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我与“莒州六老”的忘年情缘  

2015-03-14 09:37:53|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莒州六老”的忘年情缘
(续)
稿件来源:未完待续

    李守忠

   拜见王艺石先生多是借到浮来山景区或周边村庄办案成行的,说是顺道,实乃专程到“茶馆”拜访。王老出生在莒县浮来山镇邢家庄村,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革命家。当年因汉奸告密,被占领莒城的日军抓捕,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誓死不出卖自己的战友,恼羞成怒的日本鬼子,又将他反绑双手吊在梁上一天一夜,双脚绑上每块重达30斤的四块青砖,造成他肩胛骨骨折,后又将双脚捆绑,头朝下倒插放入装有腐尸的臭水缸,缸内蛆虫蠕动,腥臭刺鼻,待腹中灌满臭尸水,再用杠子压出,鬼子又放出驯养的狼狗扑上去咬伤王老,并咬掉了王老的大脚趾,还用刺刀割其胳膊,白骨裸露,鲜血直流,种种酷刑让其奄奄一息,革命人的坚强意志让他强忍剧痛,誓不交待敌人想要的一个字。以英雄之躯保护了革命党人和抗日队伍。在押往刑场准备枪决之际,家人通过多方营救,才幸免于难。身体康复后,他又积极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斗争中,担任抗日联社记者,书写了大量宣传抗日救国的文章,创作了众多抗日题材的画报,因战绩突出,1942年获国民党政府一等功。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继续担任莒县抗日联络员,负责抗日宣传及对地方共产党员的培养和保护,积极开展敌后抗日运动。日本投降后,他与张寿民、武中奇(解放后的书法大家)领导的游击队相互配合,有利的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为沂蒙革命根据地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
   全国解放后,王老先后在临沂地区干部文化补习学校、临沂地区干部疗养院、临沂地区卫生局、莒县文化局等单位工作。期间发挥其书画、石刻专长,参与筹建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广结王小古、张寿民等书画名家,潜心书法研究和创作,为临沂地区的文教卫生工作又立新功。
   离休后的王老不甘于在家颐养天年,主动请缨,义务帮助管理和建设浮来山,保护千年古刹定林寺和四千年树龄的“天下银杏第一树”。时值“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喊的天响,有些人谋求“致富”邪道,上浮来山滥伐盗伐树木,抢占开采石塘的炮声不断。王老以强烈的社会责任心,不改当年的英雄气概,刚正不阿,不怕得罪人,直接上书反映到各级部门,并在大众日报等报刊发表署名文章,公开揭露破坏山林绿化,毁坏祖宗田园的恶劣行径。家人和亲朋好友劝他,“你离休在家,工资不少拿,何必管闲事得罪人,不小心让人放了黑石头”。王老笑着说:“我这命已经多活了40年了,不在乎了。浮来山是我们县重要的文化集聚地,是莒县人的骄傲,不能毁在这伙败家子手里”。就这样从他离休返乡至他离世的18个春秋里,他一直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山的守护神。他还对毁坏的浮来山八景进行修葺,亲自题写镌刻并参与重修了“文心亭”“卧龙泉”“救生泉”“怪石峪”“刘勰墓”等景点。他还不顾年老体迈两下南京,请他的老战友武中奇(时任中国书协理事、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为浮来山景区奉献墨宝,现在定林寺内的“鹤舞千年树,虹飞百尺桥”“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两块石碑,便是王老以吴中奇的书法摹刻的。为莒人传承了千古流芳的文化瑰宝。
   革命人造就的钢筋铁骨是王老书法艺术的精髓。
   王老祖上就以书法、刻碑为业,自幼受家庭环境熏陶,私塾课业之外,于书法、绘画、金石、考古多有涉猎,尤擅碑刻。14岁即显过人才华,名重乡里。莒南大店庄氏祠堂刻碑,专程请先生,并附书特嘱“安俊(王艺石原名)必到,否则不刻(碑)”。深得庄家大户的赏识,前清翰林庄陔兰为表达对他的关爱,特书赠对联留念。上世纪九十年代,各村镌刻村名碑,王老成为全县的首选,其刻碑遍布城乡。王老的书法初习颜柳、后追魏晋、溯源甲骨,在漫长的求艺和革命之路,形成了自己端庄秀正、刚劲流畅、力透纸背、大气磅礴的书风,取得了丰硕的艺术成果。被聘为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沂地区、日照市书协顾问,莒县文联名誉主席,莒县书法家协会主席等职。其作品多次在全国书画大赛中获奖,并被多家博物馆、艺术馆收藏,大量作品流传海内外,成为藏家的珍品。就是这样一位功绩卓著、艺术非凡的知名人物,却撰联自嘲“一生艺石未成匠,晚年住寺不是僧”,彰显出王老虚怀若谷、谦恭仁厚的高贵品格。
   拜见这样一位革命家出身的艺术家,更是多了份敬佩之情。
   王老为人随和,留有八、九公分长的胡须,带着老花镜,浓眉大眼,一幅老学者形象,又不失英武之气。老少朋友,忘年之交,情义融融,妙语连珠,几杯清茶下肚,转入正题,王老正襟挥毫,一幅“博学”中堂,一幅“书到用时方恨少,事不经过非知难”对联,一支烟未抽完,一套书法精品展现在我的面前。王老就是这样褒奖后学,诲人不倦。为了鼓励我勤奋工作、刻苦学习,又专为我创作了“智慧源于勤奋,伟大出自平凡”等书法作品,王老的这些教诲,以书法为载体,至今我一直悬挂着,既能陶冶情操,又能得到启迪和学习。浮来山“茶馆”成了王老晚年的专用书斋,也成了我与王老交往的会馆,见证了我与王老的书画情缘。
   这位革命家出身的艺术家,平日无小疾,身体强健,敌人的刺刀没有夺走他的生命,但不幸的是患上了癌症,于1997年病逝,享年78岁。人们无不为之惋惜,一代英勇无畏的革命家,莒地著名的书法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留给后世的是他永远的佳话。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