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春在河堤  

2015-03-30 18:24:29|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城市的边缘有一条河,不大,却有厚厚的堤,新年第一次走,却发现,眼前已不是记忆中的季节。
    我还穿着冬装,可河面上早没有了年前的冰凌。谁是寒冷的终结者?莫不是“东风解冻,冻结于冬遇春风而解散?”月令七十二集解里说得不错,即使河水波澜不惊,那阳光下的回纹亦能给出这个属于季节的诠释。在水之湄,虽不见岸芷汀兰,却有彩蝶轻舞,悠悠若恋。我知道,那是一种气息的吸引。水的灵气,岸的地气,正于季节的经脉里袅袅升腾。
    河堤上的树木,黑着的枝丫似乎淡去了色颜。可以肯定,树的年轮里不仅植入上一个寒冬的节令,还应该记忆着四季轮回的所有使命。此时,枯叶已不再像秋日那样飘零,那早已融入泥土里的一个季节,已化作春泥被根系吮吸,滋养的是新生代的嫩芽绿叶。这绿叶,是不远处城中楼群春天的风景,是河堤下农耕人夏天的绿阴。以及是,年轻人爱情故事的屏蔽,黄昏者岁月风情的见证。都说玉树临风,殊不知,风中的玉树沙沙作响,是另一种吐故纳新。
    脚下的河堤似乎松软了许多,踩踏若毡。这让我用心去体味,思想自己是怎样走进一个新的季节?季节的演变似乎不像朝代的更迭,一个朝代颠覆另一个朝代都有些轰轰烈烈。季节不是,我似乎不能想起来立春的具体时辰。可就是这般不经意,我的脚步确实走在了春的河沿。我不知道土地是不是也有冬眠的习性?蛰伏了一个冬季的坚硬怎的忽然就没了性格!是地下的精灵在松动经骨吗?是土中的根系在活动经脉吗?抑或是春的温度由内而外、由下而上滋润着世间万物吧!惟土为亲,也许是春的最爱。
    河堤下是一片农地。地埂上的阳光比河堤上明亮许多,晒在身上,冬季的衣服感觉格外的温暖。地埂上有些衰草,还有些旧年的庄稼秸秆,躺了一个寒冬,也算是养精蓄锐。这会儿,生命的气味,被风飘扬起来,向季节里弥漫。那是一种生殖的气味,生长的气味,也似乎是一种隐形的旗帜,在召唤,在牵引。阳光很静,可就是这般静静的照射,田地里却孕育着春天的蓬勃。微卷的麦苗叶正微微地舒展,拔节的音律在意念中阵阵有声。我似是看见饱满的芽苞咧嘴浅笑,笑迎春风,笑迎春雨,笑迎一个丰收的季节。
    有荷着锹的老农走来,带着年的喜悦,也带着季节的微笑。立于地头,寻看冬的苏醒;蹲于地下,亲吻春泥的芳香。那阵势,像在查看自家藏窖里酿造的酒,尝尝,甘美若醉,不尝,也醇香沁肺。于是,趁着阳光,趁着酒香,甩开臂膀,把锹插入泥土,开启一个新的季节,端起一年新的希望。
    我亦醉,被老农的样子所陶醉,被这初始的季节所陶醉。后悔,为什么不早走上这长长的河堤?
    触景生情,我忽有些自嘲的心绪。时间在按照自己的季节轮回,似乎完全不顾及人的意念。就像这河水,日淌夜流,悄无声息。人类是伟大的,但在季节面前,却显得很渺小。人类可以改变自己,可以改变自然界的某些事物,可是,人类改变不了时间,改变不了季节的循环往复。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伤春悲秋,其实,是不能顺应季节的节奏,被时间的脚步甩掉。真正应该伤感的是我们自己,而季节,不会。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