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看着眼花忆旧时春晚  

2015-02-26 21:21:46|  分类: 清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除夕夜,央视春晚的主持人开始唠叨着倒计时,我来到院里,点燃烟花引信,嗤---!嗤---!嗤---!一个个五颜六色的礼花飞上夜空,映亮了天。真美。
    我小的时候,过年没有这样的烟花,孩子们放得最多的是小鞭。小鞭分一毛三一挂和一毛七一挂两种,一毛七的略微响一点。大人们买一毛七一挂的,拆开了,挂在大门口,用香烟点燃,噼里啪啦响一阵,算作辞旧迎新。小孩们舍不得,两毛钱买一挂一毛三的鞭炮,剩下的钱还能买一大把“滴滴筋儿”。“滴滴筋儿”是用油纸卷上木炭粉和铁屑,搓成的小纸棍,黑黑的,很脏,抓在手里不一会,手心便黑了。“滴滴筋儿”一分钱十根,很便宜,再穷的家庭,也会给孩子买上几根。有了它就如同现在的孩子有了变形金刚,有了翻斗汽车,有了遥控飞机。点燃了,划着圈,满世界的跑。那感觉,真是挺神奇的。
     小年一过,街头四处飘散起诱人的芳香。打酥锅,炖猪头以及炸鱼炸肉的香味,交织在一起,往人的鼻子里灌。不由得一个个翘着鼻子翅,四下里嗅。我的四哥曾一笔一划地在衣橱的门扇里侧写上:炸肉吃、炸鱼吃、炸耦合、烩松肉,吃烧鸡,惹的上面的几个哥哥狂笑不已。
    我最期盼年三十的大餐,照例是大米干饭把子肉。那时没有煤气灶,没有电饭煲,甚至没有型煤,家家户户拉风箱烧大锅底。凭购物本和煤票,从煤店买来煤面,倒上水,活成湿湿的煤团子,大锅底下续上几张纸,火柴点燃后,放上几块木头(注意,木头要少使,有计划,凭购物本买),培上煤面子,然后拉动风箱。拉风箱应有节奏,要呼哒-呼哒--,不紧不慢,火就着起来了。在做饭烧菜的过程中,风箱的风不能中断,要使火苗保持在一个固定温度或控制在人所需要的温度。
    大铁锅闷制的米饭,等水靠干后还要把水蒸气全部吸收掉,这时便会闻见一种特殊的香味从锅中溢出。大米干饭熟了,再热红烧肉。
    还是那口蒸米饭的大锅,把早已炖好的红烧肉盛到锅里,放上白菜、放上粉条(或粉皮),猛拉风箱几十下,锅开了,香溢了,白菜熟了,粉条烂了,就可以上桌了。我盼望的是那块放到每个人饭碗里的那块红烧肉,红棕色的肉皮,白扥扥的肥肉和枣红色的瘦肉,一寸宽,两寸长,半寸厚,筷子夹起后舍不得放嘴里,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忍不住吞化了他。年三十的年夜饭,比初一的饺子还受人欢迎。
    吃完年夜饭,小孩洗洗睡了,大人们还要守岁,父亲和他的弟兄们往往聚在一起叙各自的过五关斩六将。
    一阵杂碎的鞭声催醒了人们的年夜梦,新的一年来到了。穿上母亲缝制的新衣服,给左邻右舍拜完年,我就跟着小哥去街头捡没有爆响的小鞭去了。运气好,真的能捡十几个鞭炮呢!

     现在多好,生活天天像过年,孩子们无忧无虑,开心的成长着。未来,他们肯定还会有思索,有忧伤,只是不会再为温饱了。

  一年一度的春晚又开锣,虽说没什么新意,没什么突破,但总是年三十的一顿大餐。一家四口坐在一起,晚饭后包着水饺看着春晚,也是其乐融融。
   晚会上红男绿女蹦来跳去,又是歌舞又是相声、又是小品又是杂技,很是眼花缭乱。零点到了,我搬出烟花点燃,一条条彩色的线摇曳着飞上去,炸开来,又点燃三千响的鞭炮,咚、咚、咚地炸了一地通红。
   还是这年头好!有的吃,有得玩,有的看,熬这个夜,值。
   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人们能享受的娱乐只有收音机和电影,而且在文革十年中,过年必播舞剧《白毛女》,以“白风吹,雪花飘”的年三十之夜,杨白劳辛勤卖了一年豆腐,只给女儿买了一根红头绳,却被地主逼债而死的故事,以激发人们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情怀。收音机转来转去,能收听到的电台都是白毛女。当然也有电影,六七年春节,所有的电影院放映的全是毛主席八次接见红卫兵的纪录片和样板戏的黑白纪录片,还有一部《地道战》,一部《地雷战》》,国内其他电影作为封资修被批了,后来,慢慢解禁的,也只有阿尔巴尼亚、朝鲜以及后来南斯拉夫的电影。那些年里,春节看上一部电影,如同现在获得一部iPhone 6一般欣喜
   一次是六八年的春节,我和小哥哥早晨三点多,沿着院西大街、普利门、经二路去反修影院观看阿尔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虽然天气寒冷,地上有雪,没有公交车,没有灯光,更没有霓虹灯,但我不害怕,那年头没有人遭抢劫。此后的几年,我陆续看过《第八个是铜像》、《看不见的战线》、《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等电影,由于电影少,留下的印象特深。当时,文艺不是娱乐,是政治,所以才出现样板戏、样板团,演员成为文艺战士,成为那个年代的精神贵族。
   又一次熬夜看电影,是七八年的春节。那时文艺开始复苏,电影事业也开始复苏,国外的电影开始引进、解禁。节前,历下区文化馆发了两张票,同院的哥们用自行车带着我到职工影院看印度电影《流浪者》,那载歌载舞、充满艺术气息的电影让我感到生活的多姿多彩。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熬夜看电影。
   八十年代后,文艺成为改革开放以后开放最快的事业,恢复了它的娱乐本色,人们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样化,眼花缭乱,五光十色,应接不暇,各种新生代的艺术、观念、观点、言论冲击着视觉、听觉、感觉。既是万紫千红,也有乱象丛生。
   有人进了娱乐圈胡作非为,也有人为了进入娱乐圈而被“潜”,再发展下去什么样,我不敢想象,但与三十几年前的万马齐喑相比,现在无疑是一个进步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