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一部红楼论千回  

2015-03-21 17:25:44|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红楼论千回

—由二月河“大学生读不下去《红楼梦》是耻辱”引发的“论战”

日期:2015-03-21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523×768
390×390
390×390
390×390
 

    “中国大学生读不下去《红楼梦》是耻辱”,3月4日,正在参加两会的著名作家二月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的这句话,又一次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为二月河关于“耻辱”指责,更多的是关于阅读《红楼梦》的讨论。作为经典名著的《红楼梦》对当今的意义何在?为何遇到“读不懂”的窘境?应该怎样引导关于名著的阅读?

    作者简介:山东牟平人,“新时期”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作品六百余万字,出版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泥鳅》《色》《衣钵》等,出版文集及各种选集数十种,获各种奖项。

    经典毋庸置疑,指责有所不当□尤凤伟

    时至今日,尚没听到有人否定《红楼梦》是一部伟大文学作品的言论,《红楼梦》为经典中的经典,中华文化的瑰宝,已成人们的思维定势,但凡能认字读书的人大都会找来读读,并从中受益,这是一定的,毋庸置疑。当然有的人缘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还没读到,这也不足为怪。事情没有“一刀切”,至于今天的大学生读不读这部佳作,我以前不曾留意,如同不留意大学生是否读马列一般。而二月河先生发现了这一现象,觉得不可接受,愤愤然讲出“大学生不读《红楼梦》是一种耻辱”的话。本人认为:二月河先生对《红楼梦》的至敬至诚是好的,无可厚非;可若把不读这部书以“耻辱”定性就不甚恰当了。因为读不读某本书(哪怕该书再好)与“耻辱”二字是不沾边不搭界的,如同指责某人“烧包”,不喜食海参、鲍鱼等美味佳肴便斥之为耻辱一般。

    当然,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的作家,对社会人生诸种事物持有批判态度是对的,这也是作家职业的题中之意。可以批判也应该批判,但批判的矛头却要对准了地方。而二月河先生将批判的矛头对准了无权无势的大学生,只因为他们没读(或许没来得及读)《红楼梦》这部书,实在让人无语。

    窃以为这种“无限上纲”曾一度风行的批评方式不仅是一种不当的治学方法,更是一种片面化简单化的思维方式。它影响了当事人对社会事物的认知与所持态度,比如对什么“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谁反对则“全民共诛之”。对“最高”如此,后来连对鲁迅也不能提半个不字,对其作品也是只能说好不能说坏。而到了二月河先生这里,则似乎又进了一步,将不读《红楼梦》视为大逆不道,扣上“耻辱”的帽子,实为不妥,让人难以接受,不成道理,难以服人。白菜萝卜各有所爱,这是中国人人皆知的一句老话。

    在当今世界,的确有许多绝好的东西,包括物质方面,也包括精神、文化方面,包括历史文化遗产,也包括当代人的新创造,你可以喜欢视为珍宝,但也应容许其他人由于认识上的迟钝及其他种种原因而忽略怠慢,或者表达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文学的四大名著,不仅在中国家喻户晓,也是蜚声世界,可与《哈姆雷特》、《复活》、《悲惨世界》、《神曲》、《浮士德》并驾齐驱的世界名著。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熟悉《红楼梦》,了解《红楼梦》,并为我们拥有这样一部世界名著而自豪。因为它是中国的一张名片,它是中华文化诸多元素中最主要的元素之一。对《红楼梦》了解的多少、深浅,甚至有无,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人对祖国的文化、历史认知的多少,感情的深浅。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第一批奔赴美国的留学生就遇到了一个小小的尴尬问题,美国人问这些留学生对京剧和《红楼梦》的知识,往往使他们张口结舌,十分难堪。因为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范:如果英国人不知道莎士比亚和《哈姆雷特》,如果德国人不知道歌德和《浮士德》,如果俄国人不知道托尔斯泰和《复活》,如果法国人不知道雨果和《悲惨世界》,那将是可悲、可耻的事。

    同样在中国也有这样的认识。前些时有位著名作家发声:一个大学生读不懂《红楼梦》是可耻的。(大意)我有同感,不过他用词太重,如果把“可悲、可耻”换成“遗憾”,也许更适合实际情况。因为当前不少大学生在思想、生活实践诸方面存在误区。第一他们把现实与历史割裂开来,认为我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80后、90后的时代宠儿,只要熟悉外语再加电脑、手机,便可来去自由,横空出世;第二他们把文、理截然分开。认为我学的是理、工科与《红楼梦》何干?殊不知学科是要相互交叉的,文、理是要相互渗透的。只有这样你才能站在文、理共同的高度——哲学的高度,去认知世界,去解决问题。如果读一读《道德经》“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你不受到启发吗?如果读读《南华经》“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不能激发你的思辨能力吗?

    再看我们无数的前贤大师,他们几乎无一不是学贯中西,识通古今的通才。数学家苏步青诗词功底堪比专业,地质大师李四光四书五经无一不精,华罗庚、钱三强、钱伟长、钱学森均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科学巨匠。他们的专业都不是文史,但他们又均得力于文、理兼通。可见要成才要有所建树,必须向先贤学习,广泛涉猎,文理兼通。

    作者简介:《白玉微瑕—— 再读<红楼梦>》作者、原青岛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

    我们应该熟悉了解《红楼梦》□孙龙骅

    做好“导读”是最根本的方法□张云

    羞耻与否,全凭个人感觉,读与不读也是个人选择。争论只有方向,问题依然难解。找原因寻办法是为首要。

    分析《红楼梦》被青年人束之高阁的原因,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1.时代不同所造成的阅读困难。既有内容理解方面的困难,又有语言形式方面的隔阂。《红楼梦》表面看起来通俗易懂,但其日常生活琐事描写之下深蕴着的丰富的文化内涵,是涉世未深的年轻学生不易领会的。2.文化接受途径多元化,网络、手机成新宠,即便是看书,武侠、言情、侦探等都比经典轻松愉悦,《红楼梦》实在太过厚重。3.功利心态及现实社会的平庸化、世俗化所带来的新的读书无用论,使大学生无心亲近经典。

    如进一步打开思维,自然还能列出更多原因。但那又有何益?若要大学生不再因读不下去《红楼梦》而感觉羞耻,窃以为,做好“导读”应是最根本的有效方法。

    有一位高校老师曾告诉我,他们开设《红楼梦》相关选修课时,一般两种课型:一为《红楼梦》赏析,一为红学概论。结果往往是赏析课爆满,红学课则选者寥寥。

    这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大学课堂,最好从中小学等基础教育开始,多开设人文学科的阅读课,引导学生学会阅读、懂品味,培养他们的人文情怀。同时,把导读工作做到位,“大家写小书”做引导阅读,在“利其器”上下足功夫。

    作《红楼梦》导读,启功先生已示范在先。他在《读<红楼梦>需要注意的八个问题》中讲到:1.某些北京俗语;2.服装形状;3.某些器物的形状和用途;4.官制;5.诗歌骈文的内容;6.生活制度和习惯;7.人物和人物的社会关系;8.写实与虚构的辨别。他坦言“不能眼看着青年读者看不懂而置之不理”,他还希望“在我们能力所及和现有的条件下,要尽先写出可以初步供青年读者或在校的学员阅读这部伟大古典文学作品急需的参考用书”。先辈此心此愿,怎一词“感动”可以了得的。

    新世纪出现种种“路向”问题,亦属自然。对传统文化的承继,关乎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前途。年轻一代忽视与《红楼梦》等经典的亲密接触,势必带来割裂传承的隐忧。老一辈文化人为此加重了对青年人的担忧。二月河用“羞耻”责之,正基于此。文学本质上是一种文化建构,我们也应给年轻大学生成长的时间。

    作者简介: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编审、中国红楼梦学会副秘书长。

    看红楼读名著未必只益无害

    二月河,从1978年开始就致力于研究《红楼梦》,后得到红学大家冯其庸的赏识,跻身于中国红学会。如果读过二月河的鸿篇巨著,你会发现他的文笔与《红楼梦》极其相似,在创作小说的几年间,他通读《红楼梦》40余遍,可见其对《红楼梦》的喜爱已达到深入肌理的境界。但是,他对于《红楼梦》的体悟真能为所有大学生代言吗?

    先不说《红楼梦》以其卷帙浩繁而著称,洋洋洒洒70余万字,单说全书出现的七百余位有名有姓的人物,关系错综复杂,这足以令人挠头。再加上其中众多的诗曲、判词,及描摹场景、市井的半文言语句,更是令不少人望而却步。

    再说《红楼梦》所描写的内容。这本以“中国社会的百科全书”而著称的经典,不仅有风花雪月、典雅文化,更有淫秽色情、虚空消极的内容,难怪在清朝就曾被列入禁书之列。鲁迅曾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集外集拾遗》)。此外,鲁迅还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对《红楼梦》评论道:“(对《红楼梦》)反对者却很多,以为将给青年以不好的影响。这就因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鉴赏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角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而老年人看去,又多占据了贾政管束宝玉的身份,满心利害的打算……”鲁迅的话可谓一针见血。细细想来,有多少人不是把自己带进小说,去寻求一种阅读快感呢?

    大学生读《红楼梦》,须在内容上给予积极的引导,而且,我认为读《红楼梦》必须要有一定的是非判断力,作为大学生,有些人的价值观也许才刚刚形成,倘若只注重《红楼梦》里不宜的内容,恐怕会适得其反。

    读书,每个人都有选择权,“中国大学生看不下去《红楼梦》是耻辱”,仿佛是一句道德命题,在这个思想多元,尊重个性的时代,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

    作者简介:生于1989年,搜狐读书高级编辑。翻译书籍《工薪族当代艺术之道》,发表《汤介—— 为文化接续慧命的布道者》等书评、采访40余篇。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