时,冲破漫天风雪,搏杀于刀丛戟林。
   翻过二十五史,无数读书人,便走上了这条路,如果没有家国的呼唤,没有战事的缠绕,他们也许能成为优秀的诗人、词人,但在雪亮的剑戟林中,任何华美的字句,都已消解于无形,这里有的,只有勇气和壮志,这里能容纳的,只有钢刀和鲜血。
   天涯霜雪霁寒宵。无数有着满腹才气的读书种子,就这样悄然殒落于这样的钢刀和鲜血之中,甚至,没有一个字,可以在史书的夹缝里留存。
   我不知道,辛弃疾会做怎样的选择?
   仅仅看辛弃疾的作品,他的指向明确,他要的是名将辛弃疾。
   但也许,尚未做成名将,他的生命就凋零在一支漫无目的的流箭之下,或者只是随手挥出的钢刀刃口。没有名将的存在,只有野狗野狼赖以为生的尸体,只有千里荒野中支离的白骨。
   那名将的期许,便出自辛弃疾词人的笔下。

   是词人的辛弃疾,成就了名将的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醉里英风侠气,醒来对镜自悲。这是词人辛弃疾对名将辛弃疾的神往和叹惜。这不是往事旧梦,这是时时潜伏于辛弃疾心中的叹惜,这一声叹惜,穿透千年,犹自于薄薄的纸页间,震荡而出,回旋于我们耳边。
   这本应是名将的叹息,但在一年年岁月流转,风雨剥蚀之后,这已成为宋词的叹息,承载着一代词风,成为文学的历史,文学的印记。

在金国的土地上出生和成长,在金国的体制内接受教育,他的祖父便是金国的高级官员。官家子弟辛弃疾,倜傥少年辛弃疾,他优游于齐鲁大地,他在泰山之上,刻下六十一上人的句子时,应该还是一副年少轻狂的样子吧。
   辛弃疾与党怀英同学,两个人天赋绝伦,卓异超群,并称辛党。文成武就之时,欲出仕而兼济天下。
   其时天下两分,南为宋,北为金,宋的人民是人民,金的人民同样是人民,鞠躬尽瘁,为金的人民服务,并不就比为宋的人民服务低下。金政府中有坏官奸臣,宋政府中更有大恶官大奸臣。
   对百姓来说,政府姓宋或姓金,有很大区别吗?
   对党怀英和辛弃疾来说,出仕为宋国或金国之官,有很大区别吗?
   唯一的区别,应该是:谁为自己管理下的老百姓,做了更多好事!
   在相对开放的金国教育制度下,辛弃疾和党怀英并没有形成黑白分明、非此即彼的两分看法,他们的出仕选择,古怪,简洁。他们以蓍草卜卦,求教于周易。党怀英得坎卦,坎卦为水,须忠诚专一,遂留仕金,终为一代名臣。
   辛弃疾也有在金国留仕的想法和行动,他曾两次赴金国首都赶考,均下第。占卜得离卦,离卦为火,这也许已隐晦地预兆了辛弃疾的一生。
   火焰初起的辛弃疾,遂下决心,南渡赴宋。
   此时,辛弃疾心中,如火焰不息的信念,必是中兴名将的功业。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
   这是何等的气势。
   其时,金国皇帝完颜亮提百万雄师,虎视江南。
   天下骚动,江南的百姓无辜面临刀兵之祸,江北的百姓同样承担钱粮壮丁之苦。
   史书上只记载金兵寇南,有多少金兵是天生的侵略狂?哪一个金兵不是父母所生,没有自己的家庭、责任,没有自己的志向、梦想?
   在金兵掠过之后,耿京义旗横卷,山东大地,饱受离乱之苦的百姓纷纷响应,旬日之间,拥众数十万,辛弃疾热血青春,为耿京掌书记。以辛弃疾的才华识见,常与耿京论及天下大势,大势既分南北,抗金的方向便应是南渡归宋,再徐图江北恢复之计。
   耿京军中,有武僧义端,也是啸聚千人的义军首领,他先归耿京,后窃印叛逃。大怒的耿京让辛弃疾追逃,辛弃疾准确判断,终于拿下义端,斩其首,归报耿京。
   辛弃疾的手,握得住笔,更握得住杀人钢刀,更握得住断颈的头颅。
   燕兵夜捉银胡录,汉箭朝飞金仆姑。
   辛弃疾奉表归宋,于南宋得见宋高宗,南宋政府对耿京部队的来归,深表嘉许。辛弃疾身怀政府任命,北归耿京部队。至海州城中,知悉耿京部将张安国、邵进已杀耿京,叛降金国。辛弃疾于群情纷纭之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受耿京将军之命,南归朝廷,中间居然发生这样的变故,我该如何向耿将军、向大宋中央政府复命?
   何以复命?那就只有叛徒的脑袋了。辛弃疾马不停蹄,于疾风劲急中,直奔金军大营。
   其时,金营中正设宴高会,为叛将张安国斩杀耿京庆功。其时,海州赴金营的路上,一路荒凉,田野荒芜,村落调蔽,蔓草野树间,正有豺狐出没。辛弃疾及其所率忠义将士五十余骑,虽人马都少,但那马蹄声在无边寂寞的大地上滚过,已让小小的动物缩首荒草,如闻惊雷。
   惊雷就在瞬息间于金营炸开,置酒高会的金军怎么也不会想到,就那么几十位民间的义军将士,就敢突入他们几万人的大营,就能从几万横行天下的金军精锐中,从容抓获、捆缚张安国上马,从容离去。
   能决断数十万军马归宿,能缚将万军营中,辛弃疾一生六百多首词章,便都是在这一平台上生成。
   只是,名将事业,这是开始,也成了巅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