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又到腊味飘香时  

2015-12-27 19:35:10|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昨日妈妈打来电话:妹儿,我已经给你灌了十八斤肉的香肠,猪肉很香不是喂饲料的哦。感动加感慨之余,方才惊觉年的脚步声已越来越近。  
小的时候扳着手指头盼过年,而今任我们攥紧双拳,时光还是无情地从指缝间无声无息溜走。
           记得小时候,一进入腊月,坝子上便有人开始杀过年猪了,猪肉很香,杀猪于我来说却是件很恐怖的事情,但是在吃到香喷喷的腊肉时我通常会忘记猪们临死前那绝望悲惨的嚎叫声。
        那时,不是家家户户都可以杀过年猪的,只有家境比较殷实的人家才会杀。大姑家住在上坝,日子还过得去,所以每年杀猪的时候她会让爸爸去帮忙,邀请她娘家的人去吃“坨子肉”。那时每年的冬天,我们便会成群结对呼朋唤友浩浩荡荡从坝中间向上坝开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家族比较大,姑姑又热情好客,所有八竿子能拨着的、拨不着的亲戚本家都会被她邀请去)。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家也开始杀过年猪了,妈妈也学大姑的样,合脾气的亲朋好友都被邀请了来,大人孩子欢声笑语,把酒言欢,酒酣耳热之时,便会有叔叔伯伯们猜拳行令,什么“兄弟好啊”“四季财啊”,热闹非凡。
        彼时,肉,割成一块块,用盐腌一下,挂在通风的地方将水分晾干,有挂在灶台上用烟熏的,做饭用的柴草冒出来的烟,一天天将肉熏成了寸腊金黄。很是赏心悦目。到后来,不烧柴草了,便在露天里搭上一个架子,把肉挂上,改用榨过糖剩下的半干的甘蔗渣渣熏。雪白的甘蔗渣尚残留些许甜味,或者用山上的柏桠,这样熏出来的腊肉会格外的香。香肠是我的最爱,杀猪的人家通常会留下一些精瘦肉,把猪猪的肠肠(不晓得是大肠还是小肠),用竹片将肠肠上的油刮得干干净净,然后吹进空气,吹得很薄很薄,吹成透明的肠衣,将瘦肉切成丁,放上花椒、麻椒、辣椒、盐、冰糖各种各样的调料拌匀,一点点灌到肠衣里去,码成一节节的,也要挂起来熏。熏好的肉叫腊肉,熏好的肠叫腊肠,很方便存放,熏好的肉通常挂在家里的屋梁上,你看屋梁上的肉和腊肠挂得多寡,便可知这家人日子是否过得殷实,过年、过节、来人来客,取下一块腊肉,煮上几节香肠,桌上再有几盘园子里现摘的用油锅爆炒出来的生青碧绿的青菜,再配上一碟坛子里刚捞出来的清脆爽口的新鲜泡菜,荤素搭配,无需山珍海味,便是上等佳肴。寒冷的日子里,红泥火炉,小酌几杯,薄醉微醺,对酒当歌,幸福,是如此的简单。
      离开家乡不能回家的每一个春节,都会收到妈妈寄来的香肠,邮资远远贵于物质本身,我一面故作娇嗔地埋怨妈妈,一面取下一节煮上,然后用刀切成薄片,一股麻辣浓香扑面而来,哦,这就是乡愁的味道!把淑女风度暂放一旁,用手指拈起一片香肠,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调动所有的味蕾来感知这久违的来自于家乡来自于母亲手中穿越了千山万水的美味佳肴,我细细咀嚼,慢慢咽下,美味滑进我的胃中,同时咽进我心中的,还有亲人的绵绵深情。
     妈妈呀,原谅孩子们的自私,我们希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吃着您为我们做的腊肉和香肠,就这样细细咀嚼品味着您的爱,直到地老天荒。
     今夜, 隔着五千里路山和水,我似乎闻到了腊味飘香。

      

    1149553667_2137309185_conew1.jpg



t0170ef7a6171933954.jpg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