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乡愁  

2015-03-13 16:22:33|  分类: 清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标题

日期:2015-03-13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639×768
 

    “2000年全国有360万个古村落,2010年是270万个,十年就消失了90万个,现在的自然村只有200万个左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对古村落的消失忧心忡忡,“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1天100个村落就没有了”。

    “我们这么破坏和毁灭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特别可悲的事情。突出的问题是,我国所有村落都没有村史,相关史料记载到乡一级就到头了。”冯骥才表示,千村一面,村庄在崩溃,大批人往城里走。他呼吁村庄留存村史,让人们记得住乡愁。

    乡愁,是很常见的文学意向。它出现在鲁迅笔下的绍兴水乡,寄托在沈从文的凤凰古镇,隐藏在陆文夫的苏州小巷,徜徉在老舍的皇城根下……冯骥才曾说过,“故乡的一切,自然都会化为作家笔端淌出的文字来。”这里的一切,有美好、有快乐,相信也有不美好、不快乐。但终究,都是一份对故土的热爱,浓烈的乡土情结,流淌在笔下。

    乡愁,有乡才有愁,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讲,乡愁的意义已经简单变成了返乡的车,回家的路,就是平面上的点线,没有时间上的纵横,因为很少有人会刻意追究家乡的根,是不是还能找得着、看得见。乡愁,就剩愁了。有人说,快节奏生活下,人们只看当下,最多打算下未来,谁还管过去呢?还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会有兴趣读史阅志呢?作为85后,小编是有点叫屈的,或许对他人的家乡没多少兴趣,但对于自己生养地之根本,之故事,是任谁也割舍不下的故乡情结。但是,古城名都,尚能循迹;陋村小镇,何处寻根?据青岛《浮山所志》的编纂人员、78岁的苏世广介绍,地方志一般修到县志就到头了,村史村志基本没有。但是,没有并不等于不重要。“历史文化是通过生活在村落的老百姓反映出来的。”《浮山所志》编务人员、浮山所集团办公室主任宋美清表示。而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大国,乡村里承载的历史文化遗产,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古村落是那些民国以前建村,有历史传承,有独特民俗民风,依然活着的老社区。

    在当今现代化发展中,很多村落都消失在城镇化建设进程中,“村子被改建后,如果没有一本自己的村志,很快,后人就忘掉曾经还有这样一个地方了。”苏世广表示,《浮山所志》就是他们赶在浮山所拆迁改造之前修的,“600多年的历史,总不能让它没了。”

    据相关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90多万个自然村消失,很多乡土建筑、农耕时代的物质见证泯灭,从属于村落的民间文化也随之灰飞烟灭。我们没有能力改变历史,但我们可以回味过去。昨日之日已不可留,失去的历史也无从补救,剩下的,我们还能留下多少?

    如果你的村落都瓦解了,都面目全非了,都变成现代化的建筑群了,什么样的历史痕迹都找不着了,那么你就没有载体了,你的故乡都不存在了,怎么还有乡愁呢。

    ——冯骥才

    我们应该像关注自己命运一样关注自己写作的语言。我经常想,为什么不能有这样一种语言:它是简单的,简单中又蕴含着质的硬朗和美的韵律,就同人类的形体一样。我以为,人类之于语言的感觉,应如流水之于石头一样,随着岁月流逝而越来越光滑、精练、硬朗、生机勃勃。

    ——麦家

    生命需要保持一种激情,激情能让别人感到你是不可阻挡的时候,就会为你的成长让路!一个人内心不可屈服的气质是可以感动人的,并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 陈虻《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弟子问先生,朋友们对现时多有不满,其中之一是看不到守夜人了,看到的都是进场在场的表演,是一时一日一月的表述,很少看到关于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的真实言说。先生说,守夜人从来是二三素心人之事业。今之守岁守夜者多以娱乐混世混时刻,故长夜漫漫众人不知,反以为天将晓了。

    ——余世存

    一个人懂的东西越少,看到的东西越少,往往容易自我膨胀。反而看的多了,懂的东西越多的人,更加的谦虚。谦虚并不是说否定自己,谦虚的人并不是说不自信,而是他们清楚自己的能力,清楚自己的定位。

    —— 闾丘露薇《行走中的玫瑰》记者 肖玲玲

认识村史村志

日期:2015-03-13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712×498
 

    史,就是历史,就是过去。按汉语词典的解释有四:一是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二是过去的事实,三是过去事实的记载,四是指历史学。

    志,是对历史事实的真实记录,是史学典籍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村史村志,事实上为两个概念,但现在一般统一而论,那现在编纂的各种村志严格来说是史还是志?还是说二者已经结合起来了?

    对于这一点,《东流亭社区志》主编刘世洁介绍,村志村史在许多方面是一致的,但村志又不同于村史,村志述而不作,就是不加评论,直言事实。史,则带有作者较强的个人意识。换言之,村志,是一个村庄的历史资料库,面面俱到,村史则偏重于社会发展主线的记述,在许多方面加以区别进行定论。“不过,现在的志书也有对某一事情进行定论的情况,与史的区别不大了。”

    乡土,是每个人的家园,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物是人非已经成为奢侈的形容,是存在于不少作家笔下的病痛呻吟,和对封闭荒凉境况的痛心疾首,有压抑,有思念;而如今,人事两非成为更真实的写照,精神灵魂无可寄托,乡已不知何处,何来乡愁?承载着我们心中记忆的乡村,还能在我们心中留下多少痕迹?

    离乡追梦:作家笔下的故乡情结

    在很多作家的文字里,都能读出浓厚的故乡情结。他们带着自己的理想而离乡,尽管路不同,但起点永远只有一个 —— 故乡。上世纪20年代,从鲁迅把家乡的“阿Q”搬上文坛开始,这种故乡情结就传达出别样的味道。那时的作家接受了先进思想,当他们带着俯视的眼光回望荒凉封闭的故乡时,不禁痛心疾首,希望“揭出病苦”。于是,我们看到了在“咸亨酒店”挣扎的孔乙己,看到了在“鲁四爷家”中走投无路的祥林嫂……我们感受到的不是对家乡的思念,而是一个时代的压抑。

    也有很多人希望把故乡打造成一个躲避黑暗的桃源。像沈从文的《边城》,纯真无邪的翠翠,忠厚淳朴的爷爷,忠于爱情的傩送兄弟……他们坦诚、质朴和充满人性。再如路遥《平凡的世界》,字里行间洋溢着一股纯正刚烈的高原之风,那种气概,让我们敢于面对一切的苦难。

    更多作家对故乡既不刻意批判,也不热情赞誉,他们只是记录着心中的故乡。像陈忠实“白鹿原”上分分合合的记述;汪曾祺对“高邮老家”传统生活方式的再现……

    无意忘却:用村志留存乡土记忆

    作家笔下的乡土,承载了很多他们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寄托了他们的期待和愿景。或许,他们的文字与史无关,但不可否认,多少人通过他们的笔,知道了那个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知道了高粱遍野的高密东北乡……他们的故乡,他们通过笔记了下来,我们的乡土,该怎样留存下来?

    事实上,无论何时,每个人都有故乡,不论乡村老屋,或是都市高楼,我们眼中只有她现在的样子,却不知道她是怎样一步步变成这个样子的,村志的意义就在于此了,寻根溯源。

    “很多人觉得如果村里出过名人,有过大事,才有修志的意义。”宋美清表示,但实际上,修志并不是为了只让后人看名人、大事,“而是看以前的民俗风情。”在修村志上,记录,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算是现在觉得不重要的东西,放在后世看也是很有意义的,你像考古学家在某地挖出一些陶瓷碎片,也会非常兴奋,为什么?因为能研究很早之前的人们的生活状态。”修志不是为了“吸引眼球”,更多的是为了记录。

 

修志要赶在村子还在的时候

日期:2015-03-13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712×498
 

    以史为鉴,可知兴衰,写史修志,为的是展现过去,读史阅志,为的是探求未来。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古老村庄逐渐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取代,一片片村落被从地图上抹掉,如果没有史志的留存,它留给人们的记忆又能走过几个春秋?她曾经的样式格局,她曾经的风俗民情……作为中国历史文化演变的见证者,被遗忘,这样的结局实在不太适合于她。3月10日,《浮山所志》的编纂人员苏世广说“修志要赶在村子还在的时候”。11日,《东流亭社区志》主编刘世洁说“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没有留下资料,毁于一旦,悔之则晚”。浮山所和东流亭社区是幸运的,因为它们的财富、它们的变迁被及时记录下来,或有所不足,总算为时不晚。

    留存甚少:一般地方志只写到县志

    村志是地方志的一种,就是以某一个行政村或自然村为记述范围的志书。现存最早的地方志全国地方志,是公元813年唐代李吉甫编的《元和郡县图志》(后因图佚,改名《元和郡县志》)。南宋以后,地方志大量增加,尤以明清两代最多。据1976年统计,我国仅现存的地方志即达8000多种,约12万卷。

    虽然地方志留存不少,但“地方志一般到县志就到头了,村志很少。”10日,苏世广告诉记者,自古以来,随着县志、府志、省志的编修,各地也编写了不少乡村志。只是由于历史变迁,留存下来的非常少。而随着现代化建设进程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村落被高楼大厦取代,修村志,全方位记录乡村状况以及乡村变化,已成为一种挽救村落文明的一大方式,修志的重要性就越发显得迫切起来。

    式样格局:千百年承继,失掉可惜

    每个村庄都是一部历史,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文化和品格,每一个村庄的变迁,都印证着一个时代社会、历史发展的轨迹。

    “旧的村庄重建成新的高楼社区,延续千百年的居住格局、生活模式完全打乱,思想观念随之改变,传统的东西稍纵即逝。”3月11日,刘世洁表示。对于乡村砖瓦平房,我们这代人或许还有记忆,但也仅限于几十年的样子,对于再早的村屋式样、村庄格局,除了一些老人,还有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10日,《浮山所志》编务人员、浮山所集团办公室主任宋美清指着《浮山所志》中的老照片告诉记者,“你看这些老照片,都是我们四处查资料,或是从当时拍下照片的老人那里拿到的,如果没有这本志收录了这些照片,在过去一段时间之后,还能有谁会知道以前的村落、房屋是这样的?”

    对此,刘世洁也表示,我们需要有前瞻性,及时留住村落的影像和音频资料,“许多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没有留下资料,毁于一旦,悔之则晚。”

    共同回忆:营造归属感,凝聚人心

    除了留下村落书写在大地上的痕迹,志书更能传下精神和灵魂的归属。“首先就是彰显本地域社会、经济、文化之长,增强了人们热爱家乡的热情,增强自豪感。”刘世洁表示,再就是让人们留住记忆,留住乡愁,守护精神家园;了解前人创业的不易,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通过对乡贤人物的记述,拉近人们与圣贤的距离,敦促自己成为贤人;当今物欲横流的功利性社会,很多人都感慨人情冷淡,找到共同的回忆,营造共同的归属感,能让人们更融洽地生活。

    据刘世洁介绍,之前修志搜集资料,不少胡姓族人要求修族谱。“有两位居民原本为一些琐事产生过矛盾,相互间十几年不相往来,阅读谱书以后,才知道原来两人不但血缘关系在五服之内,上几辈人都是孝友、和睦、行善的人,上几辈人的事迹都记载在谱书上。”刘世洁说,老辈人和睦友善,自己却斤斤计较,两个人感觉十分惭愧,于是都主动找到对方握手言欢,并嘱咐自己的孩子要牢记祖训,永世和睦相处。这虽然只是个例,但谁说不能成为一种常态?

    B22、B23版撰文/本报记者肖玲玲

    最美古村落

    ◎新疆喀纳斯图瓦村落

    与喀纳斯湖相互辉映,融为一体,构成独具魅力的人文景观和民族风情。图瓦人是我国一支古老的民族,以游牧、狩猎为生,现基本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

    ◎四川西部丹巴藏寨

    丹巴藏寨指的是居住在丹巴县的居民形成的藏族村落,丹巴的山寨,旧称碉楼寨房。碉楼和寨房,原本是两类不同性质的风格建筑,在时光的流逝中,二者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云南元阳哈尼族村落

    位于半山腰,占地约5公顷。村寨树林异常茂密,充满了浓郁的原始乡土气息。民俗村集中体现哈尼梯田文化的共性即森林、村庄、梯田和江河四度同构的特征,所以又被称为哈尼族四度同构展示区。

    ◎贵州西江千户苗寨

    由十余个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寨相连成片,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西江是一个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完整的地方,是领略和认识苗族历史与发展的首选之地。

    ◎广东开平碉楼及附近村落

    开平市内,碉楼星罗棋布,城镇农村,举目皆是,多者一村十几座,少者一村两三座。纵横数十公里连绵不断,蔚为壮观。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