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我与“莒州六老”的忘年情缘 (续)  

2015-02-28 10:25:38|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莒州六老”的忘年情缘
(续)

    李守忠二
   拜见任英民先生要去浮来山东麓的任家庄。进村后沿着一条清澈的小溪西行300米,一座普通古老的民房建在小溪的一边,这就是任老的住宅。
   听任老讲,从住宅向西约有200米的地方有一龙泉,常年泉水流淌,是山村天然的自来水。就是靠这浮来山纯净的泉水滋润出这位清秀隽永、高贵洁雅、学识渊博的艺术天才。虽年逾八旬,但仍精神矍铄、才思敏捷、幽默健谈。除书法外,任老还对绘画、文学、诗词等艺术均造诣很深。其创作的兰草,清秀雅致,别有风韵,一直是藏家的珍品。他常在绘画的兰草图中题有陈毅元帅的《幽兰诗》,“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既道出了兰香送远,引人探胜的情境,也是对自己深居山村的写照。
   同其他五老不同,任老最喜欢听我讲调处民间纠纷的案件,从我讲的案件中判断是非曲直,热衷于帮我探寻纠纷的症结,理顺调处案件的思路,于是他赠给我的书法作品多是“一身正气敢碰硬,两袖清风不染尘”“言之高下在于理,道无古今惟其时”“虚能引和静能生悟,仰以察古俯以观今”“远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警句、诗词。以启迪我办案要综合分析,不可失之偏颇。任老还告诫我:“作为国家的法律工作者,具有专业的法律知识固然重要,但必须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对人的教化作用,某种程度上比法律的惩罚还重要”,这些谆谆教诲使我受益匪浅。
   任老1911年出生在书香门第,幼承祖训,酷爱书画艺术,十七岁时被招考为莒城区立高等学校教员,以一手好字名重乡里,1934年前清翰林庄陔兰到县城重修莒志,任老是经挑选的几个助手中最受器重的一位,有缘成为翰林的入室弟子。修志三年,得以精心指教,书艺大增。庄陔兰因忙于鸿篇巨制的莒志编纂,为应酬世俗繁杂的索请,常由悟性超强的任老代笔,其代书作品酣畅淋漓、形神兼备,外人难辨真伪,现存世的不少庄陔兰的作品,不乏就有任老的代笔之作。
   任老在1936年西安事变时期,应已在“中国第一帝都”陕西咸阳担任县长的莒人邵立均之邀,到其县政府工作。时任国民党监察院长、陕甘宣抚大使的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在西安督查各县工作时,一份清雅飘逸、才思缜密的汇报材料(毛笔字体)深深打动了这位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先驱,书写汇报材料的正是时年仅有26岁的任英民先生,从此任老有幸拜师于这位已享有盛名的著名教育家、诗人和书法大师。对这位年轻聪慧、书法超众的后生倍爱有加,常以“工作需要”之名邀任老伴随左右,实际充当了一名编外“秘书”,在有些书刊和媒体中介绍任老为于右任大师的秘书,就是由此而来的。期间得其悉心指教书艺真传。并经推荐又拜师于著名书法家寇遐,博研汉隶、魏碑、商周钟鼎及晋唐书法。任老正是在民国政府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文革初期从兰州城市建设局被“遣返”回莒,但终又恢复清白,离休后仍继居原籍。
   任老学书以“二王为主”,欧、柳、颜、赵诸体皆精,晚年尤以行草著称。其书法作品形神兼备,师古不泥,崇法不拘,含蓄秀逸,朴茂厚重,遒劲灵动,是莒地行草书家的代表人物。因当年我在浮来山镇司法所工作,拜访任老属于近水楼台,不仅多得了不少任老的作品,而且还常受县里的领导和同仁之托,求任老赐字,为此我成了任老家中的常客,也成为他的知己朋友,任老对我更是信任有加,常委托我做一些邮寄作品、收取包裹等力所能及的事情。
   任老自1981年开始至1998年谢世,期间连任五届县政协常委,还先后被聘为山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沂地区书协副主席、顾问,日照市文联、莒县文联、书协名誉主席,为我县文化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

   宋式云先生出生在莒城西大街,与他的交往是经我的老师董永泽引见的。
   先生风趣诙谐、嗜酒好烟,年轻时习武练就了一身硬骨。直到90岁还迷恋篮球赛场,他的快捷灵敏常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自叹弗如。然而,我们看到最多的还是他那全身洋溢的艺术风采和气息。一双深邃的眼睛时刻流露着对客人的友爱和亲切,一对超长宽大的耳朵,又时刻展现出他的与众不同。宋老是位全才画家,取材广、画路宽,山水、人物、花鸟、禽兽、工笔、写意兼擅,尤以水墨写意、大幅巨制见长。其画作高雅雄健,个性鲜明,师法自然,妙趣横生。与之交流,高兴之余总免不了推杯换盏,酒酣尽兴,一会泼墨“群英(鹰)图”,一会一筐甜水欲滴的葡萄“硕果丰收”绘画挂在你的面前,让你增加了食欲。席间酒兴作画更加挥洒自如,画兴舒畅总要多喝三杯,不善饮酒的我,每到宋老家中总是在盛情之下“醉倒”,宋老也从不吝啬,每每慷慨赠画。庆幸的是每次醉酒,心情都在激昂亢奋之中,飘飘如仙,乐在其中。
   2004年,93岁高龄的宋老缠绵病榻,因入不敷出,生活一时陷入困难,我得知情况后,毫不犹豫地送去了家中仅有的3万元表示慰问。病中的宋老深感愧疚和无奈地说:“我年事已高,又重病在身,这钱恐怕无力还你了”。我说:“宋老,你要安心养病,这点钱是我送给您的,算不了什么。”宋老对我的慷慨之举心存感激,经过一年的治疗和休养,2005年春夏之交,宋老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在他“九十有四”“九十有五”(宋老题画年龄)这两年的时间里,为我创作了几十幅精品之作,至今我视为珍宝,一直压在箱底收藏着,不时拿出来同画友分享一番。这不单单是一笔财富的积累,更主要的是见证了我与这位世纪老人的纯洁友谊。
   宋老不仅是一位全能画家,也是一位多产的画家。根据画友们估算,他一生的画作不低于5万幅。但大部分作品都赠与了亲朋好友,面对潮水般的求画者,宋老从不拒绝,他常说:“求画者只要喜欢我的画,就是我价值的存在,书画传载的是艺术和精神,不是金钱,大家都挂我的画,就是对我最好的认可”。是啊,除了少数的老板或单位部门集体用画,主动给宋老放点酬金,亲朋好友甚至陌生的人只要说喜欢,宋老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无偿赠送。
   记得1990年浮来山镇建了敬老院,时任党委书记的朱永田委托我找宋老作几幅画,装饰敬老院的接待室和老人娱乐大厅。我登门说明来意,宋老立刻动笔创作了六幅国画。我拿出钱来表示谢意,宋老说什么也不收,硬说为敬老院老人作画是应该的,坚决不收,我只好把钱又拿回了党委。
   时常让我感动的是,宋老从一个县城实验小学的普通美术老师到远近闻名的大画家,甚至可以说是“享誉齐鲁、名博华夏”的大师。靠的是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和对社会的默默奉献。尽管他一生淡泊名利,但晚年的宋老还是“官衔”很多,曾连任五届莒县政协常委、临沂地区美协名誉主席、临沂画院副院长、日照市及莒县文联、美协名誉主席等职。还被聘为山东画院高级画师,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宋老作为莒县书画篆刻学会的发起人之一,对推动全县书画艺术的大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其实,人生的价值不在于追名逐利,只要坚持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人民便不会忘记。
   宋老在82岁高龄时,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 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宋平、王光英、程思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开幕式并参观了展览。国画大师许麟庐到场祝贺,并认真观看了每一幅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激情地说:“宋老的艺术创作是国画奇葩,国宝之宝。”“宋老在山东是一流的画家,在国家也是一流的画家。”“宋老的艺术风格和艺术语言是独树一帜的。”并欣然题写了“兼工带写,花草精神”,真切地表达了这位书画大师对宋老的崇敬之情。
   现任天津美术学院教授、著名书画家、美术教育家韩文来先生应邀来莒时,看到宋老的画作感慨地说:“看了宋老的画才知道什么叫大家”,也给予了充分肯定。
   来自莒县、临沂、日照等周边民间的赞誉,更是异口同音,“宋老是全国的大家”“宋老是莒国的齐白石”……等诸多美誉评价,赞不绝耳。
   2005年,我受宋老之托,为其代书了向县政府捐赠书画文书,参与并见证了时年94岁高龄的宋老将自己晋京展览的92幅精品力作捐献给县博物馆的义举,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可以说,每一幅作品都不同风格的代表着宋老至高无上的艺术水准,每一幅作品都是大家的典范之作,可与任何一位大家媲美。这些不朽的作品必将流传千秋,映照后人。
   2009年1月9日,享年98岁的宋老走完了他人生的历程,在哀乐声中与我们永别了。在莒县殡仪馆,前来为他送行的社会各界贤达逾千人。悼念大厅里摆满了山东省政府、市、县党政机关、各艺术团体分别敬送的花圈,许多外地书画名家和生前友好闻讯后自发前来吊唁,其场面空前,催人泪下,这就是“人民艺术家”的人格魅力所在。作为宋老的朋友,真为他辉煌的人生感到骄傲和自豪。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