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禹城歼灭战:打了鬼子好过年  

2015-12-04 14:40:27|  分类: 齐鲁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年1月1日,日军俘虏在我军押送下离开禹城时,市民欢声雷动。一位老大娘激动地说:“鬼子来了这七八年,从没有这么热闹过,这回太阳是真出来了!”

禹城歼灭战:打了鬼子好过年


禹城歼灭战:打了鬼子好过年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禹城火车站老水塔是抗战胜利的见证
  ■ 大刀进行曲·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 本报记者 卢昱
    本报通讯员 崔珠峰 满东

  1945年8月中旬,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而盘踞在禹城火车站的日军却迟迟拒不缴枪。
  我英勇的八路军渤海军区部队坚决出击,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最终全歼敌军,大大提升了我军的士气。
  现年86岁的张友琴老人是禹城火车站大战的亲历者,“我当时在渤海军区司令部,是一名勤务兵。那时正是腊月天,我们都把这股日寇当饺子,歼灭他们过好年是我们的动员口号。”近日,记者走进禹城市尚纸坊村张友琴老人家中,听他讲述那段硝烟弥漫的岁月。
    屠刀未拭,鬼子变成“守备队”
  1945年12月29日,禹城县城解放后,新当选的县委书记李逸民、县长周金生率党政军机关人员进城接管了伪政权机构。县城内秩序安定,商店开门营业。但人们心中还有—个大疑团,那就是距离县城5公里左右的禹城火车站,那里还驻有近千名装备优良的日军。
  禹城火车站坐落在津浦铁路干线上。驻守禹城车站的是日军渡边师团131联队山谷大队的八个中队。该师团是日寇的精锐部队,侵华以来,一路上疯狂烧杀抢掠,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对付国民党军队,素称“战斗力顽强,所向无敌”。长沙一战,攻破了国民党方觉民集团军的防线,被日本天皇授予“荣誉军”称号。
  虽名义上已投降,然而他们在与伪军合流中仍骄横嚣张。我军攻下禹城县城后,曾派军使到车站给日军送通牒,命令他们向我八路军投降,日军山谷大队长自恃装备精良,骄横地予以拒绝。
  为了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1945年10月上旬,八路军渤海军区党委遵照朱总司令“迅速前进,缴获敌伪武器,接受日军投降”的命令,组织肖锋、曾旭清率领的警备六旅十一团、十二团,配合渤海军区代司令员袁也烈、政委景晓村率领特务一团、二团和骑兵大队向津浦路平禹前线进军。在冀鲁豫部队、平禹县大队、齐禹县大队及广大民兵的协助下,准备彻底消灭这帮顽匪。
  从10月14日至12月11日,通过外围拉网战,连续拔除了30多个伪据点,残余的日军都集中在禹城火车站,凭借武器精良、工事牢固负隅顽抗。
  从12月26日晚开始,我八路军每晚都向盘踞在晏城的日军发动进攻。连续3个晚上猛烈攻击,日军渐渐支撑不住,撤退到禹城火车站,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
  12月30日下午,我军参战部队向禹城车站进发,将车站的全部日军团团包围。
    猛烈攻击,痛打拒降的日军
   “敌人不缴枪就坚决消灭他!”“打了鬼子好过年!”战士们怀着满腔的怒火,在严寒的冬天夜里,趁夜色掩护,向敌人发起了强攻。
  战斗开始了,我警备六旅十一团、十二团分别在铁路南面和东面打响,与此同时,特一团、二团在铁路北面和西面发起强攻。特一团三营八连担任主攻突击队。连长王清河一马当光,带领全连战士,冒着敌人掷弹筒和迫击炮的猛烈炮火,匍匐前进。当八连进展到大碉堡附近时,碉堡上和碉堡左右的敌之轻重机枪互为犄角交叉疯狂地扫射,掷弹筒、迫击炮打得烟土弥漫,封锁着八连前进的道路。
  “不炸掉这个碉堡,我们过不了这一关,干掉它!”连长话没说完,战土纪明山抱起炸药包冲了上去。但他还没有到达碉堡,就负了重伤。战士马有年接着又冲了上去,只见他时而匍匐前进,时而弯腰疾跑,灵活地冲到碉堡前,把炸药放在门口拉着了弦。“轰”的一声巨响,碉堡里的敌人飞上了天,突击队迅速占领了这个位置。
  特二团三连的勇士们,在反复的三次冲锋中,英勇地突入到车站的西南角。20多名敌人被压缩到一个岗楼子上。但敌人仍在顽抗,重机枪居高临下,在射击口疯狂地向我三连阵地扫射,如雨的子弹打的战士们抬不起头来。
  不拔掉这个“钉子”,部队就不能前进,战士张元升、杨金芳、宋清江挺身而出。张元升提着一篮子手榴弹,在敌人的一个射击死角,一颗接一颗地向着敌人猛扔手榴弹,掩护着肩扛秫秸的杨金芳和宋清江冲向岗楼。
  趁着爆炸的烟雾,杨、宋二人一齐闯进岗楼,把秫秸放在里面点燃。不一会儿,整个岗楼燃起了大火,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一些跑出岗楼的鬼子,也被我军战士击毙。
  随着突击队和后续部队的纵深发展,大部分日军被压到火车站售票房一带。这时,日军的轻重火力更集中了,掷弹筒和迫击炮弹不断地落在战士们的身边:有的战士挂彩了,有的战士牺牲了,但战士们毫不畏惧,勇敢地坚守着阵地。
  经过一夜的激战,攻克敌炮楼两座,毙敌50余人。日军大队长山谷,一看形势不妙,连夜向济南日军细川中将发报,并向国民党军队求援。第二天拂晓,国民党军队112师霍守义2个团2000余人,从济南沿铁路向我驻地费庄(晏城北五里)一带进犯,准备策应禹城车站之日军,并派飞机三架由济南飞来向我军投弹威胁,企图为日军解围。
  我警备六旅10团、12团严阵以待,拒国民党军队于晏城以北。国民党军队鉴于我有备而来,未敢轻举妄动。当日黄昏,我军再次猛烈展开攻势,日军被我强大炮火所震慑,待援不至,终弃车站,准备采取多路纵队向济南方向逃窜。
  日军向南突围的企图,都在我军完全掌握之中。当即指挥部把主力特一团和骑兵大队布置在车站营房周围,一旦敌人撤逃时,沿铁路自北向南追击;将特二团埋伏在石庄、玉皇陈庄的铁路两侧夹击突围之敌;将警备十一团、十二团埋伏在纵深处阻击漏网的残敌;将警备10团和禹城武工队布置在晏城以北,严密监视国民党的军队。
    意欲突围,口袋阵中被歼
  12月31日11时,特一团一营邢教导员和宋家烈副营长从昨晚占领的制高点上,发现日军已背上行囊,在大营房的院子里集合准备突围,马上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指挥部。
  一声命令,我神炮手张瑞荣迅速将一发发炮弹向日军的集合地点轰击,机枪手们也居高临下向院子的日军猛烈射击。日军顿时东窜西逃,不成队形,一窝蜂地拥出军营,沿铁路沟向东南方向逃命,钻进了我军布好的口袋阵。
  一百公尺,五十公尺,三十公尺。敌人钢盔上的那个白膏药和一张张灰白的脸,都看得清清楚楚了,赵营长猛然大喊一声:“打!”
  刹那间,各种武器齐声怒吼起来。正气喘吁吁向前奔命的日本兵,突然遭到迎头痛击,顿时倒下一大片,侥幸活命的,吱哇怪叫着扭头就跑。在赵营长的勇敢指挥下,一连打退了敌人的二次冲锋。
  日军仍不死心,一个领袖上镶着金线的日本军官,挥动起战刀,驱使他的部队第三次向二营阵地进攻。他们用重机枪开路,国民党飞机又在天空俯冲扫射,来势十分凶猛,但我二营指战员毫不畏惧,沉着应战。
  敌人在指挥官的督逼下,嚎叫着一窝蜂地向二营阵地冲来,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赵营长正指挥作战,敌人已扑到了他的跟前。赵营长顺手拖出他的二十响匣子枪,“哒哒哒……”就是几梭子。二十多个鬼子倒在他的脚下。
  这时,敌人认出赵营长是指挥员,一个鬼子举枪照准就打。赵营长胳膊被打中了,正巧他的手枪也没子弹了,但赵营长并没胆怯,趁鬼子在推第二粒子弹时,他两步就跳过去,要夺鬼子的枪。
  鬼子用刺刀向他刺过来,赵营长机智地用力将刺刀拨开,就势来了个顺手牵羊,用左胳膊将鬼子的脖子套住了,鬼子拼命挣扎,并向赵营长求饶:“朋友力量大大的,我的不行的,投降的干活。”
  特二团三营九连的宋美村指导员一看敌人狼狈向南逃窜,大吼一声:“冲啊!”带领战士门如猛虎般地向敌人冲去。嘹亮的军号声,伴着战土们的怒吼声,使覆雪的铁轨颤抖起来了。
  战士相家爵看见一个鬼子扛着一挺机枪,他紧跑几步,跳到鬼子前面。鬼子一看无处可逃,把机枪一扔,双手抓住了相家爵的头,并用膝盖猛击他的腹部。相家爵忍着疼痛,用枪托猛力向下一击,趁敌人疼痛弯腰的功夫,敏捷地抽回身子,一刀刺中了敌人的胸膛。相家爵端起缴获的机枪,猛烈地向逃窜的鬼子一阵扫射。
    放出军犬,意图炮击阵地
  身着佐官制服的日军大队长山谷悦二郎,两眼血红,挥动着指挥刀驱使他的部下向我军反扑,但战战兢兢的日本士兵没一个爬起来冲锋:气得他咆哮如雷,一刀砍下了一个小队长的脑袋,这才把士兵们驱赶起来扑向路西。
  在路西玉皇陈庄设防的特二团一营早已憋足了劲,见敌人蜂拥而来,正中下怀。敌人越来越近,教导员郭俊忱将驳壳枪一举大喝一声——“打!”
  机枪和几百支步枪同时打响。像受惊的兔子般奔突,鬼子被一个个打翻在地,没死的慌忙退回路沟。敌人碰了个硬钉子后,不敢乱动。
  沉默了一阵子,日军忽然放出两条军犬来。
  这两条狗跑到玉皇陈庄前,东跑跑,西窜窜,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竖起尾巴摇摆起来。郭教导员和战友们心里纳闷儿:敌人耍的什么花招?
  正琢磨着,突然敌人的迫击炮火猛烈轰击我军阵地。原来军犬是给敌人指示目标的。炮击足足进行了20多分钟。我前沿阵地多数被炮火轰塌。炮火刚停,几百名敌人,疯狂地向我军阵地扑来。满腔怒火的战士们,盯着那晃动的白膏药钢盔,先是一阵手榴弹,接着各种枪支一齐开火,硬是把敌人的冲锋压了下去。铁路上、沟壑间,留下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下午两点左右,玉皇陈庄阵地前的达子庄和铁路两侧,炮火连天,浓烟四起。几股敌人再度跃出沟外,向我防线西侧猛攻,突进了玉皇陈庄。郭教导员率两个连同敌人进行巷战。
  日军无心恋战,散成小股,四面奔突,拼命夺路南逃。我指挥员以变应变,命令各连以排为单位,用“五虎擒羊”法追歼敌人。就这样追追打打,日军一路上丢盔弃甲,死伤狼藉。
  在唐庄附近,路西的日军与路东的日军汇合成一股,一起向南逃窜。当日军以为已经逃出我军的包围圈而沾沾自喜时,他们突然发现,有一支骑兵队伍横刀立马出现在他们的前面。这正是我渤海军区骑兵大队。健儿们呐喊一声,纵马挥刀和11团、12团的勇士们由南向北围过来。
  日军绝望了。300多名日军士兵要以武士道精神为日本天皇效忠,他们聚集在100多平米的地方,全部枪上膛、刀出鞘,在路基斜坡上拉开架势,要与我军战士肉搏拼命。
    大势已去,日寇黯然投降
  “弟兄们,天皇已下诏投降了,战争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们的父母妻儿正日夜盼望着你们回家,八路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为了减少伤亡,促使日军尽快放下武器,“反战同盟”队员日本人铃木小郎向被围的日军进行了劝降。
  日本兵默然静听,紧握着的枪慢慢地松开了,有的把枪一扔,低头落泪。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山谷大队长,终于低下了头颅,指挥刀锵然落地。他举起软而无力的双手,无可奈何地喊道:“投降!我们统统地投降!”
  300多个日本兵都放下了武器。号称天皇陛下的“荣誉军”山谷大队,被彻底歼灭了!
  1946年元旦,禹城火车站大捷光复。
  据当时我军前线报道:毙敌120名,伤敌160名,俘敌500余名,缴获步兵炮两门、重机枪6挺,轻机枪10挺;八二迫击炮2门,掷弹筒18门,步枪500多支,汽车12辆。此外,还有车站敌军仓库内数量众多的粮食、被服、子弹等。
  禹城车站一战,是我山东抗日部队歼灭日军人数较多的一次战斗。为此,渤海军区全体参战部队受到山东军区的传令嘉奖。
  至此,日本侵略者全部被赶出禹城、齐河、平原县境,鲁北人民的抗日战斗取得了最后胜利。
  1946年1月1日下午,日军俘虏在我军押送下经县城离开禹城时,市民围观,欢声雷动。一位老大娘激动地说:“鬼子来了这七八年,从没有这么热闹过,这回太阳是真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