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楼上的茶友醉了  

2015-03-13 10: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楼上的茶友醉了

    张瀚钰
   细雨的夜晚,阁楼高耸,三友人闲坐,杯盏相交撞。就着茶水,述说起身边的冷暖,世间的狭窄,言语匆匆过耳,又轻轻绕开。
   茶汤浓郁,柔滑碾舌,温润入肠,她频频贪呷。对面默坐的人是谁,分明不是梦里人,梦里分明没有人,神思游离,一晌贪欢。她信手捻起,纤手剥莲蓬,寂寞与哀愁蔓延在今夜的茶楼。对坐的友人,掌中仿佛换了一盏茶水,神采清晰迥然,启窗而坐,听她絮絮尽说心中琐事。
   茶友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茶友说:“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清茶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茶友还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突然间,她泪流不止,泪水啊,江河似的流,仿佛一个失落了天堂的孩子。那被茶汤泡软、被清茶洗得单一纯粹的心灵再也不能承受一点尘世里的泥石。
   楼檐同座的茶客们依然在嘈嘈切切,错杂诉说世间的种种现实,时时打断对茶之友肺腑浑沌的劝语,何提她怅若惘闻的唏嘘。
   茶汤再续,一盏又一盏。听得清的倒是尘世种种的坚硬与挺拔,仿佛一滩泥石堆砌开来,顿然掩埋了那种蚌体一样柔软的渴望,颠覆了茶香一样细细袅袅升腾的向往。
   泪水啊,清清亮亮的泪水不断绝地流,不知来自何处,且说是来自这温醇、柔滑的茶汤,一杯一杯地浇灌,一遍一遍地流泪。
   茶水啊,她婆娑瞥见茶盏里映出的那个湿软、透明、纯粹的自己,那干燥坚硬的心灵被泡湿泡软,洗涤清亮。
   泪水、茶水,还有酒水,是与血液有着一样的烈度和浓度。
   茶,也可醉人。
   楼上的茶友醉了,楼上的茶友醒了。
   而等茶醒,而茶已醒。作者简介: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