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郁达夫  

2015-12-10 15:40:38|  分类: 齐鲁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4年夏秋之际,郁达夫先后沿胶济、津浦铁路游历,后来撰写了《青岛、济南、北平、北戴河的巡游》,其间诞生了散文名篇《故都的秋》。鲜为人知的是,这次乘火车,郁达夫一分钱没花,他持有的居然是铁路免票!《故都的秋》,也是一位铁路作家的催生之作。

郁达夫:免费坐车逍遥游

郁达夫 - sdrzyyj若水阁 - 若水阁
  郁达夫、王映霞夫妇
■ 旧闻拾遗
  □ 于建勇

  1934年8月12日,在青岛开往济南的火车上,坐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男的文弱瘦削,女的漂亮丰腴,随行的还有一个6岁的孩子。他们就是郁达夫、王映霞夫妇及其长子郁飞。
  郁达夫(1896年-1945年),原名文,字达夫,浙江富阳人,著名作家,新文学社团“创造社”发起人之一(另有郭沫若、成仿吾)。一生著述宏丰,自传体小说《沉沦》,震惊文坛,惊世骇俗。1923年到1926年,先后在北京大学、武昌师范大学、广东大学任教。1928年加入太阳社,与鲁迅合编《奔流》月刊,主编《大众文艺》。
  在坊间,郁达夫与王映霞沸沸扬扬的情感纠葛,被认为是“现代文学史中最著名的情事”之一。
  王映霞(1907年-2000年),杭州人,毕业于浙江女子师范学校,秀外慧中,美艳照人。
  1927年1月14日,寓居上海的郁达夫,在同学孙百刚家,遇见了惊为天人的王映霞(为避战乱,王映霞随父亲的莫逆之交孙百刚夫妇到沪),顿时神魂颠倒,方寸大乱,遂展开激烈而又狂热的追求。时年,王映霞20岁,已有婚约;郁达夫31岁,使君有妇。
  但生性浪漫的郁达夫顾不上这些,用生花妙笔写就一封封火辣情书。王映霞终于被他的痴情所打动。3个月后,二人订婚。次年2月结婚,郁达夫抱得美人归。柳亚子赠诗郁达夫:“富春江上神仙侣。”
    青岛:暖风熏得游人醉
  踏上胶济铁路这年,是他们结婚的第六年。这年6月底、7月初,杭州酷热难耐。据郁达夫《避暑地日记》记载:“路上柏油熔化,中暑而死者,日有七八人,桌椅有如热水壶。”寓居于此的郁达夫应友人汪静之(时在青岛市立中学任教,其妻符竹与王映霞是同学)、卢叔桓之邀,偕妻子王映霞、儿子郁飞,于7月6日离开杭州,乘船北上。7月13日,到达凉爽宜人的海滨城市青岛。
  郁达夫本想在这里度过一个悠闲的暑假,“第一当收敛精神,第二当整理思想,第三才是游山玩水”,读读书、写写文章。令他没想到的是,游山玩水反倒成了首位。接待应酬,让他无暇他顾;“淫暖之风”,让他无法静心。最后竟“一个字也没有写,一册书也没有读”。
  暖风熏得游人醉。在郁达夫眼中:“外国的东方舰队,来青岛避暑停泊的数目实在太多,因而白俄的娼妇,中国盐水妹(引者注:旧时称接待外国人的妓女)来赶夏场买卖的也混杂其中,热闹到了使人分不出谁是良家的女子。喜欢异国颓废情调的人,或者反而对此会感兴趣,但想去看一点书、做一点事情的人,被这些酒肉气醉人的淫暖之风一吹,总不免要感到头昏脑涨,想呕吐出来。”(《青岛、济南、北平、北戴河的巡游》)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夏天。郁达夫深深感到:“我今年一个夏天就整整被这些活春宫冲坏了的;日里上海滨去看看裸体,晚上在露台听听淫辞,结果我就一个字也没有写,一册书也没有读。”(同上)
  这对一位作家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儿。何况,郁达夫还指望稿费养家糊口呢。据悉他的书房内,挂着老乡龚自珍的诗句:“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所以郁达夫下定决心:“明年我就打算不再去青岛,而上一个更清静一点的海岸或山上去过夏天。”(同上)
  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到了新秋微冷的时候”,8月12日早晨7点,郁达夫一家“匆匆坐了胶济车上北平去了”。
    胶济:沿线风景看过来
  坐在火车上的郁达夫,被沿线风光所吸引:“最使我感到兴奋的,是过潍县之后,到青州之先,在朱刘店驿(引者注:胶济线上的一座车站),从车窗里遥望首阳山的十几分钟。伯夷叔齐的古迹,在中国原有好几处,但山东的一角孤山,似乎比较有趣一点,因为地近田横岛,联想起来,也着实富于诗意。”(同上)
  田横岛,位于即墨东部海域。典出《史记·田儋列传》。秦朝末年,齐贵族田横起事,自立齐王。汉朝建立,田横率部属五百人逃亡海岛。刘邦召之,田横不欲臣服,途中自杀。田横部属闻之,悉于岛上自杀。后以“田横岛”指忠烈之士亡命之处。
  首阳山同样是忠烈之士亡命之处,无怪乎郁达夫有此联想。
  首阳山,又名孤山,位于昌乐城东,与伯夷、叔齐有关。
  伯夷、叔齐是商末孤竹君的两个王子。相传其父遗命要立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登位,先后逃到周国。武王伐纣,二人叩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
  联想于此,郁达夫不免感慨:“洁身自好之士,处到了这一种乱世,谁能保得住不至饿死?我虽不敢仰慕夷齐之清高,也决没有他们的节操与大志,但是饿死的一点,却是日像一日,尽可以与这两位孤竹国的王子比比了。所以车过首阳之后,走得老远老远,我还探头窗外,在对荒山的一个野庙默表敬意。”
  文中所说“野庙”,乃夷齐庙,始建于南北朝时期,位于孤山峰顶,有大殿、厢房,类似今天的四合院。可惜现仅存基址和碑碣。
  有意思的是,郭沫若有一篇文章《孤竹君之二子》,回忆与郁达夫创办《创造季刊》的艰难。二人借酒浇愁,郭沫若说:“我们是孤竹君之二子呀!结果是只有在首阳山上饿死!”
  这篇文章写于1932年。郁达夫所言“饿死的一点,却是日像一日”,是否与此有关也未可知?又或许指自己经济的拮据?尽管他的写作收入不算低,但毕竟还有与原配的3个孩子要养。
  对于沿线名山,郁达夫耳熟能详:“至于青州的云门山,于陵的长白山、白云山等,只稍稍掉头望了一望,明知道不能去登,也就不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名山胜地了;可是云门的六朝石刻,听说确是货真价实的历史上的宝物。”
  的确,云门山摩崖石刻乃著名景观,更有一个巨大的“寿”字,高7.5米,仅“寸”字就高达2.30米,所以当地有“人无寸高”之说。
    济南:蒲菜莲蓬最鲜美
  傍晚近6时,乘坐11个小时火车后,郁达夫一家终于到达济南。下车后,直奔位于趵突泉附近的李守章家。
  李守章(1905年-1994年),江苏南通人,曾是郁达夫在武昌师范大学的学生,也是郁达夫的朋友。时在山东省立高中任教。
  郁达夫告知李守章夫妇,这次来济南只是路过,不会耽搁很久。当晚,他们约定第二天游览济南。
  这天,郁达夫一家夜宿平浦宾馆(经一纬四路),离胶济铁路济南站(经一纬三路)很近,离津浦铁路济南站也不远。令郁达夫很不爽的是,平浦宾馆“臭虫蚊子极多,一夜未能安眠”。(《避暑地日记》)
  次日,在李守章夫妇的陪同下,郁达夫一家游览了趵突泉、金线泉、黑虎泉、千佛山,以及大明湖中的历下亭、张公祠、北极阁、铁公祠等名胜古迹。
  在郁达夫看来:“家家流水、户户垂杨的黑虎泉一带,风景最为潇洒。大明湖的倒影千佛山,我倒也看见,只教在历下亭的后面东北堤旁临水之处,向南一望,千佛山的影子便了了可见,可是湖景并不觉得什么美丽。只有蒲菜、莲蓬的味道,的确还鲜,也无怪乎居民的竞相侵占,要把大明湖改变作大明村了。”(《青岛、济南、北平、北戴河的巡游》)
  之后,郁达夫一家匆匆赶至津浦铁路济南站,坐5:05的特快车赶赴北平。郁达夫在游记中说:“映霞还没有到过北平,想在没有被人侵夺去之前,去瞻仰瞻仰这有名的旧日的皇都。”(“在没有被人侵夺去之前”,自然是指日本。当时日本侵华之心已昭然若揭。)
    北平:《故都的秋》诞生记
  就像到青岛是友人汪静之、卢叔桓之邀,郁达夫到北平,也是应友人之邀,这个友人,就是铁路出身的作家,也是编辑王余杞。全国解放后,王余杞任北京交通大学副研究员、人民铁路出版社编审。
  据西南大学陈裕容在《王余杞考论》中介绍:王余杞是活跃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现代文坛的一位作家、编辑、文学活动家。其文学生涯始于1926年,作品受到郁达夫赏识。1929年,王余杞结集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惜分飞》。为此书作序者,就是郁达夫。
  王余杞1905年出生于四川自贡的名门望族,1924年考入北平交通大学铁路管理学院。1930年分配到天津,在北宁(北平-辽宁沈阳)铁路局工作。1934年7月,在天津创办《当代文学》月刊,任主编。由于刚创刊,很缺稿子,着急向郁达夫约稿,于是向郁达夫开出一个诱人条件,答应为其办铁路免票,邀请其到北平一游。
  这在郁达夫的日记中得到印证。据郁达夫同年7月16日(当时还在青岛)日记记载:“接天津王余杞信,谓胶济、津浦路免票,可为我办,望我秋后去北平一游。”
  郁达夫不是铁路职员,何以能办铁路免票?中国铁道博物馆的李子明先生解开了谜底,他在《是谁让郁达夫免费坐火车》中写道:
  在民国,有大量各色人等,凭借各种关系,可以弄到铁路免票,从而免费坐火车。
  1927年3月,民国交通部颁布了《国有铁路临时免费乘车免票规则》,规定铁路免票分为公用和优待两种。公用免票主要是针对交通部、铁路工作人员,因公出差,可以申请使用;优待免票对象是中央及地方高官、外国大使等,经交通部特许,可以使用免票。对于免票的使用方法,则规定只限于本人使用,不能乘坐特别快车等。对于免票的制发,规定“免票由路局自行制定呈部备案发行,但长期免票非先得部许可不能发出”。
  应该说,这个规则对于免票适用人员的范围有着相当严格的限制,配套措施也很完善。然而,日久生弊,铁路免票很快就成了铁路一大弊政。主要原因是免票的滥发。地方军政各界、警察、货运商人常常以公务往来之名,向铁路申请发放免票。一经通融,即为常例。据当时粗略统计,各铁路局每年签发的长期免票多达数千张。有人观察,当时京沪(南京到上海)铁路头等车的乘客,几乎全是免票人员。有人甚至激愤地说:“当民国政府成立之初,几于身着中山装或佩戴任何证章者,均得免票乘车。”
  很多铁路工作人员违规向亲友发放免票,前文提到的王余杞为郁达夫代办的免票,就是这种。在民国,这种免票非常常见。
  自然,有了这张免票,这次从青岛到北平,郁达夫坐火车一分钱没花。但这一情况,郁达夫只记在了日记中,而没有出现在游记中。毕竟,这是违规之举。
  据《王余杞考论》记载:“郁达夫到天津住在王余杞家,王余杞就跟着他一路到北平要稿。”同时也陪他游玩,并约请他写篇北平秋色的散文。《故都的秋》即是郁达夫应王余杞要求所作。
  这一说法同样有郁达夫的日记为证。8月16日,“接人世间社快信,王余杞来信,都系为索稿的事情,王并且还约定于明日来坐索。”17日,“晨起,为王余杞写了二千字,题名《故都的秋》。”
  故此,《故都的秋》算是一篇急就章。这天,是郁达夫到北京的第四天。作品很快发表在9月1日出版的《当代文学》第三期上。后被评论家誉为名篇,选入语文课本。
  《故都的秋》,可谓铁路作家的催生之作。郁达夫8月中旬到北平,9月初离开,其间不过十多天,就写出这一名篇。而他在青岛一个月,却只字未写。是否可以这样说:一张铁路免票,换来一篇美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