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14岁:开始从旧世界的叛逃  

2015-12-19 11:42:24|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岁:开始从旧世界的叛逃

——贵族社会与新型市民社会两种道德观碰撞下马洛伊的选择

日期:2015-12-18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1024×764
马洛伊和妻子
 

    ■人物简介

    马洛伊·山多尔(1900—1989)

    他是二十世纪匈牙利文坛巨匠,一生笔耕不辍,著有五十六部作品,死后被追赠匈牙利文学最高荣誉“科舒特奖”。他亦是二十世纪历史的记录者、省思者和孤独的斗士。他的一生追求自由、公义。他质朴的文字蕴藏着千军万马,情感磅礴而表达节制。德国文学批评界说他与茨威格齐名。因为他,二十世纪文坛大师被重新排序。

    马洛伊的主要编辑、译林出版社外国文学分社副社长姚燚说,曾有人问过马洛伊的中译者余泽民,不是说只翻译在世作家吗?余老师回答:马洛伊没死,他只是逃离了人间。而在马洛伊14岁时,面对旧世界秩序的远去,他觉得继续呆在自己所属阶层的安全“家族”里,就要发疯,那一年,他就选择了叛逃。

    旧世界的叛逃:道德观的撕扯让他冲破家门逃出庄园

    1900年4月11日,马洛伊·山多尔出生在匈牙利王国北部的考绍市的一个中产市民家庭,当时还是奥匈帝国时期。马洛伊家族原姓“格罗施密德”,是当地一个历史悠久、受人尊重的名门望族,马洛伊的母亲劳特科夫斯基·玛尔吉特是位知识女性,出嫁前曾做过教师。父亲格罗施密德·盖佐是著名律师,父母共生了5个孩子,马洛伊排行老大。

    在马洛伊生活的时代,考绍是一个迅速资本主义化的古老城市,孕育了生机勃勃的“市民文化”,那是一种优雅、富裕、物欲的生活。在马洛伊的小说里,“市民”是一个关键词,它是指在20世纪初匈牙利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形成的一个特殊社会阶层,包括贵族、名流、资本家、中产者和没落贵族等。马洛伊的家庭就是典型的市民家庭:保留了贵族传统,又恪守市民阶层伦理。然而,旧世界贵族社会的日趋瓦解,与新型市民社会加速度式的革新,这种新旧对抗的冲击力,让同时接受两种道德观的羸弱少年难以招架。

    从前的老爷们会把佣人当做家庭成员,现在的市民家庭里,女佣却会遭受歧视而随时面临被开除的危险;市民家庭的孩子被教育要善待穷人,却不被允许和穷人聊天。马洛伊隐约感知到了资本主义“市民社会”的真面目,他的道德观在童年时就被相互撕扯。14岁这年,他去大姨家的庄园避暑,对猎枪司空见惯的表弟有一次对母亲开了枪,尽管有惊无险,却让年少的马洛伊感到震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孩子把枪口瞄向母亲?他觉得旧世界的秩序已经远去;他看见没有庄园的农民老爷爷终日忙活在茅草棚……他觉得继续呆在自己所属阶层的安全“家族”里,就要发疯。

    他不记得自己用什么方式冲破锁住的家门,他穿过花园,逃出庄园。骄阳似火,他大踏步穿过三个村庄,一直走到了天黑,就这样走进漆黑的森林。夜色明亮,空气潮湿,这仿佛是马洛伊一生最漫长的远游。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宪兵和姨父找到了他,把他用马车拉回了家,然而,决裂已经永久产生,他要从旧世界叛逃出去。

    两个欧洲的游荡:从柏林的自由狂欢到巴黎的无法接近

    1918年1月,马洛伊应征入伍,由于身体羸弱而没被录取,因此免于成为一战的炮灰。他遵从父亲意愿,在布达佩斯的帕兹玛尼大学法律系读书,一年后转入文学系,接连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并出版了第一部诗集《记忆书》。1919年10月,马洛伊去了德国,从踏进这个国家的第一刻起,他就充满了安全感。莱比锡、魏玛和法兰克福,马洛伊在流浪岁月里,刻意选择了这三座城市长期停留。这三个城市,都是歌德的城市。后来,他还去了慕尼黑、多特蒙德等地,他在德国的最后一站是柏林。战败后的柏林,一切都失序了。马洛伊和他的“酒肉朋友”,每天晚上都去看演出,搭讪新的情人……他听凭青春的召唤而漂荡,看似无根浮萍,却在“无目的的自由”中收获了事业与爱情:他如愿成为一名记者。1921年,他的第二部诗集《人类的声音》出版,这一年,他还翻译并在家乡的杂志上发表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和《审判》,成为卡夫卡的第一位匈牙利语译者和评论者。生活中,他遇到了玛茨奈尔·伊伦娜—— 这位为反叛家人而出走柏林的考绍名门闺秀,两人一见钟情,之后相濡以沫63年。

    然而,当时马克疯狂贬值,中产阶级损失惨重,这对年轻夫妇新婚第一年在柏林的生活,无奈而绝望。在德国经济排山倒海的毁灭中,这对夫妇贫穷落魄,青春的诗性荡然无存,马洛伊一个诗意的字符都写不出来,他感到需要离开这块土地了。

    他们决定移居法国。在去巴黎的火车上,马洛伊有种直觉:虽然他即将前往“欧洲的中心”生活,然而相比较所熟悉的“德国的欧洲”,他可能永远无法融入“另一个欧洲”。后来确实如此,在柏林,他是如鱼得水的狂欢者,在巴黎,他只是一个局外人,带着妻子游荡了六年,他始终不知道如何接近这座城市,最终心怀忧伤地离开了巴黎。记者 肖玲玲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